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十七节:人皮蛊

第二十七节:人皮蛊

  但仅仅只是取得蛊虫,还不是方源的全部目的。

  将这些蛊虫都抛入空窍之后,他将目光投向常山阴的尸体。

  他开始动用蛊虫,帮助尸体解毒。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一旁的葛谣,面色古怪的问道。给活人解毒也就罢了,为什么要给死人解毒?

  方源没有正面回答她,反而要求道:“你也别看着,用你的濯洗蛊来帮帮忙。”

  在方源和葛谣的轮流施为下,常山阴身体中的毒素,渐渐地被排解出去。

  “他难道就是常山阴?是你的父亲?”葛谣忽有所悟,用探究的目光看向方源。但她很快又自己否认,“不对,常山阴的儿子是土生土长的北原人。看你的模样,你就是个外来人。”

  方源冷哼一声,面无表情:“我说过,我就是常山阴。”

  常山阴的皮肤上,随着毒素消散,惨绿的颜色也渐渐地褪去,还原成本来的肤色。

  方源见火候差不多,便叫少女退到一边,将常山阴身上的衣服全部扒掉,然后用洁净的水冲洗干净。

  “你,你是想把他的尸体带回去?”葛谣猜测着。

  但紧接着,方源的动作立即推翻了她的这个猜测。

  少女只见方源,从空窍中取出一团黑蚁。

  方源调度真元,黑蚁立即崩散,落到常山阴赤luo而又惨白的尸体上,开始啃噬。

  这群黑蚂蚁爬遍常山阴的全身,将他的皮肤全部吞入肚中,只剩下一个血肉肌腱完全暴露在外面,面目全非的尸体。

  葛谣看到这一幕,差点恶心地要吐出来。

  方源则重新将这团黑蚁收集起来,又取出一颗种子,种在地上。

  随着他灌注真元,种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根发芽,长出一朵艳丽的花朵。

  花朵盛开,花心里却是诡异而又厚实的血色肉膜,仿佛人的口腔。花瓣内围还长着一排排的微小锯齿。

  黑蚁汇成一股,尽数爬上花朵,钻入到花心当中。

  花朵重新闭合起来,里面的锯齿疯狂地旋转,相互摩擦,整个花朵都在颤抖,发出嗡嗡嗡的声音。

  方源再取出一蛊,葛谣还未看清楚,这蛊就化为一团彩色斑斓的火焰,附着在诡异可怕的花朵上。

  花朵在火焰的灼烧中,疯狂地扭曲,发出呀呀的尖叫声。

  这尖叫声如此的尖锐,以至于葛谣都不得不倒退十几步,双手捂住耳朵。

  事情进行到这里,少女也知道有些不对劲了,如此奇诡的手段,透着阴森的魔道气息。葛谣脸色苍白地看着方源,而后者面不改色,站在原地,双目炯炯地盯着脚下的花骨朵。

  “开。”陡然间,方源双目神光爆闪,断喝一声。

  花冠上微微张开一条小缝,将彩色的火焰全部吸收进去。然后整个花骨朵儿猛地炸开,飞出一蛊来。

  此蛊色彩斑斓,且颜色不断幻化,时而黄绿,时而血紫,如烟似雾,袅袅悬浮。

  “人皮蛊,终于是炼成了。”方源见此,长舒一口气,然后从推杯换盏蛊中,取出一把干净锋锐的匕首。

  “接下来的情景,有点血腥,你可以把眼睛闭上。”他手握着匕首,先对葛谣说了一句。

  葛谣呼吸微促,用惊疑不定的目光盯着方源,没有说话。

  然后,下一刻,少女瞳孔猛缩,双手捂住嘴巴,也掩盖不住她的惊呼声。

  在她惊恐的目光下,方源将匕首对准自己的胸膛,轻轻地切割下去。

  哧啦一声。

  他从脖颈处,直接划到小腹。

  但古怪的是,他的血液并未随之流淌出来,是用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止血蛊。

  随后,方源面目表情,将匕首顺着身体划动一圈,然后他伸出手,将自己整个胸脯的皮肤都剥了下来。

  少女看到这惊悚至极的一幕,不禁连连倒退数步,整个脸都吓得苍白如纸。

  方源狠狠咬紧牙关,心念调动,半空中的斑斓彩烟,便漂浮而来,罩在他的胸膛上。

  嗤嗤嗤……

  诡异的轻响声中,方源裸露在外的血色肌腱,被一层新生的肌肤覆盖。

  但奇怪的是,这层肌肤虽然是刚刚生长出来,但却并不是婴儿般的娇嫩,而是苍白坚实的老皮。

  之后,方源又如法炮制,将手臂上,腿上的皮肤,都剥开,全部拔下来,长出新的皮肤。

  “这,难道说……”葛谣渐渐看出些名堂出来,惊得瞠目结舌。

  扒掉后背的皮,有些麻烦,方源费了一番功夫,也终于做成。

