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九十九节:是人不是神

第九十九节:是人不是神

  哗哗哗……

  真元海中波涛起伏,潮起潮落。

  放眼纵览,一片淡红之色,已经不是原先一转的青铜海,而是赤铁海。

  空窍四壁是一片光明的薄膜,正是二转初阶的气象。

  整个赤铁真元海,占据空窍的四成四。海上半空处,春秋蝉显现出身形来。

  通过近一年的休养沉眠,它已经有了起色。

  原先它的躯干没有一点的光泽,粗糙暗哑,如同枯朽的木柴。如今却是沾了一点油光似的。

  原本它的双翅,宛若在秋风中凋零漂落的枯叶,边角亦多有残缺。如今却是微微泛出点绿色的新意,翅膀边角也像是描了一道黑线,有了个完整的弧线,不再有缺口。

  “春秋蝉,春秋……原来如此,它要恢复,就得历经春天和秋天。重生以来,过去一年,也就是一轮春秋,所以有了恢复。”

  方源盯着这只春秋蝉,心机不禁萌动,对春秋蝉的理解又加深了一层。

  蛊师炼蛊、养蛊、用蛊,其中的“用”,分门别类,包含万千。方源和春秋蝉朝夕相处,对春秋蝉的理解在慢慢地积累中,不断地加深。

  “不过春秋蝉仍旧还很虚弱,只是从濒死的悬崖上往前爬了几步远。能利用的就是它的气息,威压蛊虫,增强单炼之效果。至于合炼蛊虫,它是帮不上忙的。”

  能提高合炼成功率的,另有其他神奇蛊虫。术业有专攻,春秋蝉只是具有重生之能。

  除了春秋蝉之外,在海面上,肥嘟嘟的酒虫缩成一个圆团,在海水中飘动,玩得不亦乐乎。

  如同一只瓢虫般的白豕蛊,和翠玉样儿的玉皮蛊相互环绕着飞行。

  方源缓缓地睁开双眼,慢慢摊开自己的右手手掌。手掌中央,是一个月牙和两颗五角晨星的印记。

  正是两只小光蛊和月光蛊,栖息寄居着。

  方源盘坐在床榻上,视线挪向床榻上。

  床榻上放着三只钱袋子,两只鼓鼓的,另一只瘪了大半。除此之外,还有一只野猪王的雪白獠牙,好像是一颗象牙,静静地挨着方源的腿,躺在床单上。

  病蛇小组费尽全力,杀了野猪王之后,却遇到了电狼群的袭击,野猪王的大部分皮肉都被电狼啃噬掉了,只余下两颗雪白獠牙是最有价值的战利品。

  按照族中的规矩,方源作为杀死野猪王的成员之一,免费获得了一颗野猪王的雪獠牙。

  方源望着面前的这些东西,神情带着微微的凝重:“我的元石已经不多了,只够一次合炼的消耗。这次合炼之后,不管成功与否,我的经济都将崩溃。但是如果我不及时合炼的话,过了不了十几天,我的元石不断消耗,连合炼的机会都将丧失。”

  方源养了七只蛊虫,经济负担有些大。又因为丙等资质,为了追求快速修行,而屡次动用酒虫。因此元石的消耗比一般人都要高。

  最近,他也不再用元石来快速补充空窍的真元了。他现在体内的赤铁海,都是他自我恢复的成果。

  方源早就开始掐着元石,计算着生活,元石不能随意滥用。

  现在的情况,就相当于他已经快要跌入悬崖,就靠手中抓着的一丛野草,使得自己的身躯暂时保持在悬崖边上。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手中的这丛野草也不断地崩断。如果不做任何冒险的努力,他用不了多久,就要跌入悬崖。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趁着手中还有这野草,借助这野草,奋力攀上悬崖。

  如果他成功,那他就能趁势获得家产,登上另一个台阶,一切都有新气象。

  如果他失败,那他就跌落下去,想要再攀爬到这个地步,就得重新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不管怎么样,开始吧。”方源深吸一口气,眼神一定。

  白豕蛊、玉皮蛊!

