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八十四节:狠狠地踩踏!

第八十四节:狠狠地踩踏!

  最后一战,古月方正对战古月方源!

  “哟,有意思啊。”

  “想不到最终,竟然是兄弟对决。”

  “方正……”族长看到这里,嘴角的笑容收敛了一丝,“你心中最大的阴影,就是你的哥哥方源。击败他吧,你有赤铁真元,同时还有玉皮蛊,攻防兼备,优势很大。打碎这层阴影,你将引来真正的新生!”

  终于迎来了决胜战。

  兄弟俩站在了同一个擂台上,遥相对望。

  残阳如血……

  黄昏的光,像是给擂台铺上了一层奢华的地毯。

  极为相似的面孔。

  弟弟战意燃烧,哥哥目光深邃。

  “哥哥……”方正双拳紧握,紧紧地盯着方源,语气坚定,“你认输吧!我已经二转,赤铁真元多达八成有余,而你的青铜真元不过是四成四罢了。你是没有机会的。”

  方源淡淡地看着自己的这个弟弟:“我的真元你倒是知道得很清楚。不过这些废话你还是不要说了。如果单凭真元多寡就能判定胜负,那还要战斗干什么?”

  方正一愣,旋即腾的一下,眼中的斗志之火熊熊燃烧起来。

  事实上,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也不想方源认输。但方源毕竟是他的哥哥,于情于理他都该说这么一句话。

  若是不说,就显得太绝情了些。

  “既然哥哥你执意如此,那我就只好出手了!”话音未落,方正就冲向方源。

  “又是这招!”场下,漠北看着这情景,不禁咬牙切齿。他打定主意,回去之后一定要狠狠操练自己,将来把今日的这份屈辱十倍地送还给方正!

  “方源完了,他可没有我的龙丸蛐蛐蛊。”赤城抱臂冷笑,幸灾乐祸。

  方正狂奔而来,瞬间拉近和方源的距离。他的手中,亮起一团月光。

  方源神情如铁,没有一丝变化,他看着方正快速接近,静立不动,只是右掌中同样慢慢地荡漾出如水般的蓝色月华。

  忽然!

  方源脚下猛地一踏,连跨几步,竟然不退反进,悍然反冲方正。

  “这!”方正没有料到方源的冲击,他心中忍不住一慌,连忙射出一记月刃。

  方源狂奔过来,身形一扭,月刃就和他擦肩而过。

  他一脸冷漠,没有咆哮,没有狰狞,但是在沉默中,却酝酿出一股绝然冷酷的气势。

  方正下意识地连连后退,他的极限距离是六米,但现在方源距离他不足五米。这下子换做他要拉开距离了。

  嗤嗤嗤。

  方正一边后退,一边右掌连续翻转,月刃不停地催发出来,企图逼退方源。

  方源步步连环,紧凑无比,身形灵活至极,剧烈晃动,每一次都是差之毫厘地避开射来的月刃。

  “这个方源,胆子更大!”药红惊呼一声。

  “如此战斗,简直是置生死于度外。”青书亦是失声。

  “又一个战斗疯子!”漠颜咬牙,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赤山。

  赤山仍旧面无表情,只是双眼闪烁不定。

  人群中的噪杂停息下来,无不注视着擂台上的战斗。

  月刃和方源擦身而过,在方源的脸上,不时地映照着一抹蓝华。他冷漠的表情一直都没有变化,在每一次惊险而又从容的闪避中,他的战斗天赋一览无余!

  场外的族长、家老们都露出凝重的神色。

  赤城、漠北则张大了嘴巴,惊愕看着方源匪夷所思地躲过一发发的月刃。

  他究竟是怎么办到的?无数的学员心中都缭绕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哼,拥有五百年战斗经验的方源,又岂是被一个四转蛊师教导一年的方正所能媲美的?

  在方源的眼中,方正浅薄得就像一条清澈的溪流,不管溪流怎么流动,流向何方,在陡峭的山石间是何种转折,他都能一目了然地看穿到水底。

  月刃的每一次攻击,不是骤然发生的,都需要一个过程。方正必须要翻转掌腕,这就是最好不过的征兆。

  在方源的眼中,方正的肩膀每一次抖动,手腕每一次翻转,脚步每一次踩踏,都给了他大量的信息。方正每一次攻击、撤退、闪躲的意图,方源都能顷刻间看透,甚至就连方正现在脑子里想的什么,他也能猜中大概。

  方正此时的脑子里,已经蒙了!

