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六十五节:水魔

第六十五节:水魔

  “来者停步!”巡防的葛家蛊师,发现严家一行人,开口喝止。

  严家一行人停下驼狼,由一位家老开口道:“我身边的这位,就是严家族长严天寂大人,此次专门拜访葛家族长。”

  “严家?”葛家蛊师面色微变。

  “不错,我们的大营就驻扎在百里之外。”

  “诸位大人敬请稍候。”

  按照北原的时间,葛家刚刚到达月牙湖畔,驻扎的时间不过一天。葛家大营正在热火朝天的建设着。

  “大人,狼群的足迹都涌入到葛家营地里去了。”一位家老小声地对严家族长严天寂道。

  严天寂点点头,目光沉凝:“没想到这个奴道蛊师,居然是葛家的人。看来这次来对了,能够请到强援,来对付水魔浩jī流。”

  “但葛家未必会帮助我们啊。”有家老担忧地道。

  严天寂冷笑一声,一副吃定葛家的态势:“哼,葛家也是要参加英雄大会的。我女儿乃是刘文武的未婚妻。我用刘家的名义求援,还害怕区区葛家不出力?”

  正说话间,简陋的营地大门敞开来,葛家新任族长葛光,领着诸位家老亲自出迎。

  “严家族长大驾光临,是我葛家的荣幸。请进王帐一叙。”葛光热情地邀请道。

  “怎么只是一个三转蛊师?”察觉到葛光的修为,严家众人顿时有些轻视。

  将严家一行人邀请到营地中用宴,喝了几杯酒后,严家族长看了一眼身边的家老。

  家老便道:“实不相瞒,葛家族长,我们这次来是想要向贵方求援的。”

  “求援?”

  家老继续道:“不错。我族的大小姐严翠儿被浩jī流偷袭俘虏,浩jī流卑鄙无耻。躲在月牙湖中,勒索我族。他是水道蛊师,在湖水中战力极强。我族出动的几次营救都失败了。这次来,就是想请葛家支援一二。”

  “浩jī流?难道就是人称水魔的浩jī流不成?”葛光想起这号人物,面色微变。

  此人乃是四转高阶蛊师,走的是水道流派,在北原恶名远播,是一个阴险狡诈的魔头。

  葛光眉头深深皱起,思索了一下后。拒绝道:“魔道中人,人人得而诛之。葛家身为正道,本应该尽一份力量,但奈何有心无力啊。我的老父亲战死沙场,我临危受命。掌管家族,葛家已经损失惨重,再无力支援贵族剿除水魔。”

  “怎么?葛光族长是不愿意喽?”听到葛光的话,严家家老们脸色都沉下来。

  一位家老冷笑着,道:“葛家族长,你的确是年轻了一点,还不知道一些事情。我这就告诉你吧。我族大小姐严翠儿早年就和刘文武定下亲事。论身份就是刘文武的未婚妻子。如果救不回我族的大小姐,刘家日后追究起来,那么贵族也难辞其咎啊。”

  葛光面色顿变。

  北原有几大超级家族,其中就有黑家、刘家。

  刘家的三公子刘文武。人如其名,文武双全,天赋出众,志向高远。这一次他带领着一干家臣。从刘家分离出来,自立门户。是角逐王庭之主最热门的人选之一。

  刘文武的势力十分强大,严翠儿是他的未婚妻,如果葛家不救,日后在英雄大会上刘文武势必会为难葛家。

  但是葛家如今已经疲惫不堪,高层战力大损。若是再对上水魔,其中的苦果恐怕还是葛家独自吞咽。

  葛光顾及自家利益,不愿意凭白无故地招惹水魔。但又担忧若袖手旁观,将来会引起刘文武的敌视。

  葛光感到十分为难。

  一旁的严家族长看出葛光的犹豫,他笑道:“正道向来同气连枝,我相信葛家不会见死不救的。葛家实力出众,就不用太过隐瞒了。来时我们发现大量的狼群足迹,只要葛家出动奴道蛊师,我们严家愿意先支付三千块元石。”

  葛光怒气暗生。

  区区三千块元石,这是打发叫花子吗?

  他按捺住心中的愤怒,苦笑一声:“诸位有所不知,这位奴道蛊师并非我葛家族人,不受我的调遣。而是常山阴大人。”

  “常山阴?”严家族长一愣,暗自纳罕这个名字怎么有点耳熟。

  葛光便把他知道的,关于方源的来历、身份等等都做了说明。

  严家众人听之大喜。

  “常山阴,他竟然还活着!”

