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零六节:拍卖(上)

第一百零六节:拍卖(上)

  飓风山常年大风不息,位于此山之上的沮家寨,从建立之时,就面临着来自飓风的危机。

  沮家寨耸立在飓风山上,有数百年的历史。以人力抗衡天灾,期间许多次面临灭寨的危机,但都险而又险地挺了过来。但是这一次,他们迎来了百年难得一见的大飓风。

  沮家寨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天灾之下。

  恐怖的飓风将元泉都摧毁,沮家伤亡惨重,失去了立寨之本,只能背井离乡,来到商家城,投靠商家,以图再起。

  商家城物价昂贵,为了维持生计,他们不得不变卖家产。

  对于沮家来讲,这是个巨大灾难。对于其他人而言,这却是个难得的机遇。

  沮家虽然是个小型家族,但能屹立在飓风山,抗衡天灾数百载而不倒,显然是有底蕴的。

  沮家变卖家产,使得这场拍卖会有了一种非同寻常的吸引力。

  因此消息一出,立即引起商家城大多数人的瞩目。

  七天之后,拍卖会如期举行。

  会上,人潮汹涌,宽阔的大厅内座无虚席。高处的包厢,更早早被瓜分一空。

  方源和白凝冰,利用两块紫荆令牌,夺得一处包厢。

  方源将包厢的窗口打开一条缝,站在一旁,感受着大厅内火热的气氛。

  此时拍卖会还未开始,大厅中近千人议论纷纷,嘈杂一片。

  “唉,沮家可惜了。屹立数百年,最终还是倒在了飓风之下。天地之威,人力难撼啊。”有人感叹着。

  “这其实也没有什么。总会有新的家族建立起来,也会有旧的家族破灭。就像前几年。青茅山上的三个家族,一朝而灭。沮家破亡,实属正常。”有人不以为意。

  “沮家的不幸,却是我们的幸运。听说这一次拍卖会上,有许多的好货色。”有人报以幸灾乐祸的态度。

  “这么多沮家的人,一下子涌入到商家城,对商家城的各行各业都要造成冲击了。”有人则看得更远。

  这时,人声忽然一阵沸腾。

  “看,那是商家的少主商囚牛。”

  方源循声望去。果然见到商囚牛,正从入口处,大步而入。

  他体格雄健,步伐沉稳。今年刚好三十岁,是商燕飞的大儿子。

  “囚牛大少主好!”

  “见过大少主。”

  “能得见大少主。小的们实在是三生有幸。”

  一时间,许多人急忙上前,向商丘牛问好行礼。

  “大家都好。”商囚牛话不多,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沉稳应付局面。

  最后,他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入一间包厢。

  拍卖场中。人群平静下来。

  但不消片刻,又骚动起来。

  “嘲风少主和负屃少主也来了!”

  “他们从小到大,感情都很好。今天果然又走在一起,联袂而至。”

  排行老四的商嘲风。依旧头发蓬乱,一股狂野之气。而排行十三的商负屃,则斯斯文文,作书生打扮。

  两人一边交谈。一边往包厢里走。一路上自有仆人开道,没有搭理周围的人。

  方源冷眼旁观着。眼睛眯了眯。

  前世的记忆中,商嘲风险些夺得商家家主之位,是商心慈的最大敌手。他性情阴狠,又有当断则断的勇气,在这点上很像商燕飞。

  而商负屃则是他的最大支持者,甘心居于其下,有智谋,擅算计。在将来的义天山正魔大战,屡出智计,让魔道蛊师损伤惨重,大出风采。

  这两人,一个能断,一个好谋,正好互补。前者执掌斗蛊场,后者负责拍卖场,都是商家城的重要领域,羽翼已成。如今是十大少主中的第三大派系。

  商嘲风和商负屃还未走进包厢,门口处又迎来一波人马。

  商蒲牢、商狻猊、商赑屃相互之间有说有笑,一起走了进来。

  这三人在商燕飞的儿女中,分别排行八、九、十位。因为利益,组成一个小联盟。是少主中第二大派系,势力雄厚,暂时压过商嘲风和商负屃一头。

  商蒲牢执掌商家城大小青楼,意态风流,乃花中浪子。商狻猊则负责酒楼绸庄,狮口阔鼻,呼吸间喷吐两道黄色云烟。商赑屃则身材矮胖敦厚,也是一位力道蛊师。他的核心蛊乃是龟胎蛊,有十龟之力。

