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女生频道 > 邪王求宠:毒医召唤师 > 第65章 哭有什么用
  萧以沫看了沈玉堂一眼,眼里闪过一抹诧异。沈玉堂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医术竟然如此厉害了。

  她没有怀疑他话的真实性,云王府的人不会拿独孤云的生命开玩笑,他说是医师,就是医师。

  “云怎么样?还活着没?”一个人影匆匆忙忙从外面跑了进来,看到众人都围着马车,走过来问道,“怎么都在这里,难道他已经没了?咦,你们这是……”

  萧以沫听到声音就知道来者是谁,难怪自己当的东西都会送到云王府,原来那鉴定师和独孤云关系匪浅。

  风澜看到独孤云没死,又恢复了之前那副没睡醒的样子,打了个哈欠道:“原来还活着啊,嗯,还有精力和王妃在马车上……说明你情况还挺乐观的。”

  说完还朝萧以沫眨了眨眼睛,一副你好样的样子。

  萧以沫朝他翻了个白眼,将双手收回来,拉过一旁的毛毯将独孤云裹成一团,对沈玉堂说:“你们还不快上来将王爷搬进去?”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他们都是要来搬王爷的,这不是被她的动作给惊了嘛。现在她发话,霖上来抱起独孤云就下去了。

  沈玉堂看了她的双手一眼,那双手已经栋的发青,他临走前放了一瓶膏药在马车上,然后才去追独孤云。

  其他人全都跟着一起离开了,留下萧以沫一个人在马车上。她将双手伸到披风下,手慢慢暖和了,不像刚才那样青的吓人。

  一个身影坐到了马车上,将马车门关上,把刚才挪开的炭盆往她那边推了推。

  萧以沫看了风澜一眼道:“谢谢。”

  “这是玉堂给你留下来的膏药,抹了对你的手有好处。”风澜将沈玉堂留下的玉瓶递给她,萧以沫也知道自己的手被冻伤了,接过药膏涂在手上。

  “你为什么没哭?”风澜问她。

  “为什么要哭?”

  “我知道被他冻伤的滋味,很痛苦,更不说你一点灵力都没有,双手和身上应该都很疼吧?既然疼,为什么不哭?”风澜好奇地看着她。

  萧以沫看着自己的手,十指被冻伤,确实钻心的疼。

  “哭有什么用呢?又有谁在意呢?”她喃喃一声,似自言自语。

  哭就能不疼了吗?哭双手就能好了吗?哭,什么用都没有!

  而且比起死亡时候的痛苦,比起在血之境里训练时候的伤,这点痛她根本没放在眼里。

  她以前倒是会在娘亲怀里哭,可是现在连娘他们好不好都不知道。想到娘亲和族人,她心里只有忏悔,哪里有资格在他们面前哭?

  想到这些,她觉得心比手更疼。她将药瓶收起来,起身开门出去,下了马车后才转过身道:“告辞。”

  风澜没有出声叫住她,看着她单薄的身影在漫天大雪里出了院子,脑子里还在回想她那句话。

  “哭有什么用呢?又有谁在意呢?”

  哭没有用,所以她不哭。明明弱小的可以,却坚韧得让人有些心疼。这是经历了什么才会有的心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