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九十四节:龟玉狼皮蛊

第九十四节:龟玉狼皮蛊

  “怎么回事?”

  “有狼潮过来了!?”

  “好多狼!有夜狼、风狼、龟背狼,等等!还有水狼,朱炎狼!”

  惊呼声响起一片,混战的众人渐渐停下,纷纷转身凝望。

  但见天际,浩荡的狼群宛若潮水汹涌。各种北原的狼群,集结在一起,密密麻麻地推压过来。

  漆黑矫健的夜狼,风姿绰约的风狼,防御深厚的龟背狼,洁白如雪的水狼,赤焰殷红的朱炎狼……

  这些狼群齐头并进,每一支狼群都至少有数万的规模。一时间,庞大的狼群充斥众人的眼帘,让无数人心生寒气,呼吸困难。

  在狼群的簇拥下,一支部族缓缓行来。大量的蛞蝓蛊,黑皮肥甲虫载着丰厚的物资,一只只蜥屋蛊,迈动着四肢。旌旗林立,其中一只巨大的旗帜,代表着王帐所在。蓝色的旗面上,书写着一个大大的“葛”字。

  “是葛家……”

  “那这么说的话,这狼群就是常山阴的?”

  “常山阴不是连战三家,他手中的狼群规模,怎么如此庞大?!”

  众人的心中,都是类似的疑惑。

  “情报上说,狼王手中有夜狼、风狼、龟背狼。但他哪里来这么多的水狼,还有朱炎狼?”刘文武满脸的凝重。

  “大哥。”墨狮狂回归到刘文武的身边,眼前浩荡延绵的狼群也让他暗暗心惊。

  “水狼的来源还好解释,毕竟葛家驻扎在月牙湖畔很长时间。那里最多的狼群就是水狼群。但谁能告诉我,这支八万的朱炎狼群,是怎么回事?”

  “朱炎狼。可比风狼、水狼、夜狼要稀少多了,是普通野狼中攻击最强大的狼种。我们调查得很清楚,但常山阴手中怎么突然多出了这么一支恐怖的力量?谁能告诉我?!”

  一时间,无数族长、家老都在心中,将自家的情报人员,骂得狗血淋头。

  “朱炎狼群暂且不谈,那头体型最大的夜狼。该不会是狼皇吧?!”仲费尤手指着远处,惊呼道。

  事实上,当夜狼皇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真的是……夜狼皇。”狼皇的威仪千真万确,贝草川在辨认之后,干涩出声。

  人群哗然。

  狼皇!

  这可是媲美五转蛊师的战力!!

  常山阴不过四转蛊师,居然驾驭住了一头狼皇?

  到底是成名已久的人物。北原的英雄。曾经以一己之力,斩杀哈突骨等一帮马匪的传奇啊!

  “可恶!他的实力,怎么增长得这么快?有了狼皇在手,他已经可以媲美马尊、江暴牙、杨破缨了!”心存复仇之志的裴燕飞握紧了双拳,浩大的狼群让他感到一阵阵的无力和挫败感受。

  眼看着狼群渐渐接近,众人的脸色都涌现出凝重、忌惮的神色。

  混战已经彻底停下,人们自发地凝聚在刘文武、黑楼兰二人的身边,结成阵型。

  随后。在众人的注视下,方源骑着白眼狼。身后跟随着葛光等人,来到黑楼兰的面前。

  “狼王常山阴,我久仰你的大名!”黑楼兰首先一礼。

  黑楼兰身躯臃肿,宛若暴熊,一口参差不齐的雪亮牙齿,仿佛匕首利剑,给人狰狞之感。一双三角眼中,不停地闪烁着慑人的精芒。

  此人好色成性,北原早有传闻。

  方源呵呵一笑,却是看了一眼旁边的刘文武。

  刘文武一身白衣,风度翩翩,宛如浊世佳公子。他双眼温润,面冠如玉。身旁站着一位九尺墨人,黑肤白发,宛若门神,正是此次王庭之争的北原第一猛将——墨狮狂。

  刘文武心中咯噔一下,方源深邃的目光,让他察觉到不妙。

  常山阴和常家的恩怨,早在月牙湖的战斗中,就被葛家宣传开来。

  如今常家,早已归附了刘文武。常山阴要报仇,要对付常家,自然首先就要对付刘文武。

  方源收回目光,看向黑楼兰,声音平淡,却回响在所有人的耳边:“我此次重出江湖,就是为了报仇雪恨。正巧王庭之争,也能让我领教一番北原各方的英雄豪杰。楼兰兄,你我不妨联手如何?”

  黑楼兰闻言瞳孔一扩,喜不自禁地越众而出,走到方源的面前,抓住他的肩膀,哈哈大笑:“有狼王相助,那是我巨大的荣幸啊!”

