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九百四十七章 东线军回归
  敲定酬劳一事后,罗兰打算把大发展路上的另一道墙也推倒。

  那便是制定标准单位。

  无冬城的普及教育工作早已将毫米、厘米、米、公里等距离单位纳入到教材中,以取代原有的寸、尺、丈,目前还算颇有成效。特别在建设和工业生产部门,用新单位制成的度量器具由于更加精确,已得到了大家的广泛认可。

  而一厘米的基准原器,也就是一截相当于罗兰指甲宽度的铁条,则被保存在城堡书房中。

  他接下来要做的,便是将其他单位也一并整合起来,并推广到灰堡全国。

  之所以现在才做这一步,一是因为先前的生产、教育水平对其他新单位的需求并不迫切,二是在技术上难以复刻。

  毕竟空有标准毫无意义,如果没法制成度量器具,人们也就无法在实际生活中运用它们。

  但如今这些难点都已不是问题。

  例如将一立方分米的容器定义为一升,而将一升水的重量定义为一千克;又比如将一米长的单摆做一次摆动的周期定义为一秒……前者可以利用蜂鸟来精确复制等重的千克原器,后者则能通过摆钟来提供计时。只要有了原器和模型,无冬城的工厂便可制造出大量的仿制品来。

  否则单靠安娜一个人包办所有的计量工具,既浪费时间又浪费精力。

  当工业技术达到一定水平时,普及更精确的度量单位变成了一项水到渠成之事。

  他也不担心这些标准不够“纯粹”,事实上,人类历史中所使用的标准原器,本身就是随时代进步而不断变化的。

  ……

  三天后,铁斧终于率着东线军回到了无冬城,同时抵达的,还有待在碧水港已近半年的回音。

  罗兰望着办公桌前向他汇报的两位沙民,心里略有些感叹两人原本都是流放家族的罪民,一人隐姓埋名流落至边陲镇,靠打猎为生;一人则被贩卖为奴,过着饱受折磨的生活。但现在,他们已是无冬城高层中不可或缺的一员。

  独自肩负重任,在外忙碌了数月后,铁斧的脸上没有显露出丝毫疲惫,反而因为战争变得神采奕奕,举手投足间已有了大将之风。而回音的变化更加明显,奴隶生涯对她造成的阴影渐渐淡去,蓝灰色的眼瞳中多了一道自信的光泽,气质上也愈发和她傲沙族长的地位相吻合起来。

  果然历练最能改变一个人。

  回音的报告十分简单,狂焰氏族履行了约定,第一批迁移队伍已经在碧水港驻扎下来。受铁砂城第一氏族的影响,之后又有多个小氏族找上了她,表示愿意为大酋长效力,整个计划可谓非常顺利。接待完各方族长后,碧水港的迁移人口预计将于年底达到三万人,这已是可以媲美旧王都的人数。

  另外她还带来了坠龙岭领主斯佩尔的亲笔信,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来伸手要人要粮的。

  “斯佩尔说,她只是一块小小封地的管理者,根本没有照料这么多人的经验,这阵子已经快要焦头烂额了。”回音模仿着对方的语气说道,“市政厅派来的熟手虽然好用,可按他们的建议,想要安置如此多的迁移者至少需要两三百名办事员,如果陛下您不再多关照她一些,她都有想丢下担子,跑到无冬城里当一名普通女巫的冲动了。”

  罗兰忍不住轻笑起来,普通女巫也不等于清闲啊,索罗娅和叶子在望着你呢。不每天把魔力耗光,怎么对得起魔力通道这么好用的能力。“我知道了,下一批通过审核的新官员,我会多匀些给她的。这次任务辛苦你了,先好好休息几天吧。”

  “是。”她先躬身行了一礼,随后又满怀期待地开口道,“对了,陛下,最近您有……新作的曲子吗?”

  “呃,之前的那些你都会唱了?”

  “嗯……它们的效果都很不错,特别是在鼓舞人群的时候。”回音笑着回道,“而我在迷茫之际,也会唱起您教我的歌如果不是那些曲子,我恐怕坚持不到这一天。”

  看来协调氏族间的关系以及维系南境秩序并不像她所报告的那般简单,只不过这其中的困难与挫折,她都独自承担下来了。

  “我知道了,”罗兰缓声道,“新歌曲我会找人抄录下来,送到你房间的。”

  回音深深弯下腰来,“太好了,谢谢您!”

  就算他再对乐曲一窍不通,也可以去梦境世界里翻找,对于这样的要求,他根本说不出拒绝一词来。

  回音告退后,罗兰将目光投向了铁斧。

  “你也辛苦了。”

  “不,陛下,”后者连忙抚胸道,“为您而战是我的职责,我不仅没感到辛苦,反而乐在其中。”

  “是吗?”罗兰笑了笑,不置可否,“那些逃到海风郡的贵族最后怎样了?你不会又一把火把他们都烧了吧?”

  “我倒想这么做,可惜他们跑得太快了,”铁斧正色道,“等清理完金穗城,第一军赶到海风郡时,郊外已变成了一片荒地。不止如此,城里也有好几处粮仓燃起了大火显然他们宁可把城镇毁掉,也不愿完好地交到您手中。”

  这大抵是叛王余党最后的报复,他心想,如果不是东线军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背后又有几十艘日夜不歇的水泥运输船提供补给,打到这里恐怕也只能立刻撤退。否则那些缺粮的城民会把第一军当做劫掠对象,一旦开枪镇压,秩序便再难以恢复了。

  “他们都逃去了哪里?”

  “有去峡湾的,也有去另外三个王国的,”铁斧无不遗憾地回道,“可惜第一军没有海船,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他们。”

  “放心吧,只要他们还敢沿用原本的姓氏,我迟早会收拾掉他们。”罗兰缓缓道。至少逃去晨曦的那批,已和自投罗网的飞虫无异。这群人大概就是提费科最后的死忠了,他倒不担心对方还能卷土重来,斩草除根只是嫌他们碍眼罢了。

  询问完东境领地的善后措施后,罗兰忽然想到了之前的一个疑问。

  “对了,把贵族骗到牢里再伪装成火灾烧掉……这是你想出来的办法吗?”

  铁斧的神色一下变得僵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