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五十四节:气得吐血

第一百五十四节:气得吐血

  古月漠尘心中很沉重。

  他原本是想招揽方源的,但是因为他的资质而收手。

  现在他的老对头古月赤练,居然已经和方源勾搭上了。甚至种种迹象表明,一年多前赤练就已经开始投资方源。

  如今,投资得到了回报,赤脉新添了一位家老口这叫他心情怎么能不沉重?

  只是除了凝重之外,漠尘又有些疑惑。

  仙是古月赤练的老对头了,从年轻时就相互攀比作对,对他的了解简直是到了内裤喜欢穿什么颜色的都知道。

  按照道理,古月赤练此时早就得瑟起来,向他漠尘投来轻蔑和得意的目光。但是此刻看他,却是一脸的阴沉,好像是吃了什么亏似的。

  这也太古怪了!

  到底他和方源之间发生了什么?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

  古月漠尘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方源,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威胁我!”古月赤练的心中充满了惊怒和疑惑。

  昨夜方源秘密地找到他,以“古月赤城资质作假”这件事情当面威胁他。

  天!

  这个重大的秘密,只有他古月赤练和孙子赤城两个人知道。他方源区区一个外人,是怎么得知的?!

  古月赤城只是丙等资质,但是为了整个赤脉的利益,赤练只好冒险作假,营造出一副乙等资质的假象。

  这事情若是披露出去,对于赤脉的打击将是前所未有的严重。赤脉家主失信于人,亲自作弊,这几乎就是身败名裂了。更关键的是赤脉继承人居然只是丙等资质那赤脉几乎就没有什么政治前景了。谁还会蠢到依附于这样的势力?

  方源掌握了这个秘密,就等若掌握了整个赤脉的把柄。

  在被方源威胁的时候,古月赤练差点忍不住就要动手,直接将他杀了灭。!

  但他硬生生地忍住因为他不知道这个秘密到底还有谁知道,方源又告诉了哪些人,又有什么书信之类的证据留在某处。

  “先稳住他摸清楚情况,然后再解决他!绝不能留着这个祸害!”这是他当时的想法。

  但随后方源展露出三势的修为。

  赤城惊疑之余,只得将想法改为妥协。

  三转已是家老,要杀了家老,这事情的严重性和作弊没有什么两样。

  况且要对付一位三转蛊师,短时间内也拾掇不下动静闹大了更不好处理。

  和方源翻脸,对赤脉没有任何好处风险更极其巨大。

  “虽然是被方源抓住了把柄,但是共知一个秘密,也是一种联合啊。”到最后,赤练也只能虚伪地安慰自己。方源的威胁突如其来,「百度蛊真人吧☆文字首发」他不知道方源究竟有多少后手,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现在,方源有恃无恐地将他架出来,为方源自己吸引火力,简直是把他古月赤练架在火堆上烤!

  但古月赤练明知道如此,他又能怎么办呢?

  这时又听方源缓缓地道:“古月药姬,我知道你心里头很不平衡。是你那乙等资质的孙女死了,死无全尸,你药脉后继无人了。但偏偏我这样一个丙等资质的小子,却晋升了三转。你感到恼火,不舒服,因此迁怒我,我可以理解你。”

  “你说什么?!”古月药姬瞪大双眼,怒不可遏“小东西,我告诉你古月药乐她并没有死。”

  方源哈哈一笑,无所谓地耸耸肩:“她死不死,和我有什么关系?药姬,你没有必要这么强调。”

  “但是!”他忽然话锋一转“你古月药姬为了搜寻你的孙女,征集人员,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这就和我有关系,和在座的诸位家老,以及族长大人都有关系。古月药姬,让你统领药堂,是大家信任你。但你是怎么做的?你将药堂的治疗蛊师都打发出去,搜寻你的孙,女。置那些伤残蛊师,我们的族人不管不顾。你私心太重了!药乐牺牲了,的确是家族的损失。

  但你却让这损失更大,你根本就不配当这药堂的家老!!”

  方源句句诛心,字字揭药姬心中的逆鳞、伤疤。

  但他说的,却着实在理。

  听着方源的话,不少的家老当场都暗暗皱起眉头。

  哪家没有受伤的蛊师?古月药姬此举的确有些过分,擅自抽调治疗蛊师,不做正事,去搜寻她自己的亲孙女。

  “你…你!”古月药姬气得浑身颤抖,手指着方源,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双眼似乎都在喷火,恨不得当场把这可恶的方源掐死。

  方源目光冷然,毫不畏惧地和她对视。

  他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古月药姬刚刚一番话,说得大义凛然,勾动众多家老对方源晋升秘密的好奇,引动大势。方源这番话,同样如此,说的句句在理,站在家族规矩的至高点上,让众多家老都在下意识地维护。

  对于家老来讲,维护组织的规矩,就是维护自己的利益。

  古月药姬「蛊真人吧☆清逸尔雅」这些天的举动,也的确侵犯了他们的利益!

