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七十一节:商燕飞的酬谢

第七十一节:商燕飞的酬谢

  “女儿?”

  一干少主皆流露出惊异的神色,彼此相视。

  商睚眦恍然大悟,一拍额头,原来是这样子。因为如此,父亲大人才礼遇这两人!

  神秘的面纱剥去,商睚眦看向方源的目光,隐藏着深深的仇恨。

  他已经不再惧怕。

  如今已经知道你的底细了,待我渡过这次考评,缓过气来,再来慢慢地对付你们俩个王八蛋!

  一时间,小院中一片安静。

  商燕飞含笑,目光扫视周围,留给众人接受的时间。

  方源很“配合”地表现出震惊,兼具恍然,又带着怀疑的神色,口中喃喃:“难道说?”

  “不错。”商燕飞看着他,点点头,“正是你们二人在行商途中,一路护卫的张家小姐。她正是我的女儿,从她刚刚踏入商家城,我就感应到了她的血脉,如今已经相认。”

  “张心总!”白凝冰脱口而出。

  商燕飞朗笑一声:“呵呵呵,如今她已经不姓张,而姓商。二位救了爱女之命,就是我们商家的恩人。所以当得起我们一家人敬酒。”

  正说着话,院门被人轻轻推开。

  少女蛊师田蓝一身丫鬟装扮,推开门后,回到商心慈的身边。

  “小姐……”小蝶看着满院的人,不禁胆怯。

  “我们进去吧。”商心慈轻吐出一口浊气,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走进庭院当中。

  忽然,她脚步一滞,脸上涌现出惊喜交加的神色。

  她看到了方白二人。

  “竟然真的是她!”看到商心慈的这一刻,白凝冰的瞳孔骤然缩成针尖大小她彻彻底底的震惊了!

  整个场中没有人了解她此刻心中的震骇之情。

  白凝冰心中的这份震骇,不是来源于商心慈,而是针对方源。

  她冰雪聪明,当商心慈露面的这一刻,她恍然大悟,终于知道方源一直隐藏着的真正目的!

  张心慈就是商心慈,所以他一路上保护她。他怎么知道她的身份?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吗?!

  一时间,白凝冰思绪澎湃,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黑土哥哥,白云姐姐,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商心慈一瞬不瞬地盯着方源,双目放光。

  “慈儿,为父说过要给你一个惊喜,没有说错吧?”商燕飞温和地笑着。

  商心慈万福一礼:“谢谢父亲大人,这是慈儿来到商家城最开心的一天。”

  经过这些天的迷茫,她已经接受了商燕飞就是自己亲生父亲的事实。

  不管父亲有多么对不起母亲,他到底是自己的亲人!

  哪怕商心慈心中对商燕飞仍有着怨气和恨但亲情这种至深的羁绊,对于善良的她来讲,永远斩不断。

  商燕飞听到商心慈首次称呼自己为父亲,顿时嘴角翘起,流露出浓浓的笑意。

  商心慈又转过头来,带着一丝惶急之色,向方源解释道:“黑土哥哥,我不是有意骗你们的。娘亲去世前,嘱托我前往商家城。她的苦心,我也是见到父亲之后才真正明白。”

  这话如一道霹雳般,击中白凝冰的心。

  幽蓝的眸子眯成一条线,她心中极度的震惊和疑惑:“竟然连商心慈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吗?为什么?为什么方源会一清二楚?”

  原本方源在她心中就笼罩着一层迷雾,看不分明。

  如今,白凝冰心中的迷雾陡然加深一层,方源变得更加神秘莫测!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商家会如此礼待我。原来如此啊……”方源仰头长叹一声,继而缓缓摇头,不甚唏嘘感慨,“想不到,真的想不到你竟然是商家族长的女儿!”

  “黑土哥哥,你能原谅我吗?”商心慈攥着手,语气紧张。

  商燕飞微微皱起眉头,看女儿的这神态语气,似乎这小子在她心中份量不轻啊。

  方源哈哈一笑:“没有关系,我怎么可能怪你呢。不知者无罪,事实上我也骗了你。”

  “什么?”商心慈神情一楞。

  方源摸摸鼻子:“黑土白云不过只是化名。”

  商心慈顿时微笑起来,轻轻地道:“这个我早就猜到啦。”

  方源故意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咬牙抱拳道:“说来惭愧,我的真名叫做古月方正,这位是我的同伴白凝冰。”