  “我想起来了,他是和我同辈的人物。曾经名传北原,是万众瞩目的奴道天才蛊修啊。”

  “棒极了!真是天助我也,常家已经依附在刘文武公子,我们这就向常山阴说明缘由,他定会援手的。”

  严家族长最为干脆:“葛光族长,还请引见吧。”

  葛光苦笑一声:“如果我能引见,那早就引见了。常山阴大人清早回来,就宣布闭关炼蛊。若是干扰了他炼蛊,恐怕……”

  “怕什么?”严家族长站起身来,“常山阴和我同辈,我早就闻名已久。常家和严家都归附在刘文武公子的帐下,我们就是自己人。刘文武公子就是常山阴的主子。再者,此事事关重大,就算干扰了炼蛊,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带我去吧。”

  “这个……”葛光迟疑。

  严家族长脸色一板:“葛家族长,请勿拖延时间啊。万一解救不及时,我女儿有个三长两短,刘文武公子怪罪下来的话……”

  葛光只好咬牙,答应下来:“也罢,我这就带诸位前去。”

  ……

  “水魔浩jī流?”方源微扬眉头,看着眼前的严家蛊师们。

  “常兄,你一睡二十年,有所不知。这水魔乃是后起之秀,得了神秘的机缘,如今三十有五,已经是四转高阶的强者。”严家族长介绍道。

  方源点点头。感慨道:“北原广袤,枭雄何其多载!既是严家举族相求,我便走一趟罢。”

  严家众人顿时面色微微一变。

  常山阴这话说的!什么叫举族相求,搞的自己很卑微似的。

  “常山阴大人,何必涨他人气势,灭自家威风呢。那水魔狡诈,龟缩在月牙湖中,有拿我族大小姐当做人质,我们这才拿捏不住他。”一位家老语气有些不满。

  “常山阴大人。你常家已经归附刘文武公子了。这次救援,正是你一个机会啊。”另一位家老,则是一副为方源着想的口吻。

  严家族长微微带笑:“呵呵呵,常兄,这次能够有你援手。区区水魔又算得了什么呢?”

  方源呵呵一笑:“于情于理,我也正当出手。这次就和诸位并肩作战了。”

  严家众人顿时大喜:“好,那我们就即刻出发罢。”

  ……

  “严家老头,我要的一千万元石,还有那只背水一战蛊,你都带来了吗?”水魔站在月牙湖的岸边,一脸戒备地看着眼前众人。

  “当然带来了。我的女儿呢?”严天寂说着。拿出两只蛊,一只五转存储蛊,一只背水一战蛊。

  背水一战蛊,也是五转蛊虫。能大幅度增强水道蛊虫的效果。在凡间有价无市,十分珍稀。

  看着这两只蛊,水魔的目光顿时炽热起来。

  他青年模样,面皮白皙。狼背蜂腰,颇有些英俊潇洒的气度。而他的双鬓则已经是一片白霜之色。为他增添了些许沧桑成熟的气息。

  “把我的女儿交还过来,我就将你要的东西都给你。现在我要先见一见我的女儿。”严天寂重申道。

  水魔冷哼一声,打了个响指。

  哗的一声。

  在他背后的湖水中,波浪翻腾,从水中冒出一只巨大的扇贝。

  这只扇贝足有象一般大小,贝壳如银闪亮。两片贝壳缓缓张开,露出里面的少女。

  少女被五花大绑着,嘴里也塞着布团。她看到严家族长后,顿时jī动得泪流满面,开始剧烈的挣扎。

  水魔冷笑:“女儿你也看到了,把蛊虫交出来吧。不要耍花样,你女儿的性命可捏在我手中呢。她要是出事的话,你怎么和刘文武交代呢?嘿嘿嘿……”

  “可恶!”

  “卑鄙的小人,有种的和老夫堂堂正正的大战三百回合!”

  严家家老们个个咬牙切齿。

  严家族长面沉如水,将两只蛊都抛给水魔。

  水魔谨慎的一跃,没有直接用手接住,而是任由两只蛊掉在脚下的地面上。

  “你的蛊上,没有动什么手脚吧?”水魔眯起双眼,紧紧地盯着严天寂。

  严天寂脸色铁青:“哼,你尽管炼化就是。”

  水魔嘿了一声:“你们都后退三十步。”

  严家众人无法,只得后退。

  水魔盯着严家蛊师,然后慢慢地蹲下来,拾起地上的两只蛊虫。

  他先检验了一下,没有发现问题。随后他小心翼翼地开始炼化背水一战蛊。

  背水一战蛊中,是严天寂的意志。这时配合水魔,很快就让这个魔头成功炼化了背水一战蛊。

  水魔嘿嘿大笑:“很好,严天寂你很识趣。接下来我清点元石,如果数目不差,就将你的宝贝女儿还给你。放心,我其实也不想和刘文武作对呢,你女儿还是黄花大闺女,我连她的手都没碰呢。”

  “哼!”严天寂冷哼,没有说话。

  他主动抽出意志,配合水魔炼化了存储蛊。

  水魔将念头探入蛊中,发觉大量的元石,心中狂喜,根本难以抑制,表现在脸上。

  就在这时,从这些元石中飞出一只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在他的身上。

  四转——定身蛊!

  “动手!”严天寂陡然大喝一声,一众家老纷纷呢电射,瞬间将水魔包围。

  “不好!!”水魔拿捏着存储顾,一时间竟然动弹不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重重包围。

  “水魔,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方源骑着驼狼,在不远处走出树林,同时大量的狼群展开了冲锋。

  (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