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七十七节:阴差阳错

第七十七节:阴差阳错

  一只如同大象一般巨大的野猪,栖息在泥坑当中。

  它闭着双眼,半跪半躺着,一对獠牙泥垢不沾,雪亮如刃。

  黄昏的光,映照着它的深黑毛皮。它巨大的肚子却是白色的,一起一伏,随着每一次呼吸,发出哼哼的响声。

  野猪王!

  方源距离它足有数百米远,但仍旧小心翼翼地在下风口行走。

  “我现在虽然能够斩杀野猪,但是面对这头野猪王,只有逃跑的份。就算是一般的二转蛊师,也杀不了它。如果摸不清它身上的蛊虫,兴许还会阴沟翻船。”

  像这种兽群之王,一般身上都会寄居着蛊虫。

  在野猪王的身上,一般都是豕蛊。粉豕蛊、花豕蛊居多。除了豕蛊之外,也会有兽皮蛊,或者是刺毛虫。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各种各样的蛊虫。一些蛊虫就栖息在强壮野兽的身上,和野兽之间是共生的关系。

  当野兽遭遇到袭击之时,它身上的蛊虫也会感到危机,从而帮助野兽对抗强敌。

  这头野猪王体型巨大,力量远超寻常山猪,方源单单对付它就绝对不是对手,更何况它身上还有一只或者多只神秘的蛊虫。

  不过,方源此次冒险来到这里,主要目的并不是猎杀这头野猪王。而是为了尽最大可能避开王大的仇杀。

  王大知道方源有兽皮地图,方源站在他的角度,将计就计。什么地方也不走,偏偏就往这野猪王的红叉标记地点。

  野猪王虽然危险,但毕竟是野兽,没有人的智慧。王老汉作为一介凡人,能够探知这里,安然而退,方源为什么就不可以?

  如此反其道而行,看似冒险,实际上生机暗藏。

  渐行渐远,野猪王已经被方源抛在了身后。若在地图上,他的路线就是一个大圈,绕过红叉,形成一个饱满的弧度,最终到达数位家老坐镇的山坡,并在那里当场进行年中的考核评定。

  一个小时之后,一个满身草屑,粗布衣衫被荆棘割出一条条的口子,满脚都是泥浆的少年,背着一个袋子,跋涉到这处山坡。

  这个狼狈不堪的少年,正是方源。

  “终于安然回来了。到了这里,有家老坐镇,安全就有了很大保障。但是也不能大意。”方源心中暗松了一口气,慢慢走上山坡。

  山坡上搭着一个简易的棚子,数十位学员都集中在棚子附近。学堂的侍卫们正在清点学员们袋子里的猪牙数量。原本坐镇在这里的数位家老,只有学堂家老一位,其他人已经不知所踪。

  “怎么氛围有些不对?”方源轻轻地皱起眉头,敏锐地感觉到似乎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了。

  当他走近棚子,便听到周围学员们的议论声。

  “听说了吗,刚刚发生了一起暗杀,一下子死了好几个二转蛊师呢。”

  “真的假的呀?”

  “真的,我来得早,亲眼看到古月方正被几位家老一起抬着,急匆匆地走了。”

  “古月方正也太倒霉了,在考核中碰到这种事情。”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吧。对方的目标正是古月方正,他可是甲等资质啊。”

  “不晓得他会不会死?”

  “就算不死,也要扒层皮。说不定受了伤后,资质就降下来了。”

  ……

  方源的脚步不仅一缓,他心中明镜似的,立即推测出了事情的大概真相。

  “王大要对我下手,报杀亲之仇。但是我发现了树屋之后,立即改变了路线,直冲野猪王而去。王大没有料到这点,和我错过,意外地找到了方正。他的情报来源只有那几个猎户,并不知道我有一个孪生弟弟。他把方正当做我,想要杀掉,但是却被周围保护的蛊师阻止。现在的问题是——王大有没有死?”

  方源眉头紧皱。王大成功逃脱,王大被俘虏,王大被击杀,这三种情况都将影响到他接下来的计划和安排。

  想了一想,方源还是决定,先按照原计划行事。

  学堂家老的脸色很难看,方正居然遭到了暗杀。在没有任何的线索情况下,他绝不会料到方正是替方源挡了灾祸,而是直接联想到了白家寨和熊家寨!

