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裙下之臣> 第十四章 遍体鳞伤
  看我一脸的怂样,安琪用娇滴滴的语气对我说道:“陪人家玩个游戏好不好嘛!”

  一听安琪这口气,吓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男人和女人之间,除了上床之外,到底会有什么游戏可以玩?莫非......

  我似乎隐隐约约之间猜到了什么,不过我还是拿出手机问了一句:“你要怎么玩?”

  安琪嘿嘿笑道:“你先把衣服脱掉!”

  什么?让我把衣服脱掉?莫非真的要和我做那种事?自己可是大处男,尽管刚才在家已经撸了一次,不过听安琪这么一说,我还是很不争气的处男的气质顿时一览无余,不过很快我就否定了我自己的想法,姚钰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让我和安琪做那种事?

  想到这里我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衣服,并尴尬的摇了摇头,表示不行。

  安琪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于是从床上拿起了一根绳子,这时姚钰冷冷的对我说道:“叫你脱你就脱,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

  不知怎么的,对于姚钰说的话,我总感觉提不起半点反抗的勇气,仿佛她就是真正的女王一样,让人毋庸置疑的去遵从她。

  不过我还是有所顾虑,毕竟在两个女人的面前脱衣服,我总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姚钰看出了我的犹豫,于是没好气的说道:“你到底墨迹什么?这种机会别人都求之不得,我说陈波,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行不行?你要是再不脱的话就马上给我滚蛋,不过你要是敢走出这道门的话,我一定会从你的账户上扣掉十万块钱!”

  一听姚钰拿钱威胁我,我就彻底怂了,毕竟那钱来之不易,是我出卖自尊得来的,要是就这样被姚钰扣掉十万块的话,那是相当的不划算啊!

  姚钰见我还不动,冷不丁的就是一脚踹在了我的腹部,痛得我了连腰都直不起来,看来姚钰是下定决心让我脱了,要是我今天不脱的话,肯定会被她暴打一顿的。

  于是我开始慢慢的下定决心,不就是脱衣服吗?我倒要看看,这两个娘们儿到底要搞什么鬼?

  不过就当我准备脱的时候,安琪这个娘么儿居然朝我走了过来,开始亲自帮我脱衣服。

  我顿时就震惊了,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今天真的要和我做那个事吗?

  不过很快我就否定了我的想法,安琪把我的衣服全部脱了,只剩下一条裤衩。

  “呵呵,想不到还是个处男啊!”安琪有些震惊,于是开口说道。

  姚钰在一边插嘴道:“老公,你要是喜欢的话就拿去随便玩,反正也不能便宜了别人。”

  安琪伸出玉足小心的踢了踢:“老婆,可说好了,她的处男之身必须给我留着,以后我还有用。”

  什么叫给她留着?难道安琪真的要我的处男之身?

  此时我的心早就已经飘到九霄云外了,就算是上不成姚钰,那要是把自己的第一次给安琪也不吃亏啊!反正她也是一等一的美女,一联想,啧啧啧,感觉浑身的血管都要爆炸了......

  可是就在我防不胜防的时候,安琪突然拿出绳子套在了我的头上,就像是在套一只狗一样。

  这时姚钰又冷冷的说道:“赶紧跪下去,让安琪玩玩!”

  姚钰居然让我跪着让安琪玩玩?真觉得我好欺负是不?

  就当我准备拿照片的事威胁姚钰的时候,没想到姚钰却先发制人,一脚把我踹倒在地上:“你要是不配合的话,你看我到时候怎么对付那个张丽,哼!”

  一听姚钰要为难张丽,我就彻底怂了,如果我现在把照片的事说出去的话,不但威胁不到姚钰,估计还会被她强迫,甚至是对张丽不利。

  这时,我被安琪的绳子紧紧的拽着,而且她还骑在了我的背上,而我就跪在地上,就像是一条狗一样,姚钰往我背上狠狠的拍了一下,我还驮着她在房间里转圈圈。

  虽然说安琪是个美女,可能别人和她玩这种游戏的话会感觉到很刺激,但是对于我来说这就是在践踏自尊。

  突然,姚钰递给了安琪一根皮鞭,安琪便没有任何犹豫的抽在了我的身上,而且还一边抽一边大笑。

  太折磨人了,孰可忍孰不可忍,我本来想立即从地上爬起来,没想到安琪居然一把勒住了绳子,硬是让我不能动弹半分。

  我想反抗,但是如果一旦反抗了的话,姚钰肯定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我只能像只狗一样,驮着安琪到处爬来爬去,时不时的还要抽上一两鞭子。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安琪也玩累了,而我却早已经精疲力尽,感觉身上多处疼痛感,很明显是安琪用鞭子抽的。

  最终,安琪是玩爽了,又和姚钰两个人开始亲亲我我,而我却遍体鳞伤,走路都成问题。

  姚钰见我的样子,于是便让我赶紧滚出去,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而且还威胁我,要是我敢把这件事说出去的话,她就让我和张丽都身败名裂。

  随即,我被姚钰踹出了房间,连我的衣服也一起扔了出来,走廊上的人对我指指点点的,让我颜面无存。

  我胡乱的把衣服穿上,然后忍着剧痛慢慢的走出了酒店,周围的人都对我投来了异样的目光,仿佛就像是在盯一个小丑一样。

  我感觉自己很悲哀,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于是我在心里默默的下决定,总有一天我一定要把今天所受的耻辱全部讨回来。

  我坐在酒店对面的长椅上,看着这座城市闪烁的霓虹灯,心里感触良多,有的人站在这个城市的最高处俯览众生,有的人却行走在这个社会的最底层处处受人欺凌。

  我不明白姚钰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代价来和我弄这么一层关系,而且时间还是三个月,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想到这里,我拿出手机拨通了张丽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