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七十节:铁面无私血可冷?

第一百七十节:铁面无私血可冷?

  方源看着白凝冰的背影,直至他远去。

  “见证世间精彩……”少年黑色的双眸闪过一丝凝重。不再迷茫的白凝冰,将比先前要更加危险。

  生和死不再困扰他,他越接近死亡,越会爆发出北冥冰魄体无双的风采。

  “但是要和我择日再战,呵。”方源忽的轻笑一声,“你注定要失望了……”

  从滚滚狼烟中脱困的那一刻,方源就决定即刻离开青茅山。

  和白凝冰的战斗虽然有趣,但是毫无利益可言。

  白凝冰将精彩定义在方源的身上,那是他太年轻,眼界局限在青茅山。

  方源却不一样。

  在他的重生大计中,青茅山不过是一个起点罢了。

  但凡心中有大志向者,必定心怀宽广,不拘泥与他人细小过节。

  “该走了,狡电狈比雷冠头狼更加狡猾,更加难以对付。依白家和古月一族现有的力量,难以抵挡。除非有五转强者出现,力挽狂澜。或者两家联合。”

  白家和古月一族宿怨纠缠,联合是大势,必定联合。但是联合起来,却做不到精诚合作。

  方源并不看好他们的前景。

  “青茅山接下来的局势,就看这关键一战的结果。如果两家族长全部被狡电狈杀死,那么青茅山必将成为电狼的地盘。如果剩下一家族长,那么联合起来,另一家势必被沦为炮灰牺牲。如果狡电狈被杀死。两家必定也伤亡惨重,必须修养生息。家族整顿内务,我必将被调查。”

  方源对这大势变化,洞若观火。

  这是蛊的世界,个人的力量能凌驾于集体。因此蛊师修为越高,越能力挽狂澜。

  不管是白家、古月家还是电狼群,任何一方只要再出现一位四转强者,必能力定乾坤。

  但不管是何种局面。都对方源不利。

  “是该离开的时候了。虽然治疗方面仍旧缺乏一只理想蛊虫,但世事哪能心想事成?回去山寨,将天元宝莲取了,再在族库中取一只治疗蛊,然后即刻上路!”

  方源最后回望了身后一眼,黑烟中仍传来剧烈的轰鸣。

  他转身就走,向古月山寨进发。

  他有家老身份。完全可以凭此强启族库,获取元石和蛊虫。

  这是最动荡的时期。人心惶惶。最有可乘之机。

  但若过了这时刻,不管战斗结果如何,大局都定了。方源难以浑水摸鱼。

  雷翼蛊暂时不能用了,方源便在山林中奔驰。

  狼潮冲刷一切,倒令危机四伏的山道变得安全。

  很快,古月山寨遥遥在望。

  “嗯?什么人!”方源倏地停止脚步,两位陌生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两人俱都是蛊师装扮。一位年长,个头高大。腰躯笔直,沉稳如山。深重如渊。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他脸上戴着一副青铜面具。

  这面具古朴,流露出远古的气息。

  面具开了三口,露出佩戴者的双眼和嘴唇。

  他的双眼充满了沧桑,流露出一股堂皇的正气。他的嘴唇抿着,线条如刀刻般,显示出此人坚定如铁的意志。

  面具遮掩不住的耳边,则是发白的双鬓,透露出此人年龄甚大。

  另一位则是一位年轻人,双眉笔挺如剑,一双眼睛明净透亮,顾盼间绽射出凌厉的光,如鹰如虎。

  看这相貌,年轻人的年龄和方源相差仿佛。但此人腰带却镶着一面银片,银片上刻着“三”字。

  如此年龄,就已经是三转蛊师,可见其修行天赋!

  这是个少年天才!

  但方源目光一扫,只在年轻人的身上顿了一下,就转向年长者。

  这个年轻人皮肤微黑,双唇同样抿着,全身散发着一股干练精悍之气,不容小觑。

  但她微微鼓起的胸脯,手脚咽喉上的细节,却令方源一眼就看破她少女的身份。

  方源从不小觑女子,但和这英气勃发的少女相比,她身边的这位中年男子的来头,大得令人不得不侧目。

  “铁血冷……”方源心中一震,暗中道破这中年男子的身份。

  他戴着青铜面具,腰带上紫晶方片上,刻着一个字——“五”。

  他就是五转蛊师,执法天下,破案如神,追捕第一的南疆神捕铁血冷!

  他大公无私,铁面无情,多少魔道被其拘拿,多少宵小被其斩首。他是正道楷模,行走南疆,破案无数,有煌煌威名。

  “小兄弟,请教了。”铁血冷对方源拱手道。

  他成名已久,又是五转蛊师,但是态度却很客气随和。

  “我看小兄弟你一身伤势,行色匆匆,是否贵族长和众家老遇到了麻烦?”他接着问道。

  方源自然而然地换了一副脸色,既焦急,又惊异,还掺杂着怀疑和忌惮:“你们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事?没错,我们追杀雷冠头狼,遇到了大麻烦,碰到了一头狡电狈。我正要赶回去求援。”

  “本人铁血冷,是友非敌,刚刚从古月山寨出来。小兄弟不必回去求援了,兽潮之下,人族一体,当携手共进退。铁某自当要贡献一份绵薄之力。”铁血冷立即当仁不让地道。

  ……

  “可恶,想不到我古月博今日将死于此处!”

