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零四节:白凝冰,你演够了吗?

第二百零四节:白凝冰,你演够了吗?

  “杀啊……”

  “冲过去!”

  “干死这些死狗!!”

  喊杀声、呐喊声、惨嚎声、咒骂声、犬吠声连成一片,喧嚣震天荡地。

  总攻发起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山丘上已经血流成河,横尸遍野。

  “仇九先生,我们慢了,这样子冲锋,猴年马月才能进入青铜大殿!”魔无天催促道。

  仇九呵呵一笑:“狗群庞大,岂是那么好冲的?我们慢点走也好,让正道冲得深入一些,承担大部分的压力,我们才能渔翁得利啊。”

  仇九已经是方源的奴隶,巴不得时间拖得越久越好。

  刚刚正魔两道僵持不下,又是这魔无天坏事,主动找到萧芒谈合作。仇九无法阻拦,只能暂且顺势而为。

  冲锋上去后,他便尽力拖慢整个队伍的速度。

  原本是两头并进,但因为杀人鬼医的运作,造成正道更加深入犬阵,受到更多打击。而魔道损失虽少,但冲锋速度越来越慢,有渐渐被围困的危险。

  “仇九,你现在还在算计什么!你太昏聩了,冲锋就要一鼓作气,怎么能如此缓慢行军?你老眼昏huā了,还没看出来吗?我们的队伍已经陷入泥沼,一旦没有动势,被重重包围,将比正道更加危险!”魔无天气得跺脚,大声斥骂。

  仇九瞪起双眼,毫不示弱地大吼:“魔无天,你个小辈,乱叫什么,又懂什么?像你那样搞法,先前损失了多少人!待会我们和正道争夺仙藏,他们就是我们的敌人。自然要削弱他们!”

  说完,仇九语气一转,柔声劝慰道:“年轻人啊,一味的猛冲猛打,是不行的呀。”

  因为前车之鉴,大多数的魔道蛊师都表示支持仇九,反对魔无天。

  魔无天心中郁愤至极,不由地仰头怒吼一声:“仇九老儿,不足与谋!你们慢慢在这等死吧。老子夺仙藏去了!”

  说完,他一马当先,向青铜大殿冲去。

  狐魅儿、李闲等人,却是觉得魔无天说的对。他们也想冲锋,但奈何实力不济。只能依附众人之势。

  “年轻人,就是这么冲动。”仇九叹了一口气,又笑起来“你们看,被我这么一jī将,他就主动冲锋去了。我们稳扎稳打,正好利用他冲出来的路。多好!”

  众人不由地大笑,纷纷赞叹仇九英明。

  无数的犬兽形成洪流,而成千上万的蛊师,则逆流而上。

  战场上血液横流。断肢乱飞。各种蛊虫竞相亮相,冰与火齐飞,雷霆电闪爆炸,土地翻腾。青藤蔓生。

  翼冲浑身蓝鳞,背生黑鳍。环绕漩涡大浪,如海中恶鲨,一马当先。

  易火仿佛火焰之神,一路冲杀,所到之处烈焰熊熊,群狗哀嚎。

  炎军动用虚道蛊虫,由实化虚,躲避一次次的进攻,安然无恙。

  李闲趁人不注意,动用五转蛊虫,隐去了身形。

  孔日天则早就化作漫天的huā雨,飘散上去。

  诸位高手各展神通,渐渐地接近青铜大殿。其中又有两个人,冲到最前线,惹人注目。

  不是旁人,正是萧芒和魔无天。

  然而好景不长,霸黄和嘤鸣两大犬皇齐出,一如前世,阻挡在两人的前进方向上。

  “是时候了。”前线中,铁若男浑身浴血,停下冲锋的脚步,大口地喘息着。

  铁家四老护卫在她的身旁,除此之外,还有铁白棋。

  “距离青铜大殿只有数千步,狗群众多,铁白棋大人就看您的了。”铁若男道。

  “呵呵呵,老夫看了半天戏,早已经心痒难耐了!”铁白棋将兜帽取下来,睁开眉间的第三只眼。

  呼。

  他催动蛊虫,双掌一推,打在前方的半空中,竟然形成一个黑洞。

  黑洞不断旋转,从中跳跃出无数的白猿。

  白猿大军汹涌而出,汇集成强盛的兵锋,向青铜大殿冲去。

  “少主,你们冲上去吧。这里有我挡着。”铁白棋语气铿锵有力。

  “那就拜托你了。仙蛊重大,为了家族,我们必须活捉方源!”铁若男咬紧牙关,一挥手,带着铁家四老,展开冲锋。

  有着白猿大军的掩护和牺牲,铁若男成功地冲进了大殿之中。

  方源却还在炼蛊,分身乏术!

  地灵想要出手,被方源制止:“霸龟,你不要逞强!你一边指挥犬群,一边还要调度仙元,辅佐我炼蛊,怎么能再分心?白凝冰,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你给我挡住她!”

