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零八节:那双眼睛!

第一百零八节:那双眼睛!

  江牙见方源有出去的意思,连忙拦住他:“方源大人,好汉不吃眼前亏啊。这个蛮石很强,是曾经能在白凝冰下逃得一命的人物,绝不可小视啊。”

  “把败绩当做荣耀来宣扬,这样的人有何可惧?”方源轻笑一声,伸手按住江牙的肩膀:“你坐在这里喝酒就是了。”

  “大人……”江牙张口还想再劝,但是却触及到方源冰冷的目光。

  方源眼中的冰寒,让他心头一颤。

  他结舌无语,手足无措地被方源重新按在座位上,而方源则几个跨步,绕过这屏风挡板,走到大堂中。

  只见正〖中〗央的方桌上,一位二转蛊师,一只脚踩着长凳,一只脚踩在桌面。

  他身躯有些矮小,但是腰板臂膀却是粗壮。浓密的黑色胡须,从两颊一路向下延伸,在下巴处汇合。浑身上下似乎在散发着一股汹汹气势。

  附近的地上,则是摔裂的酒坛碎片,大部分的酒水,都顺着石砖之间的缝隙,渗透到地里去。

  唯有两三滩的酒水,积在青砖表面,或者是酒坛碎片中。

  担任掌柜的老人家,把头垂得很低,战战兢兢地赔罪道:“大人稍安勿躁,这坛酒水大人若不满意,小店就再给大人免费上坛最好的佳酿!”

  “哼,我不要酒!你这酒难喝死了,还开什么酒店。赔偿,必须得赔偿!大爷本来好好的心情,就这样被你们败坏了,至少得赔偿五百块元石!”蛮石狮子大开口。

  “这已经是第三回了,看来这酒肆的动脚得罪了什么人。”

  “唉,以后最好不要来这喝酒了。”

  “快走,赶紧走。蛊师打架,我们凡人遭殃啊。”

  周围的人纷纷离座,只有一些蛊师安坐不动,也在聊着。

  “我听说这家酒肆是方源的铺子。究竟有谁看他这么不顺眼?”

  “哦!就是那个父母双亡,继承了遗产,一夜暴富的小子?”

  “难怪有人看不顺眼了。就算是我也要嫉妒的眼红啊。你说我们拼死打拼,还不是为了能打拼出这些财富,过个安稳日子。他方源一个区区的新人,凭什么就得到这些东西!”

  “不错。就算是他祖上阴泽后人,但此一时彼一时。家族的资源有限,每个人分到手的就那么一点,凭什么他一个丙等资质,年纪轻轻地享受这么多财富呢。真是岂有此理。”

  “蛮石不是想jī他赌斗吧?要真是斗蛊,说不得还真能剐出一块肥肉来。”

  有人摇头:“嘿,你当那些家老是傻子?”

  有人却点头:“不过也说不定。家族的政策放在那里,这些年你们还看不明白吗?就是在某种程度上,默许我们争斗。强大的人就应该得到更多的资源,不是吗?弱小者保不住家产,那就只有割舍出去。一切都是为了整个家族的强大!”

  “嗯,说的有道理。不过先看看吧,这水有点深。据说蛮石背后还有某个退隐的前辈。”某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走什么走,都给大爷我站住,谁都不能走!”桌上子,蛮石突然一喝。

  那些凡人酒客,已经走到了门口,不敢不听蛊师的话,顿时都噤若寒蝉地站着。不少的行人也发现了这边的热闹,都在门口驻足,停下来观看。

  “果然是纯粹想来闹事!”方源看着这一幕,脸色淡漠,眼中闪过一抹如冰的寒光。

  蛮石发现了他。

  “嗯?你就是那个方源吧。小辈,你开的好酒肆,来诓骗大爷我的钱啊。不过念在你是新人,我就给你一个当众赔礼道歉的机会。免得有人说我蛮石依仗前辈身份,欺负你这个后生小辈,哈哈哈!”

  蛮石大笑几声:“你只要道个歉,鞠个躬,这事情就这么算了。本大爷讲信用,说话一言九鼎!”

  他把胸膛拍得砰砰直响。表现出一副豪爽正大的气度,但意图却瞒不过围观的蛊师们。

  “蛮石这招阴损啊。”

  “没错。方源要真是道歉了,以后就抬不起头来。谁都会赶过来,在他头上踩上一脚,欺负他的软弱。但是他不道歉,这就是无视前辈,桀骜不驯,会受到整个圈子的排挤的。”

  “是啊,他是进退两难……哎呀,我草!!”

