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三十九节:断臂

第一百三十九节:断臂

  白凝冰是谁?

  青茅山第一天才,以一人之力改变三大家族格局,甫一修行就独占鳌头,让万马齐喑,让甲等天才们都黯然失色。谁也不会怀疑他的未来成就,哪怕是他的敌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但现在,居然有人追杀他,让他如此狼狈逃窜。

  这是青书等人,都料想不到的。

  更叫他们的惊讶的是,追杀白凝冰的人,居然就是同族中的方源。

  对于方源的印象,他们还停留在以前的擂台,以及帮助家族赶跑吞江蟾的事件上。又因为方源主动向熊力认输,更让他人对的真正实力产生了低估。

  “什么时候,方源的实力竟然这么强大了?”

  众人对此难以接受。

  ……

  方源转过拐角。

  “古月青书!”当他看到青书小组五人的身影时,心头也不禁一震。

  “看来这次是我赌赢了,白凝冰,看来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心中这般想着,方源口中则喊道,“弟弟,你竟是在这里!这真是好,快拦住白凝冰。他不仅杀了熊力一组,还杀了我族的古月蛮石等人。实在是罪大恶极!”

  “什么?”

  “我们三大家族可是签订了盟约的。”

  “不,如果是白凝冰的话,做什么事情都不过分。”

  “原来如此!难怪方源能追杀着白凝冰……”

  青书等五人又是吃惊,又是恍然。看来是白凝冰丧心病狂。几场激战后战力降到最低谷,被方源恰巧占据了上风。

  “难道我白凝冰真要命丧于此?不,我现在的真元勉强可以自爆霜妖蛊,我还有胜利的希望!”白凝冰心中呐喊,前有青书小组,后有方源追杀,局势对他极为不利。

  事实上。方源方正兄弟俩存在间隙,方正当然不会听从方源的话。

  但他白凝冰并不知道这一点,作为外人。看着方正和方源相似的外貌,白凝冰做出了一个毅然决然的选择。

  他突然高举右臂,将空窍中好不容易恢复积累的全部真元。都倾数灌注到右手掌心的霜妖蛊中。

  他的右臂血肉,再次变成了淡蓝色的坚冰。在坚冰外,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白皙的臂骨。

  砰!

  一声炸响,白凝冰的整个右臂忽然发生了自爆。

  一时间,云雾乍起,强烈的寒气疯狂地向四周弥漫。

  咔嚓嚓。

  在这炎热的夏季,狭窄的山道上,洁白的冰霜却蔓延开来,覆盖泥土,吞没树木。周围了空气中的温度骤然下降。

  “竟然弃了自己的整个右臂!”方正被白凝冰的狠辣惊得呆住。

  “快退。”古月青书一把抓住方正。急速后退。

  大片大片的冰霜,就仿佛是浪潮一般,向他们涌去。

  真要冰冻住,可就麻烦了。

  不仅是青书小组,方源也不例外。一直后退到百步之外,冰霜这才缓缓停止。

  原先这段山道,郁郁葱葱,野草芬芳,树木茂盛。如今却已经成了冰霜的世界,树木都冻住。地上积着一层厚厚的冰雪。

  方源踏着厚雪,走入山道中心。

  只见白凝冰浑身上下,都被冰晶冻住。仿佛是琥珀中的昆虫,表情还显示着前一刻的狰狞、决绝以及狠辣。

  “他……已经自杀了吗?”青书小组也赶了过来,看到这一幕,方正喃喃发问。

  “不是!”青书的表情十分凝重,“白凝冰已经练成了冰肌,这层冰晶冻不死他,反而成了保护他的护甲,给他争取了恢复的时间。”

  方源紧紧盯着白凝冰,甩手一记月刃。

  嚓。

  月刃站在白凝冰身上的冰晶上,发出一声脆响。

  三米高,两米宽和长的冰晶上,只显现出一道浅浅的刀痕。但很快,冰晶中的寒气又弥漫开来,将这刀痕弥补至无。

  “方源,你刚刚说的可是真的?”青书转过视线,看向方源问道。

  “当然,熊力小组中还有一位熊林活着,可以作证。此地不可久留,详情我待会说吧,先离开这里要紧。”方源点点头,答道。

  他已经萌生去意。

  这层冰晶他斩去不掉,就算是合力除去,也得耗费大量时间,消耗许多真元。

  一旦到白凝冰破冰而出的那时,己方战力下降,而他真元恢复到圆满,一旦战斗打响,必然是不容乐观了。

  “离开,为什么要离开?”方正不禁大声反问,“他白凝冰已经断去了右臂,历经激战,身心疲惫。我们可以破开这层冰晶,同时发射家族的信号蛊,集合族人的力量,将他除去!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啊。”

  这话说的众人心头皆是一动。

  “既然方源都能够追着白凝冰杀,那我们自己为什么不可以呢?”几位蛊师面面相觑,心中都不由地盘算起这样的想法。

  “如果杀了白凝冰,我们就是古月一族的大英雄!”