  “古月方正,方正……”商心慈将这个名字放在嘴里咀嚼了半天,牢牢记在心中。

  商燕飞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他很欣赏方源的坦诚。

  事实上,他已经详细地调查过了。

  古月山寨虽然覆灭,但商家能量巨大,从贾家那边仍旧得到了许多情报。

  古月山寨中的确有古月方正这个人,并且这个少年拥有甲等资质,被古月一族当做少族长培养。

  同样的,也有白凝冰,已经被定为白家寨的少族长。

  两人皆有天才之名。

  至于他们为什么要冒名伪装,潜入商队,这个更加容易调查。

  因为白骨山的一道传承,百家的仅有的两个少主死在方白二人手中。同时,传承也被他们夺走大半。

  百家发布的通辑令,就是最好的明证。

  “原来如此,说实在话,我刚刚心里一直犯嘀咕呢。”商蒲牢哈哈一笑。

  “孩儿恭喜父亲大人。”商赑质道。

  “有什么麻烦,就跟大哥讲。”商囚牛看向商心慈。

  “太棒了,我又多了一个姐妹,这次家宴来得值。”商螭吻欢笑道。

  少主们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纷纷献上贺词。

  “这是大家同喜的事情,因为你们又多了一位亲姐妹。”商燕飞扫视众子女,对他们的心理状态,十分了然。

  “商心慈的出现,无疑是一种威胁。”

  “从此以后,竞争少主的人,又多了一个。”

  “想当初,商拓海不就是父亲大人的私生子吗?如今他已然是商家的少族长!”

  “其实不用担心,张家依附于武家和商家有世仇。商心慈毫无根基,很容易对付。”

  少主们脸上泛着笑容,心中却有不同的思量。

  帝王家中无亲情。

  帝位牵扯到无上的利益,就算是亲情也败在利益之下。

  商家乃是南疆霸主,谁若将来登上族长之位,就是整个南疆的几位话事人之一。位高权重,登临世俗之巅峰,自然利益极大。

  哪一代的商家族长,不是经过一番惨烈的斗志,才艰难上位的?

  商燕飞是过来人,更清楚此中内情。

  因此,他心中更加怜惜商心慈。

  如今公开商心慈的身份,虽是爱护她,但又将她陷入斗争当中。

  “来慈儿,坐我这边。”商燕飞拍拍身下的座椅,道。

  “是。”商心慈答应一声,深深看了方源一眼,方源含笑向她点点头。

  商心慈走过去,坐到商燕飞的身边。

  小兰、小蝶两位丫鬟,则站在他们身后两侧。

  这一幕众子看在眼里,神情各异。

  他们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父亲大人如此喜爱一位子女。

  就算是当初的私生子商拓海也没有这般待遇!

  “好了,都坐下吧。”商燕飞招招手,又看向方白二人。

  他开口道:“古月方正、白凝冰你二人救下我的爱女,并把她护送过来。我们一家人都对此身怀感激之情,你们想要什么,都可以提出来,我身为商家族长,将尽力满足你们。”

  少主们不由地向方白二人,投来羡慕的目光。

  这可是商家族长的感谢,南疆霸主之一的承诺,份量之重,可比青山!

  但方源却摇头:“族长大人,我们之所以保护商心慈小姐,是因为之前受了小姐的恩惠。恩情早已相抵,已经两清了。”

  此言一出,众人都流露出诧异之色。

  商负屃很快就反映过来,不禁眯起双眼,暗赞这回答之妙。

  方白二人救下商燕飞的亲生女儿,商燕飞必定有重赏。若是连这样的功劳,都不重赏,那么外人怎么评价商家?万一将来商家少主遇到危难,谁还会出手相救呢?

  商心慈见方源竟然不要奖赏,暗暗心急,对商燕飞开口道:“父亲大人,其实这次行商途中,黑土大哥损失了许多财货的。”

  商燕飞是多么精明的人物,商心慈的话还未说完,他就明白了亲生女儿的心意。这是替方白二人讨赏钱呢。

  他点点头:“两位既是蛊师,那就以一百万元石相赠,聊表谢意。”

  听了这话,许多少主差点都要流下口水。

  他们虽然掌握商家城许多产业,但众目睽睽,又有每年的考核评定,难以中饱私囊。

  商睚眦才华也有,就是贪得太多,才导致业绩岌岌可危。

  方源却再次摇头:“实不相瞒,在下曾经虎口拔牙,抢到了一个传承。如今卖了秘方,暂时不缺元石。”

  “哦,是这样啊。”商燕飞饱含深意地看了商睚眦一眼。

  商睚眦顿时被吓得心脏漏跳一拍,口干舌燥,额头迅速渗出冷汗。

  商睚眦的事情,商燕飞又岂能不知道?即便是做假账,他也能猜测出一些端猊。

  但商睚眦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虽然违反了商家规矩,但只要不暴露出来,也算是他的本事。

  到了他这个高度,早就明悟出来:遵守规矩不算是本事,真正的本事是破坏规矩而享受利益,却不受惩罚。真正的大本事,是破坏旧秩序,建立新规矩,一直享受利益。

  商燕飞借机敲打了商睚眦一下,接着,便又说出了另一个酬谢的方案。

  商心慈只是听了一半,双眼就散发出熠熠之光。

  这的确正是方白二人最需要的!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