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四十八节:何等的奴道造诣!

第一百四十八节:何等的奴道造诣!

  汪汪汪!

  激烈的犬吠声,接连不断地响起。

  数十只野狗厮杀在起,方数量众多,但阵势松散。另方数量稀少,却阵势紧密,同时野狗之间还有掩护、撤退、突击等等战术。

  方源站在不远处的山丘上,居高临下地俯瞰着整个战场,同时用心在指挥。

  这已经是他在犬王传承的第十轮战斗。

  靠着他丰富的经验,以及对犬王传承的了解,他路冲刺下来,无惊无险。

  战斗又持续了盏茶的功夫,这才将将结束。

  整个战场上,站着的野狗,还有十只,都是方源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

  方源轻轻地吐出口浊气,感到心神有些微的疲惫。

  “犬王传承每十轮,都是个挑战,难度会涨数倍。这次我用二十七只野狗,牺牲了足足九只,抵抗住近六十头野狗的围攻,这才渡过此关。”

  平心而论,在这个过程,还是有些小小惊险的。

  “三王都是魔道蛊师,魔道传承向来酷烈,崇尚优胜劣汰的冰冷竞争的法则。这轮下来,足以刷掉绝部分想要偷鸡摸狗的之辈。”

  三叉山上,有无数的正道蛊师、魔道蛊师。三王传承的每次开启,都会涌入量的蛊师,想要进来碰运气。

  但三王传承,不管哪道都极其严格。三王为了挑选出最适合的继承者,布置的关卡难度都很高。

  三王当,犬王是奴道蛊师,信王是炼道蛊师,爆王是炎道蛊师。他们挑选的传人,自然也要这些流派。

  前十轮的难度。就足以无情地淘汰掉部分的旁道蛊师。

  到第三十轮开始,不会存在旁道蛊师。

  到五十轮,能剩下来的都是此道精英、天才。

  到七十轮,剩下的都是底蕴深厚的强者。

  能冲到到九十轮,绝对是寥寥无几,十个手指都能数得过来。

  尤其是九十到百,这最后十轮,难度极,难如天堑。就算是方源这种妖孽。也绝渡不过去。

  前世的三王传承,持续了近十年。卷近了无数人物,魔道正道、英雄枭雄。

  现在三王传承出现的时间,还不到年,属于前期。多数的人。最多能冲到十几关,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到了期,人们会冲到五十关左右,难以为继,只好交流经验,总结出许多规律。

  到了后期,多数让人在七十到十关徘徊。只有极少部分人在九十轮左右奋战。这些人。多都是五转蛊师,他们的每举动,都能牵引众人视线。

  而到了结束之时,甚至还出现了许多六转蛊仙的神秘身影。

  方源对部分。都记得很清楚。当然也有些模糊的地方,不过都是细枝末节。

  他对三王传承了解甚深。

  他知道自己的实力,不管是哪道传承,绝闯不过九十轮。

  九十轮之后。都是五转蛊师才有希望通过的关卡。

  方源心知肚明,他要修行到五转。比较困难。十年是绝对不够的。

  这不仅是因为,蛊师越到后期,修行越加困难。同时也是由于春秋蝉。

  在这个蛊仙福地当,时光流速加快,更加剧了春秋蝉的痊愈速度。

  这对他来讲,是个巨的潜在威胁。

  天地伟力再次降下,方源视野闪。

  再定睛看时,他发现自己已经被挪移到另处陌生的地方。

  和前十轮清晰的视野不同,现在他的眼前弥漫着浓郁的灰雾,不辨东南西北。

  除去六转的春秋蝉外,其他所有的蛊虫,都不能催动。

  十九只野狗,在他身边围绕着,不过此时就算是驭犬蛊,也只剩下若有若无的联系。

  但方源并不惊惶,他清楚得很,从第十轮开始,传承都会给每个挑战者选择的权利。

  他静静地站立在原处,很快就分辨出来。

  在左手边的迷雾深处,有团橘黄色的光影,仿佛有人在打着灯笼。同时伴随着声声,比较响亮的犬吠。

  而在正前方,出现个黑色的人影,若隐若现,似远似近。

  在他的右手边,灰雾的深处,则有团蓝色的电光在噼啪闪烁。

  “橘黄色的光,代表菊花秋田犬。这种狗比我手的普通野狗,更加忠心团结,容易操纵,打出精妙的战术配合。蓝色的电光,则应该是电狗。这类犬的奔跑速度,是普通野狗的两倍。而黑色的人影,代表着接下来的对手,是位其他蛊师。”方源思量着。

