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裙下之臣 > 第一章 出卖自尊
  

  我叫陈波,要钱没钱,要长相没长相,甚至连初中都没毕业,最重要的是,有段时间我还是个哑巴,根本不会说话,然而,我没想到就是我这样一个人,竟然会娶到一个如花似玉的有钱老婆。

  认识我的人都羡慕嫉妒恨,说我走了大运,其实谁又理解过我内心真实的苦楚和窘态。

  事情是这样的,我刚出来的那会儿,四处找工作接连碰壁,好不容易在酒吧找到一个服务员的工作。

  由于我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性格上有点自卑和内向,属于不合群的那种,加上又不会说话,这就造成了别的服务员经常欺负我,面对这些我都是默默承受着,因为我怕,我怕丢掉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

  那天下午和往常一样,我被其他服务员强迫着一个人清理包间,这也就罢了,他们还故意搞破坏刁难我,要么弄乱包间的坐垫毯子,要么往地上吐痰,还要求我重新清理。

  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是个人都有脾气,就在我快要忍不住的时候,一个打扮靓丽,画着淡妆的女人出现了,看到她,所有人都吓得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

  我们都叫她王姐,酒吧的主管,是出了名的的暴脾气,平时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

  王姐先是将其他服务员狠狠的骂了一通后,又用一种古怪的目光打量了我下,然后就让我跟她走,一开始我没搞清她的意图,只得怀着七上八下的心跟了上去。

  等进了她的办公室后,我这才注意到里面有人,而且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子,一身红色的贵气小西装,手里端着酒杯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浑身散发出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最晃眼的是那双修长的美腿,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诱人无比的肉色丝袜无不冲击着我的心神。

  再加上她那绝美的容颜,我瞬间就变得不淡定了,呼吸急促的下意识把目光挪到了地上。

  王姐指着我对女子说就是他了,那时我根本不知道王姐把我叫进来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心里很乱,同时我的头埋得更低了。

  就在我暗自恐慌的时候,就听见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抬起头来!”

  这声音像是有无穷的魔力似的,促使着我不敢拒绝,只得鼓起勇气的抬起头弱弱的看着她。

  我长这么大了,头一次被女人注视,而且还是眼前这么美丽的女人,当时我的脸刷的一下就红到了耳根,目光都有些闪躲。

  然而令我失望的是,她只看了我一眼,就一眼,旋即收回了目光看着王姐,皱着眉头冷冷的说:“这就是你说的人?”

  向来古板威严的王姐在她面前不停的躬身赔笑道:“是的,就是他,为人老实本份不说,家底也干净,而且还是一个哑巴,不会到处乱说话的,如果您急着找的话,那么他肯定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对于她们交谈的内容,我站在旁边一句都没听懂,我暗暗用征询的眼神看着王姐,试图让她给我解释下,可是王姐似乎是没看到一样不理我。

  闻言,女子脸色变幻了数下,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我就看见她心不在焉冲我努了努下巴,有些不甘心的点头表示道就他吧。

  虽然我在酒吧工作的时间不短,可是对于其中的一些猫腻我还是有耳闻的,顿时直觉告诉我不对劲儿,我匆匆的对王姐挥了挥手,就打算离开。

  我刚转身的那一刻就被王姐冷冷的叫住了,王姐阴沉着脸说:“陈波,你要是现在出了这道门,那你家里欠的那二十万外债咋办?”

  闻言,我的心猛地突了一下,王姐这话彻底的掐住了我的把柄,我亲爸在我七岁大的时候就因病辞世了,后来我妈改嫁,没想到后爸却是一个嗜赌如命的烂人,几年下来,输光了家里的积蓄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债,这也是我早早出来打工的原因。

  我回头看着王姐,心想她是咋知道我家里情况的,同时我又疑惑的看了一眼依旧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的女子,难道她能帮我解决困难?

  王姐对我的表现似乎是很满意,她笑了笑,看了一眼女子,对我说:“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位是……”

  “不用了!”

  女子微抿了一口红酒,起身款款走到我跟前,目光平静如水,不带一丝情感的看着我说:“陈波是吧?我叫姚钰,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未婚夫了,不过你先别高兴得太早,因为你只是我名义上的未婚夫而已,我们之间没有半点感情,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你得陪我演一场戏,只要这场戏演完之后,我会给你一笔钱,你放心,这笔钱只多不少,至于多少看你表现了,足够让你还清家里的的债。”

  她的话里带着一股不容任何人拒绝的语气,让我心里有些不爽,可接着我又控制住了,先不说得罪她的后果,就单单她提出的条件就足矣令我心动。

  要知道,那可是二十万外债啊,我干服务员一个月3500,省吃俭用最起码也要七年才能挣到,再者说了,我自己也要娶妻生子,买车买房,人这一生能有几个七年?

  可我又不相信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

  说完话,姚钰又重新坐了回去,看都不看我一眼的问道:“给你一分钟的考虑时间,如果你觉得不保险那也行,我可以事先支付你二十万,完事儿后再给你二十万,如果你能接受,那我们现在就可以签协议,当场给钱。”

  说着,她还从lv包包里拿出了一份纸质的合同,以及一张银行卡放桌上。

  与此同时,王姐不停的在一旁给我递眼色,示意我答应,就差亲手给我接过那钱了。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有钱赚,还能和这么漂亮的一个妹子朝夕相处,甚至是同处一个屋檐之下。

  想了下,我还是不放心的在手机上打了个这样一行字:“就三个月是吧?三个月一到我是不是就能恢复自由了?”

  姚钰淡淡的点了点头,说具体细节都在保密协议上,白纸黑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