  白凝冰冷哼一声,眯起双眼,挡住铁若男,双方jī战。

  方源面前的半空中,云烟则沸腾不休。

  前世到了此时,方源已经再用三更蛊。但今生,没有风天语的辅助,方源进度很慢,才刚刚抛入那只五百年的寿蛊。

  没有风天语这位炼蛊大师的帮助,方源控制云烟很是吃力。

  云烟几次沸腾,令方源几次都差点失败,险而又险地挽救回来。

  身后,白铁二人jī战片刻后,铁家四老闯了进来,加入围攻。

  白凝冰不敌,险象环生,大叫道:“方正,我快支持不住了,你到底还有多久!”

  云烟终于彻底融合了寿蛊,化为血田一片,田上稻穗金黄一片,硕果累累。正是“五百岁为秋”的气象。

  方源声音也透出紧张:“给我坚持住,我需要大量的时间!”

  “我死了,你也活不了……”白凝冰的咒骂连连。

  几个回合后,她大口地喘着粗气:“我不行了!方源,我支撑不住,唯有自爆了!”

  “你的资质,难道已经回归十成?”方源惊愕。

  “废话!”白凝冰大骂一声。

  此时云烟酝酿成熟,缓缓消散。从水缸大小,渐渐缩减成脸盆大小。

  “你尽量支撑住。不到万不得以……”方源盘坐在地,背对着战场,喊道。

  “来不及了。”白凝冰一声深沉的叹息传来。

  咔嚓嚓……

  冰霜迅速凝结,大殿中,寒气四溢,温度暴降。

  “这是什么蛊?”铁若男的惊呼声,也传到方源的耳中。

  方源勉强转头望去,只见大殿已经成了一片冰雪的世界。白凝冰凌空漂浮,浑身已变成冰晶。一如青茅山时自爆刚开始的情形。

  寒风咆哮,冰川渐起,夹裹着浩瀚磅礴之势,重重地碾压向铁若男和铁家四老。

  “难道是传说中的北冥冰魄体?”铁家四老发出惊呼声,后退不及。和铁若男一齐被封入冰层之中。

  冰霜继续蔓延,向方源笼去。

  “白凝冰?白凝冰!”方源急得大吼,但白凝冰没有回应。

  她的身躯,几乎都和冰霜连成一体,整个脸庞也变得模糊不清。水晶般的蓝眸不再耀眼,似乎彻底的黯淡下去。

  “该死!”方源大声地咒骂一声,猛地站起身来。调出阳蛊飞向白凝冰。

  但飞到一半,阳蛊猛地折回,落到方源的右手中。

  恰在此时,云烟也终于浓缩成一只蛊虫。落到方源的左手中。

  此蛊形如huā生壳,一片金黄灿烂,表面上的纹路,像是猩红的血丝。

  先前的第二空窍伪蛊。只能存在七天七夜,并不稳定。而这只新蛊。已经能够长存四十年!

  “呵呵呵。”方源仰头长笑,催动金汤蛊,将冰霜尽数抵御在外。

  然后对着白凝冰道:“白凝冰,你演够了吗?”

  蔓延的冰霜陡然一滞。

  方源又笑着,道:“和铁家的合作,还愉快么?”

  这次白凝冰再无法演下去,恢复肉身,带着一脸的震惊和浓重的疑惑,紧紧地盯住方源:“你怎么!”

  “商家城中,你故意败于炎突,得到素手医师的帮助,摆脱毒誓,又暗中联系铁若男。在三叉山上,又和铁家四老一齐布局……这一切,你以为我会不知道?”方源把玩着手中的两只蛊虫,眉头微扬。

  白凝冰呆呆地落回到地上,震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方源究竟是怎么发现这一切的?我明明一切都做的很隐秘。这么说来,他已经将冷眼旁观,看着我表演吗?!等一等,我明明成功地种下定星蛊了呀……”

  “方源,你这个魔头,就算是你发现了又怎样!今天你插翅难飞,在劫难逃!”铁若男一见事情败露,立即破冰而出,铁家四老紧随其后。

  方源呵呵一笑,举起自己的左前臂:“你是指的定星蛊吗?如果我斩掉臂膀如何?”

  铁家四老眉头顿时皱起。

  方源一旦斩掉左前臂,就算他们四个动用杀招,也只能擒回方源的左前臂罢了。

  按照他们对方源的了解,牺牲左前臂,对他这样心性狠辣的人来讲,根本不算什么。

  “哈哈哈!”铁若男忽然大笑起来。

  她手指着方源,喝道:“方源,你不要虚张声势了!就算你识破了我们的布局,又能如何呢?殿外的狗群,肯定挡不住群雄。过不了多久,萧芒、仇九、魔无天、易火、翼冲等等枭雄英杰,都会冲进来。你能保得住仙蛊?”

  “你丧心病狂,杀了这么多蛊师,夺取空窍,用人炼蛊。这些罪行,天理难容,白凝冰就是最佳的证人!只要公布出去,你就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更关键的是,你的仙蛊还没有炼成吧!”

  “你还有机会炼成吗?不可能!你已经没有时间了,过不了多久,这处大殿就会被群雄冲垮。你能逃到哪里去?你飞出去试试看?哼哼,现在你唯一的出路,就是投降,投靠我们铁家。只要你贡献出手中的仙蛊半成品,归还老族长的蛊虫,进入镇魔塔改造,还能留得一条性命。”(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