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求宠:毒医召唤师 第62章 吐血

  马车因为刚才开了门,灌了冷风进来,萧以沫进来后也没觉得多暖和。

  “外面在下雪,你怎么也不撑把伞?咳咳,咳咳。”独孤云一说话就咳的厉害。

  萧以沫摸了摸放在一旁的汤婆子,已经凉了。她转而拨了拨火盆里的炭,让炭燃烧的更旺一点,然后将搁置在一旁的披风撘在他胸前的毛毯上。一番动作下来,独孤云暖和不少,咳的要少一点了。

  萧以沫又给他倒了杯茶,有火温着,温度刚好。独孤云喝了茶,气顺了不少。

  “你体寒,这种天气就不应该出来。你做什么?”萧以沫将茶杯放到矮几上,冷不丁被他抓住了右手。

  独孤云将她的衣袖弄上去,露出了小臂那紫青的一块。

  萧以沫的皮肤白皙嫩滑,那一块紫青就更明显。独孤云看到那几根手指印,声音有些低沉道:“她抓你,你就不会躲?”

  “她也伤的不轻。”萧以沫淡淡地说,并没有将伤放在心上。她想要将手抽回来,独孤云却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白色的瓶子,抹了膏药给她涂上。

  他小心翼翼,似乎是怕将她的弄疼了。萧以沫愣愣地看着他,如果不是因为经历过慕容皝的事情,她或许会以为他是对自己有什么意思。可是现在,她不信别人,只信自己。

  想到慕容皝,她心就被恨意填满,看到独孤云惊愕的目光,她又将一切情绪都收了回去,恢复到了平日的样子。

  她将手收回来,仿佛刚才这一幕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可是独孤云却发现她和刚才不一样了。

  “我还没回答你的问题。”他往后靠了靠,看到萧以沫疑惑地望着自己,笑道:“你问我这种天气出来做什么,你忘了?”

  之前不过是她随口说他,并不是真的好奇他的行踪,也没想过他回答。她现在想找点话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便顺着他的话问道:“那你现在是要给我说了吗?”

  “为了你。我是出来找你的。”独孤云盯着她说,想从她脸上看到害羞之类的表情,她却只是微微蹙了下眉,并没有太多的情绪。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萧以沫问。

  “你很缺钱?”独孤云见萧以沫脸色一沉,不等她发火,继续说:“当铺将东西送到我那里来了。所以我来问问,你是不是很缺钱。”

  “没有。我只是纯粹不想见到那些东西放在屋子里而已。”萧以沫否认,心里盘算着下次要换一家点当铺了。

  其实选择典当有一小部分原因确实是这个。因为前日布置屋子的时候独孤云在,萧绎为了面子,放了不少好东西在屋子里。要不然她也当不了这么多银子。看到那些东西她只就会想到宿主之前的遭遇,只觉得讽刺,所以典当的时候没有一点舍不得。

  独孤云嗯了一声,不再纠结这个事情,正要说话,脸色突然变得很煞白,双手用力地捏住披风,整个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王爷,你怎么了?”萧以沫过去想给他把脉,他却突然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