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五十节:我只是帮自己(第三更)

第一百五十节:我只是帮自己(第三更)

  金色的圆月高悬在空中,浮云朵朵,投下阴翳。//更新最快Suimeng //

  明亮的月光,对于蛊师们来讲,是个大大的好消息。

  山寨外,是惨烈的战场。

  狼尸从陷坑堆叠起来,已经接近寨墙的一半高度。这给后来冲锋的电狼群,提供了良好的借力平台。

  一些普通的电狼,靠着跳跃和抓挠,甚至能直接越过寨墙,跳到寨内来。

  但这些电狼,往往先是被高度落差,摔个趔趄踉跄,然后第一时间就被严阵以待的蛊师们集火击杀。

  方源此时站在一座塔楼的顶部,周围一同站着数位蛊师,正不断向狼群中激射月刃等等攻击。

  俯瞰整个战场,一座座塔楼才是最主要的火力点。蛊师们相互配合,消灭了大量的豪电狼。

  “杀杀杀,杀光这些狼崽子!”

  “娜娜,我要给你报仇!!”

  “坚持,再坚持一会儿。家族的安危就在我们的身上。”

  周围嘈杂声一片,有些人疯狂,有些人仇痛,有些则在高喊着口号。

  方源冷漠地站着,一边手中月刃不时飞射而出,一边观察战场。

  虽是有着明月,但是能见度终究还是不如白天。三只狂电狼,仍旧站在后方未动,身影若隐若现。

  只要它们未损,再多的电狼都是炮灰,甚至是豪电狼,也只是高级的牺牲品罢了。

  忽然!

  一只狂电狼悠悠地往前踏出一步,张开巨口。吐出一颗雷球。

  三转,炸雷蛊!

  这颗雷球,体积并不是很大,只有磨盘大小。但是通体幽蓝。凝聚着大量的电气,速度奇快。

  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就狠狠地轰击在方源的这座塔楼上。

  激战到现在,战况一直僵持着,许多蛊师都在麻木地战斗,雷球轰击过来时,他们都未反应过来。

  水罩蛊,白玉蛊!

  方源刚刚撑起防御。下一刻,眼前就一片白炽。

  轰!

  巨大的响声,差点要震破他的耳膜。

  一股无形的巨力涌来,将他高高地击飞。

  在肆虐的雷霆当中。水罩只是坚持了两个呼吸,就分崩瓦解。剩余的电流击打在方源的身上,饶是他有着白玉蛊的防御,仍旧被电得一阵阵的酥麻。

  扑通。

  他从三四米的高处,摔落在地上。白玉蛊可不是霓裳蛊。不能减少反震力,摔得方源后背生疼。

  他赶忙从地上爬起来,眼睛连连眨动,泪水横流。

  三个呼吸之后。他的视野才渐渐的恢复。

  原先的厚石塔楼,已经只剩下半截。无数的焦黑碎尸,洒落在地面上。外墙也破了一个大洞。此时不断有电狼群顺着这个洞口,潮水一般向寨内涌来。

  狂电狼终于参战!

  千兽王级的战力,就是不同凡响。

  刚刚还在方源身边,站在塔楼的数位蛊师,已经死无全尸。只剩下方源一人存活下来。

  空窍中,水母般的水罩蛊,显得十分萎靡。

  水罩一旦连续多次破裂,水罩蛊也会承受不住,导致消亡。

  白玉蛊也是如此。

  蛊虫往往既强大又脆弱。

  就拿这炸雷蛊来讲,发出的雷球威力强大,速度又飞快,很难抵御。但它也有个弊端,不能连续发射,需要缓上几口气,才能发出第二枚雷球。

  轰!

  但方源刚刚从地上站起身,又有一颗雷球,飞射过来。

  “想不到这狼王身上,寄居着两只炸雷蛊!”方源面色一变,急忙躲闪。

  他尽量不再催水罩蛊,只以白玉蛊防御。

  “畜生,休得张狂!”关键时刻,一个人影出现在半空中,浑身绽放着金芒,硬生生地拦下这颗雷球。

  是家老出手了!

  但一位家老还不够。很快,又有两位家老站出来,并肩而战。

  一头狂电狼,至少需要三支配合默契的蛊师小组,联手狩猎。若是三转蛊师的话,至少也需要三人,才能抵挡住。

  狂电狼迈着粗重的步伐,越众而出,所到之处,群狼避退。

  它渐渐开始小跑,然后速度越来越快,垂下头来,对寨墙发动冲击。

  看到这一幕,一转和二转蛊师们,尽皆仓惶逃离。

  只有那三位家老,仍留在原地。

  这片战场被默契地腾空出来,留给了他们。

  三位家老和这只狂电狼展开激战。

  不久后,其他两只狂电狼亦冲击山寨,在另外两处开辟出战场。

  九位家老,以及三只狂电狼,形成三大战团。所到之处,雷霆炸裂,竹楼崩塌。被卷入战团的蛊师或者电狼,大多都没有好下场。

  电狼群仍旧在突入,方源却没有再参战,而是在战场的角落里,远远地盯着三大战团。

  毫无疑问,这场狼群的攻击战,已经到达了白热化的阶段。

  “三只狂电狼,一只身上寄居着两头炸雷蛊,攻击力强大。一只有雷翼蛊,可以短暂飞翔,机动性最强。还有一只狂电狼,有雷啸蛊,依靠音波杀敌。”方源观察片刻,渐渐地就摸透了这三只狂电狼的底细。