  方源笼罩在他心中十多年的阴影,急剧扩散成黑暗,将他拽入了深渊。

  慌张的情绪,让他想不起玉皮蛊。方源强势的推进,让他紧张,让他喘不过气来,让他不能思考其他。

  这就是经验的差距,这就是底蕴的区别!

  在方源的观念中,自己的底蕴比春秋蝉还要重要的,自己最大的依仗。

  他可以不靠族长,不靠家老,不靠亲人,不靠朋友,不靠蛊虫。

  他从来都只靠自己!

  这个世界上,也从来只有自己才最靠得住!!

  什么同伴、战友,不过是弱者掩饰无能,用来期待别人拯救的借口罢了。

  终于接近方正!

  砰。

  方源一拳隐蔽地捣出,正中方正的腹部。

  方正顿时弓下腰,拳头的力量差点打得他要吐出来。他连忙双臂护住头部,身形一矮,后撤一大步,在危急关头,体现出了他扎实的基本功。

  “哪里去了?”方正眼珠子瞪大,急速转动,在双臂的缝隙之间,寻找方源的身影。

  “在后面!”这个念头刚刚泛起,方正就感觉到腰间受到猛力的打击。

  他顿时重心不稳,一头栽倒向地面。

  不过方正亦受过辛苦的训练,顺着这个动势,他在地上翻了一个跟头,同时手掌向后一翻,射出一记月刃。

  这个动作,就是族长传授给他的作战经验。

  若是寻常人物,只怕紧跟在方正身后,反应不及,就被这记月刃射中了。即便不中,也必定被逼退。

  但方源是谁?就算是古月博和他比经验,也绝对不够看。

  方源安步当车,并未直接追击。而是绕了一个环形,接近了方正。那记月刃毫无悬念地只射穿了空气。

  方正却以为已经拉开距离,他站了起来,正要重整旗鼓,但是就听到呼的一声。

  “这是拳风!”在这刹那的光景,方正之来得及冒出这个念头。

  然后下一刻,他就被方源的拳头狠狠地击中耳朵。

  砰。

  他顿时感到双眼一黑,一阵强烈的眩晕让他失去了平衡,彻底栽倒在地上。

  他趴在地上足有两个呼吸,这才缓过来,视野逐渐清晰后,方正便看到方源的两只脚,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他顿时明白,自己的处境有多丑陋。他趴在地上,像是一条狗,而方源则高高地站着,俯瞰着自己。

  “可恶!”方正羞怒无比,想要爬起来。

  众目睽睽之下,方源抬起右脚,狠狠踏下。

  砰。

  方正的头被方源狠狠踩踏住,像个石球撞在擂台上,发出响亮的声响。

  “可恶!”方正狂怒,想要再次爬起。

  方源冷冷地看着,再踏一脚。

  砰。

  方正的头剧烈地撞击在擂台上,头皮被磕破了,血流不止。

  “可恶!可恶啊!”方正一口钢牙都要咬碎,胸中的怒火几乎将他的全身都燃烧起来。他再次昂起头颅,想要站起来。

  砰。

  方源第三次踏下,这一次直接踩在他的头上,没有松脚。巨大的力量压下来,将方正的脸颊狠狠地挤压在擂台上。

  方正的脸都要变形了,他狠狠地喘着粗气,挣扎不得。他感到自己的头上,就像是压着一块巨石,任凭他怎么挣扎巨石也纹丝不动。

  “对了,我怎么忘了,还有月光蛊啊!”绝境之下,方正灵光一动,忽然想到了月光蛊。

  他的右掌中顿时月光骤盛。

  但是方源怎么可能没有察觉?

  哧的一声轻响,他射出一道月刃,正中方正的右掌。

  啊!

  方正顿时发出一声惨嚎,剧痛传来,让他的身躯像是触电一般剧烈颤抖了一下。

  他的手掌几乎被方源射穿,露出惨白的骨头。掌心里面的月光蛊,也受到重大打击,濒临死亡!

  C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