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七十八节:安然撤退

第七十八节:安然撤退

  贝草川一直在注视着战局的发展。

  在他的身边,环绕十一位蛊师。除去他贝家的家老,还有郑家的几位家老,都被贝草川号召起来。

  他们来此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斩除常山阴,逆转整个战局的胜负。

  “葛家都是乌合之众,不足为虑。真正的关键,只有一个,那就是狼王常山阴。只要杀了他,胜利就是我们的!我们还有翻盘的希望!!”贝草川眼中闪烁着阵阵精芒,观察战场的同时,不忘鼓舞着身边人的士气。

  郑家的家老们已经被他说服:“贝家族长说的不错,但我们何时进攻呢?”

  贝草川眯起双眼:“要隐忍!狼王十分谨慎,只往前线派遣了龟背万狼王,总是留着风狼万兽王在身边。他身边的防御力量相当充足。我们实力虽强,但突击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旦没有成功,就只剩下强攻一途。届时,我们无险可守,身处狼潮当中,击杀常山阴的机会就会越来越渺茫了。”

  就在这时,战场上爆发出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一场对轰。

  各种攻击,五颜六色,充斥战场上空。轰隆隆的爆炸声,不绝于耳。

  看着这样的景象,众人皆心中凛然。在这样的战场上,饶是三转蛊师,也显得渺小。只有四转、五转蛊师才是顶梁柱。

  “大人,现在正是我们进攻的最好时机啊。”一位家老忽然提议道。

  “不急。”贝草川摆手。

  对轰持续了片刻后结束,这时又有家老按捺不住:“族长大人,是时候了。趁着葛家蛊师们正在恢复真元,我们冲过去势必能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不!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常山阴。刚刚的对拼虽然激烈,但是常山阴身边的狼群反而更多了。”贝草川严词拒绝。

  接下来,方源陡然出手,敏锐地抓住战机,将一段城墙轰垮。

  这是关键性的进展。

  裴家的防线,终于被撕裂开一个口子。大量的野狼蜂拥而入,同时龟背万狼王也赶到。

  “这下糟糕了!防线一破,狼群彻底展开攻势,裴家局面急转直下,危急了!”

  “大人,我们快快出手。再不出手,裴家也要完蛋了。”

  “现在出手,我们还能挽救这个局面。”

  “不!”贝草川站起身来,他眼中精光闪烁不定,心中充满了喜悦,他苦苦等待的战机终于出现了。

  只要裴家防线被攻破,常山阴势必要催动狼群,大举进攻裴家的营地。这样一来,他身边的防御力量就会薄弱下去,如此便给了贝草川突袭斩杀他的良机。

  “若是现在出手,只会让常山阴及时发觉,收拢狼群,使得战局再度僵持。暴露之后,我们也会丧失斩杀他的宝贵良机。我们三家联盟,凭什么裴家的损失比我家的少?狼王如此谨慎,绝对不是容易对付的人物。只有用裴家为诱饵,让他品尝一口胜利的滋味,放松警惕之时,才是我们斩杀他的机会啊!”

  一瞬间内,贝草川脑海中思绪电转,心思转了几转。

  但嘴上他却不能这么直说,而是开口道:“再等等,我们绝不能乱了方寸。相信裴燕飞!他可是我们北原出了名的猛将,你们以为他只有这样的实力吗?”

  一群三转蛊师听到这话,勉强刹住冲锋的脚步。

  贝草川话音刚落,裴燕飞便施展出了杀招金虹一击,强烈的爆炸,璀璨的光芒逼得众人都抬起手臂,遮住自己的双眼。

  待光芒消散之后,龟背万狼王遭受重创,裴燕飞则悬浮在坍塌的城墙废墟之上,脸色苍白。

  “好强!”

  “只是一击,就重创了万兽王啊。”

  “这是裴燕飞的招牌杀招,果然了得!”

  “还是贝家族长厉害啊,对整个战场的局面洞若观火,老夫领教了。”

  家老们纷纷对裴燕飞的战力,表示惊叹,同时赞叹贝草川的英明。

  贝草川嘴角扯动了一下,他倒是更愿意裴燕飞守不住这里。

  “还有机会,还要再等等。裴燕飞施展如此强大的杀招,必定真元大损。看他的脸色,显然自身也不好过。只要风狼王在常山阴的身边,狼王就立于不败之地。裴家还是处于下风。如果狼群攻入裴家营地,我就继续刚刚的计划。如果裴燕飞占了优势,我便落井下石,进行配合,带给常山阴致命一击!”

  贝草川脑中的念头,如电光火石。眨眼睛,就调整了计策。

  “我还有机会,还有希望!此刻最不能慌乱,要稳住,要隐忍……只要斩杀了常山阴,翻盘不说,我也将因此声名鹊起。投靠刘文武之后,便能得到更多的重视,为家族赢得更多的机会!”

  贝草川在心中,不断地为自己打气。

  但就在这时,他瞳孔猛缩,爆出一句粗口:“哎呀,**!”

  家老们纷纷向他投来诧异的目光。

  一直以来,尽管局势萎靡,但贝草川都表现得成竹在胸,从容自信,为何此刻却是如此失态?

  贝草川此时已经顾及不得其他人的目光,他紧紧地盯着战场,失声自问道:“这常山阴怎么会选择在此刻撤退?”

  狼王明明处于上风,龟背万狼王虽然重伤,却并未死亡。他的手头上还有一只风狼万兽王啊!

