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九十三节:神捕后手

第一百九十三节:神捕后手

  第一百九十三节:神捕后手

  天鹤上人满脸狰狞,双眼陡现凶光,忽然出手,洒下一蓬鸟翅箭雨。

  箭雨并未射向古月一代,古月一代转化为血鬼尸,本身防御卓越,难有攻效。

  鸟翅箭雨**而下,无数蛊师被洞穿身躯,顷刻死去!

  同时,天鹤上人双眼迸发白光,两道白色光柱扫射山寨,所到之处,竹楼绞碎,街石崩解。照在人的身上,肌肉白骨如雪遇阳光,一片消融。

  五转蛊师出手,瞬间造成大量伤亡。

  惨嚎声,惊叫声,绝望的呼喊声连成一片。

  一道鸟翅箭羽,向方源飞射而来。方源信手抓住身边一人,远远抛去。鸟翅箭羽洞穿此人头颅,就此卡住。方源顺势一滚,又躲开一只铁喙飞鹤的抓击。

  三转和五转差距过大,难有作为。就算是白凝冰此刻,也在不断躲闪。他每受一次伤,北冥冰魄体回复一次,却也令他距离死亡大限更进一步。

  五转蛊师,已经站到凡间的巅峰。

  “住手!”古月一代大叫,看着底下蛊师被大量屠戮,他心中疼得简直要滴血。

  他建立山寨,流传血脉,并非是隐姓埋名那么简单,而是有大图谋。家族子弟,就是他酝酿数百年,结出来的丰硕果实。此刻却被天鹤上人摧毁,这可是古月一代数百年的心血啊。

  逼不得已,古月一代只好舍了天鹤上人,刀翅血蝠蛊和血滴子都改了方向,飞下山寨,防卫天鹤上人的攻击。

  天鹤上人哈哈大笑,血海传承重攻不重守,古月一代此举是舍弃自身长处,以短处来对付他。

  他对古月一代知根知底,知道他的图谋。因此特意将这些古月族人放过,此时攻杀他们,果然叫古月一代顾此失彼,乱了方寸,而他危局顿解。

  “不好!”

  场面陷入僵持之时,古月一代忽然大叫一声,全身浮现出一条条铁索黑影。

  这黑影瞬间由虚化实,真的形成了一道道铁索连环,如蛇如蟒在古月一代的身边环绕,将古月一代五花大绑起来。

  一道长条状的黄纸符文,也渐渐显露出来,正贴在古月一代的眉心额首处。

  砰。

  古月一代被这铁索绑住,双翅不得伸展,再不能飞行,砸落在地面上。

  这样的惊变,不止是让古月一代震惊,就连天鹤上人也是楞了一楞。但后者旋即狂笑:“原来是镇魔铁索蛊,还有符底抽薪蛊。哈哈哈,看来那所谓神捕,也不是一无是处嘛。我的好师兄,今**必死无疑了!”

  这两大蛊,皆是铁家寨当家蛊虫。

  镇魔铁索蛊能束缚蛊师行动,使其动弹不得,任人宰割。符底抽薪蛊则能抽出蛊师体内蛊虫,并封镇住。

  铁血冷用这两蛊,不知活捉了多少魔道蛊师,此刻就用在了古月一代的身上。

  “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古月一代此刻惊怒交加。他脑海中回想起击杀铁血冷的最后一幕。

  那青铜面具飞出,露出一张国字脸。

  虽然已经必死,但这脸上却无丝毫恐惧之色。双眼沧桑又透出坚定,布满血迹的手掌轻轻一拍,隐晦地拍中古月一代的胸膛。

  但这力道很小,古月一代当时也没有在意。

  “原来是那个时候!可恶啊,若我是活人身躯,早就察觉了。但僵尸躯干,虽然强悍,防御卓越,但是却不敏感。”古月一代心中大恨。

  转身为血鬼尸,也有诸多弊端。按照他原本寿命,早就该死了,逆天延命,岂会没有代价?

  “哈哈啊哈!”天鹤上人大笑着,气势陡升,向古月一代袭杀过来。

  古月一代只得出手抵挡,自然陷入绝对下风。

  镇魔铁索蛊不仅帮助他的身躯,同时黑色的铁索虚影也浮现在他的空窍中,要将整个空窍都镇压封锁。

  真元海面如开水般沸腾,无数蛊虫在空窍中飞舞,抵挡镇魔铁索蛊的镇压。

  如此一来,古月一代的真元消耗,极为剧烈。

  “你今日败定了,受死吧!”天鹤上人攻势如澜,接连不断,完全是打疯了。

  古月一代遍体鳞伤,胸膛上露出惨白的尸骨,双臂都被天鹤上人齐肩斩断。

  眼看着天鹤上人就要大功告成,古月一代忽然张开怪叫。

  “央——!”

