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裙下之臣 > 第十一章 岳母
  

  而且我要上姚钰的心势在必得,我突然想起了光头小哥那句话,男人就不应该活在女人的阴影下,一想到这里,我便颤抖着手,像做贼似的往姚钰的水杯里面喷了大量的迷药,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我便心惊胆战的去叫姚钰下楼来吃饭。

  很快,姚钰就拿着个手提包,也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噔噔瞪的往外走。

  我立即找来纸和笔问道:“马上就吃饭了,你要去哪里?”

  姚钰不耐烦的回道:“吃什么吃?不吃了,还有,我的事你最好是少管。”

  姚钰说完,便直接开门走了出去。

  我顿时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坐在沙发上,看来一切都功亏一篑了,现在姚钰也出门了,只好等下次的机会了。

  就在我准备收拾的时候,岳母却突然开门进来了,这着实把我吓了一大一跳。

  看岳母的样子,似乎是很不开心,就像是个怨妇一样,估计是事情没成。

  她很嫌弃的瞪了我一眼,然后端起桌子上的水杯,我还没来得及制止,她就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喝完之后还不忘又让我去倒了一杯。

  我的心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本来这水是给姚钰准备的,现在却被岳母给喝了,这要是等下药效发作了,那可怎么办才好?

  一想到这里,我开始害怕了,也后悔了,这迷药给姚钰喝了我倒不担心,因为我毕竟是她名义上的老公,就算是真的把她上了也是白上,可是岳母就不一样了,要是让姚钰知道我买迷药对付她妈妈的话,估计会直接把我撕了。

  我唯唯诺诺的在纸上写了几个字:“妈,你吃了吗?没吃的话,我再去加副碗筷。”

  岳母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吃什么吃?我气都气饱了,赶紧吃,吃好了把卫生打扫一下,洗衣机里面的床单也洗了,对了,小钰怎么没回来吃饭?”

  我继续在纸上写道:“她刚才出去了,应该是去找她同事吃去了吧!。”

  岳母没有搭理我,踩着高跟鞋气冲冲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光头小哥告诉我,药效最多在三十分钟以后发作,让我要好好把握住机会。

  可是现在的我想死的心都有了,要是岳母的药效发作了,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出来,到时候一查,我绝对是脱不了干系,索性我快速把饭扒了,准备趁药效还没有发作之前直接开溜。

  可是就当我收拾好准出门的时候,岳母却突然从房间里面冲了出来,整张脸都是绯红的,外衣已经脱掉了,打底衫也露开了一大半,眼神极其的迷离,我心想这下完了,看来是药效发作了,没想到发作得这么快。

  岳母语气有些胡乱的说道:“陈波...你...要去哪里?”

  我立即在纸上写道:“妈,家里没盐了,我打算出去买点。”

  说着,我便准备开门就跑。

  这时岳母突然从身后喊道:“陈波...你...回来...”

  我心想岳母是不是知道我下药的事情了?于是我开始担心起来。

  可是接下来岳母说的一句话,差点让我喷出血来。

  岳母满脸绯红的指着我说道:“陈波,你...陪我...”

  说完又感觉无比羞耻的样子。

  我感觉脑袋蒙了一下,看来岳母已经把持不住了,居然叫我陪她,这是我最害怕发生的事了。

  其实像岳母这样的极品少妇,就算是让我陪陪她也不吃亏,毕竟说她风韵犹存一点也不为过,关键就在于她是姚钰的妈妈,我名义上的岳母,要是我真的和她发生点什么的话,就算是不遭天谴,要是让姚钰知道了,估计也会把我杀了。

  我拼命的摇头,表示不可以,可是这个时候岳母却突然一下子跑过来拉住了我,把我拽得死死的,就像是怕我跑掉一样。

  我立即拿出手机打道:“妈,我们不可以。”

  岳母的脸这个时候又红又烫了,连脖子处都红了。

  “陈波...你是不是在水里...下了药...”

  这个时候,我只能一个劲的摇头。

  可是岳母却不死心,吐气如兰的说道:“你既然敢做?为什么就不敢当...只要你陪陪我...我...保证不把你下药的事告诉姚钰,要不然的话...”

  听岳母这么一说,我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突然,岳母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用力的把我推倒在了沙发上,力道之大,让我咂舌。

  “陈波...我...不行了,我要...快给我...”

  随即,岳母居然整个人坐在了我的身上,一只手紧紧的抱着我,另一只手开始不停的撕扯自己的衣服,尽管我心里在极力的排斥,却依然是把我弄得浑身燥热。

  岳母看着我居然露出了邪魅的微笑,整张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还算细嫩的小手慢慢的伸向了我,我感觉就像是触电了一样。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门却突然开了,我的喉咙感觉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这种情况下,不是姚钰还会是谁?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现在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慌乱的把岳母从我身上移开移开,然后像丢了魂似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可是最终的结果还是被姚钰看到了,现在铁证如山,看来我今天是在劫难逃了,从法律上来讲,放迷药迷奸自己的岳母,这可算得上是乱伦,如果姚钰报警的话,到时候是要蹲大牢的,越想越害怕,感觉身体已经被掏空了一样。

  见自己的女儿突然冲了进来,岳母先是尖叫了一声,感觉自己羞愧难当,然后拉上衣服捂着脸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边跑边哭。

  姚钰的表情刹那间就僵硬住了,手里提的东西顿时掉落在了地上,随即反应过来之后,直接从门背后拿起一根铁棒就朝我走了过来。

  看这阵势,姚钰已经愤怒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