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九十四节:血幕天华

第一百九十四节:血幕天华

  古月一代把血口獠牙咬得咔嚓作响,却挣扎不得,动弹不了。

  忽然,又有一团黄光从黄色符面拘拿出来,落在地上,化为一枚黑白相间的太极光球。

  这光球中,两只奇特的蛊虫相互盘旋,你追我逐间,太极光球不断转动,丝丝大道蕴味流转而出,让无数人侧目。

  “这是何蛊?”白凝冰等人惊疑。

  “这竟然是四转的……”方源目光一凝。

  “阴阳转身蛊!!”天鹤上人大叫一声,脸上流露出明显震惊的神色。他呆愣了一下,仰天大笑“我的好师兄,真难为你寻得如此好蛊。哈哈哈,你居然还想转身成人,可惜了,真是遗憾啊,被我破坏了!”

  古月一代急得乱蹬腿,连连嘶吼,完全失态。不管是血颅蛊,还是阴阳转身蛊,都是他近千年谋算的关键之物。现在皆被封印拘拿出来,让他辛苦谋算几乎要成空了。

  天鹤上人笑得更欢畅,他看到古月一代如此表现,复仇的欲望得到了充分的满足。

  又一道黄芒拘出来,落在地上,是一只猩红色的蛊,半透明如水球。

  古月一代见了此蛊,忽然动作一顿,大喜。血口张开,獠牙呲露,大叫道:“快快来人,斩掉这蛊虫!”

  几位蛊师闻言,立即上前,动用手段。

  这蛊被符底抽薪蛊封印住,不能被古月一代沟通心念催用。表面上也蒙着一层黄芒,带有封印,非得铁血冷或者动用特殊蛊虫才可解封。

  但此蛊乃消耗蛊,本身就很特殊。要用它,就得将其捏碎。

  几位蛊师出手,黄芒封印只是封印蛊虫,并没有防御之能。承当了几次攻击之后,顿时崩解,封印的蛊虫也被这蛮力破坏。

  嗡!

  一声轻吟声响,血芒绽放,猛地一扩,顷刻之间,就形成一道球形护罩。

  古月一代在护罩内,天鹤上人在护罩外。

  血色护罩方圆六亩,白凝冰和方源皆在罩内,熊骄嫚等却在护罩外。

  最令人振奋的是,白眉被这护罩一切,顿时断成两半,白眉崩解,方源等人都重获〖自〗由身。

  “这护罩气息高达五转,怎么像水幕天华蛊?”方源纳闷,这蛊他也没有见过。

  天鹤上人被这护罩阻隔,踉跄地站起来,冷笑不断:“师兄你好手段啊,居然这样还能反击,让你破了扬眉吐气蛊。可惜啊,就凭你这区区防御,又如何能挡我?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古月一代却哈哈大笑:“师弟啊,那你何不攻来看看呢?”

  “正有此意!”天鹤上人眼中杀机一闪,无数飞鹤扑击而来,同时眼中绽射白光,无数鸟翅箭雨密集暴射。

  然而这血色球罩,却岿然不动,稳固如常。

  天鹤上人面色变得极为阴沉,停下手来:“这是何蛊?”

  古月一代仰头大笑:“好教你知,这是我独家合炼而出的血幕天华蛊。水幕天华只有四转,能挡五转蛊攻伐。我这蛊高达五转,比之防御更坚。水幕天华蛊连其主人都不能进出,我这血幕天华蛊,我却能出不进。师弟,你慢慢打,用力打。待我恢复好了,再出来收割你的狗头,啊哈哈!”

  “狗贼大言不惭!”天鹤上人气急败坏,原本十拿九稳之局,没有想到竟然被古月一代扳回一城,场面又陷入到僵持当中。

  他疯狂攻打,攻势猛烈至极,在罩子外的蛊师,包括熊骄嫚在内,统统身亡。

  但血幕天华之内,却是安之若素,风平浪静。血罩稳如泰山,一众蛊师渐渐放下心来。

  “一代先祖果然英雄盖世!”

  “终于得救了,接下来一代先祖大发神威,此人必败无疑。”

  “呼,这就是五转蛊师的力量吗?何等的强大,我竟然还能存活下来!”

  众人欢呼,大叫。

  倒是白凝冰冷哼一声,他因为十绝大限必死无疑,此番僵持,失去了几分精彩,倒令他心中不悦。

  天鹤上人攻杀半天,没有任何效果。他忽然停下攻势,清醒过来。

  古月一代此言,是想jī将他,让他不断地耗费真元,浪费在攻击血幕天华之上。如料不差,这血幕天华应和水幕天华有异曲同工之妙,合炼代价极其高昂,属于一次性的消耗品,防御坚强稳固,但有时效。

  持续的时间一过,就要自行消散了。

  想到这里,天鹤上人当即取出两块元石,捏在手心,盘坐下来,开始恢复真元。

  “你们助我,只有助我才有生机啊。元石,我要大量的元石!”古月一代叫了一声,立即周围就有蛊师取来元石,堆在他的周围。

  古月一代张开血盆大口,深深一吸,元石就被吸入他的嘴中。

  他张口咬合,咔嚓声中,元石被咬碎,大量的天然真元注入到他的空窍当中。

  天鹤上人看到此处,急在心头。大叫起来:“不要再给他元石了,你们这群蠢货!他一恢复行动,就要杀掉你们,以你们的血来洗练提升他的资质。你们这是在自寻死路!”

