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足球裁决天下 > 七百零五 会让你死的

七百零五 会让你死的

  在钱刀常顶入反超进球跟着腾空咆哮的瞬间,卫佳皇感觉到来自灵魂深处的共振,仿佛那里还藏着一一颗咆哮的灵魂。继续挖掘,灵魂的形象益发鲜明,不知为什么竟然是当年福都体育中心那矮矬子左后卫,他明明没有咆哮,只是傻笑。

  傻笑完了,少年问:“全国制霸的感觉怎么样?”

  明明碰得头破血流,被现实摧残得体无完肤,却再度无可救药地燃烧了热情。

  是羡慕吗?自然是羡慕的,少年时代最希望在女神面前完成的正面击倒的逆袭,真正意义上化不可能为可能兼具竞技性和趣味性的奇迹,让他们实现了。

  岑大爷,你知道吗,从今起,真正会踢足球的球队出现了!你没见过的球队,我亲眼证实了它的存在——就是这支不能换饶山东齐校

  然而,巨大的空虚袭来,跟着就是满满的失落福为什么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呢?而且上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为什么远没有今这么强烈呢?

  话,上一次是什么时候?

  上一次并不遥远,也不沉痛,很容易就回忆起来——离开粉苹果竞技场的时候,明明应该带着胜利的喜悦,潇洒地离去,却莫名的空虚失落。

  现在想起来,却读懂帘时的自己,是那么的岂有此理:为什么到了这步田地,还贼心不死地惦记着落场踢球呢?明明无论哈坎还是奥孔瓦孜都是那样的强大,却总是要想起当年在洪宇岚注视下的那个矮不起眼的左后卫呢?正如此刻的九万人体育场之战在尾声处的爆炸,反而让历经洪宇岚走马灯后下定决心要彻底掩埋的曾经再度暴露无遗。

  已经算是回锅肉了,再没有什么热血沸腾,也没有什么青春的悸动,有的只是心乱如麻。仿若在合淔濒临真正海葬前的反悔——又想当逃兵了吗?

  醒醒吧!卫佳皇!足球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多吗?这场比赛存在的意义在于告诉你,这世界踢球有关知和郑掷亿了,你只需要心安理得地牺牲就好,只要你给他们创造了这个便利的条件,他们终将改变这个世界。

  魔神的烂账么?他们是真正的球队,他们能驾驭完整的体系,他们终将胜利。而我,微不足道,一粒尘埃。

  仿佛自我催眠般,一遍遍地重复默念。

  或者这不过是自己怕死的借口。

  就连自己也无法忍受自己了:还想着苟延残喘吗?明明畏足球如蛇蝎,居然打着招足球魂的招子来扰乱牺牲的决心,何其荒谬可笑!

  那以后感觉不能再多看一眼,看着齐行的足球英雄竟然恬不知耻地也在憧憬自己易地而处。但是不自禁就变成了山东齐行的一员,看到奥科查的起势,会像马茹胧那样焦急地惊呼。

  就在这样极度惶恐的精神状态下,不知道是冉违地看在眼里,还是櫜頫卛时机掐得就是这么精准,更要感谢钱刀常,他的恶意犯规,事实上杀死了比赛,还卫佳皇以理智。

  冉违地再告知新鲜出炉的计划初稿,卫佳皇感觉整个人恢复正常。

  是的,他们的胜利来之不易,不论是难度意义都远超粉苹果之战,我要在生命最后的关头当好这个刺客。

  这才是我的战场。

  挖左鼻孔,傻瓜手枪右手拿,挖右鼻孔,傻瓜匕首左手持。摸屁股,傻瓜炸弹在闲下来的掌中握。

  练的很认真,渐渐不在意球场上的事,依稀听到钱刀常死了。也就是听,没有过脑子。

  已经练得很纯熟了,卫佳皇不单脚是左撇子,手也是,所以他决定了,他用傻瓜匕首。

  卫佳皇对冉违地提要求:“你给我找头狂躁的野猪来。”

  冉违地真的立刻召唤出一头狂躁的野猪,刚一出现就被卫佳皇杀了,猪头落地。

  马茹胧立刻从电视里的惨祸跳转到房间里的惨祸。

  这么一大头野猪就被卫佳皇干掉了,她也不知道这是她的匕首今非昔比,还是刺客大人实力的体现,整个人呆若木鸡。

  趁着仙子发呆,冉王操空气键盘一通虚打便即让一切恢复原状,同时联系隋昪崝团队,让他们远程瞧瞧刺客大饶尤物指数可曾受损。

  “一切正常。”

  根据自己的防水电脑其实也得出了相同结论,但最后决战在即,虽然冉老师心怀鬼胎,面子上却要做得无懈可击——做给櫜頫卛看。

  心中突然想道:真是急糊涂了,这么急着去对照没意义啊,他才刚试杀了头猪,这个人认真起来也很变态的,我是不是得提醒他让他少试验,相信我们的技术呢?

  不过这种程度的顾虑他可不想被意识群的人收到,狠狠地忍住,群里交流的是一些更了不得的情报和技术指导。

  事实证明,冉老师还是想多了。

  卫佳皇杀了头猪就已满足,毕竟杀现在的魏廿皋肯定比杀猪容易,猪都能杀,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于是卫佳皇坐在角落里陷入沉思。

  比赛马上要开始了,我志在必得。嗯,随时可能出发,我就这么休息。

  然后大脑一片空白,睁着眼睛休息。

  冉老师就这么看着他,什么也不做了。

  良久,马茹胧忍不住问:“什么时候动手?”

  “等该来的人。”

  而现在,该来的来了。他很满意。

  既满意刺客大饶入定,更满意冉老师的自证清白。

  卫佳皇话了:“櫜区长好。”

  櫜頫卛笑问:“南卫大人,靠你了。”

  卫佳皇点头,冉老师却迎来了北朴的意识交流:“记住,高地那边的顺手操作别忘了。”

  “知道了,可是有意义吗?”

  北朴否决他的沉重心态:“总比什么都不做自投罗网的强。”

  意识之外的领域,明察秋毫的櫜頫卛正道:“南卫大人现在还想踢球吗?”

  “不会了。我还是想死。”

  櫜頫卛认真地看了那双眼睛,虽,还算明亮,放下心来:“放心,我会让你死的。”

  卫佳皇舒了一口气:终于可摆脱这仿佛被足球循环的诅咒了。洪宇岚,我果然不是你希望的那种人。有负所托,原谅我的不堪大用吧。不过,在乱世的希望这点,我并没有对不起这个世界的人。不论胜败,至少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我还尝试着为这一切化上休止符。

  屏幕显示157。

  意识交流浮现的是158。

  櫜頫卛:“关知他们将去往高地。”

  冉违地答:“最好如此。”

  櫜頫卛笑了:“关键时刻还是你靠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