  “但若杀了他,不怕白家寨愤然发动战争吗?如今可是狼潮之下……”

  “不,正是因为有狼潮,我们就算是杀了白凝冰,白家寨也得捏着鼻子吞下这个苦果。”

  “不错,死去的天才,都不是天才!”

  几位组员纷纷议论起来,眼中无不充斥着对功名荣耀的向往。

  “真是愚蠢,北冥冰魄体的厉害,岂是你们能想象的?”方源眯了眯眼,心中冷笑。这些人想要找死,他可不奉陪。

  古月青书也不禁犹豫起来。

  对于白凝冰的认知,他比其他人无疑要更加深刻。

  他并不知道十绝体的秘密。对于斩杀白凝冰的功名也不是十分向往。

  他对名利看得很淡,曾经是族长古月博培养的下一代族长种子,为了方正,他主动让出这个位置。

  他真正关心的是家族的利益,心系家族。

  “白家寨的崛起,完全是因为白凝冰的缘故。如果把白凝冰杀死,那么我古月一族仍旧将是青茅山的第一家族!白凝冰虽然是三转修为。但是我有木魅蛊,完全有能力和三转蛊师战斗。而且,他新丧了右臂。短时间之内必定不会习惯。这在生死激战中将是最大的破绽!

  想到这里,古月青书眼眸一定。

  方源一直观察着青书的神情,此时看着。心中已明白了他的选择。

  “古月青书如果不计后果地动用木魅蛊,比一般的三转蛊师都要强大得多,有越级挑战的能力。但是对付拥有北冥冰魄体的白凝冰,恐怕不太容易。白凝冰既然能稀释真元,压制修为,自然也能够回复到三转境界。现在他在冰晶中有充分的时间,可以撤销掉这层压制。当他破冰而出时,极有可能是三转的蛊师了。”

  白凝冰天资雄厚,在二转修为时,方源就须得借助外力。才能与之抗衡。

  一旦成了三转,战斗力将狂涨数倍。同时,方源是他丢去右臂的罪魁祸首,一旦交战,依他恣意的性格。必定要将方源当做首要目标。

  而且在古月青书面前,方源有些顾及,还不想展现出最真实的战斗力。

  当即,方源直接表明了去意,不管其他人的挽留,坚决离开这处战场。

  “真的离开了?果真是个胆小鬼。”

  “哼。离开了也好。有他插手,反而会破坏我们之间的默契配合。”

  “呵呵呵,先前看到他追杀白凝冰,真的把我吓了一跳。现在看来,方源始终是方源,一个在斗蛊大会上居然主动认输的孬种!”

  “少说两句吧,人各有志。至少他在离去之前,告诉了我们许多关于白凝冰的最新情报。而且,他回山寨报信,我们将不缺后援。”青书遥望着方源离去的背影,眉头微微皱起。

  “组长大人,你就是脾气太好了。何必为方源这等胆小鬼开脱呢?”

  “不错,虽然方源是方正的弟弟,但依我看,兄弟俩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嘛。”

  “我,我其实已经很少和方源他讲话了。”方正涨红了脸,为方源的临阵脱逃感到一阵羞耻。

  “方正,你也离开。”古月青书却忽然道。

  “什么?!”方正霎时瞪圆了双眼。

  “你是我族中唯一的甲等天才,不容有失。白凝冰虽然断了一臂,但是接下来的战斗,必定艰险无比。为了家族,我们都可以死,而你方正不可以死。”

  古月青书的这番话,让其余四人齐齐动容。

  “说的好!”一声朗笑,现出一位蛊师老者。

  “家老大人。”方正连忙拜见,他认出此人,是家族中的一位资格很老的家老。

  家老走近,用赞赏的目光看着古月青书:“古月博收养了一个好义子啊,能为家族死战,有这种觉悟,何愁我古月一族不壮大呢?”

  方正还未成长起来,自从王二的刺杀事件之后,家族中就委派了一位家老,时刻跟踪在方正身边,起到保护的作用。

  “不过方正,你不用参战,但也不必回去,为我们掠阵罢。不就是一个白凝冰么?常听人说如何如何的了得,说什么已经有了家老的实力。哼,现在看来,不过就是个毛头小子而已。战斗经验能有多少?动不动就自残,真是太嫩了!”蛊师老者不屑地冷哼一声。

  古月青书扔想坚持己见,但又不好当面反驳了家老的主意。

  作为一个后辈,要做到尊老爱幼,怎么能动不动就反驳和质疑长辈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