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八十六节:全力以赴蛊

第八十六节:全力以赴蛊

  饭桌上,酒菜飘香。

  身边几桌客人,有的在拼酒,有的在吟诗,有的在笑闹,氛围轻松欢快。

  方源和李然面对面坐着,表面上十分平和,但事实却剑拔弩张,暗流汹涌。李然心中暗藏凛冽杀机,方源看似轻松,也防备着对方。

  “你究竟是谁?”李然运用心音蛊道。

  “我说过,这个问题并不重要。把烧饼拿给我。”前半句方源用心音蛊回答,后半句则是直接开口。

  李然楞了一下,将纸包推给方源。

  方源打开纸包,取出烧饼,咬了一口,点点头,淡淡地笑道:“就是这个味道,真是麻烦你了,不好意思。”

  接着又用心音蛊:“你知道吗,我跟踪你几次,就在这酒楼下,恰巧肚子饿了,顺手买了烧饼。发现它竟然十分好吃,你也尝尝吧?”

  李然哪里有心情去尝这烧饼。

  他在心中哼了一声,传音道:“你就不怕我下毒?”

  表面则浮起笑容:“举手之劳嘛,谈不上麻烦。咱们是什么交情呀。”

  “呵呵呵。”方源笑出声来,意味深长地盯着李然,心中传音,“你有什么蛊,我还不清楚么?”

  李然笑容更盛,心中却陡然一沉。

  “他这是在敲打我!没错,敌暗我明,他跟踪我,我居然没有察觉。应该早就把我的底细调查得一清二楚。我若和他动手,恐怕凶多吉少。所以他借这烧饼,来jǐng告我!”

  方源见李然不说话,目光不断闪烁,知道敲打住了,便取出星辰石来。

  李然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但旋即又被他强行挪移走。

  下一刻,方源的声音就在他心中响起:“你不用装,我知道这里面封印着全力以赴蛊。”

  “什么?!”李然如遭受五雷轰顶,心神剧震。

  就算是他表演功力深厚,此刻脸上也不禁变sè,流露出慌乱和恐惧。

  他先前还一直期望着,这星辰石的秘密不会暴露。毕竟它出自卫神经之手,毫无破绽,但没想到事情已经险恶到如此境地。对方竟然知道这里面封印着全力以赴蛊!

  “等一等,全力以赴蛊的事情,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我也是不久前,刚刚从接头人的手中拿到手里。他怎么知道的?”

  “事情复杂了……我自信自己这边毫无破绽,这情报极可能是本家方面泄露出去的!本家能派遣我这样的卧底。对方家族自然也能派遣到本家来。南疆几大一流家族,相互渗透,各派卧底,早已经是彼此心知肚明的事情了。”

  “要不然怎么解释,对方得知全力以赴蛊的事实?没错,我如此小心谨慎,怎么可能被他抓住把柄。引起怀疑?只是本家居然已经被渗透到这种地步了,真是可怕!”

  “但或许,也并非如此。这个世界中,有太多奇特的蛊……”

  方源留给李然充分思考的时间。

  他是聪明人。思考的越多,就越是惊疑重重。下意识地,就会将方源想得更强大,更神秘。更可怕,他的底气也就越来越弱。

  方源轻抚着星辰石。又等了一会,觉得火候差不多了,继续传音道:“我想要全力以赴蛊。”

  李然楞了一下,一时间没有理解方源的深意。

  “但是我知道,如果我拿走这只蛊,我将受到你家的狙击和报复。所以,我需要你的合作。”方源目光幽幽。

  能够算计商家的,必定是同等的大家族。方源若强行夺走全力以赴蛊,就要与这股势力为敌。

  这块星辰石,就像是鱼钩上的鱼饵。方源想吃掉这饵,同时也要避免这鱼钩勾住自己的嘴。

  李然不禁流露出嘲讽的笑意:“你居然要让我跟你合作,真是笑话,凭什么?”

  “就凭我不想真的和你为敌,就凭我拥有紫荆令牌,却不想揭穿你,就凭我和你一样,也有想守护的人。”方源一边心中对李然说着,一边对望向窗外。

  同时,他嘴上说道:“听说那家的豆腐味道不错。”

  李然眯起双眼,眼缝中凶光毕露,他在心中低喝:“你这是在威胁我?!”

  方源摇摇头,眼中如烟云飘荡,流露出一丝复杂的情感。李然瞬间捕捉到这份情感中的伤感、悲伤、无奈、缅怀之情。

  “你还不清楚自己的处境吗?”方源在心中沉声道,“像我们这种人,夹杂在两个势力之间,每天生活都如走钢丝,将真实的情感永远压在内心最深处,说不定下一刻就要掉脑袋。既然选择了这条道路,自然要走下去。为了家族,你我也无怨无悔。只是有些人,明明是无辜的,为什么要因为我们而承担风险,受到牵连呢?”