  “哼,就算是死,也不能让这狡电狈好过。”

  古月族长以及白家族长,浑身是伤,真元已经快要耗尽。他们感受到了死亡的浓郁气息。

  浓重的狼烟已经消散了,家老们全部陨落。只剩下两位族长。

  狡电狈也不好过,身上有些伤口深可见骨。它咧嘴咬牙,缩在电狼大军之后,眼中闪烁着狡诈的光芒,并没有亲自上阵搏杀。

  “来啊,你这个胆小鬼!”白家族长怒吼着。

  但狡电狈却又往后缩了缩,然后发出狼嚎,指挥着普通电狼群。冲杀向两位四转蛊师。

  “狡猾的东西,唉……”古月博和白家族长对视一眼,叹了一口气。

  他们原准备了一手,是临死之前的强力反击。

  但狡电狈有不输于人的智慧,并没有上当。

  “吾命休矣……”

  “可恨死在这普通的电狼口中!”

  正当两位族长愤愤不已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远远传来:“二位,坚持住!”

  声音在山林中回荡。两位族长身躯同时一震,回头望去。就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向这边飞驰而来。

  身影连连晃动。自由地穿梭在狼群中,几个呼吸之后,就站到了两人身边。

  “你是?”两位族长同时道。

  “在下铁血冷。”

  嘶……

  白家族长惊的微微倒抽一口冷气,又惊又喜又疑,不知道铁血冷如何在此。

  古月博则知道缘由,大喜过望:“原来是铁神捕!”

  正说着话,狼群冲近。

  “一群孽畜!”铁血冷舌绽春雷。低吼一声,催动空窍中的蛊虫。

  轰!

  一股无形的气势陡然爆发。辐射八方,席卷四面。

  这气势如山。顶天立地,岿然不动。又如苍穹,俯瞰人间,洞彻万物。

  正气蛊!

  非得心存正义的蛊师,才能使用。

  正气勃发而出,能令宵小胆寒,一定范围内,敌手意志越差,受到的削弱程度就越多。

  铁血冷曾经用此蛊,令四转蛊师丢盔弃甲,斗志涣散。这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利器!

  呜呜……

  电狼冲势顿止,在这股气势的压迫下,两股颤颤,不敢向前。

  嗷呜!

  后方的狡电狈长啸,企图指挥电狼群。

  “好胆!”铁血冷双目一瞪,猛地伸出右手,向狡电狈抓去。

  轰隆……

  空气涟漪一阵阵扩散,一只巨大的黑铁大手破空而出,遥遥抓向狡电狈。

  五转铁手擒拿蛊!

  狡电狈心性狡诈,缺乏血勇之气。加上身上伤痕累累,不敢硬拼,连忙躲闪。

  但这黑铁大手牢牢锁定住狡电狈,一路追踪。

  狡电狈逃脱不得,大吼一声,被激起凶性,和黑铁大手狠狠对撞。

  大手崩散,而狡电狈亦身受重创,浑身骨骼差点都被震散。

  它发出呜咽之声,再不敢找铁血冷的麻烦,最后怨毒地看了铁血冷以及两位族长一眼,然后夹着尾巴,掉头就跑。

  “它要逃跑了!”

  “快拦住它!!”

  两位族长大叫,但铁血冷却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手。

  “还请神捕出手。”古月博拱手恳求道。

  铁血冷微微摇头。

  这时,方源和少女也赶了过来,正看到狡电狈被铁手逼走的一幕。

  “爹!你身上有伤,怎么能动手!”少女跑近,气得跺脚,埋怨的语气中流露出浓浓的关切之情。

  “若男,这狡电狈狡猾至极,只有强势将其击退,才是最恰当的处理方法。”铁血冷淡淡地说着,忽然身躯微微一震。

  噗的一声,他吐出一口血。

  他的血,呈现诡异的惨绿色,吐在地上,顿时腐蚀了一片绿草,升腾起一股难闻的烟气。

  显然是受了很重的伤。

  “爹,你怎么样了?!”少女铁若男连忙举起双手,要为铁血冷治疗。

  “不用大惊小怪,这伤势你也不是不知道,吐吐血就舒服多了。”铁血冷呵呵一笑,摆手拒绝了治疗。

  看到这一幕,刚刚还心怀怨怼的两位族长,顿时脸露惭愧之色。

  “神捕大公无私,身受重伤,仍旧出手。如此相助,教我等铭感五内。”

  “早就听闻铁血冷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让人佩服!谢神捕救命之恩!”

  两位族长先后拱手,道谢。

  “请神捕大人,到我白家寨作客。救命之恩,当要竭力报偿!”白家族长又道。

  一旁,古月博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白家将铁血冷拉走。

  他知道铁血冷的目的,得意地笑道:“神捕大人的来意我已经明了,是受贾富所托,来我处调查那起杀人案的吧。我们古月一族一定竭力配合!”

  听了这话,白家族长顿时脸色一变。

  铁血冷道:“正是如此,不过,这次调查案件,我却不是主导。将由我的女儿铁若男负责。”

  “哦?”一时间,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少女的身上。

  (ps:最近心情不太好,正值清明,也想给自己放个假。接下来三天停更,下个星期一,也就是四月一号,开始更新,重新起航。)RQ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