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九十一节:方源,我们很担心你

第九十一节:方源,我们很担心你

  一夜未睡,天一亮,方源就出了门,大肆采办东西。

  租房简陋,被褥破旧,长久住下去的话,寒气侵体,必会生病。

  方源如今虽然元石已经消耗了大半,但是该有的生活用具,还得购买。这种东西不能省。

  首先是被褥,要新棉填充的大被子,至少得两张。除此之外还有床单,垫被。

  油灯得再买一具,才能足够照明,灯油也得至少存上两壶。

  方源想了一下,租的房间虽然面积不大,但还是能摆放一张小桌和椅子,索性也买了。

  最重要的,还是火炉。

  大冬天的,没有火炉取暖的话,睡在里面,到了半夜仍旧能被冻醒。

  除了这些之外,方源还买了一些干粮。又自备了一些水,足够他七天所需。

  冬日悠悠升起,散发着慵懒的光芒。

  古月角三等四位蛊师,站在山寨北大门,已经等的心焦。

  “不对劲啊,昨天晚上明明约好的这个地点和时间。但是现在已经过了一刻钟,这个方源怎么还没有出现?”一位女组员道。

  “稍安勿躁,再等等吧。新人迟到也是难免的。”角三笑了笑,他正愁找不到打压方源的机会呢,没有想到第二天就主动送上了门。

  “我们等一等也就算了。居然要让组长大人跟我们一起等他,这个小子的架子也太大了!”古月空井撇撇道,语气愤愤不平。

  然而半个小时之后,方源仍旧不见踪影。

  角三的脸上罩上一层阴霾。

  “这个臭小子,不会记错地点了吧?明明说好的,在北大门集合。”空井怀疑着。

  “我在这里继续等,你们去各个大门处找一找。”角三一声令下,三位组员只得照办。

  片刻之后,他们一无所获地回到角三的面前。

  “这个方源不会已经识破了我们的计划,直接脱离小组了吧?”一位女蛊师道。

  “你把他想得太高深了,他就算是年末考核的第一,也只是一个少年新人。年龄在那里摆着的。”空井撇嘴道。

  角三脸色阴沉如水:“他是否识破,是次要的事情。现在关键是找到他的人,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他撇下我们,独自一人开始冲击二转。到了二转,就能主动放弃一次任务,直接向内务堂申请分家。找,给我找到他。山寨就这么大,出租的房屋就这么多,一定要把他找出来,绝不能给他冲击二转的时间!”

  “是!”

  ……

  房间中,方源盘坐在床榻上。

  在他的面前,打开着几个钱袋,里面装着他拥有的全部元石。

  “元石不多了。”方源叹了一口气,神情有些凝重。

  元石是推动蛊师前进的根本动力,元石若是缺乏,真元回涨就只能依靠自身的恢复能力,大大降低了修行速度。同时食物供应不上,蛊虫也会饿死。

  方源的元石,在学堂学习的日子里,曾经一度达到上千枚。但是也经不起日积月累的消耗。

  同期的蛊师,到现在为止,也只是三只蛊虫。

  然而方源在年末考核取得第一之后,进入蛊室,又免费选取了一只小光蛊。

  必须选择,放弃的话,会惹来怀疑。

  只是如此一来,此时他手中的蛊虫数量,已经多达七只!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沉重的经济负担。

  “若再这样下去,只能支撑两个月。所以必须要夺回遗产,那是最好的经济支撑。但是要夺回遗产,首先第一步,就是晋升二转。”方源目光幽幽。

  对于方源来讲,晋升二转很不容易。

  蛊师修行,第一重资源,第二重资质。资质不行,蛊师的修行就越艰难,将来的成就便越低。

  资质从低到高,分丁等、丙等、乙等、甲等。

  但这只是粗略的划分。

  事实上,每一等资质,又有详细的尺度区分。

  就拿丙等而言,空窍中真元的存储极限,最少是四成,最多能达到五成九。

  方源的具体真元,只有四成四,在这个丙等资质的范围里,他也只是中下等。

  冲击二转,最少需要五成五的墨绿真元。这对于甲等、乙等的蛊师来讲,根本不算什么难关。对于那些真元是五成五、五成六……一直都五成九的丙等蛊师来讲,也能轻而易举地通过。

  所以丙等资质的蛊师,一般只要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大部分人都会晋升到二转。只有极少部分人能达到三转。

  因此资质一测出,大部分人的一生成就也就可以预见了。方源遭受冷遇,并不怪世人偏见。

  “我的丙等资质,虽然只有四成四,但是要冲破晶壁,破而后立,达到二转,也不是没有办法。最根本的方法,就是寻得能提升自身资质的蛊虫。次等的方法,就是获得类似酒虫等等的辅助蛊虫,也能帮助蛊师突破障碍。再次一等,获得师长的帮助,但利用异种真元有很大的后遗症,除非今后能寻得净水蛊,将异种气息清洗掉。”

