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庶子风流 >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一针见血
    看着叶春秋,朱载垚久久不语,一双剑眉轻轻皱起,似是在深思着什么,过了好半响,终究似有所悟地道:“亚父的意思是,这天底下,绝不会有令所有人满意的事。”
  
      “对。”叶春秋温和一笑,和太子聊天,倒是令他的心情渐渐舒展了起来,伸了个懒腰,道:“当然,若是太子殿下将来做了皇帝,肯定要告诉天下人,殿下的施政,是要令天下人都满意的。要使人人安居乐业。治天下的人,就得这样说,可是真正当殿下要做事的时候,却只能偏向一部分人,打击一部分,再绥靖绝大多数人。”
  
      “从前是士大夫与皇帝坐天下,士大夫就是天子拉拢的对象,可是现在,士大夫已经成了绊脚石,那么……天子就该再拉拢一批人,去坐天下。”
  
      叶春秋看着年岁还小的朱载垚,不由懊恼自己是不是说得有些深了。
  
      不过他依稀记得,李东阳也说过这么一番话,可见李东阳对此,是看得清的。
  
      那么,现如今闹出今天太和殿这场僵局的杨一清,又如何看不清呢?他分明的感受到,新政的推行使得国家大政已经逐渐的转向,旧有的模式开始发生了巨变,想必,这也是他不甘心的缘故吧。
  
      叶春秋沉默着,想起了心事。
  
      朱载垚看着一时安静下来的叶春秋,忍不住道;“亚父,你在想什么?是在想父皇吗?”
  
      “啊?”竟朱载垚如此一提,叶春秋回过神,禁不住莞尔笑了:“陛下?我想他做什么?你的父皇……嗯,是个天上的人……”
  
      见朱载垚歪着脑袋不理解的样子,叶春秋便叹口气道:“他是一个不坏的人,只是做这个天子做得……,哈,还是不说了,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太子殿下,眼下已到了紧急关头,正因为如此,殿下才要表现得像一个一家之主的样子,太子虽然年幼,可是………这时候却非要像大人不可了。好啦,你和母后且先睡下吧。”
  
      叶春秋说罢,对张太后行了一礼,便又回到了殿中去。
  
      几个大臣已在这里闹着了,要人弄些吃喝的来,可一见到叶春秋出来,却顿时噤声了。
  
      叶春秋也懒得理会他们,过了一会儿,只见外间的钱谦在殿外探头探脑的,叶春秋徐步走出去,道:“钱大哥,情形如何了?”
  
      钱谦叹口气道:“那兴王父子,果然狡诈得很,三千营暗中护着他们,我带着人去了那,三千营居然都在那附近巡守,我怕引发冲突,只好命人退了开去,春秋,这三千营,只怕已和兴王父子狼狈为奸了。”
  
      叶春秋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道:“就不知道这三千营是得了什么好处,居然有这样大的胆子。”
  
      钱谦摇摇头道:“这你就不知了。”他沉默了片刻,道:“当初陛下曾弄过京营和边军互换边防,三千营曾去过边镇,其中有不少人,都曾和管理边镇马政的杨一清关系匪浅的。”
  
      想了想,钱谦叹了口气,又道:“春秋,老哥说一句不该说的话,其实……而今不服气你那泰山,还有太子的人,如过江之鲫,陛下从前要练兵,一心要练出百战强兵来,故而京营那儿,裁撤了不少的冗员,将士们很是不满啊,还有调拨京营去边防戍守,也曾惹得怨声四起,你想想看,这京营的武官,十有八九都是京师人,家里的婆娘和孩子都在这儿,日子好不自在,结果却要去大同和锦州各地练兵,一去就是三五年,换做是谁,也是不乐意的。”
  
      “所以眼下,陛下传来了噩耗,据我所知,有不少京营指挥,面上虽是悲痛,只怕这心里,却是乐开了花。陛下在乎军备的事,本也没错,可是京营这百五十年,早就从根上烂了,带兵的,哪一个都是世袭的武官,就靠着吃空饷和喝兵血过日子,你说,这陛下隔三差五的整肃,他们的日子还能过得下去吗?”
  
      叶春秋默默地听着钱谦的话,不得不承认,钱谦所说的,可谓是一针见血。
  
      有了叶春秋练就出镇国新军这个榜样,朱厚照当初便想要揭开大明军中的烂疮来,可这一揭之下,却是不知多少人的损失巨大。
  
      同样练兵,可实践起来是有区别的。
  
      要练强兵,对叶春秋来说,倒是容易,他只需要重新编练新军就可以了,一切都是重新开始。
  
      可是朱厚照不同,他也想练兵,可若是练新军,就难免要将旧有的军队全部裁撤掉,这是朝廷,也是无数世袭武官不能接受的。
  
      可若是在旧有的基础上练兵,问题却又出现了,这些世袭的武官,肯跟着一起练兵吗?一旦要整肃,就免不了大量冗员要裁撤掉,可这些冗员都是什么人呢,那可都是武官们的亲朋故旧,表面上,陛下重视军务,对于武官们有好处,能够提高他们的地位,可实际上,却又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军务要改,政务也要改,朱厚照整肃军马,而后王华推行的新政,无一不是触犯旧有势力的利益。
  
      可是千万不要小看这些人,别看他们平时没什么用,腐化不堪,看似陛下的一道旨意,就可以让他们喝西北风。
  
      但事实上,这些人在本位上经营已久,可谓树大根深。
  
      要知道,盘踞了大明一百五十多年,哪一个会是省油的灯?
  
      叶春秋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却是淡然一笑,道:“你的意思是,这京营,没一个可靠的?”
  
      钱谦则道:“我可不敢这样说,事实上,何止是京营,你别看我掌着禁军,可是下头这些人,到底有几人可靠,这又有谁能说得清呢?哎,所以我一直想着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现在既然跟你聊开了,也不想你是不是不高兴了,就干脆说了。春秋啊,你若想快快活活做你的鲁王,还是不要掺和这京里的浑水为妙了,我老钱是没法子,你呢,是真的不要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