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九十七节:白凝冰!

第一百九十七节:白凝冰!

  这一刻的青铜大殿,寂然若死。

  时间仿佛凝固住了,空气压抑凝重。

  方源盘坐在地上,六转的第二空窍蛊,就漂浮在他的面前半空中。

  炼制仙蛊大功告成,但方源的注意力却没有一点,留在这只仙蛊身上。

  他艰难地转过头,望着身后的白凝冰,目光中透出浓重的疑惑。

  已经恢复男儿身的白凝冰,手持着冰刃把柄,面无表情地站在他的身后。

  铁若男慢慢地走过来,紧紧地盯着方源,神情似悲似喜道:“方源,你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今天吧?”

  方源充耳未闻,只是望着白凝冰。

  白凝冰俯视着方源,重新做回男儿,他的身材拔高,一袭雪白长衫,银发飘飘,蓝眸深邃清冷。

  他宛若一座冰川,冷酷卓然。

  “没有想到吧,方源,最后你败在我的手中。”望着方源,白凝冰淡淡而笑,“从在青茅山上复活的那一刻,我就开始思考着,如何回复男儿身。”

  “和你朝夕相处的日子里,我被你牢牢控制,只能成为你的棋子任你摆布。你不是我一生中最强的敌人,但我承认,你绝对是最可怕的一个。”

  “方源啊,你是天生的阴谋家,又心狠手辣,可谓是绝世的枭雄。可我白凝冰,也绝非凡俗之辈,怎么可能成为别人的附庸?哼!你越控制我,压榨我,利用我,我无时无刻不想着如何脱离、翻盘、逆袭!”

  “但阳蛊在你手中,一个念头你就能让其自爆。我因此投鼠忌器,苦思冥想对策,绞尽脑汁,终于有一天我灵光一现,想到了方法。”

  “其实,让你自动地交出蛊虫,在青茅山上就已经成功过一次了。呵呵,没错,那就是把青茅山上的情形,再重演一遍。当我再次自爆的时候,就是你动用阳蛊之时。”

  “为此,我开始暗暗布局。”白凝冰嘴角的笑意,渐渐扩散开来,“我要自爆,当然不是真的自爆,你不用阳蛊的可能还是有的。所以,我选择了……”

  “冰晶蛊。”方源脸沉如水道。

  在商家城,白凝冰选择冰道。其中又有三大变身蛊,分别是霜妖蛊、雪女蛊、冰晶蛊。魏央曾经一度强烈建议白凝冰,选择雪女蛊。

  雪女蛊,适用于女性蛊师。而冰晶蛊,适合男性。

  白凝冰身为女子,却选择冰晶蛊,一度让魏央遗憾惋惜。

  “呵呵,你想到了。”白凝冰笑出声来,“不错,我当初选择冰晶蛊,并非因为赌气。而是雪女蛊化身雪女,形象明显,无法隐瞒。但是化为冰晶,再加上冰爆蛊的话,却能营造出磅礴气象,极为类似北冥冰魄体的自爆。你看刚刚,是不是把你瞒过去了?”

  “哼,若非我炼蛊分心,必定察觉到其中蹊跷,你怎么可能如此轻易成功?”方源嗤之以鼻。

  白凝冰却现出认真的神情,点头回应道:“不错。你行事缜密,观察入微,我想到这个方法后,也觉得不妥当得很,有很大失败的可能。再加上当时,出现了一个转机,我甚至一度想要放弃这个计划。”

  白凝冰说的这个转机,不是别的,正是毒誓蛊。

  “我当时在想,大丈夫能屈能伸,如果能够依靠毒誓,达成我的目的,就算被利用一段时间,又能怎样呢?”白凝冰眼神如云烟,回忆着,“可是,接下来事情的发展,让我意识到了毒誓蛊并不可靠。”

  “你和商睚眦的毒誓,尽管破得很巧妙,但我始终觉得你过分的有恃无恐了。和百家的契约,我其实也暗中调查了,事后风声却依旧走漏,令我更觉得不妥。在你身上我学到了一点,凡事做最好的准备,做最坏的打算。因此,我不得不考虑这样一种情况——如果,毒誓蛊对你没有制约力,我该如何应对?”

  “我知道: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已然陷入绝境。我受着毒誓制约,而你不受,那我就是任你宰割利用的棋子,再无一丝还手之力。单凭我一人之力,已经无法脱离这个困局,但在商家城中,还有一个人可以帮我。”

  “说起这个人,我还得感谢你引见呢,方源。”白凝冰露出讽刺的笑容。

  他想到第一次和素手医师见面的情形。

  那时候,是在商燕飞的家宴。商燕飞为了感谢方白二人护送商心慈回归家族,因此招来素手医师,为毁容的方源恢复面貌。

  方源为了让白凝冰死心,故意叫她一同前去。

  白凝冰以真容,和素手医师相见之后,顿时令后者态度改变,温柔和善得无以复加。

  素手医师,是南疆四大医师之一,有个性怪癖,就是颜控。极其欣赏喜好俊男靓女,只要容貌上佳,她就免费治疗。容颜丑恶,她就心生厌恶,哪怕酬金再高,也不会出手诊治。

  白凝冰问及阴阳转身蛊的事情,素手医师回答的话,让她更加深刻的明白,方源手中那只阳蛊的重要性。

  但同时,白凝冰也和素手医师结识。临走时,素手医师向他郑重承诺,不管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她。

  “咳咳。”方源咳出一口鲜血,冰刃刺穿他的心脏,但是靠着治疗蛊虫一直支撑,他还勉强活得下去。

  但是冰刃的寒冷,令他血液流速减慢,强烈的冷意带来麻木,正蔓延他的全身。

  不过他此刻的心中,这些伤势已经是细枝末节:“你说的这个人,难道是素手医师?”