  这些都是犬王传承,给他的提示。

  第次进入其的人,肯定两眼摸瞎,只能试探着闯关,不能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项。

  但方源心知肚明得很。

  不管是菊花秋田犬、电狗,还是蛊师,都是挑战,同时也都是机遇。

  方源只是稍微思考了下,便舍弃了左右方向,径直地朝前走去。

  他越朝前走,前方的灰色的迷雾便越是稀薄,视野越清晰。同时,他对自己的十九只驭犬蛊的掌控联系,也越来越强。

  而左右两边的灰雾,则更加浓厚。

  韩不留,站立着不动,静静地看着迷雾,走出来个人。

  韩不留已有四十岁,正道蛊师,四转阶修为,已经进入犬王传承多次。

  因此他对犬王传承,有不少的了解。此时看到方源在灰雾,渐渐向自己走来的身影,他立时便知,这就是自己的对手。

  但他点都不慌张。

  他是奴道蛊师,在犬王传承如鱼得水。

  在这个特殊的环境当,蛊师之前的积累,都不算数。只能用传承给予的蛊,进行战斗。修为的高低差异,也急剧缩小。

  “这人真是不幸。居然碰上我。我要尽可能的,以最小损失,拿下此人。然后向第二十二关,发起冲击。”

  韩不留对自己很有信心,他上次冲到第二十关。这样的成绩,在他的圈子里,已经是数数二。甚至超越了许多四转高阶、巅峰的蛊师。

  方源踏出迷雾,目光黑幽,神情平淡如水。

  韩不留的瞳孔。却猛地缩,不由地流露出惊骇之色。

  “竟然是小兽王!”

  他心顿时抽紧,阵惊慌。

  方源虽然刚来三叉山不久,但是以初阶修为连斩三位阶蛊师,可谓凶名广播。身威赫赫。

  韩不留也是阶,但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论战力,并不如飞天虎等人。

  但很快,韩不留反应过来:“这里可不是外界,而是蛊仙福地!在这轮,敌我双方都只能运用驭犬蛊。小兽王的那套蛊虫。他用不了的!他走的是力道,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在奴道上有造诣?”

  韩不留的双眼冒出狂喜、贪婪的光,他在心狂吼:“啊哈哈哈。这真是天赐良机!杀掉小兽王,我就能声名振。夺得他的蛊虫,我能卖得无数元石!野狗们,给我冲!”

  正道传承温和。通常不会死人。有时候,就算是失败了。也能有所收获。

  但犬王传承,却是魔道传承。

  在这里,可以杀人。死亡也是常有的事情。

  最关键的是,在这个蛊仙福地当,蛊师本身的蛊虫都运用不了。这就意味着,蛊师若死亡,都不能动用意念引爆自身的蛊虫。

  三叉山的蛊师们,在争斗已经发现了这点。

  这就导致,传承蛊师的伤亡数量暴涨!

  在外界,蛊师死亡前,会引爆自己的蛊虫,不给敌人留下。从战斗获得的收益很少。但在这里,蛊师死了,蛊虫多会留下。这就诱使人犯罪!

  韩不留若杀了方源,方源身的蛊虫,几乎都会遗留下来。这笔巨的战利品,让韩不留杀机骤盛。

  在他的心念调动下,十只野狗齐向方源扑去。

  汪汪汪!

  它们齐发出凶残的叫声,气势如虹。

  方源面色不变,待这些野狗冲到自己面前时,这才施施然挥手。

  他的手轻轻招,十九只野犬,从身后的迷雾猛地窜出。

  “十九只?”韩不留震惊万分,差点把眼珠子瞪掉下来。

  “怎么会这么多!”他心充满了疑惑。

  他自己本身是奴道蛊师,指挥野犬很有经验,尽了最努力,闯过第十轮,留下十只野狗。

  而小兽王这个力道蛊师,怎么手有十九只?

  比他韩不留,还要多整整只!

  这是何等的奴道造诣!

  “不!这不可能!这绝对只是他走了狗屎运,不然哪会有这么多的野狗保留下来?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比拼。让你瞧瞧什么叫做奴道蛊师的指挥艺术!”

  韩不留镇定心神,很快就充满了斗志。

  在他看来,小兽王如此年轻,就算再怎么天才,也不可能同时在力道和奴道上,双头并进。

  “嗯?有破绽。”方源直在注视着对手。

  看到韩不留神色变幻,他立即捕捉住这次稍纵即逝的战机,果断地调动最强劲的几只野狗,组成冲锋箭矢。

  下刻,这只“箭矢”猛地冲散对方阵型。

  “不好!”韩不留心警兆响,连忙要调动野狗。

  但方源怎么会留给他机会,剩余的野狗形成两道曼妙的弧线,左右包抄上去,将场面的控制权瞬间夺到自己手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