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三十一节:卫德馨

第一百三十一节:卫德馨

  “这……方正大人,您真的确定要买下他们?”负责的蛊师语气迟疑地道。

  “怎么,你质疑我的决定?”方源淡淡地瞥了这蛊师一眼。

  这蛊师呵呵一笑,他是商家族人,不像雄家三兄弟对方源这般惧怕。

  “不敢,不敢。”他拱拱手,转向商心慈,“如果我所料不差,方大人想购买这些人,是为了给心慈小姐添加人手。但这些人对于竞争少主之位,着实有些不利。心慈小姐,您如此聪颖,是怎么看的呢?”

  商心慈双眼凝视着方源,微笑道:“黑土哥哥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你照办就是了。”

  “这样啊。”负责的蛊师楞了一下,旋即笑道,“既然心慈小姐执意如此,那我就只好照办了。坦白而言,我是支持和看好心慈小姐的……”

  “你的废话太多了。”方源冷眼看了负责的蛊师一眼,声音冰冷地打断了他的话。

  “呵呵。”蛊师笑了一下,“那我这就为诸位办理,只是人数太多,手续繁琐,需要等一天。一天之后……”

  砰!

  方源忽然抬起一脚,猛踹过去。

  那蛊师哪里料得到方源对他出手,猝不及防,被踹中腹部。

  当场飞出三十步之远,撞倒一个无辜的路人,落在地上,喷出一口鲜血后,顿时昏迷过去。

  “是谁敢在我商家内城动手?”

  “不想活了?!”

  “速速俯首就擒!”

  这番动静,立即引起骚动。奴隶市场这边,本来就防卫森严,很快就有三队蛊师包围了上来。

  “是我动的脚。”方源怡然不惧,站了出来。

  “是方正!”原本气势汹汹的人马,见到方源本来,顿时气势一滞。

  方源是四转战力,他们只有二转,领头的一位修为最高,有三转初阶的修为。但是给方源塞牙缝都不够。

  方源施施然地,又掏出紫荆令牌。

  商家的蛊师们见到这块令牌,气势再降,落到低谷。

  领头的那位,凶煞恶煞的面孔一阵突变,脸上堆着笑,对着方源客气道:“方正大人,我们都知道您是我们商家的贵客。但就算是贵客,您也不能在商家随意出手,还伤了我商家的族人啊。按照商家城的城规算的话……”

  “按照规矩,是要罚我四十九块元石。”方源接口道。

  头领顿时一愣,显然没料到方源,对商家的城规这般熟稔。

  方源抛出一袋元石,挥了挥手:“这里面有五十块元石,不要找了。”

  头领接过元石,感觉自己像是乞讨的人。带着错愕、迷茫的表情,和其他人一起退下。

  若方源没有实力,就算有紫荆令牌,也罩不住这场面。但现在他实力有了,就算在商家城;里,殴打一位商家的族人,只要不是重要人物,也算不了什么。

  负责的蛊师,被方源一脚踹昏迷过去。奴隶市场这边,旋即又派出一位蛊师,负责招待。

  “这笼子里的人,我们都买下了。”方源手指着笼子,道。

  笼子里的人,都看向方源,大多数神情麻木,或者目光呆滞。但也有少数,怒目瞪向方源。

  方源这样买卖货物的随意态度,让他们都感到了侮辱。

  “是,是,是。”新蛊师一边擦汗,一边对方源点头哈腰。

  不出一刻钟,所有的手续都办妥了。

  “这是三转毒蝎蛊,请方正大人收好。”最后,蛊师双手捧送给方源一只蛊虫。

  这毒蝎蛊,通体洁白,宛若无暇的陶瓷,只有两根手指大小。

  这是三转蛊虫,只有一个能力,那就是拉屎。

  拉出来的蝎子屎,黑色如豆,乃是二转蛊。

  常言道:蝎子屎,独一份。

  这蝎子屎蛊,每一颗毒性都十分特别。一旦某人被种下,非得相应的毒蝎蛊每七天之内蛰一次,才能解读。

  这是控制奴隶,最常用的方法。

  虽然也有奴隶蛊,效果更好,但却是五转蛊。价格高昂,又珍稀,也不是普通人能用得起的。

  毒蝎蛊,商心慈虽然也催动不起来,不能令其拉屎。但用它蜇人,却不耗真元。

  这只毒蝎蛊,方源准备先炼化了,然后再转交给商心慈。让商心慈独自炼化此蛊,实在太过于困难。

  ……

  “你说什么?卫家的那群人,让人买走了?我是怎么叮嘱你的,要你好好看管他们。待我这些天,和商囚牛分出高下,局势平静之后,就买下来!”房间中,商蒲牢的脸色很不好看,斥责着负责这方面的蛊师。

  负责的蛊师,此时躺在床上,满脸苍白。

  被方源猛踹了一脚之后,他还是刚刚清醒过来。结果商蒲牢就亲自过来问罪了。

  “蒲牢少主,我也是尽了最大努力了啊。我原本想挑拨离间,结果那商心慈唯方正的话是从。我也想过尽量拖延,但话还未说完,就被方正一脚踹昏过去了。”负责的蛊师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委屈地叫唤着。

  “唉……卫家的这些人,都曾经位高权重,掌握卫家的权柄。自身修为,各方面的经营能力都有。我若是能得到他们,简直就能构建出半个卫家来。这其中,尤其是卫家夫人卫德馨,最擅长培养护卫。卫家族长的护卫军,名噪一时,成功排查过许多次的暗杀、偷袭,甚至同时抵挡住五位三转蛊师的强攻。若不是祸起萧墙,怎么可能就这样散了?”