  “这个方源……混蛋!真是混蛋!”古月药姬气得颤抖,殊不知士月赤练亦是气得差点七窍都生烟。

  方源如此把古月药姬往死里得罪,方源被药姬憎恨,方源“投靠”的赤脉恐怕也被药姬所迁怒。

  但实际上,他赤脉真的是无辜啊!

  他古月赤练是傻子么?怎么会凭白无故地去得罪人脉最广,资格最老的古月药姬呢?

  古月赤练下意识地把全身都缩了缩,心中暗自祈祷:其他家老可别把注意力迁移到自己身上,方源如此做,是他自己的意思,和他赤脉毫无关系!

  但方源接下来一句话彻底将赤练的幻想击成无数碎片。

  只见他忽然转身对族长古月博禀告道:“族长大人,我深刻的怀疑古月药姬是否有能力,继续执掌药堂。我提议,暂时撤销她的药堂家老的职位同时对她进行再度考察。家族的治疗蛊师,每一人都宝贵。绝不能让她这样挥霍浪费。否则受害的是广大的,为家族抛头颅洒热血英勇风险的蛊师们!”

  顿了顿,他又接着道:“我的这个提议,赤练家老也是极为赞成的。”

  “什么?!”古月药姬瞳孔猛地一缩,脸色骤变。

  “什么?!”一众家老惊诧,古月赤练如此鲜明的态度,是否说明他对药姬早有不满早就凯觎她手中的庞大利益,想掺和一脚?

  “什么?!”作为当事人的古月赤练更是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

  他能不愤怒吗?

  他简直要被方源气得发疯了!

  这个方源自己得罪古月药姬还不算,竟然还把他古月赤练拖下水。

  他明明对药脉的政治态度,是亲近和合作。但现在,长久的努力都被方源这一句话给毁了!

  方源这是赤裸裸的陷害、栽赃。当着当事人的面,栽赃陷害造谣!

  但他古月赤练,堂堂的赤脉家主,被方源这混球抓了把柄,偏偏对此无可奈何!!

  “哦,赤练家老,你也是这个态度吗?”古月博目光闪了一闪问道。

  古月赤练咬着牙,慢腾腾地站起来。

  他梗着脖子硬是不去看方源一眼,他怕他控制不出自己的怒火。

  事已至此,他又对方源没有办法,只能咬牙承认。

  “撤销药姬职位,只是方源的个人意思。狼潮在即,突然撤换,并不合适宜。但是老夫的确认为,药姬大人因为个人的感情原因,过度地偏颇地使用了治疗蛊师的力量。若把这些力量用在应该用的地方,想来会减少家族的许多损失的。”

  说着这话,他感到心丰在滴血。

  他当然不会照着方源的话全盘附和,因为他有自己的利益需求。这番话中,他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在方源和药姬两人之间寻找平衡点。

  但即便如此,他话音刚刚落下,就听到噗的一声。

  他回过头来一看,正好看到古月药姬怒极攻心,喷出一口鲜血,然而仰头而倒的过程。

  完了!

  “把药姬得罪狠了!”这一刻,古月赤练如坠冰窟,心拔凉拔凉的。

  “药姬大人!”

  “来人,快给她看看。

  “是昏迷了,不要紧。药姬大人这三天三夜都没有休息片刻,身心俱疲,需要好好休养。”

  大厅中忙乱了一会,安静下来。

  古月药姬被人用担架抬走。

  她本来就年龄大了,又操练这么多天,心力憔悴,又被方源和赤练联合刺☆jī,落井下石,不昏过去才怪呢。

  “药姬大人这些年主持药堂,操劳得太久,太累了。其实,让她休息休养,也是为了她好。药姬大人昏迷,药堂不可一日无人主持。我提议不如由方源接手。”古月赤练忽然道。

  这个老头站在座位前,看着古月药姬被送出去,眼中闪过冷芒。

  既然已经得罪了,那就彻底得罪,将错就错吧!为了防止药脉的反扑,索性直接将其打压下去。这就是一个上位者、政客的觉悟和老练!

  天厅内陷入短暂的沉默。

  药乐的死亡,药姬的倒下,预示着药脉的衰落已经不可避免口政治的残酷,有时候比狼潮还要绝情。

  方源也沉默不语。

  让自己担任药堂家老,呵呵,古月赤练只是这么随口说说罢了。

  让一个新晋的年轻家老,担任这么重要的职务。除非是其他家老、以及族长的脑筋都烧坏了。

  古月赤练故意这么说,当然自有其深意。

  果然,下一刻,古月博开口道:“药堂职位,先暂由赤钟家老担任着罢。方源修为属实,的确达到三转,按照家族法规,在此晋升其家老之位。把这消息宣传下去,让全寨同庆。”

  说完,古月博站起身来,拂袖而走。

  “恭喜,恭喜”…”族长走后,一众家老都走到方源勉强,拱着手,各个都是满脸的笑容。

  方源亦抱拳,笑脸迎之。(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