  方正是古月山寨三年来唯一的甲等天才,白家寨和熊家寨自然不会坐视他的成长。派来蛊师展开暗杀,提前将其扼杀在萌芽状态,这十分正常。

  就算是古月山寨,也在做这样的事情。秘密派遣蛊师,暗中打击猎杀其他两个山寨中的天才学员。

  “那暗杀者已经被当场击杀,不知道方正的伤势如何?”学堂家老心中记挂着。这时,侍卫奉上了一张纸。

  学堂家老接过纸张,心不在焉地宣读道:“此次年中考核,成绩如下……古月赤城十六颗野猪牙,古月漠北十四颗野猪牙……”

  周围学员们的注意力这才被牵扯过来。

  成绩一目了然。

  丁等学员们,虽然共同合作,但是也只能斩获三四颗的野猪牙。丙等、乙等的学员,则大多是八九颗。超过十颗猪牙,就是优秀的成绩了。

  最好的是古月赤城,达到十六颗。其次就是古月漠北,至于方正,有十颗。

  古月赤城一脸得色,他这次走了运,碰到了两只野猪对战,因此渔翁得利。

  古月漠北则很是不忿,竟然让古月赤城压了一头。

  学堂家老接着宣布道:“下面我宣布,此次考核第一就是……”

  “慢着!”方源这时越众而出。

  “方源,你迟到了。考核已经结束了一个小时,按照规定,你所斩获的野猪牙,将少计算四颗,作为惩罚。”古月赤城立即叫道。

  方源并不理他,将背后的袋子解开口,然后抓住袋子底部,当众倒悬。

  哗。

  数十颗白花花的野猪牙,很快就在他的脚边堆成了一堆。

  “这!”赤城霎时间张大了嘴巴。

  漠北等人看得眼珠子都是一瞪。

  “怎么会有这么多?这也太多了!”学堂家老看向方源,神情带着一丝惊疑,“方源,这都是你猎的?”

  方源抱拳,答道:“只亲手猎了十多颗。但是意外发现了一个袋子,可能是猎户藏起来的吧。里面有许多野猪牙。我想了一下,年中考核是让我们在一天之内,尽可能多的独自一人获取野猪牙。并没有明文规定必须斩杀野猪,所以就带了来。”

  此言一出,全场顿时一片嘈杂。

  “怎么可以这样?”

  “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这也太假了,会不会是漏题了,然后作弊?”

  学堂家老紧紧地盯着方源,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宣布道:“此次考核,方源第一。”

  ……

  家主阁中气氛相当的凝重。

  古月博坐在主位上,其余十多位家老,则依次坐在两排,他们的脸上都压抑着愤怒。

  “古月药姬,你是我们家族的第一治疗蛊师,我问你方正的情况如何了?”族长古月博问向其中一个家老。

  古月药姬是一个老太婆,佝偻着背,满脸的皱纹如树皮一般。

  她咳嗽了两声,缓缓地道:“启禀族长,目前情况已经稳定。方正没有性命之忧,只是还在昏睡当中。他的资质,也没有因此下降。”

  “没有下降就好。”古月博舒了一口长气,又问左边的刑堂家老,“刺客的情况查出来了吗?”

  刑堂家老没有古月药姬的资格老,立即从座位上站起来,微微低头道:“查出来了,三十五岁,男性,身份未知,疑为魔道蛊师,拥有两只蛊虫。一只幽影虫,一只爱别离。”

  古月博点点头:“看来是个刺客,爱别离……二转第一毒啊。能杀了我族的三位蛊师,也不奇怪了。”

  “族长,这件事情还要查吗!不是白家寨,就是熊家寨搞得鬼!”古月赤练大叫一声,双眼都似乎要喷火。

  “幽影虫、爱别离……这不像白家寨、熊家寨秘密培养出来的暗子。也许是外来的魔道蛊师,想要依附山寨,受到指示之后,为表忠心,就来刺杀方正。不管如何,反正对这事,其他两个山寨绝对脱不了干系。”古月漠尘冷声接道。

  这两个当权家老,虽然平时不和,但是一旦外敌出现,他们都会抛弃各自的成见,紧密地团结在一起。

  古月博点点头,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王大消失了整整三年,音讯全无,在村民们心中早就死了,因此身份成迷。

  古月高层没人知道这点,他们平时也不会关心一个农奴的死亡。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了白家寨和熊家寨的身上。

  这时学堂家老,走了进来。

  “族长大人……”他带着一脸忧色,刚刚开口,古月博就答道:“学堂家老,你无须担心,方正并无大碍,资质仍旧是甲等。”

  学堂家老顿时脸色一松。

  “对了,其他学员都还安全么?此次考核他们的成绩如何,方正是第几?”古月博又顺口问道。

  学堂家老如实回答,当他说到方源因为意外地捡到一袋野猪牙,而得了第一时,古月博目光一闪。

  堂中也是一静,各个家老似有所觉,不动声色地暗暗观察周围,原本紧张忿恨的氛围也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C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