  最后,就是最关键的脸皮。

  方源停下来,暂时休息了片刻,这才抬起匕首,将尖端对准眼皮。

  葛谣看得浑身颤抖,但方源的双手却稳如铁铸,每一个动作都精密细微。他先将自己的眼皮割下来,然后顺着眼眶,刀尖划出去,到达耳边,然后顺着脸颊,割到下巴。

  转过下巴,又划到另一侧,最后绕成一个完整的圈。

  然后葛谣就看到方源将自己的脸皮都剥下来,她的心随之狠狠地悸动了一下,感觉两只脚都虚软了。

  斑斓的彩烟又飘动过来,令他生出全新的脸皮。

  随后,方源又将后颈,双耳后,头皮都换了一遍。

  当他正式转过脸来,正面葛谣时,他已经完全换了一个人,变成了常山阴的模样。

  “我说过,我就是常山阴。”他开口道,语气平淡。

  葛谣却难以置信地看向方源,方源的这话音竟是最纯粹不过的北原腔。

  方源当然会说北原的腔调,只是之前没有说罢了。

  “你,你!”她手指着方源,身躯剧烈颤抖,脸上毫无血色,神情充斥着惊恐。

  方源心中不屑地笑了一声:人体若皮囊,不过是换了一层皮罢了,如此大惊小怪作甚?所谓的美丑,都是肤浅薄弱的东西。换做地球,人力穷尽,仙路断绝也就罢了。在这世界,唯有永生,才是最值得追求的!

  至于这人皮蛊,也是数百年后,五域混战,蛊师们研发出来的秘方。能把蛊师极其巧妙地伪装成另外一人,面貌别无二致。

  许多中洲蛊师,就靠着人皮蛊深入敌后大本营,秘密刺杀、大肆破坏,极大地助长了中洲的攻势,令其余四大域人心惶惶,相互怀疑。

  没有理睬吓破胆的俏丽少女,方源站在原地,先将双手缓缓地举到自己的眼前。

  如今,这双手彻底大变样。

  手上的每一条指纹、手痕,都和常山阴一模一样。

  接着,他伸手摸摸自己的胸脯。

  原本他的胸膛光滑平坦,但如今却长着胸毛,从咽喉处一路往下延伸到裆下。

  他摸摸自己的脸,先感受到的是北原人笔挺的鼻梁,然后是粗糙的脸颊。他取出镜子照了照,他的脸已经完全是常山阴的脸,甚至生长出来的头发,也变得和他一个模样。就连双鬓的微霜白发,也别无二致。

  人皮蛊,是指用人的皮肤作为炼蛊的主要材料。事实上,它的改造是全方位的。不仅是皮肤,还包括头发,瞳孔颜色,骨骼外型,甚至连陈年旧伤都能拟造的惟妙惟肖。

  ……

  葛谣看着现在的方源,简直像看到一个死人复生。

  “你,你究竟是谁?”她盯着方源,目光中满是警惕和戒备。

  方源笑了笑,温和地道:“我说了,我就是常山阴。”

  “你当我是傻瓜吗?刚刚整个过程,我都亲眼看到了。你根本就是个外来人!你不要用我们北原的腔调来说话!”少女尖叫起来,快要受不了了,神情隐隐癫狂。

  方源目光灼灼地盯着她,脸上浮现出沧桑之色,他充满感慨地叹了一口气道:“小姑娘,你放心,我对你没有恶意。我也的确是常山阴,从见面开始,就没有骗你。”

  “那,那你怎么解释刚刚的这一切?”少女质问道。

  方源微微仰头,目光跳过少女,远眺天空,他的眼神如烟云,用一种回忆往事的口吻道:“小姑娘,你听说过魂魄夺舍吗?”

  “魂魄夺舍?”葛谣微微一愣,目光闪烁不定,语气有些不确定,“你是说魂魄夺舍?”

  方源语速徐徐,态度温和地解释道:“看来你是听过的。不错,我濒临死亡,又无人解救,只好出此下策,遁出魂魄。腐毒草原常年阴云密布,不见太阳,因此魂魄能够在这里自由地游荡。我游荡了整整二十多年,这才找到机会,夺舍了一个外来蛊师。靠着蛊虫挪移过来时,就碰巧遇见了你。”

  “是这样?真的是这样?”

  “呵呵呵。我要对你不利,早就动杀手了,何必让你跟着一路,还指点你如何战斗?”

  “话虽然这么说……”

  “我要是防备你,这些东西根本就不会让你看到。你是北原人,我堂堂的常山阴,不会龌龊卑鄙到对你这样的小女娃下手的。为什么整整二十多年,我才成功夺舍?就是不愿为了一己之私,屠戮北原之人啊。小姑娘,你不会为了一个外来人,就要对我动手吧?”方源的笑容犹如阳光,语气正义凛然。

  (Ps:感谢不会飞的咸鱼、天蚕宝宝、hehe117、萌祖、等同学的打赏,感谢winnerpk、非尝男人、乐烦同学们的月票。恭贺冥枫魂兄弟,成为本书的盟主!谢谢seiunica同学连投四张月票,一跃而上,成为本书第一掌门!你们的鼓励,让我干劲十足,谢谢!)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