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皇上,我们可以和离吗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脸都丢尽了

第二百二十七章 脸都丢尽了

  “噗——”

  顾冉闻言,才刚喝到嘴里的水,立刻又喷了出来。

  她急忙站起身,一边手忙脚乱的擦着弄了一身的水,一边吩咐宫女过来把矮几上的东西拿下去,再换了新的过来。

  好不容易收拾一新,她盘腿坐在软榻上,哭笑不得的说:“你说什么?怀孕了?我?怎么可能!别扯淡了行吗?”

  贺兰舞本就是随口一问,见她反应这么大,不由得怀疑更深了。

  “怎么不可能?皇兄大部分的时间,不是宿在长极宫,就是召你去隆毓宫侍寝!皇兄正值壮年,身体又没有问题,怎么就不能怀孕了?”

  她说的不无道理,顾冉不禁思考起来。

  她来这里也有大半年了,不管主动还是被动,她都和贺兰渊发生了很多次关系,期间并没有任何避孕措施……难道她真的怀孕了?

  瞧着顾冉沉默下来,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叹气的,贺兰舞还以为她怎么了。

  “不然,传太医过来瞧瞧吧?若真是怀了身孕,也好及早准备!”

  “不行!”顾冉断然拒绝。

  见贺兰舞面露怀疑,她急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这件事不宜扩大,万一我没有怀孕,不是让君上白高兴一场嘛!”

  “还是皇嫂想得周到!”

  接下来的谈话,顾冉一直心不在焉,满脑子想的都是——完了完了,我怀孕了!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呀!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已经有两个月没来大姨妈了!

  我去!

  顾冉啊顾冉,你脑子是让僵尸吃掉了吗?都没发现例假推迟了那么久?

  许是知道她忧心怀孕的事,贺兰舞又坐了片刻,便借口陪太后礼佛离开了,临走时还不忘提醒她一定要请太医来瞧瞧!

  顾冉含含混混的应了,待到她离开,顿时瘫坐在软榻上,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锦芍给她添了些茶水,瞧着她那副仿佛天塌下来的模样,不解道:“娘娘,怀了龙嗣是好事呀!您怎么看起来忧心忡忡的?”

  她能不忧心忡忡的吗?

  怀孕哎!

  这放到小说电影电视剧里,不过区区“十个月后”四个字一笔带过,可对她来说却是实打实的十个月呀!

  十个月,她会真真切切的成为一个孕妇,体会孕妇的一切不易!

  最主要的是,以古代的医疗条件和孕妇生产的死亡率,她还真不能保证自己一定会活下来。

  这要是一不小心嗝屁了,那她的佣金也就跟着泡汤了!

  所以总结下来就是——不孕不育保平安,还保钱财!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确定自己有没有怀孕!

  顾冉眯起眼,吩咐道:“锦芍,去请个太医过来!要靠得住的那种!”

  锦芍庆幸自家娘娘终于开窍了,忙应了声“是”,便颠颠儿的跑出去请太医了。

  她前脚刚走,阿夜便从内殿走了出来。

  “姐姐不想要这个孩子?”虽是问句,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你又知道了!”

  顾冉仰躺在软榻上,目光幽幽落在几乎什么都看不出来的小腹,淡声道:“君上对我的专宠已经招致其他嫔妃的不满,若我再怀上龙嗣,岂不是成了众矢之的?”

  “可是后宫之中,母凭子贵,姐姐若一举得男,莫要说皇后之位会更加稳固,只怕太子之位亦唾手可得!”

  顾冉眼皮轻掀,瞟了他一眼,揶揄道:“呦呵,这说起道理来一套一套的,看来在宫里的这段日子没白待啊!”

  阿夜俊脸微红,抿了抿嘴道:“姐姐过奖了!”

  “这么说,你和锦芍一样,也希望我留下这个孩子咯?”她笑问道。

  阿夜抬起头,目光坚定且认真的说:“孩子是姐姐的,留不留是姐姐的自由,我尊重姐姐的决定!”

  顾冉别开眼,轻叹了口气道:“阿夜,帮我办件事!”

  “还请姐姐吩咐。”

  “你悄悄出宫一趟,别让任何人知道,去药店替我抓一副堕胎药来!”不管有没有怀上,总要以防万一的。

  阿夜定定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

  他离开没多久,锦芍便带着太医过来的。

  诊脉之前,顾冉再次确认道:“刘太医,想必在来之前,锦芍已经向你交代过了吧?”

  刘太医是个年迈的老太医,头发花白,极有资历,曾经多次替她诊治过,也算是了解她的性情。

  “娘娘放心,微臣只管诊病,其余的一概不会多言。”

  宫里多得是怕被有心之人暗害,哪怕怀孕了也要瞒着,等到实在瞒不住了再公开的事情,他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那就好!”

  顾冉伸出手,瞧着太医从药箱里拿出一方丝帕,盖在了她的腕上,心脏开始抑制不住的狂跳起来。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刘太医收回丝帕,躬身道:“禀娘娘,您并未怀孕!”

  “什么?”

  锦芍一脸惊诧,难以置信的说:“刘太医,您要不要再诊治一下?娘娘已经两个月没来信事了,今早闻到甜的,又开始呕吐,怎么可能没怀孕呢?”

  刘太医闻言有些不悦,“锦芍姑娘这是在质疑老夫的医术?”

  锦芍也意识到自己用词不妥,忙垂首道:“锦芍不敢!”

  “老夫行医数十年,是不是喜脉,还是能诊出来的!娘娘脉象平缓,并无走珠之象,没有怀孕!至于你说娘娘呕吐,多半是积食所致!”刘太医捋着山羊胡道。

  “那没来月信呢?”锦芍不肯罢休。

  刘太医看了顾冉一眼,清了清嗓子道:“娘娘的月信应该一直不太规律,待微臣开个方子,调理数日,就无虞了!”

  说来说去,她没来例假是因为例假一直不准,而她呕吐是因为吃得多……

  顾冉觉得这次诊脉,简直把她的脸都丢尽了!

  打发了锦芍送太医离开,她仍旧仰躺在软榻上,心情却与方才大不相同,只是没有预料中的欣喜和高兴。

  大概……她也隐隐有些期待这个孩子的吧!

  不知道她和贺兰渊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她倒希望是女孩,男孩子普遍淘气,女孩子还文静些。

  况且,她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日后陷入皇权的争斗中,直面流血和牺牲,最终成长为一个冷血的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