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八十二节:血湖墓地

第一百八十二节:血湖墓地

  第一百八十二节:血湖墓地

  “没有人在!”将屋子都翻遍了,古月博也没有找到方源的身影。他心中像是压了一块巨石,方源失踪了,铁血冷也不见了。这些线索很容易让他联想到一块去。

  “说,方源在哪里?”古月博脸色阴沉如水,向刚刚赶来的铁若男爆喝。

  “方源在哪里,我怎么知道?”铁若男态度强硬,面对四转强者,她丝毫不怵。

  “哼,铁血冷为何不见踪影?铁家丫头,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吗?”古月博一边说着,一边向铁若男步步逼近。

  少女神情微楞,事实上,这事情从一开始就透着蹊跷。

  原本的计划,她和父亲将在明年到来这里。当时,铁血冷正在着手查探另一个案子,忽有一ri从天而降一只白鹤。

  白鹤衔着一份信笺,交给铁血冷。

  铁血冷看了这封信之后,忽然就改变了计划,暂时放下手中的案件,赶往青茅山这边来。

  若非这封信,铁家父女不可能这么早来到此处。

  作为女儿,铁若男自然了解自己的父亲。一般而言,只有重大案件,才会令铁血冷如此选择。

  然而,令她不解的是,青茅山的这个案件,却只是贾金生之死。

  贾金生的死,虽然牵扯到贾家家产之争。但严重程度,只是普通一般,远远没有达到受神捕如此重视的程度。

  对此,铁若男一直保有疑虑。

  而如今,铁血冷又神秘失踪,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知会一声。

  他究竟去了哪里?又去做什么事情?

  “父亲,你有伤在身,千万要保重身体啊。”铁若男心中很担忧。

  这样的情形,其实在之前也发生过几起。每一次,都是铁血冷面临强敌,无法分心照顾铁若男,因此独自去战斗。

  他身上的伤势,就是之前类似情况下,被强敌重创。

  “父亲虽然受伤,但他到底五转强者。寻常的四转蛊师,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父亲,我相信你,我等你回来!”铁若男眼中闪着光,在心中为自己鼓气。

  古月博一步步逼来,少女抬起头,昂然目视古月族长:“解释?你想要解释,我就会给你吗?”

  古月博脸色更加阴沉:“小丫头,你嘴还挺硬。看来只有把你擒拿了,用你来换我族的方源!”

  “呵呵呵。”铁若男反而笑起来,“古月族长,你真敢动手吗?我的叔叔就是当今的铁家族长,你想要和我们铁家交战吗?”

  古月博脚步顿止。

  他心中焦急,险些忘了。

  铁家!

  那可是超级家族,传承有数千年,屹立不倒。铁家山寨中矗立的镇魔塔,关押着无数魔道蛊师,是正道巨头的象征。

  古月一族不过是中小型家族,比不过贾家。而贾家却也不过是新兴家族,根本不能和铁家相比。

  就算在整个南疆,铁家也是举足轻重的一流势力,是底蕴深厚的庞然大物!

  铁若男又声音放缓:“古月族长,我不是来与你为敌的。请您相信我的诚意。父亲去了哪里,我并不清楚,我也不会走的,不会偷偷逃走。铁家只有战死之鬼,没有逃走的懦夫。我不仅不会逃走,还要抓住杀害贾金生的凶手!”

  “方源未必是凶手!”古月博皱起眉头,眼露凶光。

  “但他也可能是!”铁若男双目一瞪,英气勃发,在这点上她毫不退让。

  双方怒视良久。

  铁若男道:“方源现在失踪,很可能是潜逃,嫌疑更大了。但我绝不会使无辜之人蒙冤!”

  “哼,但愿如此。”古月博拂袖而走。

  一刻钟之前……

  汩汩汩汩。

  元泉漩涡此起彼伏,一朵莲花仿佛虚影,在泉水中时隐时现。

  一块块的元石被方源投入进去,使得天元宝莲的形影越来越清晰。

  “先前同窗聚会,供奉上来的一万元石,再加上古月漠尘分期供给的四万元石,都已经投入进去。怎么这天元宝莲,还未显出实体?”

  方源凝神,透过水晶墙壁,望着元泉……心中有些疑虑。

  天元宝莲十分珍贵,往上晋升,达到六转后,其价值完全不输给秋蝉。

  就算是方源前世,也只听说过,没有接触过。

  因此今生,是他第一次接触,难免有些疑虑。

  但他很快就抚平了心绪,失笑一声:“一共五万块元石,已经绰绰有余了。我这是患得患失什么?纵然炼化失败又如何?呵呵呵。”

  念及于此,他再不犹豫,深吸一口气,纵身一跃,就撞上水晶墙壁。

  这墙壁,乃是通堑蛊所化。

  方源撞上去,如跳入水中。墙壁上荡起一阵涟漪,顷刻间将其吞没。

  泉水顿时从四面八方,包裹住方源。

  方源在水中睁开双眼,却看不见天元宝莲。

  天元宝莲还未采摘之前,只能透过水晶,人的肉眼才能看到。

  方源对此早有预料,也不惊奇。他先前已经预估了距离,甚至计算了光线折射的因素,按照记忆往前方伸手一抓。

  这一抓,仿佛是变魔术一般,无中生有,变出一株莲花。

  这莲花蓝白相间,花瓣闭合,饱满如灯,充满圣洁气息。但它自有意识,虽然被方源抓在手中,却隐隐抗拒。

  但这也没有什么!

