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七十一节:骨子里的魔性

第一百七十一节:骨子里的魔性

  “什么,爹,你让我来破案?”少女手指自己,满脸的惊愕之色。

  “怎么,你不愿意?”铁血冷微笑着。

  “愿意,当然愿意了!”铁若男反应过来,雀跃地道。

  铁血冷点点头,轻叹着,语气复杂:“你立志要走上和我一样的路,这几年来你跟在我的身边,也耳濡目染了许多东西。雏鹰只有独立飞翔,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爹我已经老了,受的这伤,也治不好。更不能陪你走完你的一生,一代新人换旧人,接下来看你的了。”

  “爹……你不要灰心,不是还有治疗的希望吗?”少女声调颤抖,有些哽咽。

  “你我都知道这个希望有多渺茫。人要学会认清楚现实,若男。”铁血冷笑了笑,又转头面对古月博,“古月族长放心,我这女儿已学了我七八分的本事,再加上我随同辅导,必不会让你族蒙受不白的冤屈。”

  “哪里,哪里。”古月博连忙拱手,“少侠女巾帼不让须眉,英姿勃发,又是英雄之后,在下岂有不放心的道理呢?请到山寨,先为二位接风洗尘。”

  ……

  菜肴摆了一桌。香气扑鼻,清醇的酒液从酒坛中形成一线,倾倒在铁血冷的杯盏当中。

  狼潮刚刚过去,古月山寨陷入最困苦的时期。大量物资的消耗,将导致接下来食物紧缺,物资匮乏。甚至会有凡人生生饿死。

  但即便如此。为了招待铁血冷,古月一族仍旧拼凑出了这席酒宴。

  作为族长,古月博端坐在主位上,旁边就是铁血冷以及少女铁若男。

  除此之外,还有古月赤钟、古月歌燕、古月赤练、古月药姬,以及方源等人,皆是家老。

  狼潮之前,古月一族的家老有数十位。但如今就只剩下这一桌,连十位都不到。

  不仅如此,在座的家老,都是各个带伤。

  尤其是古月赤练,在两个星期前的抵御战中,就身负重伤,一直隐藏在密室中修养。本来躺在床上。但听说铁血冷的到来,这才强撑病体。来参加这酒席。

  不过这倒让他逃过一劫。而他的老对手古月漠尘则跟随着族长追杀雷冠头狼,反而被狡电狈所杀。

  “今日若非铁兄相助,恐怕在下此刻已经成了狡电狈的腹中餐了。救命大恩,这杯酒敬铁兄!”古月博站起来,双手捧杯,微微弯腰,诚恳地致谢道。

  “我也是做了自己力所能及之事。”铁血冷举杯。浅饮了一口杯中酒。

  他生性严谨,不赌不嫖。克己自守,喝酒从不贪杯。浅尝辄止因此从未醉过。

  古月博喝了这酒,环视席间众人一周,双眼泛红,叹了一口气缓缓坐下。

  铁血冷看过这等情形多了,开解道:“古月族长切勿伤怀,只要人还在,山寨就会有重新兴盛起来的时候。而且那狡电狈也受了伤,电狼群也消耗甚巨,最近几年应该都不会来犯。这一次的狼潮算是已经渡过。”

  狼潮中最恶劣的时期,的确已经渡过去了。接下来的几个月,虽然仍旧会有电狼不断出没,但数量会越来越少,不会形成巨大的规模,狼群再也没有直接冲击山寨的力量了。

  狡电狈将回转狼巢,在那里修养,慢慢地整合剩下来的狼群。许多电狼将不断被召唤回去,大量电狼的死亡,导致了狼群对食物的需求大大降低。

  狼群又可以自给自足,接下来的几年里,电狼群将重新渐渐壮大,期间产生新的百兽王豪电狼、千兽王狂电狼以及万兽王雷冠头狼。

  盛极而衰,衰而转盛。

  不管是人族,还是狼群,都遵循着这样的变化规律。

  只是少女的话虽如此正确,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古月族长比铁若男更清楚这真相,但是心中的悲伤和痛苦,也是避免不了的。

  牺牲太大了……

  单单高层家老,就损伤了大半。二转蛊师、一转蛊师更是死伤惨重。整个古月山寨力量空虚到了谷底,再经不起任何一场动荡。

  “为什么你们不去反攻,直接端了狼巢呢?”一旁,铁若男不解,疑惑地问道。

  “那是因为狼巢中生活着十多只雷气虫群,数量近百万,有大量的野生蛊夹杂在内。根本难以撼动,除非三家联合出兵。”古月药姬开口解释道。

  她说到这里,忽然哼了一声,阴鸠的目光瞟向方源:“不过这可能性太小了,就算是在我们古月一族,也有家老级的人物临阵退缩,狼潮来袭的时候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听了这话,其他的家老亦都不由地将目光,移到方源的身上。

