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裙下之臣> 第二章 心动的感觉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王姐很是聪明的借机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姚钰,我拿起桌上的保密协议看了看,上面的大体意思是我和姚钰之间只是名义上的关系,并且对于这层关系还要对外保密。

  签完字后,姚钰就把银行卡递给了我,说里面有二十五万,密码是六个零,多出的五万叫我去买点像样的衣服和行头,她第二天来接我,说完她就走了。

  姚钰刚一走,王姐就进来激动的对我说我走大运了,还有意无意的暗示我不要忘了她的好处,我随便敷衍下,接过王姐给我的工资后,就出门去银行查账。

  里面还真有二十万,不多不少,突然间得到这笔横财,我显得有些难以置信,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过来,这钱我没有立马给家里打过去,而是打算等以后自己亲自回去还,要是现在就打回去给我那个赌鬼后爸的话,纯粹是肉包子打狗。

  之后我就去买了几千块的衣服,然后回到了酒吧。

  在路过柜台的时候,我看到之前欺负我的那几个服务员都用一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我,大概他们也猜到了一些细节,在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这也算是扬眉吐气了吧,看了看自己西装革履的打扮,腰板儿下意识的挺直了起来。

  第二天,姚钰如约的开着车来接我,是一辆白色的保时捷卡宴,看样子她家里挺有钱的,难怪那么大气。

  等到了她家后,我发现她妈看起来异常的年轻貌美,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姚钰的姐姐,估计是保养的好吧。

  果然跟我想象中的一样,姚钰她妈不喜欢我,甚至是当着我的面对姚钰说他怎么能找我这样的人,简直是胡来,那语气,那眼神,把我呛得挺没面子的。

  好在的是姚钰及时替我解了围,她挽着她妈的手,撒娇的说妈,陈波他虽然貌不出众,也没什么学历,可是他对我好啊,您不都说了嘛,找男人重要的是品行,而且陈波很老实,也很勤快,平时不但能给我们做饭,还能打扫卫生啥的。

  难以想象,平时不苟言笑的姚钰居然会露出这幅小女人的面孔。

  兴许是听到姚钰说我勤快吧,最终姚钰她妈也没再说什么,而是冷着脸默认了,我也算是正式入驻到了姚钰她家。

  她家的房子很大,装修也好,平时姚钰她妈都是住在一楼的,至于我和姚钰则住二楼,到了晚上的时候,就在我洗完澡后,好不容易酝酿了半天情绪,穿着浴袍走进房间,却看到她刚换完衣服。

  不过还是让我瞥到了一丝春光,让我一下子有了最初的生理反应。

  对此,姚钰丝毫没觉得慌张和羞耻,反而是低头看了一眼我身体的异常反应,露出不屑的表情。

  接着她居然褪去了睡衣,就那么上床躺下了,这一幕看得我的鼻血差点流了出来,浑身燥热的不行。

  我战战兢兢的想爬上床的时候,她是背对着我睡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没发现,还是对于我的行为不反对,接着灯便关了,屋里漆黑一片,嗅着她发间传来的清香,这愈发的让我难受,我只想说老子不是柳下挥啊!

  就在我翻来覆去的煎熬了半天,最后试图把手探过去的时候,就听见她说了一句:“想要啊?自个儿到墙角撸去,我劝你别打我的主意!”

  闻言,我像是被撞破了什么秘密似的尴尬至极,只好一动不动的就那么躺着,心里再也不敢升起半点念头,于是一夜就过去了。

  接下来的时间,按照约定,我都没出去上班,而是待在在家里,每天搞下卫生,给她们做饭,我也算是了解到了一些情况,姚钰目前貌似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经理,基本上是早出晚归,很多次回来的时候都是醉醺醺。

  那天姚钰提前下了个早班,到家的时候我刚好做好晚饭,我问她吃不吃,她看都没看一样就说不吃,还说回来换件衣服去外面吃。

  她在房间换好衣服后,就跟人打电话,对方好像是一个男的,聊天的内容暧昧不已,什么亲爱的,什么么么哒,还表示自己已经换好衣服,马上就出门。

  听到这里我脸都绿了,我怀疑她是不是在外面有男人,或者是养小白脸了,可是我又不好问出口,说得好听点,我跟她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已,说得难听点,我就是她请来的一保姆。

  说白了,三个月一到我就拿钱走人,自己是什么身份?和姚钰之间估计没什么可能,只是让我感到遗憾的是,天天和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共处一室,却不能做什么。

  就在我暗自吃醋的时候,姚钰就出来了,她身上还喷了香水,口红抹得挺重的,她边走还边用镜子照自己,那表情,似乎是在告诉我是去跟人约炮。

  但是,我没想到她竟然要我跟她出去一趟,我用手比划了下,问她是什么事,她就不耐烦的说一个哑巴问那么多干什么,跟她走就是了。

  出了门后我就上了她的车,车子一直开到酒店才停下来,看到这里,我的脸色就难看了下来,她也太不尊重人了,和小白脸约会开房,还把我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夫带了过来,这是成心气我吗?

  本以为答应了和她假结婚后,自己的命运会变好点,没想到换来的,缺失丢手我作为男人的尊严,主要是,我还不能反抗,一纸黑字,一张银行卡就把我彻底束缚住了。

  有时候我真的很想说有钱就了不起啊。

  姚钰下了车后,见我还杵在车里一动不动,脸色不好的骂我:“你个废物,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还愣在上面干什么?”

  当时酒店门口有不少人,众人纷纷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别提有多尴尬了,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骂我废物了,从我进了她家后,随着相处的变久,她对我的态度反而变本加厉,动不动就骂我废物,甚至向我动手动脚。

  我很想大声的质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有的时候我在她眼里还不如一条狗,可是我是说不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