  商狻猊、商赑屃武力雄浑,商蒲牢则文采风流,为三人首领。两武一文,向来配合默契。

  这三位少主却没有选择包厢,而是坐到大厅当中。

  商蒲牢最擅人际交往,所到之处,无不人流汇集。他挑起桃花眉眼,在人群中谈笑风生,挥洒自如,引得场面更加热烈。

  在他左右两侧,则傍着商狻猊和商赑屃,宛若两具门神护驾。

  “商燕飞的这些儿女,各个都是人中龙凤!”方源心中暗暗感叹。

  他现在对商家十少主的格局,已经了解得很深入透彻。

  现在,商家少主中,有三大派系。

  第一派系,是商囚牛。他是商燕飞的嫡长子,单凭这个身份,就有大批的商家家老,以及族人拥护。

  第二派系,是商蒲牢、商狻猊和商赑屃。三人势大,如今风头正劲。

  第三派系,则是商嘲风和商负屃,隐藏着实力,等待崛起之机。

  至于其它人,商睚眦独来独往,气量稍显不足。商螭吻活泼俏丽,却是毫无野心。商貔貅天资卓越,但玩心重……

  “我要扶持商心慈上位,不可与三大派系争锋。商心慈虽然能够修行,但强行开窍,资质只有丙等,这不是根基薄弱,而是根本就没有任何根基。”

  商心慈是商燕飞的私生子,母族是张家。张家和武家走的很近。和商家有积年旧怨。这更是商心慈的政治劣势。

  “每年的少主考核,都是商燕飞的其他子女上位的大好良机。记忆中,商心慈是六年后,成为商家少主的。但这时间太长,我要利用商心慈这条线,就得提前将她推举上去。今年的考核,就是一个契机。”方源心中默默思量着。

  要推动商心慈上位,就得对付商燕飞的这些儿女。既然不可与三大派系争锋,就得从其他人身上下手。

  这点。方源当初进驻商家城不久,就有了定计。

  正想着商心慈,商心慈就到了。

  无数双视线,纷纷集中在拍卖场的入口处。

  “是商家的两大族花!”

  “真是漂亮……”

  “商螭吻少主原本俏丽玲珑,但和商心慈小姐一比起来。顿时黯然失色了。”

  众人议论纷纷。

  商心慈和商螭吻手挽着手,有说有笑,走进拍卖场。

  商螭吻身着绚烂彩衣,面若桃花,妩媚娇柔。商心慈则一身绿裙,黑发如瀑,柳眉下双眼如月。肌肤若雪。粉嫩樱唇。清雅如兰,温柔若水。时而浅笑,纯洁无暇,绝世佳人。让人不由地目光迷离。

  在两人的身边,有四位丫鬟。

  其中两位,便是田蓝和小蝶,商心慈如今的贴身丫鬟。

  丫鬟们阻挡住大群献殷勤的少年郎。商心慈、商螭吻径直地走向方源所在的包厢。

  “黑土哥哥,白云姐姐。”商心慈柔声行礼。声音中难掩喜悦和兴奋。

  商燕飞利用人力胜天蛊,为她强行开启空窍。这两年来,又陆续用了许多珍稀蛊,为商心慈提升资质。使得她原本最差的两成丁等资质,一步步地硬推到丙等五成久,距离乙等只差一分。

  商燕飞付出这样大的代价栽培她,又很多次亲自教导,商心慈感受到他深沉的父爱,先前的罅隙已经大部分消散,感受到了幸福。

  商燕飞又为她挑选了许多名师,来教导她。商心慈深居浅出,为蛊师修行补课。她聪慧懂事,经历磨难,对力量有渴求,并不娇气,严格要求自己,进步神速,让商燕飞欣慰不已。

  这次拍卖会是个难得的放松机会,她又收到方源的邀请,本来想单独前来,但是半路上却碰到了商螭吻。

  “方源,我不请自来,你不会赶我走吧?”商螭吻娇笑一声,紧跟着商心慈进入包厢。

  “岂敢,请坐。”方源微笑着招呼道。

  白凝冰则安坐一旁,听到这边动静,却没有起身,表情冷淡。

  商螭吻好奇地看了这位冰雪美人一眼,心道:“外人都传白凝冰性情冰冷高傲,果然没错。”

  旋即,又看方源一眼。

  “其实这方源,性情也傲得紧。自从他达到第三内城,屡战屡胜,未尝败绩,引来许多势力主动招揽。商嘲风、商囚牛、商蒲牢等人,甚至亲自宴请过他,都被他拒绝。这两人能走在一起……嘿,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商螭吻掌管商家城的演武场,对方源、白凝冰的情况,十分清楚。

  方白二人自从参加演武,就没有一场败绩,天资卓绝,已经成为演武区上的风云人物。势头之盛,甚至直逼演武场的两大四转蛊师巨开碑和炎突。

  任何一人,都能看出方白二人的无量前途。商家少主任何一人,若能得方白二人相助,势力必将膨胀。

  不过她商螭吻没有野心,对方白二人没有招揽**。

  “黑土哥哥,好久不见了,你还好么?听说你和腾灸龙的蛊师交过手……”商心慈坐到方源的身边,眉目凝在方源的身上,关切地问道。

  方源淡淡一笑:“距离上一次见面,不过才过了十天而已,何以‘好久不见’?至于腾灸龙,他还阻挡不住我的连胜脚步,已经被我干趴下了。现在这个演武场中,只剩下巨开碑和炎突二人才是我的威胁,其他人不足为虑。”

  方源平淡的话语中,透露出睥睨群雄的豪气,听得商螭吻美目闪光,商心慈芳心摇曳。(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网www.RT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