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四十节:古月青书VS白凝冰(上)

第一百四十节:古月青书VS白凝冰(上)

  白凝冰破冰而出的时间,比任何人预料的都更早一些。

  冰晶先是开裂,一道道的裂纹扩大蔓延,然后彻底地破裂开来。

  家老、古月青书、古月药红等五人,已经将他团团围在中央。而古月方正则站在远处的山坡上,一边居高临下地遥遥地观战,一边警戒。一旦有白家的蛊师小组出现,他就要第一时间出声示警。

  “白凝冰,你竟敢杀了我族中的蛊师,公然违背三寨盟约。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家老冷哼一声道。

  白凝冰并不理他,而是低头看向自己的右臂。

  他徒劳地伸出左手,但在身体的右侧,他只握到了一片虚无的空气。

  他的眉头渐渐皱起,脸色阴沉如水,眉眼间孕育着雷霆电闪。

  “居然逼得我自断右臂,那个家伙,是叫做方源吧……”从熊力以及青书等人的称呼中,白凝冰已经得知方源的名字。

  说到这里,白凝冰一对蓝晶的双眸中充斥着极端冷酷的杀机。

  他浑身散发着三转蛊师的气息,正如方源所料,他能压制修为,自然也能解开这种封锁。只是在之前的战斗中,他一直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解除这种桎梏。

  如今三转的白银真元,将他的空窍充斥得全满。沉重的真元,带给周围窍壁巨大的压迫力,白凝冰知道:此刻的自己正在向毁灭前行。

  蛊师的空窍中产生真元,反过来真元也会温养空窍。

  事实上。只要真元存在于空窍当中,对于窍壁就有一种温养的效果。只是这种效果,并不明显,远没有蛊师主动消耗真元来的突出。

  就如平静的海水,仍旧会对周围的礁石产生侵蚀效用。只是这种效果,没有海浪拍击礁石明显罢了。

  但对于北冥冰魄体来讲,达到三转后。哪怕不主动消耗真元,只要真元存于空窍,温养窍壁的效果。就如同寻常蛊师主动消耗而温养的一样。

  这就是北冥冰魄体,能令蛊师修行飞速提升的奥秘所在。

  而且这种温养的效果,会随着真元的提升。而越来越强。到了四转,只要有真元存在于空窍当中,就能温养空窍,效果比寻常蛊师主动消耗真元还要好上数倍。

  普通的蛊师,境界越高,修行的提升速度就越慢。但十绝体恰恰相反,越往后,资质就越强大,修行就越快。直至蛊师自爆毁灭。

  打个形象的比方,就如同有人从高空自由落体。越往下。他的速度就越快,等到他掉在地上,摔得就越惨。

  十绝体的修行,就是从最高处往下掉落。修行的速度越来越快,但是带来的只是掉落过程中的短暂辉煌。以及死亡将临的恐惧。宛若流星坠地,飞蛾扑火,当达到最辉煌的时刻,就是他陨灭之时。

  先前白凝冰主动将白银真元,稀释成赤铁真元,就是如此缘由。

  如今自己的空窍中。再次填满了白银真元,白凝冰每分每秒都能感觉到,自己的修行在一点一滴的积累和进步。

  “居然逼迫我不得不使用白银真元,甚至还牺牲了霜妖蛊!方源人呢?”白凝冰杀机越加浓郁,一边问道,一边蓝眸扫视,却没有发现方源的身影。

  他自爆的霜妖蛊,可是三转蛊虫。是他先后失败了三次,耗费了大量的资源,这才合炼成功的。如今自爆了,甚是可惜。

  白凝冰虽然晋升了三转,但是时间并不久。尽管有家族的培养,但是资源到底是不可能给他一人独享。因此三转蛊虫,只有两只。如今牺牲了霜妖蛊,就只剩下蓝鸟冰棺蛊了。

  他越想越是痛恨,从小到大,他还从未吃过这么大的亏!

  如果方源在此,他早就疯狂进攻了,什么人也阻挡不了他。

  白凝冰的无视,让古月一族的家老感到莫大的耻辱。

  “目中无人的小子,吃老夫一记月刀斩!”他大喝一声,飞扑而上。

  “哼!”白凝冰左臂一甩,喷涌的寒气瞬间形成一柄修长的冰刃。

  他原先凝练的冰刃,只有一米多长,但是如今却长达两米,并且冰刃更加锋锐,寒气四溢。

  锵。

  家老高举的双手,闪烁着月光。和冰刃碰撞在一起,发出金铁相交的争鸣之音。

  老人的脸上涌现出惊异之色,后退一步,双手成掌合并在一起,斜斜劈出。

  金月斩!

  一记弯弯的月刃,足以一米多长,通体黄金的颜色,显露出一丝霸道的气息,瞬间飞射而出。

  金色的月光映照在白凝冰苍白的脸上,他冷然一笑,举起左手中的冰刃,猛地挥劈过去。

  锵!