  李然心中抖震,不可置信地看向方源:“难道你也是……卧底?”

  方源无奈地笑了笑,笑容苦涩:“你说呢?”

  李然看到这样的笑容,双目炯炯,紧紧地盯着方源。

  方源的神情没有一丝的不自然,他转头看向窗外。

  李然知道,他是看向自己的妻、儿。

  方源的目光是那么的温和,那么的恍惚,似乎沉浸在某种回忆当中。

  李然不觉得方源的情绪是假的,因为这个少年的年龄有限,这样的情感怎么可能伪装出来?就算是他活了这么年纪,也伪装不来。

  这是真情流露啊!

  不由地,他对方源升起一股微妙的认同感。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方源眨了一下眼,收回视线,开口道:“李然,你在商家城潜伏了八年。如果你的身份暴露了,你的任务就彻底失败了。你的失败,可能危及你的生命。但更重要的,是家族的损失,你将辜负了家族对你的期望。”

  李然不由地握紧双拳。

  方源的话,说到他的心坎里去。

  他对家族忠心耿耿,已经上升道信仰的高度。否则家族也不会像选中他,担当卧底了。

  方源又道:“你如果失败了,你的妻子就没有了丈夫。你的儿子才刚刚五六岁,就没有了父亲。你的身份暴露,他们有极大可能因你而死。你只有一步步的成功下去,爬到外姓家老的位置,是你的目标吧?但你认为它会是你的终点吗?不会,你会一辈子潜伏下去,只要商家不倒,家族就需要你充当卧底。”

  李然不禁咬牙。

  方源的话,又说到点之上了。

  这些事情,他何尝没有考虑过?只是想着想着,就不敢想了。未来真的是太漫长,想太多,压力太大,反而会失去走下去的勇气!

  “所以你需要盟友,李然兄。”方源娓娓道来,“你不会背叛家族,我也不会背叛家族。你有想保护的人,我也有。我们可以合作。我们需要外力,来让自己和亲友更安全,我们活着才能更好的为家族做贡献。而商家是我们共同的目标。”

  “当然,这种合作,只限于私人。如果我们背后的家族开战,你将是我第一个要铲除的敌人。”顿了一顿,方源补充道。

  李然冷哼一声,方源说的如此直白,反而更显出他这番话的真实xìng。

  对于他来讲,对家族的忠诚是首要的,其次是对家人的爱护,再其次是对自己生命的珍惜。

  方源的提议,无疑满足了他的这三个需求。

  “但眼前这个人真的可以相信吗?不同势力,卧底之间的合作,真是异想天开啊!也许……正是因为他的年轻,他的聪敏,他的胆大,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吧?如果我像他这般年轻,恐怕,恐怕也会这么做,也说不定!”

  李然越是琢磨,越觉得方源是有诚意的。

  最关键的一点是,他已经没有退路了!在方源面前,他已经暴露了。

  如果方源把他透漏出去,他的任务就失败了,他十年来的努力统统化为乌有,他怎么能甘心?

  人xìng是复杂的,其中有一面叫做侥幸。

  李然就好像是被逼上悬崖的人,强敌逼近,他只有跳崖一途。哪怕他根本不知道悬崖下会有什么,但他仍旧会祈祷,希望悬崖下有深潭,或者坠落途中被石头缝里生长的树木所救。

  他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半晌后,他才用心音蛊道:“我该如何相信你?”

  方源微微一笑,取出一只毒誓蛊。

  ……

  三天后,方源在赌石坊切出全力以赴蛊,引发整个赌石区的轰动。

  “听说了吗?有人在蓝巢赌石坊,居然切出了全力以赴蛊!”

  “真的是全力以赴蛊?那可是已经绝迹的上古之蛊,能够百分百催发出兽力虚影!”

  “你们现在才知道?嘿嘿,我知道的比你多多了。这个走了狗屎运的,叫做古月方正。此人也不知什么来头,居然手中有紫荆令牌。其实全力以赴蛊,本来不属于他。是一个叫李然的蛊师选了,结果走路撞到了古月方正,被古月方正刁难,抢了三颗顽石充作赔偿。而那全力以赴蛊就在其中。”

  “哎呀,这个李然真是倒霉啊,全力以赴蛊本来应该是他的!”

  “这就是命啊……”

  “蓝巢赌石坊,不行,我得去看看!”

  一时间,商家城流言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