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七十八节:黑白灰

第一百七十八节:黑白灰

  曾经,在方正心中,方源如一座高峰,高得无法攀登。

  曾经,方正以为,这座高峰的阴影,将笼罩他一生。

  但生活带给了他意想不到的转机。

  方源的颓废,让方正看到了他的软弱。方正心目中的高峰,坍塌了。

  然而——

  原来这只是哥哥的一场表演,一场戏?

  原本心中已经倒塌的高峰,此刻却仿佛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雾。

  “哥哥,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方正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根本就看不透自己的亲生哥哥。

  方源心机深沉,城府太深,如此演技,还有杀人的残酷,都让他感到无以伦比的陌生。

  这种陌生中,有夹杂着一股就连方正也不想承认的畏惧。

  这种该死的感觉,又回到他的心中。

  他极力想摆脱这种畏惧,这使得他下意识地跟上铁若男的步伐。

  “铁姑娘,谢谢你让我发现了真相,看到了我哥哥的另一面。帮助你就是帮助我,你说吧,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的。”方正诚恳地道。

  铁若男点点头,又摇摇头:“该了解的,我基本上都了解了。现在的问题是,方源的酒虫是从哪里来的呢?”

  “你说的对。这点很蹊跷。以哥哥当时的情况,还没有继承父母的遗产,同时资质只有丙等,刚刚开始修行。他从哪里弄来的酒虫?”方正也皱起眉头。

  “这种情况,无非主要有两种原因。一种是别人资助,第二种则是遗藏传承。谁会对一个丙等资质的人投资?如果是遗藏,那又是什么?”想到这里,铁若男不由地停下脚步。

  遗藏传承……遗藏传承……

  她的脑海中,这个词不断地浮现着。

  她陷入沉思当中。

  “如果是有遗藏传承的话,那一切就说得通了。首先,酒虫的来源可以解释。其次,贾金生被人刺杀的动机,也有了!”铁若男怦然心动。

  一直困惑她的主要问题,就是杀人动机。

  杀人总是要有动机的。

  方源展露出酒虫,贾金生要收购。但酒虫的价值还稍显薄弱,并不足以构成杀人动机。

  但如果,生性吃不了一点亏的贾金生,执意想要收购方源的酒虫,然后跟踪他,发现了一处密藏传承的话……方源会怎么做呢?

  “呵呵呵呵呵。”铁若男笑出了声。

  方正投来奇怪的目光。

  铁若男回首:“我要查阅古月一族的历史正典!”

  方正摇摇头,摊手:“历史正典保存在家族禁地当中,外人怎么能随便查阅呢?”

  “那么你能进去吗?”

  方正摇头:“非得家老身份不可。”

  “是这样啊……这可怎么办?”铁若男皱眉。

  “铁姑娘,也许老身可以帮你。”阴影中,走来一独臂老妪。

  不是别人,正是古月药姬。

  她仍旧是药脉家主,但是自从卸任药堂家老之职,被古月赤钟取代,又自断一臂,今日的权势早已经缩水得不成样子了。

  但对于权势的追求,已经深入了她的骨髓。她深深的明白,和古月赤钟合作,只是暂时之计。唯有先将漠脉扳倒吞并,才有本钱可能夺回药堂家老之位。

  要将漠脉吞并,只要扼杀他们的希望即可。

  而这个希望自然就是古月方源。

  “铁神捕,实不相瞒,老身关注你们已经很久了。请跟我来吧,我带你们进去家族禁地。呵呵呵,若换做平时,那里可是守卫森严得很。但不巧老身现在就负责守卫禁地。”古月药姬阴笑几声。

  她当然希望借刀杀人,但如果方源无辜,她也绝不吝啬一些栽赃诬告的手段。

  地下溶洞的一间密室内,铁若男看到了记载着古月一族历史的秘典。

  从一代开始,古月山寨刚刚建立,到期间辉煌鼎盛,再到如今略显落魄。秘典中记录了这数百年间,大大小小的历史事件,详尽得很。

  “这个一代族长,来历神秘,孤身一人创立古月山寨。极可能是个魔修!”铁若男翻开前几页看了,语出惊人。

  “这也没有什么。很多魔道蛊师,闯荡累了,都会选择开枝散叶,创立家族。几百年后,就由黑洗白,这些家族后人就成了正道人士。这样的情况,其实有很多,不足为怪。”一旁,铁血冷开口道。

  “那么他之前的罪错,就这样一笔勾销了吗?”铁若男神情不忿,“这些魔道蛊师犯下罪孽,等到一定时候,自己累了,就定居下来,安享晚年。这岂不是太便宜了他们?”

  铁血冷幽幽叹息一声:“若男。年轻的时候,我也和你一样,认为这个世界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但当你见得多了,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其实是灰色的。有时候黑的能转成白的,白的能转变成黑。有的黑未必比白阴险,有的白可能罪孽更深。”

  “而且魔道蛊师,也有他们的苦衷。正道蛊师掌握控制着修行资源,而魔道蛊师却势单力孤,只能靠一些偏激的方法去做。像一代族长这般,能回头是岸的例子,已经是好的。至少他不再为恶,由黑转白,为正道贡献了一份力量啊。”

  铁血冷劝慰着,但少女铁若男却显然并不信服。

  她摇摇头,斩钉截铁地道:“父亲,你这样同情魔道蛊师,是不对的。白就是白,黑就是黑。犯了错,就应该受到惩罚。违了法,就应该得到治理。否则公道何在,正义何在,律法何在?”