  两只蛊虫随着他的心念,从空窍当中钻了出来,悬停在方源的面前。

  “合!”方源心中暗喝一声,白豕蛊和玉皮蛊便骤然爆发出一阵刺眼的白光,相互直直地撞在了一起。

  这一撞,无声无息,却撞出了一片光团。

  白色的光,比先前更耀眼。

  这预示着方源的两股意识,正在彼此融合。

  方源一边用自身的意识维持着白色光团,另一边则从袋子中取出元石,一块块地扔入光团。

  光团吞没了元石,只剩下一蓬蓬的石粉,洒落在床榻上。每吞没一块,光团的边缘就扩张一点距离。

  光团吸收了天然真元,越来越大。

  渐渐地,它从原先的脸盆大小,变为了石磨大小。

  “差不多了。”方源眯着眼睛,将那颗野猪王的雪獠牙抓在手中,然后果断地抛入光团当中。

  若是世人目睹这一幕,恐怕都得惊叫起来。因为白豕蛊搭配玉皮蛊,合炼成白玉蛊的秘方,已经众所周知,流传了上千年,但从未有人听过,还要添加野猪王的雪獠牙。

  然而,过去没有,并不代表将来没有。

  在此后一百五十年后,有一位蛊师改善了这个秘方,他发现只要添加一颗野猪牙,就能大大地增添合炼的成功率。

  方源重生五百年前,自然知晓了这个窍门。

  雪獠牙一投入光团当中,顿时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原本刺眼的白光,在瞬间变得柔和起来。原先只是一味的向四周威射,但是现在却有一种波光流转,明暗转换的自然妙韵。

  在方源的注视下,光团缓缓地收缩,最终彻底消散在空气中。

  玉皮蛊和白豕蛊已经都不见了,一只全新的蛊虫,静静地悬浮在方源的面前。

  它就像是一颗椭圆的鹅卵石,通体俱白,但这种白不是宣纸的苍白,也不是牛奶的乳白,而是一种润白,透着玉的光泽。

  这就是——二转的白玉蛊!

  至此,方源才轻吐出一口浊气,心石落地。

  别看这过程,似乎很简单。其实不然。

  第一,意识融合,就得做到一心多用。

  寻常人一手画圈,一手画方,这就是一心两用。很多人都难以做到,更何况更高难度的一心多用?

  非得是无数的积累,刻苦的修行,承受无数次的失败和挫折,还得有一定的天份,才能做到一心多用。

  方源能做到驾轻就熟,都是五百年的浓重积淀,一丝一毫都造不得假。

  第二,就是对蛊虫的理解和认知。

  蛊师对蛊虫的理解越深刻,合炼的成功性就越大。

  这点,也是在将来,大约三百年后被广泛认同的真知灼见。

  所以,往往使用越久的蛊虫,合炼起来的成功率就越大。

  第三,是正确而且独到的秘方。

  就例如这次,雪獠牙的添加,如同画龙点睛,能将成功率骤然提升两成。效果着实非凡。

  一些秘方在这个世界上广泛流传,但也有许多秘方,被人珍藏着,并不流传。

  就比如古月山寨的月光蛊,炼制它的秘方,就只掌握在少数的几位家老,以及历代的族长手中。

  尤其是那些能五转,和五转以上的秘方,都是如此。被蛊师们秘藏着,珍惜若命。很多蛊师不到将死之时,是绝不会传授出去的。

  但就算是有了这三点,也无法做到绝对的成功。哪怕是方源这样的人物,有着前世五百年记忆,经验丰富至极,对蛊虫理解深刻,能一心多用,知晓许多的秘方。但他合炼蛊虫,仍旧有失败的可能。

  只能说,他的失败率比较低罢了。

  蛊虫合炼,可以说是生命的一种升华,一种创造。它把时间浓缩到极限,让漫长的进化过程,在瞬间开花结果。

  在地球上,能做到这点的,只有神明。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生命的奇迹。蛊师以凡人展示神迹,怎么可能次次成功?

  若是每次都成功,那就不是人,而是神了。

  C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