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七节:我喜欢你的恐惧

第七节:我喜欢你的恐惧

  狐仙福地,南部地下。

  “岩勇,岩勇,快醒醒啊,别再睡了。你都睡了三年了!”

  一个声音,将岩勇从沉眠中吵醒。

  一团灰色的巨石,表面长满青苔。起先,开始微微晃动,然后幅度越来越,灰尘扑簌而下。椭圆形状的巨石,宛若花瓣盛开,分出四肢,探出脑袋。

  然后站起来,形成一位灰石人——岩勇苏醒了。

  “爷爷?”岩勇睁开双眼,看清楚唤醒自己的石人,正是他八百多岁的爷爷,同时也是灰石部族的族长。

  “爷爷,你干嘛叫醒我,我还想再睡个两三年呢。”岩勇叹了一口气,抱怨道。

  石人喜欢沉睡。沉睡的时候,他们将身躯曲成一团,形成一个椭圆形状的巨石。往往一睡,就是七八年。

  “别再睡了,我的孙子,你已经一百八十多岁了。你的父亲早死,你爷爷我也活不了多久。再过几十年,你就是咱们灰石部族的新族长了。”老灰石人摸摸岩勇的头,缓缓道。

  石人的寿命普遍较长,一般都有千年的寿命。普通人活不过一百岁,但一百八十岁的岩勇,才刚刚成年。

  “爷爷,我不想当什么族长。当了族长之后,我就不能随意的睡觉了。”岩勇嘟囔着,结果看到爷爷瞪眼过来,他明智地选择了闭嘴。

  灰石族长没好气地道:“你这小娃,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白白睡了这么多年。快收拾一下,把你身上的青苔擦干净,长出来的杂草都拔了。待会带上贡品,和爷爷一起到地面上去,拜见仙人,可不能失了礼仪!”

  “啊,又到了供奉仙人的时候了?可我怎么记得,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岩勇一边说着,一边拔草。

  睡了这么多年,他的腋下、****,胸背处都长了许多草。尤其是双腿之间的一蓬黑丝草,坚硬如铁,还带着弯曲。每拔一根,岩勇就疼一下。

  “唉,这次有大变动,换了一个仙人。这位仙人刚刚来这里不久,就是他要召集我们。”老族长面有忧色。

  “新的男仙人?希望他比前一位女仙人好说话一点。也许咱们可以和他谈谈,毕竟每十年要上缴那么多的供奉,实在有点吃力啊。”

  “嗯,我和其他部族的族长,也是这个意思。”

  ……

  一处青石搭建的宽阔祭坛上,方源一身黑袍,黑色的长发直接批下来,高坐在主位上,一双幽深的黑眸俯视着下面。

  下面跪着数十位石人。其中有八位石人族长,分别是两位灰石人,三位花岗石人,一位铁石人,一位青石人,一位白石人。

  同时还有供奉。

  大量的矿石,饱含金银铜铁,以及钻石宝石,还有蛊虫等等。

  石人身上,会随着时间,长出各种各样的金属,或者钻石宝石。方源目光扫视这些供奉,顿时明白荡魂行宫如此富丽奢华的缘由了。

  这些放到地球上,是巨大的财富,但放在这里,最大的用途,只是炼蛊时的一种材料。

  狐仙拿这些东西装饰,只是女人的爱美之心。若有个选择能换做元石,她肯定会将这些金银宝石弃之如敝履。

  这些供奉中,最有价值的还是蛊虫。

  但这些蛊虫,大多也只是一转的石皮蛊,二转的磐石蛊。三转的蛊虫只有一只,是只石窍蛊。

  方源曾经青茅山用过,那时春秋蝉压破空窍,无法缓解,走投无路之下,只好用了。

  石人擅长挖掘,生活在地底深处。食物是泥土,有时候在地底挖泥的时候,就会搜寻到地底的蛊虫。

  “你们刚刚说什么?想减少供奉?”方源双眼眯成一条细线,施施然站起身来,悠悠踱步,走下阶梯,来到这些石人族长的面前。

  石人高大,跪在地上,肩膀都比方源的头还要高一些。

  “尊贵的仙人容禀,我们石人部族已经连续三十年,上缴这么多的供奉了。这些年来,天地震动,北部淹水,东部火灾,生活日益艰难。收刮这些东西,真的是越来越不容易啊。仙人您大慈大悲,请宽恕我们的无能,将供奉减少一些吧。”一位年纪最大的石人老族长开口哀求道。

  “是啊,仙人,请减少一些供奉吧。”

  “这些年来,我们的部族人口一直都在衰减。”

  “仙人,请您体恤我们。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永世不忘!”

  其他石人族长也附和起来。

  “减少供奉?呵呵呵,完全可以!甚至,这些供奉我都可以免除。”方源笑得很温柔和善。

  石人们的脸上都涌现出喜色。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紧接着,方源话锋一转,“我需要你们去给我挖开一条运河,北部的打水,能顺着运河,灌输火灾蔓延的东部去。”

  “什么?!”听到这话,石人们都惊呆了。

  很快,他们反应过来,纷纷大声叫嚷。

  “尊贵的仙人,您不能这样!”