  “这不是同情。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犯罪。只要人存在着,犯罪就不会终止。我的孩子,你会渐渐地发现: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过于弱小了。”铁若男语气沧桑而又悲凉,“罢了,现在对你而言,说这些还太早,你还是专心破案罢。”

  “是,父亲。”铁若男撇撇嘴,对铁血冷苍凉的话语有些不以为意。

  人年轻的时候,总以为自己能改变世界。但当人长大之后,才会渐渐发现,自己保持本色,而没有被这个世界改变已经算得上伟大的成功了。

  少女继续翻阅,忽然手上动作一顿。

  “四代族长……花酒行者?酒……酒虫?”她双眼骤亮!

  ……

  电流闪烁缭绕,尖锐的牙齿如刀刃,闪烁着寒光。

  一只狂电狼猛地向白凝冰扑去,狼爪在空中划出一道光影。

  白凝冰一动不动,蓝眸中狂电狼的爪子越来越大,但他却没有一点躲闪的意思。

  忽然一道白虹,从他腹部空窍电射而出。

  光虹一爆,白色的光芒挥洒如雨。光雨中,优雅的白蛇显现,长长的银须如仙带飘荡。

  面对这只五转蛇蛊,前一刻还嚣张狂吼的狂电狼,顿时蔫了,想要撤退。

  但白相仙蛇张开嘴,轻轻吐出一股云雾。

  白雾似慢实快,罩住狂电狼。

  狂电狼被这雾气遮蔽视野,急得后跃腾挪。但不管它如何移动,这股白雾如影随形,一直都罩在他的身边,使其摆脱不得。

  白相仙蛇蛊的能力,就是这团迷津雾。罩住之后,能使强敌不辨方向,视野一片白色茫茫。

  电狼这种野兽,向来是视力强大,听力孱弱。狂电狼同样如此,此时最得力的感知器官被遮蔽,焦急得连连嘶吼。腾挪中,撞断了许多树木山石,显得越加狂暴。

  吼!

  它忽然张口咆哮,吐出一道蓝光霹雳。

  霹雳正巧朝白凝冰电射而来,但白凝冰却毫无闪躲之意。

  咔!

  霹雳正中白凝冰的胸膛,将其击穿。

  白凝冰缓缓低下头,霹雳劈出来的大洞,令他能从前面,看到后面。

  但很快,这大洞伤口就开始结冰。一层层的白冰将伤口覆盖,很快冰霜消解,竟然变成了血肉。

  “这才是北冥冰魄体的真正的强大之处啊。我即是冰,冰即是我。对于普通蛊师而言的致命伤,对我而言,几个呼吸就能恢复。”白凝冰心中感叹着,然后慢慢举起自己的右臂。

  他的右臂原本是断了的,但现在却靠着北冥冰魄体,已经恢复如初。

  “白相仙蛇蛊,也是感知到了北冥冰魄体的气息,而主动钻入我的空窍之中。北冥冰魄体,能吸引水行蛊虫主动来投!如此强大,却又如此弱小啊!”

  白凝冰仰天长叹。

  这些天来,他没有压制修为。北冥冰魄体越来越强大,但他亦感到死亡之期也已经临近。

  “大仙还是没有动静吗?”这时,白家族长走过来,关切地问道。

  白凝冰摇了摇头:“这蛇蛊并没有承认我,只是被我北冥冰魄体的气息吸引,将家从元泉搬到我的空窍里面。只有当我身处险境,有性命之危时,它才会出来守护我。”

  但白相仙蛇并没有被白凝冰炼化,因此这种守护效果,也极为有限。

  就比方刚刚狂电狼的霹雳电流,速度太快,白相仙蛇反应不及,白凝冰就被劈中了。

  说到底,白相仙蛇,并不是防御蛊。

  方源前世中,江凡和吞江蟾也是类似这样。江凡虽然得到了五转吞江蟾的协助,但最终他仍旧被蛊师刺杀身亡。

  白家族长叹息,对此他感到万分的遗憾和惋惜。但他也没有办法了,能做的他都做了。

  “对了,三族协商的结果已经出来了。熊家寨实力保存了大半,不能轻侮。最终三家决定,举办一场三族大比武。以此结果判定赔偿方案。这场比武,只有三十岁之下的蛊师才能参加。”

  “我知道了。”白凝冰点点头,“我已经预感到,我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能有一场比武,真是令我开心。谢谢你,族长大人。”

  “哪里。我也是为家族考虑。”白家族长脸色讪讪。是他提出的这个提议,目的也是最大程度压榨出白凝冰的价值。

  但白凝冰的感谢,却也是真心实意。

  白相仙蛇蛊毫无动静,意味着他无缘一代先祖的传承。但有生就有死,何足道哉?

  白凝冰已经寻到了自己的路,他早已经不再恐惧。只是心中还有一场约战,放不下。

  “方源,三族大比,你会来的吧?不要令我失望啊。因为现在的我,真的很强很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