  音波成束,刺耳至极,瞬间击中天鹤上人。

  天鹤上人听闻此声,顿时如遭巨击,飞退数十步,白眉都被拉直。然后一头栽倒下去,也落在地面上。

  他艰难起身,眼眶、鼻窍、双耳、嘴角都喷涌出一股股的鲜血。余音还在他体内乱窜,让他血液逆流冲突,一时间无法再行动。

  许多蛊师觑得便宜,远远射出月刃、水弹等等,但都被天鹤上人的光圈阻挡。

  十几只飞鹤一窝蜂地冲向古月一代,但铁喙如击中血鬼尸躯,如撞钢皮铁骨,无不纷纷折断。

  五转蛊的防御,非同小可。就算是方源动用锯齿金蜈绞磨血鬼尸躯,半刻钟也未必能磨搓下一块皮肉来。

  此刻战场当中,只有两位五转蛊师才能威胁对方。他们俩虽然狼狈不堪,但只要真元不尽,其他人都只能望而兴叹,难有作为。

  天鹤上人见飞鹤一时无法建功,飞鹤王又在极远处正和血蟒蛊厮杀,他自己又气血冲突,行动不便,只好双眼一瞪,集中全部心神,催动扬眉吐气蛊,令真元对耗大为加快。

  这可差点就要了古月一代的老命!

  真元海面急速下滑,一旦耗尽,蛊虫没有真元的支撑,就挡不住镇魔铁索蛊的镇压。一旦镇魔铁索蛊彻底镇压下来,符底抽薪蛊就会发动,封印蛊虫,一个个地抽出来。那就真的大势已去了!

  古月一代仓惶大叫:“快快抓住白眉,催动真元,助我一臂之力!”

  “快去帮忙!”

  “相助一代先祖!!”

  “我们一起上。”

  一大群蛊师蜂拥而至,不仅是古月一族,就连白家、熊家的蛊师,都赶过来。

  就连古月一代都斩断不了这白眉,他们的手段更加不成。只能响应古月一代所说,纷纷伸手,抓住白眉。

  他们刚把手搭上去,白眉就分出丝缕,紧紧地缠住手腕手臂,然后延绵到身躯之上。

  “啊……”惨叫声接连响起。

  一转二转的蛊师,他们的真元哪里能和五转真元对耗?一下子就被耗干净,真元海见底,空窍完全干涸,然后开裂,最终崩溃散灭。

  空窍是人体要害关键,比心脏还要重要,空窍一破,许多蛊师当场双眼一翻,就失了性命。

  “该死!”古月一代怒骂,镇魔铁索蛊越缩越紧,勒进皮肉当中,压的白骨嘎嘎作响。

  按理说,铁血冷已死,这镇魔铁索蛊没有蛊师的真元,无法催动。但这镇魔铁索蛊,却是被血狂蛊污染,可以自身汲取空气中的元气。同时镇魔铁索蛊乃是铁血冷之蛊,里面是铁血冷要镇杀古月一代的意志。

  古月一代真元消耗太快,已渐渐不支。

  看到这一幕,许多赶来支援的蛊师,不由的都脚步一滞。

  “怕什么,一代败了,我们一样都是死!你们难道还指望,对方能够放过我们?”方源大叫一声,赶到古月一代的身边,一把抓住白眉。

  千里地狼蛛已经死了,对方有飞鹤,可飞行追击。独自逃生,根本没有希望。

  反倒是相助古月一代,还有令双方火并厮杀,自己得利的可能性。

  白眉牢牢锁住方源手腕,又顺着手臂,如藤蔓疯长,蔓延到他的腰间。空窍中,雪银真元极速消耗。方源紧紧咬牙,暗暗坚持。

  他的行动,起到了模范作用。其他的蛊师都被带动,纷纷涌来。

  “我们一起出手,未必会死!”

  “没错,人多力量大!!”

  “唉,还能怎么办,只有一拼了。”

  无数双手搭在白眉之上,不断有蛊师死去,同样的不断有蛊师填补空缺,加入到对耗之中。

  “哈哈哈,能和五转交手,这是多么精彩有趣!”白凝冰也来搭手。

  “是生是死,看此一搏。”熊骄嫚同样站了出来。

  方正则不见踪影,他失落在野外,并未有逃到山寨里来,已然生死未卜,凶多吉少。

  时间在此刻变得分外漫长,难熬。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有蛊师死去。一些蛊师攻杀天鹤上人,但白色光圈岿然不动,稳如泰山。

  唯有三转蛊师,才可在对耗中撑住阵脚。

  许多蛊师信心动摇,显现出迟疑之色。

  双方陷入僵持,天鹤上人低声狞笑:“我赢定了,你们都得死!”

  三转和五转,差距过大。四转倒是可以有影响,但三位四转族长,早已经被天鹤上人所杀。

  古月一代浑身被铁索绑住,又缠着白眉,额头处符底抽薪蛊飘飘而动,空窍中,真元更已经稀少无比。

  忽的,符底抽薪蛊散发出微微的黄光。从古月一代的空窍中,拘出一团黄光。

  这黄光比拳头更大,比脸盆要小。悠悠地飘落到地面上,黄光减弱只剩下微芒。

  只见一只水晶头骨似的的蛊,显露出真形。此蛊好似婴儿头骨,一巴掌可托住,头骨宛若水晶,又布满淡红色的血丝条纹。

  “血颅蛊啊!时隔数百年,我终于又见到你了!”天鹤上人远远看到,喜极而泣,神色激动至极。

  列表RQ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