  “开凿运河,工程浩大,我们石人需要睡眠啊。睡眠不足,就会死亡的。”

  “而且那里有滔天的火焰,以及茫茫的大水,您叫我们去开凿运河,不就是叫我们去送死吗?!”

  一时间,群起激愤。许多年轻的石人,原本跪在一旁,听到这边的动静,都冲动地站起身来,虎视眈眈地盯住方源。

  “主人。”方源身边的地灵狐仙看到这一幕,不禁忧心忡忡。

  石人个性固执,拥有蛮勇之气,更讲尊严,从来不会委曲求全。冲动起来时,连魔尊仙尊都敢直接动手,不管是什么存在。

  狐仙能将这些石人调教成这样,当初着实下了一番苦功,给了石人不少甜头。

  “主人,这些石人都蛮不讲理。叫他们供奉这些东西,已经是极限了……”小狐仙暗中传音,焦急地提醒方源。

  “极限?”方源冷嗤一声,嘴角咧开,露出雪亮的牙齿,狰狞地笑道,“你们这些石人,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和我讨价还价?哼!你们居住的地方,是我的。你们吃的泥土,是我的。你们部族身边的元泉,也是我的。你们住在这里,就是我的奴隶!我要开凿运河,这不是请求你们,也不是交换条件,而是命令!”

  石人们听到这话,顿时统统站起身来,各个面带怒色。

  “仙人,你不知好歹,居然敢藐视我们石人一族!”

  “当初我们石人迁徙到这里,是听信了上一位女仙人的话。但这里的环境,越来越差,谁想赖在这里?”

  “你让我们开凿运河,等于是让我们送死。你当我们石人都是傻子吗?”

  “我们石人天生地养,才不愿意做你的奴隶。我们走,迁移,这个破地方我实在是待够了!”

  石人族长们纷纷大吼,当场翻脸。

  他们带来的随从,年轻的石人们都纷纷拥上来,摩拳擦掌,虎视眈眈地逼视着方源。

  “想走?哈哈哈。”方源仰头大笑,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随后,他收束笑声,冷眼扫视这些石人,语气阴寒,“你们当这是什么地方?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以前的规矩都不做数,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这里最高的主宰,我的话就是天意!你们遵守就罢,不遵守也得遵守!”

  “啊——!”很多年轻的石人,捏紧双拳,仰天怒吼。

  “仙人,你这是再挑战我族的底线!”

  “仙人,你虽然强大,但我们并不怕你。”

  “我们石人从不屈服强权,我们是天生的战士,我们勇敢无畏!”

  “只有爱情,能让我们掏出心肝。只有温柔,才能让我们弯腰折背。”

  吼!

  方源手掌一推,推出一道金龙。

  金龙咆哮怒吼,将场中一位叫声最大的石人轰成碎渣。

  “啊,他杀了花岗石人老族长!”

  “老族长死了,我们要给他报仇!!”

  “仙人也要葬送在我族的怒火中!”

  花岗石老族长的死,像是导火索,彻底将石人的怒火引爆。

  石人们纷纷向方源攻杀过去,每一步都将地面踩出深坑,声势隆隆。数十位石人一齐动手,却有千军万马似的威势。

  从他们的身上,升腾起无数的光辉。石人的身上,也寄居着蛊虫。此刻随着他们的心意,都催动起来。

  但下一刻,这些光辉骤然消失。

  小狐仙出手,禁锢了所有的蛊虫。

  方源冷笑,开始屠杀。

  石人悍不畏死,但实力终究不如方源,片刻之后,都被轰成碎片,惨死在这里。

  但这些碎石片,仿佛磁石一般,凝聚起来,形成崭新的小石人。

  “杀!”

  “反抗强权,为父亲报仇啊!!”

  “我们生于天地,死于天地,从来就无所畏惧!”

  小石人冲杀过来,又被方源屠杀个干净。

  但这些碎石,又凝聚成更小的石人。

  这些石人数量更少,但形成之后,立即向方源展开冲锋,口中高喊着为爷爷,为父亲报仇的口号。

  这是石人的繁衍方式。石人只有雄性,老石人死了之后,分散出来的魂魄和石头凝结,就会形成新的石人,继承老石人的部分记忆,以及一些重要的经验。或者老石人睡得久,魂魄底蕴积累到一定程度,主动割舍部分出来后,也能形成小石人。

  方源杀了这第三波石人之后,世界终于清静下来。

  只剩下一位石人,躺在地上,瑟瑟发抖。

  “你叫什么名字?”方源慢慢地走到他的面前。

  “我,我叫做岩,岩勇。”年轻的石人结结巴巴地回话道。

  “知道我为什么独独没有杀你吗?”方源脚踩在岩勇的脑袋上。

  “不,不知道……”

  “因为你在恐惧。而我喜欢你害怕我,恐惧我。”方源温和地笑着。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