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裙下之臣> 第四章 说话
  当时我是又喜又惊,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随即黯然了,我在手机上打字递给她后,指着自己的嘴巴:“我不会说话……”

  我话还没说完,张丽猛地抬头看着我说:“我不介意的,只要你对我好。”

  看着她那坚定的眼神,说实话,我要不说感动那是假的,想了下,我还是不愿意欺骗她,索性就把自己已经和姚钰结婚的事情告诉给了她。

  闻言,张丽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她面色不自然的对我说:“那祝你幸福!”

  接着,我俩之间的气氛就变得尴尬了起来,看着她一脸失望的表情,人家不远千里的为了我过来,结果就得到这个答案,因此我于心不忍的把事情的原委透露给了她。

  听完后,张丽的脸色缓和了不少,兴许是察觉到了我心里的不爽,她敬了我一杯酒,打趣道:“那你岂不是爽歪了,有钱拿,还有美女陪,你该不会爱上了她吧?”

  我苦笑的摇了摇头,姚钰那样的女人我可驾驭不住,我现在啊,就想时间快点过去,然后拿钱走人。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不是心里话,实在是我对自己没信心。

  张丽似乎是对姚钰很感兴趣,缠着我问了不少关于她的信息,最后我不得不叮嘱她别乱传,要是让姚钰知道了,铁定会跟我翻脸。

  之后我俩又聊了一些,吃完饭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张丽主动邀请我送她回酒店,我想了下就答应了,她人生地不熟的,再加上喝了点酒,我担心她会出事。

  一出饭店,张丽就走在我前面,拿着手机不停的拍照,跟个孩子似的,时而还回头催我走快点,我无奈的笑了笑。

  然而笑容瞬间就僵住了,因为一俩大卡车快速的朝着张丽冲了过去,问题是张丽是面对我的,她还没察觉到危险,依旧没心没肺的冲我招手。

  在那一瞬间,我全身的汗毛都乍立了起来,急忙冲她大叫道:“小心!”

  张丽被我突如其来的喊叫吓了一跳,接着她急忙回头一看,也发现了那俩大卡车,慌不失跌的往马路另一侧扑了过去,与此同时,响起了车子急促的刹车声。

  张丽坐在地上呆呆的,惊魂未定,卡车的司机下车检查了一遍后,在看到没出现什么安全事故,对着张丽骂骂咧咧的几句,兴许是见到围观的人多,最后他只好悻悻的开车走了。

  我急忙走到张丽的旁边,把她给扶了起来,问她有没有事,张丽这才反应了过来,抱着我哭了出来,很明显,刚才那一幕着实把她给吓得够呛。

  过了一会儿,她的情绪才恢复了过来,接着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往马路中间一看,发现自己的手机被压碎了。

  见此,我安慰她说:“莫四(没事),偶送雷一过!”刚说完话,她愣了愣,继而震惊的看着我:“你……你……”

  我好像也察觉到了什么,紧接着露出狂喜的神色,开心的说:“偶阔以缩话了,哈哈!”

  兴许是太过于激动吧,我甚至是搂着张丽狠狠的亲了一口,之后才察觉到异常,我急忙松开了她,张丽红着脸惊讶的问我:“你……你怎么能说话了?”

  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想不通,就是刚才看她很危险,然后下意识的喊了出来,结果就能发声了,说着的时候,我的普通话还很蹩脚,吐字不清,声音有些嘶哑,有时候发音不是很标准,好在的是能表达出大体的意思。

  见此,张丽也很开心,说兴许这就是好人有好报吧,不过你的普通话真难听,来,我教你,说完后我发现,她看向我的目光越发的温和了。

  然后我俩在路边找了一个亭子坐下来,张丽叫我看着她的嘴唇,学她如何发音,我跟着她学了半天也没学会啥,总觉得自己的舌头很笨拙,说话很是绕口,反倒是觉得张丽笑起来很好看,牙齿白白的,嘴唇也很吸引人,还有一个甜甜的小酒窝。

  惹得张丽不停的说我笨。

  激动之余,我的心里却是变得复杂了起来,我忽然能说话了,怎么跟名义上的老婆姚钰解释?要知道,当初她之所以选中我,就是因为我不能说话,我猜她估计是觉得哑巴省事儿,话没那么多,并且还能为她保守秘密吧。

  现在要让她知道我能说话,她肯定觉得我是在骗她,要是那样的话,假结婚的事情估计也要黄了,并且我还要赔偿姚钰三倍的违约金,那可是六十万啊,我就是卖肾也赔不起。

  思来想去,最后我还是决定等回去之后,一定要继续装下去,把自己装成哑巴,保守着自己的秘密,只需要坚持三个月,自己不但能够还清所有外债,更能有一笔存款,然后无拘无束!

  打定注意后,我就送张丽去了宾馆,在临走的时候,张丽暗示我留下来,那时候我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我答应她,但是理智让我那样的行为是不对的,并且,那时都这么晚了,我要是在外面过夜,肯定会惹姚钰生气。

  一想到姚钰生气的样子,我瞬间就清醒了,在张丽幽怨的眼神中打了个车就回到了家,回去的时候,我发现屋里的灯关着,看样子姚钰还在和安琪腻歪着,姚钰她妈好像也不在。

  进了屋后,我打算去洗个澡,在路过姚钰她妈的房间时,隐隐约约间我就听到里面有动静,好像还伴随着姚钰她妈的反抗声。

  “林总,你不能这样,否则我要叫人了!”

  “嘿嘿,想让你女儿坐稳总经理的宝座,你最好乖乖的配合我,再者说了,你那死鬼丈夫死了也有好几年了,这么多年来,你一个人肯定忍得很难受吧,话又说回来了,谁让你保养得这么好呢,这皮肤,啧啧,跟小姑娘似的能掐出水来……”随之传来的是一个男人的猥琐声音。

  “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