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四十一节:古月青书VS白凝冰(中)

第一百四十一节:古月青书VS白凝冰(中)

  三转蛊虫的力量下,青书的双眼变成了翠绿之色。

  这一刻,他的气息陡变。从活泼的人气,转变成了深幽静谧的森林气息。

  “嗯?”白凝冰也不由地露出微微的惊异之色,他满不在乎地扯动嘴角,“看来很长时间没有和你交手了,你也有了一些有趣的手段。”

  冰锥蛊。

  他意念一动,凭空就凝结出了五只尖锐的冰锥。

  “去。”白凝冰手一指,冰锥便激射而出。

  啪啪啪。

  青书双手掌心处,探出两条藤蔓。藤蔓在空中抽舞,如两条青蛇般灵活,轻而易举地将冰锥击偏。

  冰锥改变了方向,擦着青书的肩,射入冰冻的地面,坚硬的山石,以及冰雕般的树林中。

  青书以巧破力,让白凝冰无功而返。

  白凝冰冷笑一声:“你的鞭子,倒是耍的越来越好看了。不过我正要看看,你究竟能挡住多少根冰锥呢?”

  说着,白凝冰双眼中绽放出微微的蓝光。

  十只冰锥同时显现出来,悬浮在他的面前,紧接着就向青书电射而去。

  然后,又是十根冰锥凝结出来……

  如此三番五次,转眼之间,就形成了冰锥雨。

  嗖嗖嗖……

  冰锥穿破空气,发出令人心惊胆战的声响。

  青书一边躲闪,一边将双手的青藤,轮舞成影。

  他的鞭技经过无数次的苦练,已经达到称心如意。如臂使指的地步。

  但冰锥实在太多了,青书守久必失,肩头到底是中了一记冰锥。

  冰锥穿透他的右肩,锥尖在他的身后显现出来。

  松针蛊。

  青书忍住疼痛。一甩长发,从发梢当中,射出无数的碧色松针。

  松针向白凝冰罩去,白凝冰及时撑起水罩蛊。他的水罩蛊也被增强,变得厚实多了,达到不弱于三转蛊虫的防御力量。

  松针射入水罩当中,速度渐止,旋即又被水罩中不断流转的水流排泄出去。

  但这也让白凝冰不得不停止冰锥攻击。

  古月青书趁着这个时机。忍着痛,硬生生地将肩头的冰锥拔出来。

  没有一丁点的鲜血流淌出来,一方面是因为冰锥的寒气,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的身躯正在不断地向木质转变。

  白凝冰撤掉水罩蛊。他的目光旋即就被古月青书的伤口吸引过去。

  在衣服破开的洞口中,他可以清晰地看到青书的伤口,显露出树木的纹理,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在新长成的肌肤上,形成一个树木的年轮纹路。

  与此同时。古月青书的双耳开始变得修长起来,他的长发变成了翠绿色,一片片绿叶在发梢中生长出来。他的双手,也从正常血肉的鲜活之色。变得黯淡内敛。他的浑身皮肤开始变硬,变成了褐色的树皮。

  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不计后果地使用木魅蛊!

  木魅蛊使得他正在不断地变成一只树精。并且与此同时,古月青书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的丰富天然元气。

  这些元气。正常的蛊师都感应不到。唯有树精等等特殊的生命,才能感应,并且吸收运用。

  古月青书感觉自己就好像是浸泡在母液当中,浓浓的元气包裹着他,带给他一种极为舒适的感觉。

  他的身上,月旋蛊没有变化,但是青藤蛊、松针蛊以及生机叶,都传来欣欣向荣之意。当青书以树精的身份,再催动这些木行蛊虫时,它们的威力也将得到增幅!

  古月青书深呼吸一口气,他从未感觉到这么强大过!周围丰富的天然元气,让他有了源源不断的真元可以使用。这就是木魅蛊的厉害之处。

  但他的心中,同时也升腾起一股恐惧。

  他知道,如果他贪恋这种强大而又舒服的感觉,毫无节制地使用木魅蛊的话,那么他最终他将变成一株死去的树人。

  任何东西,都是有代价的。

  古月青书很快就压下这股恐惧,他凝视向白凝冰,说了两个字——“战吧。”

  于是,激烈的战斗陡然展开。

  青藤和冰刃纠缠,冰锥和松针对射!

  一方是北冥冰魄体,真元恢复速度极快。另一方是木魅树精之身,天然元气都为其所用。

  这一场战斗,已经超越了普通三转蛊师的层次。

  方正站在远处的山坡上,看得目瞪口呆。他从未见过如此酣畅淋漓的激战!

  一般而言,蛊师的真元有限,必须冷静算计着每一分真元的使用。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但是现在,不论是白凝冰还是古月青书,都近乎于毫无节制地使用着。仿佛他们的真元,是无穷无尽的。

  整个山道被他们打得破烂不堪,一颗颗的巨树倾倒损毁,一块块的山石坍塌碎裂。

  激战良久……

  蓝鸟冰棺蛊!

