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裙下之臣 > 第五章 意外发现
  

  “不要什么?要怪只能怪你那个高冷的女儿不识相,她要是早点答应我的要求,怎么会有今天的事情,老子今天先收了你,回头再对付你那个女儿,来个大被同眠,母女共侍一夫……”

  接着就响起撕衣服和解皮带的声音。

  听到这里,我总算是明白了,肯定是有人相对姚钰她妈不轨,说实话,姚钰她妈虽然没给过我好脸色看,不过她也没什么坏心,无非是我让她不满意罢了,我不可能冷眼旁观。

  霎时,我一脚就踹开了门,看到姚钰她妈此时已经上衣被解开了一半,同时,一个长相肥胖的秃顶男子,因为把裤子拖到了膝盖的部位,画面不堪入目。

  我这突如其来的动作顿时吓得那男的一屁股蹋床上,怒视着问我到底是谁,还叫我滚出去,姚钰她妈看到我后,如临大赦,衣衫不整的就跑到了我身后。

  看他长得有点高大,我也不敢冲上去打人,为了继续装作自己是哑巴,我没说话,想了下,我直接拿出手机准备报警,那男的一见我这个动作,脸色顿时就变了,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算你狠,我们走着瞧,裤子都来不及提上就逃了。

  接着我就意识到不对劲,我发现姚钰她妈死死的抓着我的胳膊,兴许是被吓坏了吧,我面红耳赤的用手指了指门外,表示那个人已经被我赶走了,她这才惊魂甫定的拍了拍胸脯。

  伴随着她这个动作,我的眼睛又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我才注意到她上身的衣服的领口已经被解开了。

  姚钰她妈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窘态,俏脸微红的叫我先出去,我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但还是听受差遣,转身走了出去,还把门给关上了。

  过了一会儿,我才听到姚钰她妈在里面叫我,待我进去时,她已经穿好了衣服,是一件旗袍,衬托上她那玲珑的身段,显得异常的富有古典气质。

  姚钰她妈尴尬的问我,你不是和姚姚出去了?什么时候回来的?那话里的意思无非是问我,是不是在房间外面看了很长的时间。

  迎上她狐疑的眼神,我苦笑了下,这个锅我可不背,急忙摇着手哼哼示意没有,不过也难怪她会这样想,事实上我出现得太巧合了。

  我接过她递给我的纸和笔,在上面写道:“她还有点事,要我一个人先回来,我也是刚进门的,听到这里面有动静后,然后就冲了进来。”

  听到我这样的解释,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旋即露出难为情的表情,应该是对于我见到她不堪的一幕而感到羞愧吧。

  为了打破这种僵局,我又在纸上写字问他刚才那个男的是谁,要不要我报警抓他。她急忙摆手说不用,接着又对我说她很难过,满肚子委屈,但是不知道该不该讲。

  看她那个犹豫的样子,我也没好意思问她,既然人家不愿意说就算了,转身就打算离开她的房间。

  然后我就听到她叫我等等,接着就让我坐下,头一次给我倒了一杯水以后,正眼看着我讲出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刚才那个男人是姚钰公司的大股东,姓林,因为姚钰刚升为公司的总经理,还没有坐稳下来,手底下有一帮人不服她,再加上某些人暗中给她使绊子,使得姚钰的工作进展很慢。

  丈母娘了解这些后,心疼女儿,为了帮自己的女儿,就把那个男人约到家里来打算请他吃顿饭,然后帮姚钰说说情,谁知道那个男的居然……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我看到的那些了。

  说到这里,姚钰她妈的眼圈儿又红了,我急忙抽了一些纸递给她,并且安慰了一会儿。

  我想了下,不由觉得有些好笑,这智商也是没谁了,一个女人单独把陌生人约到家里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出事才怪了,不过考虑到她也是救女心切,值得理解。

  从刚才那个男人说的话里面,我有些怀疑那个男人恐怕就是暗中给姚钰捣乱的人,很不幸的是,姚钰她妈刚好往枪口上撞了。

  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我再一次对姚钰家有了新的认识,姚钰毕竟是一个女人,在外面打拼很不容易,因此她平时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估计是对自己的保护吧,因为她怕自己会受伤,哎,这对孤儿寡母的,其实也不容易。

  看到姚钰她妈的用心良苦,我也不得不感慨可怜天下父母心,下意识的我就想帮她。

  这时,姚钰她妈让我别把今天的事情告诉给姚钰,主要是怕她担心。

  我嘴上答应了,其实心里还是决定跟姚钰谈谈。

  之后我和姚钰她妈聊了没几句就出去了,有了之前的事情,我发现她对我的态度改观了不少,最起码不像是之前那样看我各种不顺眼。

  洗完澡躺沙发看了一会儿电视,姚钰就回来了,她这次没喝酒,只不过回来的时候,却是眉飞色舞的,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好事,至于之前我在酒店看到的那个安琪,却没有跟她一起回来。

  我早早的回到房间,做了很激烈的心理斗争,最终还是想和她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洗完澡之后,姚钰穿着一件白色的蕾丝睡衣,头发湿漉漉的,风情万种的走进了房间,睡衣刚好把她的丰满遮住,美,真的太美了,那种若隐若现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光是看着姚钰的完美身材,我就感觉有点坐立不安,永远也改变不了发自骨子里的那股窘态。

  换做是其他男人,估计早就已经朝姚钰扑去了,但是我不敢,在姚钰不友好的眼神之下,我只好默默的低下头,不停的搓着双手。

  我在斟酌,假如我把岳母的事情告诉姚姚的话,她会不会因为我救了她妈妈,而对我另眼相看?到时候再来个假戏真做什么的,嘿嘿,那我不就是财色双收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