  “哼哼,这等低级的离间计还使用出来,不怕人笑掉大牙嘛!”

  “快快快,这老贼叫我们不要给,我们更要给元石了。”

  “一切都依赖古月一代大人了!”

  蛊师们纷纷慷慨解囊,大量的元石被古月一代投入嘴中。方源和白凝冰冷眼旁观。

  若是寻常人体,经不起这般多的真元灌输,当他的血鬼尸躯却强大而又坚固。空窍中的真元海面急速上涨着。

  镇魔铁索蛊的威力越来越弱,半晌功夫之后,它化为了一股血水,彻底消亡。

  古月一代没了束缚,长啸一声,催动血鬼尸本命蛊。大量腥臭的血水被吸引过来,注入到他的〖体〗内,一眨眼功夫,他强健的双臂就重新生长出来,锐爪如刃。

  他哈哈大笑,站了起来。

  恰在此时,他额头的符底抽薪蛊,也化为一滩血水,彻底消散。

  “天不亡我啊!”古月一代仰天大笑。

  “恳请先祖出手,斩杀了这老贼吧!”

  “一代大人出手,必定马到功成,无往而不胜呐。”

  众人欢欣鼓舞。

  古月一代笑声渐息,眼眶中火焰燃烧,声音慢条斯理:“我当然要杀敌,但在杀敌之前,却需要做一件事情。”

  “不妙。”方源听这语气,心中顿时一突,脚步不着痕迹地向人群外边移动。

  他身边的人不解,仍旧斗志昂扬:“不知一代先祖要做何事,如果力所能及,我们定当竭尽全力效命先祖!”

  古月一代仰头大笑:“哈哈,这件事就是要取你们的性命!”

  “什么?!”众人大惊失色。

  古月一代却悍然动手。

  扑哧一声,他伸出利爪,顿时贯穿身边一位三转蛊师。待收掌时,古月一代的手中已然抓了一颗怦怦跳的心脏。

  这蛊师乃古月族人,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惨叫一声,血喷如泉,仰头而倒。

  “好血啊,可不能浪费了。”古月一代笑叹一声,心念一动,那血颅蛊就飞起来,在这蛊师的身躯上飞绕一圈。

  蛊师尸体抽搐,全部的血液都被血颅蛊抽出来。然后尽数没入到血颅蛊两个空洞洞的眼眶当中。

  血颅蛊饱饮鲜血,水晶模样的头骨上,条条血色丝线变得更加鲜艳。

  “一代先祖,你?!”众人轰然爆退,有人惊叫。

  “聒噪!”古月一代身影一闪,就出现在此人面前,掌刀一切,就将他的身躯斩成两段。喷涌的鲜血,又被血颅蛊吸尽。

  “一代,你狼心狗肺,不是我们的元石,你怎么还能有战斗力量?!”

  “这个一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大家一起出手,杀了他!”

  “没错,我们人多力量大……呃!”

  一场血淋淋的屠杀开始了。古月一代是五转巅峰,空窍中真元恢复完全。这些蛊师多为一转、二转,三转都在少数,哪里是他的对手?

  而这血幕天华,又将内外隔绝,形成封闭空间。只有其主古月一代,才可外出。不过一旦出去,他再想要进来,那就只有摧毁血幕天华,或者等到它时效消失。

  蛊师们逃又逃不出,战又战不过,很快就溃败,被古月一代一一击杀。

  除开白家、熊家蛊师,他每杀一个古月族人,就用血颅蛊吸尽血液。杀了数百人后,四转的血颅蛊鲜红欲滴,达到了极限。

  古月一代哈哈大笑,召来血颅蛊,悬浮其顶。

  “这一天,这一刻,我辛苦谋算数百年,终于到来了!”他欣慰长叹。血颅蛊张开紧紧闭合的嘴巴,吐出一股血泉。

  血泉却不腥臭,反而散发出清香气息,让人闻之心旷神怡。

  古月一代被这道血泉,从头到脚,浇个湿透。

  但这血泉也奇妙玄异,一滴都不洒在地上,全都附着在古月一代的身体表面,然后慢慢地渗透进去,一直到空窍。

  古月一代默立原地,垂首品味片刻,忽然爆发出狂喜的笑声:“嘎嘎嘎嘎,我的资质提升了,我的资质真的提升了!”

  其余蛊师无不震动。

  血罩外,天鹤上人手指古月一代,大怒道:“还我的血颅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