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裙下之臣 > 第十二章 惩罚
  

  “陈波,你这个人渣,败类,你连我妈都不放过,一定会遭天谴的,今天我就要让你去死。”

  说着,姚钰便举着铁棒朝我甩了过来,而我自知理亏,没有躲避,这种事被当场撞见,换做是谁都接受不了。

  我没有去躲避姚钰的铁棒,没想到这娘们儿居然真的给我打了上来,而且还是不留情面的那种,随即各种疼痛接踵而来。

  姚钰怒吼道:“陈波,你给我去死,你去死,我打死你...”

  砰,姚钰的铁棒突然一下子打在了我的面门上,血液顺着额头流了下来,落在地上无比的瘆人,我顿时就蒙了,没想到这娘们儿还真是把我往死里打。

  我以为只要见血了姚钰肯定会停手,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姚钰居然抬起脚踹向了我的命根子,我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裤裆,可还是为时已晚。

  我顿时感觉天旋地转,痛苦地倒在了地上,那种感觉真的是撕心裂肺,比死还要难受,我都怀疑自己的命根子是不是被踢坏了。

  可是姚钰的怒火并没有因此而消停,这个时候已经处在了愤怒的巅峰,依然是对着我各种拳打脚踢,疼得我死去活来的。

  而我也自知理亏,只能忍着由她发泄,身上被打得遍体鳞伤。

  姚钰大口的呼气,整个胸脯此起彼伏的,看样子是打累了,我以为她会绕过我,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姚钰的眼睛突然盯住了我衣服的口袋,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这是什么?”

  姚钰说着,立即从我衣服里面掏出了那个玻璃瓶,整个人都在颤抖。

  “呵,还把妹法宝,你老实给老娘交代,你是不是给我妈下药了?”

  都到这个份上了,我哪里还有力气去解释什么,只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急促的呼气。

  姚钰本想继续对我动手,就在这个时候,岳母的房间里传来了砸东西的声音,姚钰像个疯子一样朝我吼道:“陈波,你不但是最大的废物,你还是一个超级人渣,畜生!”

  姚钰说完,便丢下铁棒跑进了岳母的房间。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岳母的房间才消停下来,不知道是不是药效过了。

  姚钰出来的时候,脸色铁青,愤怒不已,不过她却没有再对我动手。

  我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可是第二天,岳母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吵着嚷着要报警抓我去坐牢。

  我当时一听就怂了,要是岳母真报警抓我的话,到时候别说是钱了,估计就是张丽,也会离我而去。

  我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只好跪下来祈求岳母的原谅,可是岳母却不接受,直接拿着手机拨通了110,我以为我这一辈子彻底的完了,可是就在这时,姚钰突然一把夺过了岳母手里的手机。

  姚钰把岳母拉到了一边,虽然声音不大,但我还是听的清清楚楚。

  “妈,现在你受到的伤害已经够大的了,要是现在报警抓他的话,估计传出去街坊领居说起来不好听,我答应你,只要我在公司的职位稳定下来之后,我一定马上就和他离婚,让他永远滚出这个家。”

  听了姚钰的话,我心里当然是五味杂陈的,虽然岳母没有再报警,但是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我虽然早就盼着能和姚钰解除关系,可是等真正从她口里说出来要让我滚出这个家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

  姚钰上班去了,碍于尴尬我当然是一个人悄悄溜了出去,本来我是打算去张丽的,可是我又怕被姚钰撞见,到时候估计张丽就真的危险了。

  我拿着姚钰给我的那张银行卡,然后去手机店买了一个三百块的智能机,准确的说是山寨机,卡得不要不要的那种,以前的手机被姚钰砸了,但是卡还能用,我把卡换上之后,第一时间拨通了张丽的电话。

  连续拨打了两遍都没有人接,我开始担心起来,我不死心,再次拨了一遍,这回张丽终于接电话了。

  我担心的问道:“张丽你没事吧?怎么一直都不接电话,你担心死我了。”

  张丽小声的回道:“刚才姚钰正在给全体的新员工开会,我当然是不敢接啊!要是被她发现的话,她肯定会找你麻烦的。”

  我长舒了口气:“没事就好,记住了,尽量离姚钰远点,千万要小心,一旦有事情立即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我一定会小心的,那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先挂了,我还要上班呢!”

  挂断电话之后,我便去菜市场买了一些菜,打算回家给姚钰做饭,可是我刚进门,就听到岳母正在跟别人打电话,对方好像是个女的,应该是约岳母去哪里玩,我还听到男模、公关之类的敏感词语。

  我的心里震惊,莫非姚钰她妈要去找鸭子?这到底是饥渴到了什么程度啊?

  本来我还想听个究竟,可是岳母却突然就把门打开了,见我猥琐的样子,就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问我是不是在偷听她讲话?

  我当然连忙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

  “陈波,昨天的事不要以为我就这样算了,你要是再不给我老实安分点,信不信我马上就送你进监狱?”

  看来岳母昨天的气还没有消,于是我随便敷衍了一下,假装去厨房理菜了。

  岳母出门了,我想应该是出去找鸭子消遣去了吧?昨天被弄得那么惨烈,今天是该去发泄一下了。

  我在心里暗自盘算,有机会一定要拿住岳母的把柄,总不能一直都被她牵着鼻子走吧?

  让我更意外的是,今天姚钰也没有回来,她只是发了个信息让我不要等她,其实不用想我也知道,这个娘们儿肯定是去找那个安琪了,这下好了,母女两都出去消遣了,就留下我一个人在家。

  这一夜,我就睡在了姚钰的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姚钰留下来的体香,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