  白凝冰看准战机,陡然张开嘴巴,从牙齿间飞出一只冰蓝飞鸟。

  飞鸟咯咯的鸣叫一声,身形如鸽。但在北冥冰魄体的增幅之下,它飞在空中渐渐变成雄鹰般大小,飞旋一阵子后,悍然扑向古月青书。

  古月青书已躲闪不及,只好选择硬抗。

  轰。

  一声炸响之后,古月青书被冻在一块大如房屋的冰晶当中。

  “结束了……”白凝冰意犹未尽地叹了一口气。

  他看着冰晶中动弹不得的古月青书,口中喃喃:“感谢你为我提供了这么有趣的经历,这场战斗是我迄今为止最精彩的一战。青书,你死得其所。已经被我铭记了。”

  “青书大人!”山坡那边,方正在惊呼高喊。

  “喊什么喊,蝼蚁一样的东西,下一个就是你了。”白凝冰冷哼一声。走向方正。

  然而就在这时,冰晶碎裂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怎么可能?”他倏地转身,就看到冰晶当中,古月青书正发生着一股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的身躯开始变大,一身二转蛊师的武服很快就被撑破。

  他的头发化为一根根的青藤,手掌大小的绿色的藤叶一片又一片,交汇成浓郁的绿意。

  他的手指完全变成了坚韧的木头,手臂、腿脚都转变成粗大的树枝。残留着手脚的大体形状。

  砰的一声,冰晶彻底碎裂。

  古月青书站了起来,他已经面目全非,原先清秀柔和的人脸已经完全转变成尖鼻巨眼的树精之脸。

  他高达三米。身躯粗壮无比,褐色的树皮厚重如铠甲,上面覆盖着大片的绿叶和藤蔓。

  白凝冰震惊地看着他的变化,和此时的古月青书相比,他就像是大人脚下的孩童。

  “这般的形象。难道你合炼成了木魅蛊?这种蛊可比我的霜妖蛊难炼多了!”白凝冰终于想到了答案。

  “树精木魅可以直接利用空气中的元气,难怪古月青书的真元如此充沛。”他心中恍然,又更加疑惑。

  他将心中的疑惑问出口,直接地道:“青书。你如此使用木魅蛊,就不怕化为一株死去的树人吗?就算你战胜了我又如何呢?你也注定了死亡!”

  “白凝冰……”古月青书的声音变得低沉悠长。“我了解你就像了解我自己。你我同为孤儿,同样被族长收养。但是我们却走上了截然相反的道路。森林中一棵树木的死亡,并不算什么,只要森林还在,就会有无数的树木长成,崛起。来最后一战,我的宿敌啊。”

  说着,数以百道的青色古藤,宛若巨蟒,向白凝冰袭去。

  “为了家族吗?真是愚昧!”白凝冰动容急退。

  但青藤的速度比先前快了数倍,很快就追上白凝冰。

  白凝冰操纵身躯,敏捷躲闪。一根根如手臂粗细的青藤,擦着他的身躯,撞入脚下的泥土或者山石,一时间泥土飞溅,碎石向四周乱蹦。

  水罩蛊!

  白凝冰渐渐躲闪不及,连忙撑起水罩。

  青书已经看透了这蛊虫的弱点,他并不强攻,而是操纵根根青藤,包围缠绕住水罩。

  然后猛地收力一缩,水罩蛊顿时扑哧作响。表面的水流不断地急速流转,撞击在青藤上,激起一片片的水花。

  水罩不堪青藤的束缚力量,越缩越小,有渐渐崩溃的趋势。

  “不妙!一旦水罩破裂,被青藤束缚手脚,我就会被古月青书擒杀!”水罩中的白凝冰亦是决然无比。

  下一秒,水罩砰的一声破裂开来。

  呼!

  冰刃风暴从中爆发而出,越卷越大。

  白凝冰故意撤销掉水罩蛊的防御,一味防守不行,他就以攻对攻!

  一时间,温度陡降,寒气四溢。

  洁白的冰刃风暴向古月青书冲撞过来,根根青藤根本挡不住这股白色冰龙卷,被冰刃切割成无数段。

  “来的好。”古月青书凛然不惧,巨大的身躯向冰刃风暴勇敢挺进。

  砰的一声闷响,他撞在白色龙卷上。

  他张开双手,将其环抱住。

  咔嚓嚓……

  锋锐的冰刃割在他的身上,霎时间,无数绿叶飘零,大量的树皮被切飞。

  凌迟般的剧痛传来,青书痛得低吼一声,却不放松,鼓起全部力量,向内收拢。

  冰刃风暴竟然被他的力量,渐渐压缩。

  “可恶!这个不要命的疯子……”白凝冰心中暗骂,这番情势已经骑虎难下,他唯有凝结冰刃,越转越快,和古月青书对拼下去。

  冰刃切割在古月青书的身上,渐渐磨损,但很快就在冰刃蛊的力量下,重新锋锐起来。

  战局僵持住,脱离了任何一方的掌控,谁都收不住手。

  不是古月青书擒杀白凝冰,就是白凝冰斩杀青书。双方以攻对攻,战斗充满了悲壮和惨烈。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