  方源一边在心中思索着,一边伸出双手从袋子中取出元石,用手指摩挲着元石光滑的表面。

  “但是以上的这些方法,对现在的我来讲都不可取。我没有师长帮助,即便是有,也不会将空窍这等要害置于别人手中。酒虫这类的蛊虫都很珍稀,我暂时能得到酒虫,已经是运气很不错了。至于提升资质的蛊虫,前世得过,因此能修行到六转境界。也知道哪里能得到,但是那些地方,以我目前的修为根本进不去。就算得到了,也保不住,甚至用不了。”

  “不过除了这些法门之外,还有最次一等的笨办法。那就是用元石强推!”念及于此,方源双眼精芒一闪,双手将元石紧紧握住。

  蛊师修行,第一重资源,第二重资质。

  在资质不足的情况下,可以靠资源进行一定程度的弥补。

  “我的真元最多只有四成四,冲击窍壁,底蕴不足。但我若是一边冲击,一边吸收真元,坚持一段时间,最多四五天,就能将窍壁冲破!”

  决心早已定下,方源毅然闭上双眼,心神沉入空窍。

  青铜元海再起波涛,浪潮不断地冲向晶膜窍壁。

  但是这一次,为了避免真元过早消耗,没有余力维持裂纹,使得窍壁恢复,方源故意放缓了冲击力度。

  这样一来,青铜真元的损耗速度就大大降低了,不过晶膜上的裂纹增加的速度也随之降低,但是方源还在汲取元石中的天然真元。

  真元回复的速度,要微微大过晶膜上裂纹愈合的速度。此消彼长,虽然进展极其缓慢,比不上全力催动真元时效果的百分之一,但是长久看来,却有了成功的希望。

  只是这样的话,方源除了必要的吃饭和排泄之外,都要修行不辍。越浪费时间,就是越浪费元石,让努力更多地化为泡影。

  最多停止一刻钟,没有再无真元继续冲击的话,晶膜就会全部复原。

  因此一旦冲击开始,就要坚持下去,直到成功,绝不能被干扰。一旦停止时间过久,就得重头再来。

  方源手中可没有那么多的元石,可以再来几次的。

  修行中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太阳就落下山头。

  黄昏下,角三脸上寒霜满布,声音低沉:“找了一天,还没有找到吗?”

  “没有,组长大人。”空井擦着头上的冷汗,“那个小子,根本就没有租我们介绍的房子。不知道窝到哪里去了。”

  “哼!明天继续找,必须找到他。记得把客栈也搜查一下。我还真就不信了,山寨就这么大,不管他缩到哪里,都会有蛛丝马迹!”角三拂袖而走。

  到了第二天的中午时分,他们的搜查终于有了成果。

  一位女蛊师兴冲冲地跑到角三面前,汇报道:“查到了,查到了!方源是在一所破旧的竹楼里,租了一个二楼的房间。根据房东的描述,应该就是他。”

  “哼,果真不出我所料。还真的躲起来,全力冲击二转了。”角三阴笑一声,“走,我们都去他的房子里做做客,问问好。新人嘛,总得要关心一下的。”

  “嘿嘿嘿……”众人一阵冷笑。

  四人立即来到方源的住处。

  门扉上贴着一张竹纸。

  角三取下,展开一看。竹纸上正是方源的笔迹,大意是说,要闭关几天,足不出户,全力冲击二转。若是外人看到,不要打扰。若是角三看了,这就是请假条。

  角三冷哼一声,将竹纸甩手丢掉。

  怎么可能让你这么顺利冲到二转?

  他冷笑着,屈指敲门。

  咚咚咚。

  “方源老弟,你在这里吗?”他故意说的很大声,“我们来看你了。你也真是的,闭关这种事情,应该跟我们先说一声啊。”

  房间里没有回应。

  咚咚咚!

  角三大力敲门。

  “方源老弟,不是我说你。你这是擅作主张,你既然已经加入了我们小组,就应该行动听从指挥,服从组织,一起行动。我们已经接了捕捉野鹿的任务,这是专门给你练手用的。你不妨先停下来,我们先完成这个任务,再修行不迟啊。”角三眯着双眼,脸色阴沉,语气却很温和。

  房间中仍旧没有回应。

  角三忽然提高声调,道:“方源老弟,你怎么还没有回应我。你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冲击二转,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你完全可以先向我们几个讨教一下经验嘛。方源!你听到没有,不好,难道已经昏过去了?”

  角三自说自话,脸上冷笑着,说的话却充满关切着急的语气。

  其余三位组员,在一旁看着。

  空井适时地插嘴道:“组长大人,搞不好真的被你猜中了。方源半天没有回应,我们闯进去救人吧!”

  “方源!方源,你快开门啊。你这样一声不吭,真的让我们很担心你。你再不开门,我们就要破门而入了。你是新人刚刚进我们的小组,我们不能看着陷入险境!”角三大声地喊道。

  但是房间中毫无一丝回应。

  角三嘴角微翘,回头示意空井。

  空井心领神会,抬起脚猛踹。

  哐当一声,整片房门被踹飞,砸在床上!

  C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