  月刃和冰刃相撞,金月消失,冰刃亦碎裂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琐细冰片。

  “这就是三转蛊师之间的战斗么?果真好强。不管是冰刃,还是那金色的月刃,我都抵挡不住!”远处,方正看得目眩神迷,一知半解。

  “怎么可能?明明是二转的冰刃蛊,居然先后挡住老夫的三转月手刀,以及黄金月!”家老则瞪圆了双眼,语气显得难以置信。

  北冥冰魄体,对于冰、水相关的蛊虫,都有增幅之作用。并且这种增幅,随着蛊师的修为越高,程度越巨大。

  白凝冰三转修为时,能将二转的蛊虫用出三转的威能。当他四转时,使用四转的蛊虫,效果甚至能赶超五转。

  先前白凝冰压制住修为,只有真元的恢复能力保留下来。如今他解除压制,回到三转修为,北冥冰魄体的风采才算是真正的展现出来。

  “哼,老东西,你不知道的东西还很多呢。”白凝冰脚下一顿,手中冰刃平伸,开始疯狂自转。

  呼呼呼……

  剧烈的风声中,他越转越快。

  吼!

  风声仿佛变成了猛兽咆哮,仅仅过了两个呼吸之后,原地就形成了一道高达五米的冰刃暴风。

  狂风如龙卷,洁白的冰霜之气,汹涌弥漫,冻得人四肢发僵。

  “快躲!”哪怕是家老,看到这一幕,也不敢撄其锋芒,连忙避退。

  但其他的二转蛊师,却躲闪不及。

  冰刃风暴席卷而来,速度飞快,足足有原先的三倍不止。

  啊——!

  两位男蛊师不幸地被卷入其中,惨叫声戛然而止。他们顷刻之间,就被冰刃斩成无数的碎块,命丧当场。

  “救我!”古月药红惊惶大叫,眼看着就要被卷入风暴中香消玉殒。

  青藤蛊!

  古月青书掌冒青藤,藤条如蛇缠绕住古月药红的腰肢。

  正要往回拉她时,冰刃风暴已经席卷而来,将古月药红一口吞没。

  嚓嚓嚓!

  冰刃瞬间切割,将这位女蛊师斩成五六个部分。鲜血还未流出,就被冰寒之气冻结起来。

  紧接着,这五六个部分又被继续切割分离,形成一块块巴掌大小的冻尸碎片。

  “药红!”青书看到这一幕,睚眦欲裂。

  “药红姐姐……”山坡上,方正接受不了这样的惨烈,失魂落魄地跪在地上,脸上眼泪横流。

  “可恶……钢衣蛊!”家老深吸一口气,浑身绽放出黑光,仿佛披上了一层钢铁战甲。

  他用双臂护住脸部,脚下跨步飞奔,向冰蓝的冰刃风暴直直地冲撞过去。

  锵锵锵。

  他勇敢地冲入风暴当中。

  在短短的几个呼吸间,冰刃无数次砍在家老的身上,发出刚烈的脆响。

  胶着了片刻后,风暴猛地停息住。

  白凝冰和家老相对站着。

  “老东西,你这是自找死路。”白凝冰一双蓝眸,更加纯澈。白衣白发,在寒风中微微拂动。

  他左手的冰刃,已经断裂成两半。但这并不妨碍它洞穿家老的心脏。

  “呃……”家老缓缓地低下头,凝望着自己的左胸,嘴里发出一声似无奈似惊愕的声音。

  白凝冰松开左手,直接舍弃这段冰刃,走向古月青书,与家老擦肩而过。

  在他身后,家老的脸上、浑身都渐渐浮现出一抹淡蓝冰霜,然后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方正,瞳孔猛地缩成针尖大小,强烈的恐惧顿时侵袭了他的整个身躯。

  这一切都超越了他的想象。

  堂堂的三转家老,竟然就这样死去。这个白凝冰怎么如此强大?!

  “方源在哪里?说出来,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白凝冰走向古月青书。

  “白凝冰……”古月青书发出深深的叹息,毫不畏惧地盯着白凝冰,“你和我交手不下十次,你越来越强,如今我也不得不承认你已经超越了我。但是你的强大,并不能令我去背叛我的族人。来战吧!”

  “就凭你?呵呵。”白凝冰不屑地嗤笑一声,转眼看向远处的方正,微微一扬眉头,“那就是方源的弟弟?”

  古月青书脸色顿变,迈出一大步,拦在白凝冰的面前:“你休想找他的麻烦!”

  白凝冰的脸色沉下来:“你是个蛮有趣的对手,留着你能给我的人生增添几分乐趣。但是我现在心情很糟糕,你不要不知好歹。乖乖地告诉我,方源逃向什么方向去了。”

  古月青书用实际行动,做了最直接的回答。

  他缓缓地闭上双眼,然后猛地睁开。

  木魅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