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盛唐不遗憾 > 第六百六十七章 打架
  西天竺国王对港口主官的分析不是很满意,因为这种模凌两可的回答,任何一个路人都能胜任,这跟什么都没说一样。

  不过,他自己听了之后也糊涂了,堂堂的大唐高官,居然在沙滩上磨豆浆,显得无所事事,难道真的是路过此处,进港补给来了。

  这个港口是西天竺国最为重要的港口,若是被唐军兵马给占领了,那么,对西天竺来说,将是无法承受的损失。

  国王也只能祈祷,祈祷大唐帝国对西天竺的重要港口没有领土的要求,否则,西天竺的朝廷将因为没有足够的财源而陷入崩溃的困境。

  “大唐兵马什么时候会离开,你知道吗?”

  西天竺国王问臣子道。

  港口主官开口回答:“据李侍郎所说,大唐兵马只是路过这里,几日之内就会离开。”

  “几天就会离开,这是真的吗?”

  国王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国王,李侍郎亲口说的,应该不会有假,我们多等几日就能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港口主官回答道。

  西天竺国王叹了口气,紧张道:“本王前段时间得到消息,说大唐帝国要建设海上丝绸之路,沿途要经过好多地方,还强行占领了多处海外土地,狮子国的北部好大一块土地都被大唐给占了,还组建了安狮州,南天竺的好多港口也全都归大唐所有了,若是大唐看上我们西天竺的港口,那我们该怎么办才好呢?”

  说完一脸的忧愁,国王很清楚大唐帝国的实力,若是与大唐开战,他是一点胜算都没有的。

  “国王,若真是这样,那可怎么办才好,大唐兵马甚为精锐,并不是我军兵马所能抵挡,若果真与大唐开战,我西天竺有亡国之危啊!”

  港口主官连忙说道,他要确保国王不能产生与大唐为敌的念头,否则,一旦打起来,他就要当炮灰了,他可不想白白的枉死。

  “本王当然知道唐军兵马的战斗力,不过,你也应该清楚,这个港口对我西天竺来说,意味着什么,若大唐真的打算侵占这个港口,那我们也是不能相让的。”

  西天竺官员开口表态道。

  “国王说的有理,这个港口对我们西天竺实在是太重要了,只要大唐不图谋这里就好,若大唐果真图谋此港,臣愿意第一个冲上去,与大唐兵马同归于尽。”

  港口主官,违心的表达忠心,若真的打起来,估计他早就逃跑了,才不会为国捐躯呢?

  另外,以他的判断,大唐兵马不会真的去占了这个港口,因为若是大唐兵马有这个意思,那么早就开始动手了,何必在进入港口之后按兵不动呢?这是在等待什么,有什么意义。

  “你真是本王的忠臣,只要大唐兵马最终能离开,你就是大功一件。”

  西天竺国王对臣子所表现出来的忠诚,非常的高兴。

  “国王,天色这么晚了,您应该早些歇息。”

  港口主官关心的说道。

  国王点头道:“今晚本王就住在这里了,明日一早,带我去见大唐的李侍郎,记住,不要说出我的真实身份,就说跟你平级就可以了。”

  “是,国王,臣明白了。”

  港口主官使了个眼色,让属下去安排房间,以让他们的国王能够顺利入住。

  在港口城最繁华的地段,最大酒楼的店家并没有入睡,他还在进行各种准备,这个酒楼虽然很大,但平时很少有满座的,所以人手并不是满员,各种食材和厨师的数量都是有数的,但明日一早就要宴请李安等人了,客人的数量会是平时的很多倍,而且,全都是高规格的客人,这对于酒宴食材的要求,自然也就更高了,是一点纰漏都不能出。

  为了弥补厨师的不足,店主与其余几个酒店的店家商议了一番,让他们关门配合,将厨师全部借过来。

  若是在平时,他们都是竞争的关系,别的酒店店主是肯定不会答应的,但眼下他们要宴请李安,要请大唐兵马平定海盗,所以,情况自然与平时是不同的,还有,这些店主在关门之后,自己也是会过来吃饭的,能与李安这等高官一起进餐,他们会感到是一种无上的荣耀,自然不会在意借几个厨师了。

