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裙下之臣> 第十章 下药
  最终,我跪到了外面的走廊里,心情真的是沉重无比,从此以后,我在姚钰的面前就真的没有一点自尊可言了,整个人都变得麻木,一想起姚钰的那张嘴脸,我就气得不行,好在现在是晚上,走廊里并没有什么人经过,我的心情也开始慢慢平静下来。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被姚钰咬破的嘴唇,竟然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想起刚才姚钰被我强吻的场景,真的是回味无穷,她的香唇,真的是太完美了,想着想着,我对姚钰的渴望就更加的强烈,再加上受了那么大的窝囊气,我决定想办法睡姚钰一次,以此来报复她今天对我的所有侮辱。

  好不容易跪到了天亮,我才发现自己的膝盖已经痛得快要动不了了,我忍着剧痛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打算好好的休息一下。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岳母突然在我门口喊道:“陈波,这都几点了,还睡什么睡?赶紧给我起来做早饭。”

  我最终无奈,只好忍着疲惫起来做早饭。

  姚钰吃完早饭之后,便上班去了,临行之前又叮嘱我,让我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不准我再和张丽来往。

  我表面上在点头,其实内心早就已经问候了姚钰的祖宗十八代。

  收拾好碗筷之后,我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拿出手机给张丽发了个短信。

  “张丽,对不起,姚钰已经给我下话了,让我不再和你来往,否则的话她就会为难你,这段时间你先不要主动给我打电话,不过你放心,我有机会一定主动来找你的,等到三个月的时间一过,我和姚钰撇清关系,到时候我们两个就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永远爱你的陈波。”

  发完短信之后,我就倒头呼呼大睡,一睡就是睡到下午四点。

  只听到岳母在门外喊道:“陈波,现在都几点了还在睡?睡死你,还不赶紧起来去买菜做饭。”

  我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发现全身疼痛无比,但是现在离姚钰下班的时间很快了,我必须要去买菜把饭做好,要不然的话肯定又会被姚钰收拾。

  走到客厅,却看到岳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站在我面前,岁月似乎没有在她的脸色留下任何的痕迹,她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依然是那么的风韵犹存。

  看她的样子,好像要出门去,临行之前,她叮嘱我道:“今晚我不回来了,你一定要按时把小钰的饭做好。”

  我点了点头,心想这老娘们儿是不是要出去偷腥去了。

  关于姚钰的妈妈出去偷腥这件事,我也不觉得奇怪。

  俗话说了,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像她这样的年纪,有点需求也是正常的。

  收拾完了之后,我便打算去市场买点菜回来给姚钰做饭。

  可是在回来的路上,一个光头小哥突然从身后叫住了我:“兄弟,看你印堂发黑,嘴唇发紫,一看就是邪火上身,是不是夫妻之间感情不和啊?”

  我没理他,装作没听到一样往前走,可是光头小哥依然不死心:“我这里有专治夫妻感情不和的法宝,你要不要来一个?”

  我立即停住了脚步,看着小哥手里的黑色塑料袋。

  光头小哥一看就是个明白人,立即从塑料袋里拿出了一个喷雾型的玻璃瓶:“你只要把这东西往饭菜或者水杯里面喷一喷,保证你的老婆服下去之后对你服服帖帖的,想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

  我有点心动了,因为我早就想上姚钰了,无奈这娘们儿对男人不感兴趣,再加上她的嫌弃,所以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要是真把这东西喷点在姚钰的水杯里,嘿嘿,我已经开始幻想姚钰在我面前脱光光翻滚的样子了。

  不过我又转念一想,要是事后姚钰报复的话,真不知道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所以我开始胆怯了。

  我本想转身就走,这时光头小哥又在身后说道:“兄弟,邪火堆积多了容易伤身啊!要我说的话,咱们男人就不应该活在女人的阴影之中,该爷们儿的时候还是得爷们儿一把!”

  光头小哥的话犹如醍醐灌顶,所以我狠下心来,决定找机会试一下。

  我小声问道:“这个...多少钱?”

  光头小哥灵光一现:“兄弟,看在我们这么有缘的份上,收你一个友情价,98元,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我虽然对这种东西不了解,但我还是知道讨价还价这个道理:“五十块钱,卖不卖?”

  光头小哥有点为难:“最低六十,不能再少了。”

  最后以五十五块钱的价格成交,光头小哥还给我留了一张名片,说是有需要的时候再找他。

  拿着这个充满魔性的玻璃瓶,心里异常的紧张,一想到姚钰服下迷药,脱光衣服在我面前翻滚的样子,好像一切的委屈都不是委屈了。

  回到家之后,才发现姚钰已经回来了,她正坐在客厅里,一副非常生气的样子,我唯唯诺诺的从她面前走过,准备去厨房做饭。

  可就在这个时候,姚钰从后面叫住了我:“陈波,你给我站住,这么久了还没有把饭做好?是不是又背着我偷偷和张丽约会去了?”

  一听姚钰这话,真的是有口难辩,立即拿出手机解释道:“我没有,就是买菜回来晚了点。”

  可是姚钰却不信,甩手就把我的手机拖了过去砸在了地上,顿时屏幕变得四分五裂,我的内心当然是愤怒倒了极点。

  “陈波,你既然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那就不要怪我狠心了,到时候张丽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你可不要后悔。”

  姚钰说完,便踩着高跟鞋气狠狠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去了。

  姚钰居然不分青红皂白就诬陷我,居然还想为难张丽,我心里那个憋屈,犹如心里被人揉进了一把碎玻璃渣子一样,剧痛难忍。

  我在心里默念道:“姚钰,你既然不仁,那就不要怪我不义了,哼。

  我先是用家里的座机悄悄的给张丽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上班的时候千万要小心姚钰。

  打完电话之后,我才琢磨着给姚钰做饭,饭做好之后,我小心翼翼的拿出那个玻璃瓶,我的内心却开始犹豫起来,我似乎已经想到了这样做的后果,到时候姚钰肯定会把我大卸八块。

  但是姚钰真的太不仁义了,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诬陷我,还拿张丽威胁我,这让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是个人都有点火气,而且我现在的火气特别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