  反观裴燕飞,明显是强弩之末。最关键的是,裴家营地的防线已经被撕裂了一个缺口。只要顺着这个缺口猛打,裴家的防守压力将是先前的数倍!极有可能会防守不住。

  只有等到狼群大举入侵裴家营地,那他贝草川就能趁机突袭,在他背后,给狼王致命的一击!

  但现在,他居然撤退了?!

  常山阴为什么撤退,贝草川此时已经来不及多想。

  他无比的紧张起来,原本从容的脸上显现出一抹惊惶。

  狼王现在实力还很雄厚,一旦撤退,那么他苦苦隐忍的斩首背袭的计划,还未开始就要流产了。

  更糟糕的是,贝家营地、郑家营地都在葛家的掌控当中。一旦狼群回撤,将这些俘虏、营地中的物资带走,贝草川将彻底丧失自己的家族。

  连家族都没有了,只剩下几个家老在身边,贝草川的族长之名,势必将成为众人的笑柄。

  远的不说,投靠刘文武之后,他也不会受到重视的。

  “不行,绝不能让常山阴就这样轻易地撤退了。一旦他撤回去,什么翻盘的希望都没有了!”

  贝草川在心中高喊。

  他猛地站直了身躯,口中呼喝道:“诸位,不能再等了。常山阴已经不支,他们想要撤退。现在正是我们痛打落水狗,杀了狼王,夺回家族的时候了!”

  他身边的家老们,也已经看到了战场上的情形。

  贝草川的话,让他们精神猛振,战意勃发。

  “杀!”

  “常山阴,你休走!”

  “狼王,有种的你和我大战三百回合!!”

  一群三转蛊师,在贝草川的带领下,撕破伪装,从葛家大军的背面展开了突袭。

  “哼,果然出现了。”方源早有预料,看到这些人,并不惊惶。

  他清楚地知道:贝草川这群人,既然没有回援自家营地,那么就只剩下两种可能。

  一种便是袭击葛家大本营,实施报复。另一种则是,驰援裴家。

  既然三家营地都安然无恙,那么这些人一定就潜伏在战场周围了。

  方源若是一味攻击裴家营地,和裴燕飞死磕,在关键时候,势必就要腹背受敌。因此撤退,才是明智之举。

  “只是这些人,倒是挺能隐忍,到现在才被我逼出来,可见所图不小。”方源骑在白眼狼的身上,神情淡定。

  葛家众人却不免慌张起来。

  贝草川这十二人,各个都是高手,冲锋过来,一路所向披靡,带给他们巨大的心理压力。

  “太上家老大人,现在可如何是好?”葛光问计。

  “慌什么。听我的命令,跟着我撤退就行了。”方源冷笑一声。

  在沙场上撤退,冒的风险极大。很有可能在撤退时,被敌人追杀,撤退就转为溃败。但方源前世久经战阵,手中的狼群正适合断后。顶着两方压力,安然撤退的能力,他还是有的。

  他将龟背万狼王调到自己身边,收拢狼群。将百狼王、千狼王等等,都归纳在大军中央。

  而那些普通的野狼,则留下来殿后,消耗追兵的真元。

  果然,片刻之后,贝草川等人的冲势就减缓下来,开始珍惜地使用空窍中的真元。

  “可恶,难道就这样看着常山阴撤走吗?”贝草川咬破嘴唇,杀得双眼通红,心中万分的不甘。

  “裴燕飞,你还不出手吗?今夜若是不能留下狼王的性命,我们三家怎么有脸面去参加英雄大会?”贝草川大叫。

  裴燕飞冷哼一声,他不是莽夫,知道贝草川现在才突袭,是算计裴家,想将裴家当做诱饵。

  但狼王常山阴他同样不想放过。

  此战,葛家以一敌三,若是全身而退,势必一战成名,而他们三家则是葛家的踏脚石。

  再者,裴家伤亡惨重,这样的深仇大恨不报怎么行?

  想到这里,裴燕飞就有了决意。

  五转——破釜沉舟蛊!

  哗哗哗!

  裴燕飞心底一空,大量的真元,凭空涌现出来,极速填充他干涸的空窍。

  “常山阴,你纳命来吧!”他大吼一声,赶了上来。

  葛家众人顿时一阵慌乱。

  方源却笑起来,问左右:“此人是谁?”

  葛光佩服方源的镇定,心中的慌乱不免消散了大半,沉声答道:“贝家的族长贝草川!”

  “贝草川……裴燕飞……呵呵呵,乱世出英雄,不错不错。”方源高声地评价着,声音响彻夜空。

  随后,他跳下白眼狼,改换了一只驼狼骑乘。

  白眼狼几步跳跃,和风狼万兽王、龟背万狼王并肩站在一起。

  “那是……”贝草川冲势一滞,瞳孔猛缩。

  裴燕飞脸色铁青,极为难看。

  白眼狼乃是异兽,战力可媲美万兽王!之前他们太过于关注方源,忽略了白眼狼。现在白眼狼主动站出来,身份便立即被识破了。

  “可恶!”裴燕飞狠狠咬牙,却无奈地停止了追击。

  方源若是只剩下风狼万兽王还好说,但现在又出现一头白眼狼,这样的实力足以抵挡住追击,甚至还有反攻回来的可能。

  裴燕飞不敢冒险,再让裴家置于险境。

  他选择了罢手。

  这一边,贝草川也只得无奈地停住追击的脚步。

  他望着大军安然撤退,心中除了颓丧之外,还有一股冰寒之意:“狼王常山阴,你究竟有多少底牌?”

  ps:上一节的釜底抽薪蛊,改为破釜沉舟蛊。(未完待续)RT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