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四十七节:这个方源太狂妄(第三更)

第一百四十七节:这个方源太狂妄(第三更)

  自从白凝冰和青书激战的事件后,曾追杀白凝冰一路的方源就声名鹊起,广为人知。// 随梦小说网高速更新//

  这些天来,方源亦在狼潮中展现出强势的一面。往往独身一人狩猎电狼,战绩令人吃惊。

  他是涌现出来的新一代人物。如果不是他性格怪僻,名声较差,地位恐怕都能和赤山、漠颜媲美。

  但对于熊家寨的人来讲,方源亦是杀死熊姜的凶手。

  所以,当熊骄嫚一行人看到方源的时候,脸上都涌现出复杂之情。

  方源居高临下,晃了晃手中的树藤,悠然开口道:“你们可以选择继续等待援兵,或者选择借助我手中的树藤,攀上山来。”

  谁知道援兵什么时候能来?

  战场上的事情,永远说不清楚。

  熊骄嫚一行人自然是选择近在眼前的树藤,但是方源却开口索要报酬。

  这令熊家寨的这些蛊师十分气愤。

  “方源,我们可是盟友,你怎么能这么做!”有人怒喝道。

  “居然想要驭熊蛊,真亏你说的出!”有人嘲讽道。

  方源好整以暇:“一只驭熊蛊,七百块元石,却能换取你们七个人的性命,这价格很便宜。你们可以拒绝,我会回去向家族报告你们的处境的。呵呵,只是援兵什么时候能来,会不会在路上遇到狼群的阻击,我可就说不准了。”

  众人沉默下来。

  一个个的脸色都很难看。

  “好吧,我答应你。方源,你果真是名不虚传啊。”最终,熊骄嫚为了大局,不得不选择退让。她的话语充满了对方源的辛辣嘲讽。

  方源无所谓的耸耸肩。这结果并不出他所料。

  他扔下树藤,心中暗暗冷笑。

  这四只豪电狼群就是他引过来的。本来是想等着这些人死了,回收他们的蛊虫,又是一大笔战功。但是他们的信号蛊,已经引来了周围数支蛊师小组的注意,都在往这边赶来增援。

  为了不让这次苦功白费,方源就只好充当一次支援的蛊师。

  熊骄嫚等人借助树藤,顺利从狼群脱困不久,三支蛊师小组就赶到了这里。其中一支,正是赤山小组

  这令脸上本就铁青的七位蛊师,脸色更加难看。

  熊骄嫚懊悔不已。就在刚刚不久前。她主动撤销掉驭熊蛊上的意识,配合方源炼化了蛊虫。如今想要反悔,也不可能了。

  “方源,我记住你了。”熊骄嫚恶狠狠地瞪了方源一眼。

  “记住记不住,那都是你的事情。”方源淡淡一笑。转身离开。

  “熊小姐,我们又见面了。”那边,赤山小组迎了上来,语气十分客气。

  自从白凝冰那事之后,古月一族死了青书,熊家死了熊力,都是受害者,因此关系走得更近。政治格局上,白家寨成了被两家共同抵制的对象。尽管盟约还存在着。

  “小妹见过赤山兄长。”熊骄嫚勉强舒展了眉头,向赤山抱拳一礼,“这一次来,是想求助古月一族,派遣一些援兵的。熊家寨外已经被狼群围困了六天六夜了。”

  这些天,狼潮越发严重。电狼群已经猖獗到包围山寨。肆意进攻的地步了。

  熊家寨是三寨中,位置最低的一个,处在山脚下,自然首当其冲。事实上这已经是第三次被包围,需要援兵支援,里应外合的配合,才能打散击溃这些电狼群。

  “援兵的事情,估计不难,前两次不是合作的很愉快么?但这事,还得要先汇报给族长大人。请诸位跟我来罢。”赤山道。

  熊骄嫚一行人跟随着赤山小组,来到古月山寨。

  古月山寨已经布下层层防御,外围的寨墙经过重重加固,设立数十座塔楼。寨墙下面是挖的陷阱壕沟,里面插着根根青矛竹片。

  寨墙上已经种下了铁藤蛊,毒花蛊。放眼望去,墙上尖锐的荆棘蔓延,鲜艳的毒花含苞待放,成百上千。

  进入大门,附近的建筑物,不论是民宅还是酒肆,都被征用,改造成一座座的临时堡垒。

  熊骄嫚七人,从熊家寨一路跋涉,穿越狼群封锁,各个身上负伤。因此先被引入一座竹楼,接受治疗。

  竹楼中驻扎着十多名治疗蛊师,大多都是一转蛊师,也有两位二转蛊师。但令熊骄嫚等人稍稍惊奇的是,主持这边局面的人,并不是那两位二转治疗蛊师,而是一位年轻少女。

  “把这个昏迷过去的,安放到藤椅上。”

  “这边有个小腿骨折的,古月星,过来这边替他治疗。”

  “皮肉伤,阿风过来止血,阿信过来消毒。小花先给那个骨折的上好夹板,再来这边负责包扎。”

  少女乌黑的头发,樱桃小嘴,双眼明亮如水晶,脸蛋有点点婴儿肥,声音娇柔悦耳。但是主持事情来,却十分干练,令人刮目相看。

  熊骄嫚忽然想到一个人,不由问道:“这位妹妹,可是古月药乐?”