  “呵呵呵,不愧是方源,你猜的不错。”白凝冰赞叹一声。

  “这个贱婢!”方源恶狠狠地咒骂一声,又有新的疑惑,“但你们只见了一次面,不是吗?不,等等……还有第二次!”

  方源话说了一半,忽然回忆起来。

  在商家城时,白凝冰和素手医师见过第二次面!

  那时,白凝冰和炎突对战,只差一招,遗憾败北,身受重伤,还失去了本命蛊。她就是去往素手医师处,接受的治疗,并在那里养伤。

  “难道说?!”方源陡然想到什么,目光如电,刺向面前的白凝冰,好似第一次认识眼前的这个冷俊少年。

  白凝冰淡淡一笑,蓝眸幽幽:“看来你也猜到了。没有错,我和炎突之战,是故意输掉的。一只本命蛊算不了什么,换回一次不让你怀疑的机会,不是很划算么?那时,我决定赌一次。”

  白凝冰来到素手医师处,凭着直觉,进行了一次冒险——他向素手医师坦白了大概的真相。

  素手医师十分同情他的遭遇,决定全力助他摆脱方源的魔爪。

  白凝冰问她,这世间是否有消除毒誓的方法?

  素手医师便答,她不会消除毒誓,但却有一种方法,能摆脱毒誓的束缚。

  她回忆说:曾经,她年少无知,被一位同门师弟蒙蔽,用了毒誓蛊,发下永不背弃对付的情誓。后来为了摆脱毒誓,她就用了这个法子。

  白凝冰便追问:“究竟是什么方法?”

  素手医师目光凝重,说了一句——“置之死地而后生。”

  毒誓蛊一旦发作,就会让应誓者死亡。素手医师是治疗蛊师,解决的方法,就是故意让毒誓发作,蛊师死亡,毒誓消除,再让蛊师起死回生。

  “这个方法,等于是硬碰硬的拆解。绝大多数的治疗蛊师,就算是想到,也没法做到。我也是因为师承特殊,才能勉强可行。尽管如此,这当中也有三分之一的失败可能。一旦失败,就是死亡。你要想清楚了。”素手医师最后警告道。

  白凝冰当即决定,就采用此种方法。

  在素手医师的帮助下,他幸运地摆脱了毒誓蛊的束缚。

  没有毒誓蛊的约束,白凝冰之后又暗中联系铁家,铁若男这才得知一切真相。

  原来在她面前的,是方源,而并非方正。

  同时,在青茅山发生的事情,她也清楚了。

  为了对付方源,白凝冰和铁若男展开了秘密的合作。

  “我们曾经设局,用铁柜蛊和化气蛊布置了场地,在那里会上演一场自爆的好戏,可结果你却迟迟不来救援。我只好带领手下干将,赶往三叉山,再做定计。”铁若男道。

  当初,白凝冰被铁家四老围困多日,表面上是白凝冰在传承中斩杀了铁家蛊师,因此铁家报复。但实际上,却是针对方源的一场阴谋。

  之后的事情,就是方源以一敌七,将铁家小队屠戮,最终引得铁慕白登场。

  铁若男接受铁慕白的教导,一边修行,一边耐心地等待着白凝冰那边的消息。这也是她为什么虽然恨极了方源,却没有主动搜寻的原因之一。

  但之后,方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进入三王传承之后,便将整个局面牢牢控制在手中。

  铁慕白的死,让白凝冰选择沉默,和更深的潜伏。他借助方源的信任,指挥狗群。

  地灵一死,他再无法俯瞰全场,战场上压力重生。但同时,没有了地灵的监视,白凝冰感到浑身轻松。

  他还不放心,又试探方源,故意调度,将炎军放进来。

  果然如他所料,风天语被引了出来,这就证明地灵确实已死。

  白凝冰心中暗喜,便再次调动,将铁若男和铁家四老,也放了进来。

  为什么是铁若男率先一人,来到大殿的原因,也就在此。

  “方源,我劝你乖乖地束手就擒。现在外面,由我铁家奴道大师铁白棋统御狗群,群雄束手。大殿外,又有铁家四老,动用铁柜蛊、化气蛊,禁锢空间,无人能够潜入进来。只有投降,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铁若男走过来,一边将第二空窍蛊拿到手中,一边宣判着他的命运。

  方源沉默。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