  借过来的厨师需要熟悉工作环境,也需要与其余的厨师进行交流和配合,做什么菜,需要什么材料,什么时间做,材料的准备是否充足,开席的时间是什么时候,有很多菜肴必须趁热了吃才够美味,若是凉了,胃口就完全变了。

  还有上菜的顺序也要先安排好,以免第二日一早李安来了之后,上菜的顺序出现混乱,某些凉菜是需要提前准备好的,明日一早开始准备,是肯定来不及的,只能在夜间进行准备,一些配菜的学徒在忙个不停,是不是的还传出厨师的呵斥声,另外几家店主也过来了,他们既然把自己最得意的厨师给借过来,自己自然也要跟过来看一看,熟悉一下情况,并叮嘱自己家的厨师,在做菜的时候,一定不能让对方看到,并尽可能的去偷学别人家的做菜技巧。

  因为兴奋,几个酒店的店主都没有困意,他们聚在一起随意的聊天,时不时的还得指挥和协调他们借过来的厨师和学徒。

  毕竟,几家的厨师和学徒,都是第一次出现在一个地方,他们彼此不太了解,行为习惯和脾气都不是知根知底的,贸然出现在一起,难免会发生各种各样的冲突,这是避免不了的,同时,也是他们的店主过来的缘故,万一发生什么冲突,他们也好调节。

  “店家,他们又打起来了。”

  一名未成年的学徒跑了过来。

  “哎呦,这才刚消停,怎么又打起来了。”

  几名店主全都颇为恼怒,明日一早,这里将迎接大唐最为尊贵的客人,之前的准备工作必须要做好,若是这些人一直不消停,那明日一早的宴会就不圆满了。

  “啪啪……”

  很快,后厨传来了碗碟破碎的声音,看样子是打斗升级了。

  “哎呦,我的天,快去看看。”

  几名店主连忙涌入后厨,并看到了两名被一群人死死拽住的打斗之人,这两个家伙都是学徒,是不太重要的人,这让几名店主松了一口气。

  “凭啥抢我铁勺。”

  “我师傅也要用,我们是来帮忙的,你牛什么。”

  两个年轻人继续抬杠,还想继续打一架。

  “闹腾什么东西,给老子滚出去,以后也不用来了。”

  “你也滚蛋,以后不要说在我这里干过。”

  两名店主发现闹事的学徒,气的暴跳如雷,当即将二人开除,以震慑其余的众人,让他们都老实一点,以免英雄第二日一早的宴会。

  “这些年轻人太不像话了,说打就大起来了。”

  “还要我们在提前准备,若是李侍郎来的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可就糟糕了。”

  “是啊!是啊!有什么事情好好商量就好,干什么老是动手。”

  “待他们忙完冷菜,我们还要开个会,将明日宴会的重要性告知他们,让他们不许胡来。”

  几名店主聚在一起商议。

  总之,这几名店主,还有众多商人都忙活了一夜,几乎都没怎么休息,好在各项准备工作都准备的不错,也算没有白忙活。

  一大早,李安醒来的时候,允儿还慵懒的躺在自己的怀中,那滑腻温暖的身躯,让李安忍不住又摸了一阵子,结果弄醒了允儿。

  “哎呀!天亮了,奴婢该起床了。”

  允儿猛然一惊,条件反射的想要穿衣起身。

  李安抱着允儿,胡乱的抚摸着,轻声道:“不用急着起床,你可以多睡一会儿。”

  “阿郎,奴婢还要起来准备早餐呢?不敢多睡。”

  允儿柔声说道。

  李安仍不放手,轻声道:“让阿郎多摸一会儿,哎呀!真舒服,呀!”

  早餐准备的很是简单,因为很快就要吃大餐了,要腾点肚子出来,李安只喝了一点豆浆,吃了几片肉,外加几个荷包蛋。

  “李侍郎,我等要见李侍郎。”

  几个苍老的声音,出现在唐军大营的外面。

  李安早就听到了,不过,大官是要面子的,不能随便的就出去,至少要摆摆架子。

  “什么人在外面呱噪?”