  蛊师们窃窃私语,陡然间便有人嘴巴张大,能吞下一个鸭蛋。

  其余旁观的蛊师,也好不到哪里去。

  有人的双眼瞪得差点从眼眶中瞪掉下来。

  有人噗的一声,吐出嘴里的酒水。

  有人无以伦比的震惊地看着,宛若雕塑。

  他们原本就一直盯着场子,想看一场好戏。

  结果,方源不仅满足了他们的愿望,而且还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少年郎直接一甩手,就催出一道月刃。

  哧!

  这是月芒蛊的月刃!

  幽蓝色的月牙,飞射在空中,大如脸盆。沿途的一张方桌,被它快刀切豆腐般,劈成两半。

  “嗯?!”蛮石的笑声戛然而止,他瞳孔猛缩,一记月刃在他眼中急剧放大。

  转眼间,幽蓝的月光已经映照在他的脸上,将他的每根胡须照的分毫毕现。

  强烈的死亡气息扑面而来,危机关头,蛮石失态地大吼一声:“磐石蛊!”

  顿时,他的全身都浮现出一片深灰色的光。他浑身的皮肤都隆起来,长成石皮。

  但石皮还未完全长出来,方源的月刃就已经阴狠地印在他的胸膛上。

  噗的一声轻响,石皮开裂,蛮石的胸膛上瞬间形成一道斜长的伤口,血液如线,喷洒出来。

  “啊——!”剧痛冲击他的神经,蛮石惊恐地大叫出声,声音中充满了惊骇和难以置信。

  他从未料到过,方源什么话都不说,直接就出手。

  他真敢出手!

  在山寨中,直接动用蛊虫,对付自己在这个族人?!

  别说是蛮石,就是其他旁观者,也纷纷涌现出瞠目结舌,不感相信的神色。

  “这什么情况啊,这小子是疯子吗?!”

  “什么话都不讲,就动杀手!他就不怕真杀了蛮石,自己被刑堂拒拿,杀人偿命吗?”

  “年轻人,就是冲动啊。”

  “你们看到刚刚那记月刃没有?那绝不是月光蛊,而是月芒蛊。想不到方源已经合炼成了月芒蛊。”

  “方源,你干什么东西?!”蛮石站在方桌上,扯开喉咙,脸上一片狰狞,咆哮声宛若炸雷一般。

  他的全身肌肤都隆起来,长成石皮,更加深厚。伤口也被石皮掩盖住,但大股大股的血液仍旧奔流而出,只是再不像之前那般喷涌了。

  方源面色一片冷淡,脚下徐徐走来,他没有说话,准确的说,他没有开口说话的欲望。

  他用一个动作回应了蛮石。

  又一记月刃!

