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六十六节:狼王,你疯了吗!?

第六十六节:狼王,你疯了吗!?

  “杀!”严天寂大吼。.

  一瞬间,严家众蛊师同时出手,打出各式的攻击手段。

  水流、星火、白骨、火鸟等等攻击,一齐迸发而出,向水魔浩激流攻杀过去。

  水魔的脸上,顿时映照着五颜六色的彩光。

  这些攻击灿烂夺目,辉煌宛若烟火,美丽而又致命。

  水魔身陷险境,却不闪不避,反而流露出冷笑。

  他的瞳眸中,猛地爆发出刺眼的幽光。幽光大盛,罩住水魔眼前的一位严家家老。

  这位严家家老,顿时闷哼一声,头昏眼花。

  这是水魔,催动了三转的目击蛊,目光蕴藏攻击,绕过寻常的防御手段,直接攻击蛊师的魂魄。

  受到攻击的严家家老,连忙后退三步,定心回神。

  区区三转的目击蛊,只能打一个措手不及,对严家家老造成轻微创伤,并不能替水魔浩激流改变这个危险的局面。

  但水魔浩激流嘴角的冷笑,又浓郁几分。

  他鼓动四转的黄金真元,灌注到空窍中的一只蛊虫身上。

  四转——换位蛊!

  刷。

  一声轻响,水魔浩激流的身影骤然消失在原地,然后出现在严家家老的位置。作为替换,那位受到攻击的严家家老,则出现在他原先的位置上。

  “不好!”

  “糟糕,快住手!””

  严家的其他蛊师,纷纷惊呼。这一突变,让他们猝不及防,大为震惊。

  他们想要收手,但攻势已成,难以把持。

  那位严家家老吓得肝胆俱裂,疯狂催动防御蛊虫。但这蛊只支撑了半息功夫,就被击溃瓦解。

  “学堂家老!”严家族长严天寂咆哮一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人,被烟花般灿烂的攻势卷席吞没,最后成为一堆肉渣。

  “哈哈哈,妙哉,妙哉。看来严家蛊师都是一群蠢猪,居然内讧,杀了自己人。呵呵呵……”水魔浩激流仰头大笑,极尽嘲讽之能事。

  “水魔,我严家与你不共戴天!”

  “浩激流,我必定要将你扒皮抽筋,才解我心头之恨呐。”

  “杀,把这魔头斩成碎片!”

  严家蛊师们气得眼红脖子粗,纷纷怒吼起来。

  但他们叫嚣得厉害,却没有跟着动手。

  水魔手中,居然有一只四转换位蛊,这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四转换位蛊,属于一种颇为奇特的移动蛊。须得接触到对方,才能交换位置。但蛊虫的运用,不仅在于选用适合自身的蛊虫,更重要的精髓在于蛊虫之间的相互搭配。

  水魔浩激流用了三转目击蛊,和换位蛊相互搭配之后。只要他目击成功,就意味着接触到对方,能在此基础上,使用换位蛊。

  浩激流有了这样的蛊虫,根本不惧围攻。难怪他敢于挑战整个严家高层,绑架严家大小姐严翠儿,勒索严家。

  严家蛊师人数虽众,但学堂家老的死就在眼前,一时间众人也有些迷惘无措。

  “水魔,就算你有换位蛊又怎样?使用此蛊,消耗真元甚剧。你还能使用多少次?告诉你,今天我们请来了复出的正道英雄狼王常山阴。你现在被狼群重重包围,已经走投无路了。”关键时刻,严天寂站了出来,一番话宛若强心剂,令众人士气一振。

  “狼王常山阴?”浩激流目光一凝,转头看向狼背上的方源。

  方源狼背蜂腰,目绽神光。他胯下骑着驼狼,身边群狼环绕,宛若静静矗立的高峰,虽然沉默不语,却带给浩激流一股心里上的压力。

  “狼王常山阴,你的大名我小时候就听说过了。你居然没有死?”水魔浩激流一边凝神防备严家蛊师,一边试探方源道。

  方源站在水魔三百步之外,远远地打量着他,一脸的平静。

  水魔心中一凛,目击蛊虽然攻击范围广阔,只要目光所及之处都能攻击,但距离越远,攻击就越弱。三百步正是目击蛊的有效打击范围,超过三百步目击的效力就没有威胁了。

  方源站着的位置,让水魔感到十分难受。

  这样的距离,很是玄妙,水魔似乎再进一步,就能攻击到方源。但方源似乎又在**着他这么干。

  浩激流的心里压力更增一分:“此人若真是常山阴的话,我却不能用目击蛊对付他。目击之术,在于直接较量双方的魂魄。奴道蛊师的魂魄可是历来强悍啊。”

  “你真的是常山阴吗?你有什么证据?哼,你们严家随意拉出一个人来,就冒充狼王,把我当成傻子吗?”浩激流故意嘲笑道。

  严天寂立即冷笑道:“水魔,你是有眼不识真人。狼王是那么好冒充的吗?待会儿交手起来,就让你看看狼王的厉害!”

  “常山阴大人,就看你的了。”

  “把这个水魔干掉,为民除害!”

  其他的严家家老纷纷叫道,企图把方源当枪使唤。

  方源端坐在狼背上,环顾一圈。当他看到,自己的狼群已经各就各位,将这片战场包围得水泄不通时,就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

  他的嘴角微微翘起,泛出一丝冷酷的笑意。

  他微微地点点头,眼中杀机爆涨:“的确,你提醒的好,是该动手了啊。”

  话音刚落,狼群齐齐嗷叫,张开血盆大口,锋锐的爪牙,奋不顾身地展开冲锋。

  刹那间,万狼奔腾,对准一众蛊师杀了过去。

  磅礴的军势,让众人无不脸色剧变。

  “常山阴,你干什么?怎么向我们动手?”严天寂怒极咆哮,惊疑交加。

  “快住手!我们都是自己人啊。”

  “狼王,你疯了吗?居然向我们动手?我们严家和你常家都已经归附刘文武公子了!”

  其他家老一边抵挡狼群进攻,一边疯狂的大叫。

  “正是因为如此,我才对付你们呢。你们都安心的去吧,将来我会送常家的族人们给你们做伴的。”方源恨声道,他的脸上,适时地浮现出扭曲的神色。

  紧接着,他又发出怒吼:“哼,我早就发过誓,当年的仇我会一一报还!”

  “当年,常山阴孤身一人对付哈突骨等悍匪,常家并未驰援一人。这事情果然有猫腻!”水魔浩激流心中一突,联想到了什么。

  他未料到有如此变化,一边躲闪狼群的进攻,一边惶急大叫:“狼王,我无意与你为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啊。”

  方源冷冷地扫视他一眼,淡淡地吐了一句:“看你活蹦乱跳的样子,真像一只跳蚤,你也一起去死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