  千兽王的身上,大多寄居着三四只二转的,三转的野生蛊虫。

  只要将这些蛊虫的情况摸清楚,蛊师们就能做到正确的应对。一旦被针对,缺乏智慧的狂电狼,攻击单调不会转换,那么战斗的结果就注定了。

  果然,过不了片刻后,几位家老退了下去,又有其他几位家老顶替上来。

  他们之间相互配合,战术优势令他们很快就占据上风。激战片刻后。就控制了战局。

  胜利只是迟早的事情。

  “大局已定了。”就在药姬吐出一口浊气的时候,忽然在东门处,传来一声咆哮。

  一只电狼越变越大,从普通的电狼大小的身躯。见风吹鼓,涨大成巨象一般。

  “竟然还有一头狂电狼!”不少的家老看到这一幕,顿时吃了一大惊。

  先前他们的注意力,都被其他三个战团牵引过去,整个战场布局也侧重在这三个点上,因此东门处的人力布置,就有些薄弱。

  “不好,药乐还在那里!”药姬更是老脸骤然失色。当即身形电射,向东门飞速赶去。

  “咦,不想还有这等变故。这头狂电狼,应该是有一只三转的敛息蛊。通过这个伪装,混杂在电狼群中,蒙骗了东门的那些蛊师。”

  方源凝神看去,东门情形相当不妙。

  狂电狼的突然出现,直接撞破了东大门。造成了巨大的漏洞。

  无数的电狼,跟随在三三两两的豪电狼身后,疯狂地嚎叫着,冲入山寨。

  古月药乐看到电狼群。如潮水般涌来,她吓得呆住。

  好在她身边有熊骄嫚这等老手。关紧时刻。熊骄嫚当仁不让地接管场面,命令道:“快快快。都把门窗关紧,只有据守等待支援,才有一线生机!”

  但这话才刚刚说完,砰的一声,竹楼顶部就受到狂电狼的猛击,坍塌下来。

  古月药乐尖叫起来,乍缝剧变,少女完全失去了方寸。

  她到底是太年轻,还只是一转修为。先前强留在这里,也是觉得安全,从未料想过会身处如此之险境。

  “畜生,住手!”古月药姬一边狂奔,一边大叫。

  她眼睁睁地看着狂电狼一头撞入竹楼,心爱的孙女身处险境,而她自己却有力未逮,鞭长莫及。

  危机关头,还是熊骄嫚挺身而出。

  她心念一动,剩下的那只棕熊就咆哮着,冲向狂电狼。

  狂电狼右爪一拍,就将这头四百多公斤重的棕熊拍飞。

  它狼嘴一张一合,就将棕熊的脑袋咬得稀巴烂。千兽王级的力量,其实普通的野兽能够冒犯的?

  但趁着这纠缠的功夫,熊骄嫚已经拖着古月药乐往前疾奔,拉开了一段小小的距离。

  狂电狼大吼一声,自然不愿意看中的猎物就此跑掉。它纵身一跃,就跨越十几米的距离,跳到熊骄嫚的面前。

  骤然看到狂电狼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古月药乐吓得腿都软了。

  熊骄嫚拽着她,自然不敢再向前硬闯,只好向寨外的方向急退。

  狂电狼正要扑出,这是古月药姬将将赶到,一记淡紫色的月刃斩在狂电狼的背上,轻轻地化为一团雾气,然后钻入到狂电狼的鼻腔当中去。

  狂电狼顿时咳嗽了两声,中了毒素。

  这是三转的月毒蛊。

  狂电狼大怒,仰头咆哮,凶猛的声浪向四周拍击,形成无形的力量。

  雷啸蛊是震慑,这不是雷啸蛊,而是音浪蛊。声音振动空气,形成无形的推力。

  被这股推力一推,熊骄嫚、古月药乐双****出去,在半空中分散开来。熊骄嫚撞进了一处竹楼,再不见动静。而古月药乐则直接从破损的东大门,飞出了寨外。

  她摔得七荤八素,刚要爬起来,就看到一只电狼张开血盆大口向她咬来。

  啊——!

  她发出尖锐的惊叫声,危机关头,一记月刃飞来,将这电狼杀死。

  她连忙站起来,就看到她的救命恩人是一位年轻的男蛊师,下半身被埋在倒塌的墙壁下。

  男蛊师模糊的血脸向她笑了笑,下一刻,就被蜂拥而来的电狼咬破了咽喉。

  古月药乐顿时泪流满面,她一边哭,一边逃。

  这片战场混乱至极。

  因为她的身份背景,不时有蛊师向她伸出援手。但他们大多自身难保,并不能帮助她走出困境。古月药姬也被狂电狼缠住,难以顾及她。

  古月药乐心中一片迷茫,眼前都是电狼的爪牙幻影,慌乱当中,她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往后退一步!”

  她下意识地照做,正巧躲过了一只电狼的扑咬。

  “往右滚。”那声音又道。

  药乐意识还在茫然,身躯却已经动作。一只狼嘴咔嚓一声,只差一点就咬中她。

  声音不断传来,少女一丝不苟地完成。有时候失误了,不晓得从哪里就会飞出一记月刃,替她解围。

  等到身边再无电狼,药乐才发现自己已经安全。

  只是她不知不觉间,却是远离了山寨,站在了一处偏僻的山林中。

  一个人的身影,在她面前显露出来。

  她顿时瞪圆了眼睛:“古月方源,是你帮的我?”

  “不,我只是帮我自己。”方源咧嘴一笑,不由地泄露出一丝邪意。

  (ps:累,但写的很畅快,希望你们看的也爽。不爽的,可以换本书嘛。爽的,请投投票,你们懂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