  哧。

  月刃跨越短短的距离,飞射而去。

  “你!”蛮石来不及说话,连忙举起双臂,护住脑袋和胸口。

  他的双臂上都覆盖着厚实的深灰色的石块,仿佛就是石头雕刻成的手,又粗又壮。

  月刃印在他的双臂上,斩出一道深深的伤痕,无数的小石块飞溅出来。

  月刃附带的力量,让蛮石身躯向后仰去。

  他浑身都是厚重的石块,这使得他体重暴增,终于让他脚下踩着的方桌不堪重负,咔嚓一声,完全崩塌。

  蛮石立足不稳,倒在地上,防御上露出破绽。

  方源徐徐慢走,眼中寒光一闪,抓住他的破绽,仍旧一片月刃射来。

  月刃划破空气,竟发出呼呼的风声。

  蛮石连忙伸手,但他低估了方源老道的战斗经验。月刃虽然是直线攻击,但是却刁钻地倾斜了一个角度,并不和地面完全垂直。

  蛮石的手臂挡住半片月刃,还有半片却印在他的胸膛上。

  顿时伤上加伤,蛮石的胸口血液大量地流淌出来。

  “要,要杀人了吗?”原本稳坐在座位上的二转蛊师们,都坐不住了,纷纷站了起来。

  凡人们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他们恐惧又〖兴〗奋地看着。

  蛊师大人的自相残杀,触发了他们心中,一直被死死压抑着的某些东西。

  蛮石大喘着粗气,想要爬起来,但是却扯动伤口,剧烈的疼痛让他功亏一篑,又砰的一声,栽倒下去。

  方源慢慢走来。

  蛮石大量失血,脸色苍白,他惊恐地看着方源,方源冷漠而缓慢的脚步,不断走近,带给他相当庞大的压力。

  “方源,你不能杀我!杀了我,你也会被刑堂拘捕的!!”蛮石双脚蹭地,向后挪去。

  他流淌下的鲜血,随着他的身躯,在青砖地面上划出一道鲜艳的轨迹。

  众皆无声。

  所有人都被方源冷酷的气势所摄,屏住呼吸眼睁睁地看着。没有人觉得蛮石一无是处,毫无风范,换做他们只怕不会比蛮石好到哪里去。

  方源走到蛮石的面前,抬起一脚,狠狠地踩在蛮石胸膛上的伤口。

  蛮石顿时痛得倒抽一口冷气。

  方源脚下又碾了碾,蛮石就感觉到自己像是被一头野猪冲撞过来,又踩着他的身体碾压过去。

  他再也忍耐不住,痛得大叫,哪怕有厚厚的石皮保护,但是胸膛被方源大力挤压,伤口处鲜血汩汩的奔流涌动。

  更关键的是,方源的右手始终笼罩着一层幽蓝月光,凝而不发。

  这是月刃的攻击前兆。蛮石心中惴惴,更不敢动弹。

  “你,你不能杀我!”他瞪圆了双眼,艰难地吼道。

  “我不会杀你的。”方源说出了他登场来的第一句话。

  他的语气很平淡,在死静的酒肆中,清晰地传入众人的耳朵里。

  “不过我可以打残你,断掉你的一个胳膊,或者一条大腿。按照族规,我要赔偿你一大笔元石,并且受到监禁。但是你呢,你的余生只能在床榻上渡过,你的伤残让你的战力大减,再不能够外出执行任务。你觉得这样的结果,你能接受吗?”方源居高临下地俯视蛮石,慢条斯理地说道。

  冷漠的声音传入蛮石的耳朵,让他心脏骤停,浑身一颤。

  他张开大口,喘着粗气,脑袋里越加混沌。方源脚上的力量让他感觉自己正被一块巨石压住,他感到呼吸越加艰难。

  “可恶,可恶!如果事先我有防范,如果不是我猝不及防,一开始就受了重伤,怎么可能……呃!”

  蛮石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的目光触及到了方源的眸子。

  他躺在地上,向上仰望。

  方源半垂着眼帘,黑沉的眼眸俯视着他。

  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

  若是杀机满布,倒也不让蛮石害怕。但是这双眼睛里,却充满了一种冷漠。

  这种冷漠,是对现实的傲慢,是对世人的不屑,是对生命的践踏,是对规矩的摒弃!

  “这双眼睛,这双眼睛……”蛮石的双眸蓦地缩成针尖大小,心中最深处的回忆浮现出来。

  那是他一生的噩梦!

  两年前,月夜竹林。

  有一个白衣少年,同样将他踩在脚下。

  “可恶,可恶啊!要是我合炼了磐石蛊,你怎么能攻破我的防御?”死亡将要来临,他歇斯底里地吼着,充满了不甘心。

  “哦,既然这样,那我这次就不杀你了。”白衣少年嘴角上翘,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笑意“回去山寨后,好好修行,合炼出磐石蛊来,我们再交手。呵呵呵,希望将来的你,能给我的人生,增添一分精彩。”

  说着,少年抬起了脚,放过了他。

  蛮石喘着粗气,躺在地上,未料到有这样的突兀转折。

  他呆呆地仰望着这个白衣少年。

  少年俯看着他,像是看一只蚂蚁,语气淡然:“还不快滚?”

  蛮石浑身一颤,连忙爬起来,跌跌撞撞地逃走。

  这个白衣少年,不是别人,正是白家寨第一天才白凝冰。当时的他还只是二转,却已经能斩杀三转的家老!

  蛮石在他手中逃得一命,因此声名鹊起。

  两年来,白凝冰的面容已经在他的记忆中模糊一片了,他唯一记得的是他的那双眼睛。

  那双漠视世俗,看淡世间,高高在上的眼眸,隐藏着凡人难以企及和理解的骄傲。

  想不到……

  想不到!

  竟然在自家的山寨中,又看见了这双眼睛!

  这一刻,蛮石心中充满了恐惧,心中的不甘和恼怒消逝至无,没有点滴的斗志。

  蛮石的神情变化,被方源尽收眼底。

  少年微微有些诧异,没想到这蛮石如此不济。

  不过,算了……只是个没有胆气的怂包。

  方源已经达到了目的,他松开脚:“你可以滚了。”

  蛮石如听仙音,带着满脸的苍白,连滚带爬地跑出酒肆。

  众皆哑然。

  方源立在原地,目光四扫。

  围观的蛊师,有些一转,有些二转,都下意识地避开他的视线。

  掌柜和一干伙计,都震惊又〖兴〗奋且崇拜地看着他。谁不想有个强硬的后台?

  身后,则是江牙目瞪口呆地立着。

  他听到动静,跑了出来,结果看到方源赶跑蛮石的一幕。

  那可是古月蛮石啊……

  他心中惊讶至极,看着方源的目光已经变得不同了。

  嫉妒已经消失。

  这一刻,江牙忽然明白,方源为什么有这样的成就。

  “因为他从跟不上,就和自己不是一类的人!”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