  李安一本正经的问,装的有模有样。

  “李侍郎,有几个年老的商人,前来求见。”

  属下汇报道。

  李安开口道:“让他们进来。”

  “拜见李侍郎。”

  几名老人进门行礼。

  “几位老人家,有什么事儿吗?”

  李安明知故问道。

  “我等都是大唐人,来西天竺做生意有几年时光了,今日能见到大唐官员,心里非常高兴,就犹如见到亲人一般。”

  “是的,是的,大唐兵马能来此处,我们这些大唐商人,突然就觉得腰杆硬了,心里非常高兴。”

  “李侍郎,我们这些大唐商人,还有当地的一些商人,为了表达我们的敬意,恳请李侍郎赏光,去参加一场欢迎宴会。”

  “是啊!我们这些商人早就听说过李侍郎了,只是很少有人见过李侍郎,都盼着能一睹李侍郎的尊容。”

  几名商人热情的邀请,显得诚意十足。

  李安笑了笑,轻声道:“诸位都是一片好心,本官非常感激,不过,本官并没有为你们做什么,岂能去蹭吃蹭喝,还是算了吧!”

  继续装一下,可以显得自己并不是很想去蹭饭,更没有预谋。

  “我等皆是一片诚心,李侍郎若是不去,就寒了我们商人的心了。”

  “李侍郎能来这里,就是对我们大唐商人最大的支持。”

  “老朽恳请李侍郎赏光,给李侍郎跪下了。”

  几名老商人热情的要求,甚至用跪下这种方式,要挟李安。

  李安看情况差不多了,不能再装了,连忙走上前去,将要跪下的老人给扶起来,开口道:“本官去就是了,诸位都是前辈,快快请起。”

  “太好了,我等为李侍郎带路。”

  众老者高兴的说道。

  李安的目的终于达到了,嘴角微微一笑,带着一支兵马去赴宴。

  作为大唐高官,李安去赴宴,自然要带足护卫了,否则,若是出了危险,那还得了啊!

  一支三百人规模的精锐大唐兵马,浩浩荡荡的开向吃饭的地方,其中,还包括威力巨大的铁甲炮车,因为是橡胶的轮胎,铁板也不是太厚,所以,也不会对道路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

  李安乘坐的是一辆豪华外观的铁甲指挥车,几名老人也被邀请进入车内,并与李安并排而坐。

  沿途的老百姓和商人,自然都是没见过铁甲炮车的,一个个都露出了惊奇的眼神,就像看怪物似的。

  李安已经很习惯这种眼神了,这一路走来,几乎每次铁甲车的出现,都会引起巨大的轰动。

  “李侍郎,这车是铁皮做的,能防刀剑,还不用马拉就能走,太神了。”

  “何止啊!这车还很是稳当,比坐马车舒坦多了。”

  “李侍郎,这是什么车,怎么会这么厉害。”

  几名老商人哪里见过这玩意儿,好奇的问了起来。

  李安也不隐瞒,笑着回答道:“这是铁甲指挥车,前方和后方的车辆是铁甲炮车,这些都是我大唐的精锐武器,是大唐震慑天下的利器。”

  “好好好,真是太好了,这东西厉害啊!没人能打得过。”

  “我等身为大唐人,能见过大唐兵马拥有如此利器,心里不知有多高兴呢?”

  几名老商人真诚的说道。

  李安随意的介绍了一下铁甲指挥车的内部构造,以及为什么会坐着舒适,这些简单的原理随意的一说,这些老头子就晕了,他们根本就听不懂,只能尴尬的笑笑,以演示自己的愚笨。

  西天竺兵马都驻守在城门和城墙方向,部署在城内的巡逻兵马很少,当然不敢阻挡大唐兵马进入闹市区护卫李安的安全了,而且,他们还派出部分兵马,作为唐军兵马的前驱,负责驱赶路上的乞丐等闲杂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