  商蒲牢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声。

  “我现在问你,事情还能否挽回?”他又把犀利的目光,投向负责的蛊师。

  蛊师无奈地摇摇头,声音带着哭腔:“人都被他们带走了,整个手续有都没有问题,难以挑刺。少主,我对不住你。”

  “算了,你好好养伤吧。”商蒲牢听了这个回答,顿时意兴阑珊,勉强安慰了一句后,拂袖而走。

  次日清晨。

  楠秋苑的广场上,站着卫家的三十多人。

  方源和商心慈联袂而来。

  就在刚刚,商心慈在方源的帮助下,已经掌握了毒蝎蛊。三转蛊,对于她而言,还过于强大。所以,方源又选择了其他蛊虫,辅助商心慈掌握毒蝎蛊。

  “从今天开始,商心慈就是你们的主人。还不上来参见?”方源当众将毒蝎蛊,交给商心慈。

  卫家众人慢腾腾地跪倒在地上,向商心慈参拜。声音有气无力,透着无奈、麻木种种情绪,一个个好像木头人。

  他们被家族驱逐,原先各个位高权重,衣食锦绣,现在沦为奴隶。因此,情绪低沉、颓废也极为正常。

  这样的人,用起来,能否叫人放心?

  商心慈同情的同时,也在暗暗担忧。

  “卫德馨,你出来,我要和你单独谈谈。”方源忽然伸手,点出人群中央的一位**。

  人群顿时躁动起来,许多双原先呆滞的眼睛中,陡然迸发出强烈的厉芒。

  “你想要怎样?”很多人同时站直了身躯,将卫德馨护住。

  “我警告你,最好不要碰夫人一根毫毛。”一人手指向方源,满脸警惕之色。

  啪。

  方源脸色一沉,向前跨了一步,甩出巴掌。

  那手指着他的人,顿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扇飞取出。鲜血淋漓,满口的牙齿,碎了一地。

  “看来你们还没有认清楚现实。我虽然花了大价钱,把你们买下。但我不介意杀掉几个,取取乐子。我就算想要对你们家的族长夫人怎样,你们能阻止得了吗?”方源神情冷酷,声音寒冷如冰。

  “你……”卫家众人愤恨不已,有些青年双拳握得紧紧的,却不敢再造次。

  “你们都退下。”卫德馨主动屏退左右,走了出来。

  她虽然脸有污垢,但遮挡不住她水蜜桃般的艳丽之色。

  她向方源万福一礼,“不知方正大人,唤奴家何事?”

  方源冷哼一声,用凌厉的目光打量卫德馨浑身上下:“卫夫人,你的话太多了。你跟我来,好好听着便是。”

  说完,他转身就走。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卫德馨也是无奈,咬了咬,跟上方源,来到湖边凉亭。

  清风徐徐,小湖阵阵涟漪。鲤鱼在其中畅游,碧叶连成一片,红白两色的荷花点缀其中。

  这样的美景,让卫德馨稍微放松了一丝。

  哪知方源接下来的一句话,又让她紧张起来。只听方源道:“卫夫人,我对你很有兴趣。”

  卫德馨连忙跪在地上:“妾身卑贱,姿容浅薄,得到方正大人的垂青,是妾身的万幸。但妾身却不敢以残花败柳之身,沾污了大人您的伟岸雄躯。”

  “哈哈哈。”方源淡笑三声,“卫德馨,你不要误会。我是对你的才华很感兴趣,而你的姿容,对我而言不过是一具枯皮苍骨。接下来,你要为商心慈锻炼出一批忠心耿耿的女卫军。同时,你还要对你卫家的这些人交代清楚,让他们好好干活,态度都要积极端正。”

  听方源这么一说,卫德馨大松一口气,连忙点头应承道:“是,妾身一定按大人所说的去做。”

  “呵呵呵。”方源又深沉地笑了几声,饱含深意地盯着卫德馨,“卫夫人,我知道你怀有身孕。也知道你的打算,你是想保住你家丈夫的唯一血脉,同时又想联系你的亲弟弟卫神经,帮助复仇。是这样子的吧?”

  此言一出,卫德馨顿时大惊失色,娇躯猛烈地颤抖了一下。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