  先前,方源在石缝秘洞,探索花酒密藏,导致他缺席了抵挡狼潮的大战。这在众人眼中,就是偷奸耍滑,贪生怕死的表现。

  因此,众家老看向方源的神色,都带着不满、鄙夷,还有隐隐的愤怒。

  就连古月博的脸色,也并不好看。

  作为家族领袖,最反感的就是方源这种人,我行我素,神秘,有自我盘算,用着却不让人放心。

  酒桌上气氛顿时发生了变化。

  铁家父女也感受到了这样的变化,顺着众人的目光,也看向方源。

  方源年轻的相貌,早就引起了铁若男身为同龄人的关注。

  方源淡淡地喝着酒,尽管其他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但他却好似察觉不到。

  他神情淡漠,对这秋后算账的情形早就有所预料。

  “这事情麻烦了。”他心中叹着,虽然担忧,但并不恐慌。

  铁血冷的出现,严重破坏了他的出走计划。他若摘了天元宝莲,坏了古月山寨的根基,这必将引起铁家父女的抓捕。

  神捕之名,绝非世人泛泛而谈。以他现在的手段和实力,只要铁血冷展开追捕,就绝对没有失手的可能。

  就算不摘天元宝莲,他神秘失踪,也会被家族调查。因为牵扯到贾金生之死,更会被铁家父女调查追捕。

  他不告而别,放在他们眼中,就是做贼心虚,畏罪潜逃。

  无奈之下,方源只好选择留下来,暂观其变。

  虽然被众人责难,但这情形还不是最糟糕的。若是直接出走,那就是自乱阵脚,自己把情况搞砸。

  “酒好喝么?”古月药姬阴森地笑着,直视方源,“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方源慢慢地放下酒杯,抬眼看了古月药姬的断臂一眼。

  都说年老成精,这话一点不假。

  古月药姬为了保命,自断一臂,以受伤之名,逃避了亲临战场的家族任命。

  这在方源的前世就发生过,想不到今生古月药姬同样如此做了。

  她这样弃车保帅,也的确有效果。防止被雷冠头狼杀害,没有参与追击,因此保留了一命。她现在向自己发难,一小半是因为旧怨,一大半是要将火烧在方源身上,降低其他人对她自己的注意力。

  “你想要我要解释什么?解释你为了苟且偷生,自断一臂吗?”方源冷笑道。

  “什么?!”古月药姬顿时惊怒交加,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她瞪圆了双眼,手指向方源的鼻子,尖声吼叫道:“你个小兔崽子!竟然反咬我一口,血口喷人,污蔑栽赃我!!你怎么能这样的卑鄙无耻?我们古月一族,怎么出了你这样的一个玩意?”

  “古月药姬!”古月博勃然变色,沉声一喝,“你给我坐下,有贵客在此,大呼小叫地成何体统?”

  古月药姬还想再骂,但看古月族长脸色相当阴沉,只得将到了嘴边的话,再咽进肚子里去。

  她怒视方源,愤愤不已地坐下。

  古月博处理了药姬这边,又将目光移向方源:“方源家老,我需要你一个解释。在狼潮攻击山寨的时候,你去了哪里?”

  “方源……他就是方源?”铁血冷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贾金生的神秘失踪案中,方源这个人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铁血冷来此之前,自然得到过贾富的不少情报。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少年家老就是方源。

  一下子,铁血冷的心中就升起了盎然之兴趣。

  他破案无数,能从蛛丝马迹中看出端倪,猜测真相。看众人表现,他就推测出方源临阵退缩的事实。

  但世人认知事实,往往流于表象,真相又是什么呢?

  不管真相是什么,方源的答话都能暴露出他的内心一角。这对接下来的破案,将很有帮助。

  感受到铁血冷投来的关注目光,方源心中一紧,但面色却丝毫不变。

  他淡淡地扫视众人一圈,嘴角浮现出嘲讽的笑:“这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但既然族长您这么问了,那我就直说好了。我当时害怕极了,长期以来积累下来的压力,还有对死亡的恐惧达到了极限。我难以承受,我懦弱胆小,躲在了角落里,不敢再上前线去。”

  此言一出,众人都楞了一楞。

  他们原本等着方源的借口和理由,已经准备好了如何戳穿方源,揭露方源。没有想到方源居然直接就承认了!

  “任何的谎言,只要不是事实,就都会有破绽。更何况有铁血冷在此……”方源面色平静,垂下眼帘,只盯着面前的酒杯。

  铁血冷双眼涌出一股异色,他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心中升腾起一股厌恶反感。

  “这个少年,骨子里有一种魔性!”RQ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