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五十三节:真的老了

第一百五十三节:真的老了

  “居然真的晋升了三转。”

  “三转的气息货真价实,还有白银真元,错不了的。”

  家主阁的厅堂中,庄严肃穆。

  家主古月博坐在最上方的主位上,众多家老则在左右两排坐着。

  窃窃私语声泛起,十多人的目光都或多或少地关注着堂中昂首挺立的一位少年。

  正是方源。

  “想不到竟然是这方源,晋升了三转。”

  “非是我亲眼所见,我也料不到啊…川“他不是只有丙等资质么,怎么会这么突然?”

  “其实想想,也不算突然。你们忘了他得到过两只赤铁舍利蛊吗?”

  “是啊,整整两只舍利蛊,修为完全是被硬堆上去的。想想我修行的时候,唉…”

  一众家老们既惊诧又疑惑,对这个事实均有些措手不及之感。

  “这个方源,居然成就了三转!他区区丙等资质,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有这样的成绩,实在是让人料想不到。”坐在左列首位的古月漠尘,心中感叹着。

  他想到两三年前,方源还在学堂时,杀了自家的一个豪奴。

  这豪奴的名字,古月漠尘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事后,方源碎尸送礼,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从那一天起,他就对方源有些另眼相看。

  但是碍于他的资质,他一直没有对其抱有太大的希望。

  没成想,他竟然有了今天这样的成就!

  按照家族的体制,但凡蛊师达到三转修为就是新晋的家老。

  一个新家老势必将对旧有的政治格局,产生一股冲击力。

  “如果我提前招揽了他,这股冲击力就能为我所用,必能有政治优势。唉真是可惜了……”想到这里,古月漠尘不由地向对面瞄了一眼。

  他的老对头古月赤练,就坐在右列首位此刻也阴沉着脸,眼中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芒。

  “这个方源身上,定有秘密。虽然有两只赤铁舍利蛊帮助,但是这么快晋升到三转,是连青书都没有的成绩。”古月博亦在暗暗思量。

  他不可避免地想到义子青书,不由地心中一叹。

  若是古月青书还活着恐怕也要有三转修为了。可惜,现实残酷啊。

  “药堂家老古月药姬大人到!”就在这时门童忽然高唱一声。

  从门口走进一位老妪,脸色苍白,满脸皱纹,耸搭的眼皮子底下目光锐利至极,几乎一瞬间就盯住了方源。

  古月药姬一边快步走近,一边道:“方源你竟然能晋升三转?我不信!来,让老太婆我亲自检查一下,我要查看你的空窍!”

  空窍是一个蛊师最重「百度蛊真人吧☆文字首发」要的秘密和隐私,怎么可能如此轻易让他人检查?

  方源微微侧身,看着药姬走来不由地冷笑一声:“古月药姬,你要栓查我的空窍凭什么?”

  以前,自己刚刚修行时,受着学堂家老的定期检查。但是现在不同了,他已经是三转蛊师,和学堂家老、药堂家老等等平起平坐。

  况且,要检查修为,十分简单。

  白银真元并不容易作假,同时三转的气息是确确实实的。

  “大胆!你一个小辈也敢直呼我的姓名?”药姬立即瞪大双眼:“我怎么就不能检查你?就凭我的身☆份,我是药堂家老,更是你的长辈!”

  “哼,老太婆,叫你名字是给你面子。我们之间的账还得好好算算呢。先前你想要买我的酒虫,我不卖,你就怀恨在心。居然想要收刮我的手中的九叶生机草?哼,我想要换了那棵三步芳草蛊,你也在幕后阻止我。我现在也是三转,你最好少在我面前端架子!”

  方源眯起眼睛,言语如刀。他十分干脆利落,直接撕破了脸。

  若是一转、二转,他说这样的话,定然被打压,被群攻。但是如今他三转修为,地位上已经和家老们等同,格局都变得不同了。

  看到方源直接和古月药姬对骂,其他家老都沉默地选择了作壁上观。

  身处高位,都心思深沉。哪怕没有城府,也会锻炼出城府来。

  他们对方源还不太了解,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暗暗观察。

  “小子你竟敢血口喷人!”古月药姬恼羞成怒,虽然方源说话属实,但她怎么会当众承认?

  在座的家老们都沉默着,默默地看着事态的发展。尽管在座的许多家老,也都知道九叶生机草的事情,甚至和古月药姬有过利益交换。

  但是政治嘛,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见古月药姬反咬自己一口,方源呵呵冷笑,竟也不反驳。

  大厅内,回响着古月药姬袅袅的余音。

  这个老人却是浑身微微颤抖着,这种寂静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势单力孤!