  秋蝉的气息泄露一丝,就让这三转花蛊瞬间被方源炼化。

  天元宝莲入手!

  泉水中,方源嘴角翘起一丝微笑。

  他意念一动,天元宝莲就化作一道蓝白相间的光,射入他的空窍当中。

  没有了天元宝莲,元泉中此起彼伏的无数漩涡,顿时轰然消散。原本充满生命力的泉水,此刻仿佛成了一滩死水,再不起一丝波澜。

  “元泉被废了,此处不可久留,我得赶紧趁机远遁。”方源神情转为凝重,然而正当他想要原路返回之时,异变突生!

  在元泉深处,忽然爆发出一股耀眼的血芒。

  一股巨大的吸力,陡然而生,让方源淬不及防之下,被转入到泉水深处去。

  泉水陡然变红,转为血水,将方源牢牢包裹,向下拽去。

  天蓬蛊!雷翼蛊!

  危难时刻,方源心中大吼一声,浑身亮起一层白光虚甲,同时背后瞬间生出宽大的雷光双翼。

  雷翼连振,带给方源一股向上的动力。但这血水层层裹来,吸摄力越来越大,根本难以抗衡。

  呼……

  耳边一阵水流急速涌动之声,方源被一股巨力拽着,顺着水道,急速向下。

  就在他一口气将尽的时候,周围压力忽然一空。

  方源深呼吸一口气,总算不至于缺氧而亡,然后他就发现自己正从高空往下落。

  他下意识地拍动背后双翅,但雷翼蛊却极其萎靡。

  原本强健的双翅,此刻疲软无比。

  方源心中一沉,极力在空中维持平衡,减缓下降速度。

  这是一处地下空间,并不黑暗,充斥着红光。方源从约有十五米的高空往下落,在他的下方,竟是一片地下湖泊。

  但这地下湖水,并不是寻常的透明之色,而是殷红一片,宛若血水。

  不,就是血水!

  刺鼻的血腥味,随着方源不断降落,扑鼻而来。

  这情形怎么看,怎么诡异。保险起见,方源不想轻易地落入这血湖当中。

  锯齿金蜈!

  他召出锯齿金蜈,手掌套入金蜈口器当中,将其作为鞭子一甩。

  金蜈身躯伸至最长,尖锐的尾巴狠狠地扎进一旁的山壁上。

  方源心念cāo纵下,金蜈又收缩身躯,如此一来,便带动他的身躯,落在了山壁之上。

  这山壁有些光滑,很不好落脚。但方源靠着锯齿金蜈,勉强找到一处坎坷的断面,将脚跟立在上面。

  “这是什么鬼地方?”暂时安稳住了身形,方源立即打量周围环境。

  按照方位计算,这应该是更深的地底,地下溶洞的下方。

  “怎么有会有这样一个地方?”方源心中讶异。前世他层次不够,未有接触到高层秘辛。

  事实上,这便是血湖墓地,葬着一代族长棺椁的秘禁之地。就算是家老,也只有一两位知晓这秘密。

  方源俯视,这血水湖泊,映射着漫天的红芒。面积比山寨还要大,透着诡异和恐怖之气。

  而在洞顶,上百个洞口,不断有水流冲刷下来,带着地下河道中的扇贝、乌龟、蛇鱼等等野生动物。

  哗哗哗……

  一股股的水流从壁顶洞口,时断时续地倾泻而下,砸落在血湖里。

  血水翻腾间,无数的鱼虾扑腾着,落入血湖。几个呼吸之后,它们浑身的血液都被抽尽,成了干尸,随着血色浪花,在湖面上时隐时现。

  而血湖便更增一分殷红之色。

  方源瞧着,瞳孔微微收缩。若是他落到这血湖当中,纵然有天蓬蛊的保护,恐怕下场也堪忧。

  他细细瞧着,除了新鲜的干尸之外,血浪中还时不时泛出一些骨头。

  有细碎的鱼骨,庞大的熊骨,以及明显是人的骨架。

  这是一片庞大的葬地,诡异,血腥。

  血湖波涛翻滚,冲刷周围墙壁。鲜红而发亮的血水,渗透进周围的泥土当中,使得周围的泥土都被染成一片赤红,形成赤土。未完待续……RQ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