  “熊家的骄嫚姐姐,你好。想不到你也知道我的名字。”古月药乐安排妥当之后,这才走过来,客气地打招呼。

  “药乐妹妹,可是风云人物呢。继承了药姬大人的仁爱之心,本身又有着精湛的医术,虽然现在只是一转修为,但仍旧被评为青茅山十大新星。就算是在熊家寨那边,也有许多人仰慕妹妹你呢。”熊骄嫚知道眼前的少女背景深厚,她此行有求于古月一族,自然说起好话。

  “骄嫚姐姐你过奖了。”古月药乐到底还是年轻,被夸得脸皮都涨红,羞涩地垂下了脑袋。

  这时,身旁的一位熊家蛊师没好气地道:“虽然都是十大新星,但是那个古月方源,跟小妹妹你简直是不能比啊。”

  “别提方源,一提到他。我骨子里都来气!”

  “时无英雄,让竖子成名!唉……”

  “这人人品实在太差了。居然也能被评为十大新星,还是首位。真是让人想要呕吐。”

  这话立即引来了其他人的附和。其中甚至包括古月一族的蛊师。

  “古月方源?他这次又做了什么事情了?”有人好奇地问道。

  “哼,他把我的一只驭熊蛊要了去。还有七百块元石,当做救我们的报酬。我还从未见过这般无耻,见利忘义的小人!”熊骄嫚冷哼道,发泄心中的不满。

  “这算什么,还有比这更可恶的事情呢。”

  “他心地简直比煤碳还要黑,一片生机叶居然要卖八十块元石,根本就是趁人之危,贪婪无耻至极!”

  “他太狂妄傲慢了。我一朋友想要加入他的组。结果不仅被他拒绝。而且还当众奚落。拽什么拽啊,不过也就是一个丙等资质罢了。”

  “他就是个活脱脱的败家子,败了双亲留给他的遗产,从商队中高阶买了一只赤铁舍利蛊。后来又从白凝冰身上抢了一只赤铁舍利蛊。如果我有这两只蛊,我也可以有他的修为啊!”

  “还是古月青书大人最好。为人谦和温柔,可惜啊,死的太早了。”

  “倒是他弟弟方正,为人极富正义感,有侠义的好心肠,又有青书大人的谦和风范,和他哥哥完全是两个极端。”

  熊骄嫚没有料到,自己的一句牢骚话,居然引起了这么多古月族人的强烈反响。

  她被吓了一跳。没有料到方源做人居然如此失败,被这么多人所憎恶。

  她感到有些奇怪,不禁问道:“既然他这么不得人心,怎么就不见有人教训他呢?”

  竹楼里顿时沉默了下来。

  古月族人们面面相觑,都没有说话。

  事实上,当然有人看不惯方源行事的风格。以及抬价高卖所得的利益。找过他麻烦的人很多,但是每一次的结果,都是找麻烦的人陷入到大麻烦当中。

  许多次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来找方源的麻烦了。

  而方源也被公认为,此次狼潮中涌现出的十大新星之首。

  一切的地位,都根源于力量。

  方源的战力最强,所以他就是榜首。不论他的名声有多么的差,多么的不得人心。

  “又是那个方源……”古月药乐眉头轻皱起来,口中喃喃自语。

  她并未见过方源,但已经听说过他许多次。对于方源,少女的印象很不好。

  “这个方源虽然是我的前辈,但做事也太出格了,做人也很过分。这一次居然要挟骄嫚姐姐,还要了驭熊蛊。根本就不顾及我们两家的盟约。不行,我得和奶奶说说去,让她好好教育一下这个方源,不然真是给古月一族丢脸呐。”

  想到这里,少女顿时觉得,从家族的高度出发,整治一下方源很有必要。

  她当然没有这个能力,但是她认为她的奶奶,药堂家老古月药姬必然是有的。

  在她的眼中,奶奶几乎无所不能。

  ……

  “你要我整治古月方源?”药姬看着自己的孙女,神情微楞,旋即就猛地紧张起来。

  “我的好孙女,难道他欺负你了?”她赶忙问道。

  “他没有欺负我,但是他又欺负别人了。这次是熊家的骄嫚姐姐,居然要挟她,索要了一只驭熊蛊,还有七百块元石。这实在太过分了,这样下去,家族的脸面都要被他丢光了。”古月药乐道。

  “嗯,这件事情奶奶知道了。好孙女,你先下去罢,奶奶不会让你失望的。”药姬沉吟了一番道。

  “谢谢奶奶,奶奶你不知道,这人实在太可恶了,哄抬物价,欺负弱小,简直是无恶不作。”

  少女走后,药姬便陷入沉思。

  她早就想整治一下方源了。原因当然不是药乐那般天真的理由,而是方源身上的利益值得出手。

  首先是酒虫。

  虽然之前,药姬从商队处买了一只。但那是给孙女药乐用的。她还需要一只酒虫作为材料,来最终合炼出一只她所需要的三转蛊虫。

  然后是九叶生机草。

  家族中的大部分九叶生机草都掌控在药姬的手中,依靠售卖生机叶,她极大地巩固了自己的权力和地位。

  “这个方源太狂妄!先前想要买他的酒虫,居然不卖给我,真是好胆子。这次又肆意抬高生机叶的价格,大发利市。真当我这药堂家老是虚设的?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