  不同了。

  情况已经不同了。

  若方源只是一转、二转,这些家老都会立即跳出来,和古月药姬站在一起,联合制裁方源、高层的「蛊真人吧☆清逸尔雅」权威,绝不容许下层桃战!

  但此刻方源已经是三转,族长虽然还没有正式宣布,但是家老的身☆份已经是板上钉钉。这样一来,他和古月药姬的矛盾,就是高层的内部矛盾。

  方源是新晋家老,跟脚不深,没有背景,但这也正是他的优势,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反观古月药姬,她已经很老了,虽然掌管药堂,位高权重,人脉极广,然而这正是她的弱点。

  她老了,输不起了,药脉的继承人药乐也失踪了。她手中掌握的庞大利益,令人凯觎。

  和平时期还好,但如今正值狼潮,就算是家老也有死亡之可能。

  局势动荡,新人上位,老人退下。

  这是变辜之期,没有一个家老能保证自己会安然无恙。就算是族长,也有陨落的可能。

  古月一族的历史上,因为狼潮而死亡的族长,并不在少数。

  对于家老们来讲,自保都困难,没有天大的利益,更无暇去掺和他人的战斗。

  古月药姬感到了棘手。

  厅堂里一片沉寂。

  为了孙女的事情,她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此时站着,一股无形的压力就笼罩住她的身心,让她的额头都沁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她感觉自己就好像是一只伤残的老狼,孤零零地站在狼群当中。

  周围的狼群,站在阴影里,用深沉幽绿的狼眸漠然地盯着她。

  站在她面前的方源,就像是一头刚刚在狩猎中展露头角的雄狼。他是那样的年轻,那样的野心勃勃,那样的矫健强壮。

  真是江河后浪逐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

  这一刻,古月药姬感到自己真的老了。

  苍老年迈!

  她的眼皮子耸搭得更厉害了,气势也在渐渐地降下。

  但是当她的心中又浮现起古月药乐的身影时,她强撑起昏huā的老眼,气势又陡然升上去。

  她开口道:“方源,你这三天来,为什么失踪了?如果你不出现,药堂的伤亡报告里都已经将你的名字,列在阵亡蛊师的名单里。你失踪了三天三夜,回来的时候,就成了三转蛊师。这个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嘿嘿,我相信大家对此都很有兴趣了解一番。”

  认识到方源再不像之前那样容易拿捏,她的语气已经缓和下来,不再像刚刚那么咄咄逼人。但是辞锋却更教人难以抵挡,一番话中潜藏着诡诵的阴险思考。

  到底是资格最老,身处高位的政客!

  家老们听了这话,各个双眼发亮,流露出明显的兴趣。在座的,谁都不是蠢货,方源忽然晋升三转,的确透着蹊跷。

  毕竟他的丙等资质,为人所共知。

  古月药姬一番话,就让众家老再次站在了自己这边。

  不过,方源既然胆敢如此堂皇回归,自然早有准备。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仰头哈哈一笑:“老太婆,你想要知道,我就一定要告诉你么?不过……看你死了孙女这般可怜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好了。我这些天,都在赤练家老的府中,全心闭关,冲击三转。这点,古月赤练家老完全能为我作证!”

  “什么?”古月药姬闻言,顿时流露出吃惊的神色。

  其余的家老,亦是各个动容,呈现出各种丰富复杂的表情。

  霎时,无数双目光都投向脸色阴沉的古月赤琳这位古月一族,权势最重的两大家老之一的赤脉家主,此时的脸色更加阴沉,几乎能滴下水来。

  但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知道必须要给众人一个交代,于是勉强开口道:“这个事情,的确是这样的。方源这些天,都在我府中密室里闭关,我为此作证。”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家老们涵养很深,不会大吵大闹,失了仪态。但是嘀嘀咕咕的议论声是少不了的。

  “想不到古月赤练,居然和方源扯上了关系!”

  “方源的晋升,和赤练有关系吗?”

  “恐怕大有关联!先前不是有人推测,方源身后有幕后的势力支持他么。想不到就是赤脉啊。”

  “方源的修行能够如此快速,恐怕是赤脉的投资。

  方源是方正的哥哥,赤练家老此举意义深远呐。”

  一些家老议论着,另一些家老则心绪翻滚。

  “这方源原来不是毫无跟脚的后生,他已经投靠了赤脉,以后务必要谨慎对他。”

  “幸好刚刚没有插手,跳进方源和药姬的争斗中去。”

  “药姬这下惨了,她想要对付一个毫无背景的家老,却没想到对方背景太扎实。竟然是赤脉!”

  古月药姬脸色惨白无比。她刚听到古月赤练点头承认之时,就惊的后退一步,浑身都微微颤抖起来。

  对于一个孤单的家老,和对付赤脉背景的家老,这完全是两个概念!(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