  黑家一方,顿时沸腾起来,响起一片欢呼之声。

  “手下败将浩激流,见过狼王大人。”水魔心怀惴惴,向方源行礼。

  黑楼兰眉头一皱,立即关切地看过来,浩激流虽然给他立下战功,但若是得罪了常山阴。那么他就只有杀了浩激流,向常山阴示好了。

  但方源向浩激流点点头:“不妨事,今后好好表现就行了。”

  浩激流顿时松了一大口气。

  “哈哈哈,狼王胸怀广阔,如此大度,让我佩服佩服!”黑楼兰笑声更大了,浩激流乃是四转高阶,绝对的高手。如今两全其美,让他十分开心。

  黑家一方欢天喜地,反观刘家一方,却是沉闷无比。

  刘文武虽早有预料,但此刻心情却仍旧糟糕。

  “早知道如此,那我就不答应常家的依附。一个常家,怎么能和常山阴媲美?唉,可惜事已至此,我也无力挽回局面。”

  他在心中叹息。

  严翠儿是他的未婚妻,但他可以舍弃。不仅是因为男尊女卑的传统,而且还有严家已经灭亡的因素。

  但常家却实力完整。

  若真的放弃常家,也会让各大依附自己的部族心寒。他刘文武万万不能这么做的。

  “黑家族长。我汪家加入你方,你意下如何?”

  “黑楼兰,我们房家这次就把赌注压在你的身上了。”

  “叶家愿依附黑家。”

  一时间。原本摇摆不定的几个大型部族,纷纷当众选择投靠黑楼兰。

  刘文武身边,虽然有墨狮狂这样的猛将,但狼王常山阴却和黑楼兰联手了。

  有了这么庞大的狼群充当先锋,将来战场上不知要减少多少族人的伤亡呢。

  这样一来,玉田英雄大会上的各大部族,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一大部分选择跟随黑楼兰。剩余的部族则统统跟随了刘文武。

  “哈哈哈,刘家小子,我们来日战场相见!”

  “楼兰兄。后会有期。”

  现在还不是互拼的时候,玉田之外还有无数的豪强。两方人马相互戒备着,拉开彼此的距离后,向着各自的大本营扬长而去。

  走在回去的路上。刘文武便招来负责情报的家老。当众喝斥道:“常山阴的那些狼群,究竟是怎么来的?给我查,彻查到底!”

  “是,公子!在下一定竭尽全力将功补过……”家老满头大汗地退下。

  “大哥,你不要担心。哪怕他再多的狼,有俺在,直接杀了那个常山阴就是了。”墨狮狂瓮声瓮气地劝慰道。

  刘文武心思沉重。

  对付奴道大师,自然选择斩首战术为佳。但如今常山阴依附了黑楼兰。来日战场相见,黑家必定会进行严密的防护。

  到那时。想要斩首,何其难也!

  但,结义兄弟的心,也不能冷漠待之。

  刘文武泛起微笑,拍拍墨狮狂的肩膀:“呵呵呵,三弟,你是轻取敌首的无双猛士,我自然信得过你。”

  “大哥,你忘了还有二哥呢。只要二哥出关,咱们三兄弟联手,北原再大,又何惧之有?”墨狮狂哈哈大笑。

  “二弟?”刘文武眼前一亮,心中的压力再度消去一半,“不错,二弟出关,我们联手,常山阴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不过现在,暂且不去对付黑家,这是个难啃的骨头。我们先要横扫西面,积攒实力,壮大自己。”

  “大哥你有什么想法,尽管去做。俺跟在你身后便是。”

  与此同时,在另一处队伍中,黑楼兰大笑着:“哈哈哈,今天之后,玉田英雄大会的消息传出来,恐怕各方势力都会万分头疼。山阴老弟,你麾下的狼群肯定要叫他们疑惑惊诧的。”

  方源实力雄厚,黑楼兰早已关注。此刻主动来投,这位黑家家主自然要对方源大加笼络。

  不仅将常山阴平等对待,言词交谈片刻后,就主动地和方源称兄道弟起来。

  方源听黑楼兰这么说,知道这是一种含蓄的询问,便淡淡一笑:“说实话,我也没有料到会有此巨大收获。当初我在葱谷,放养了一些狼群。没有想到,经过这些年后,竟然有这么庞大的规模。”

  一旁的葛光,也附和道:“是啊,当太上家老大人从葱谷中出来时,领着密密麻麻的狼群,把我们都看傻了。”

  事实上,方源独自一人深入葱谷之后,就开启星门,沟通狐仙福地,将里面的大部分狼群都放了出来。

  当他率领着狼群回归葛家,震惊了全部的人。这样一来,整个葛家都是他的证人。

  同时,他也在葱谷中做了掩饰。

  可谓铁证如山。

  “哈哈哈,山阴老弟的运气真是羡煞旁人。放养兽群,原本是无奈之举,极少能有收获。老弟能有此斩获,是天命所归,老天爷都希望老弟你能重出江湖啊。实话实说,自从老弟你失踪之后,整个北原都似乎沉寂了。天可怜见,不愿老弟这样的人物就这样归隐山林。”

  黑楼兰这话,满满都是奉承,搞得整个北原豪雄就一个常山阴似的。

  但方源恰到好处的一撇嘴角,孤傲一笑:“这次出山,一是为了报仇,二是为了会会马尊、杨破缨、江暴牙之流。三是借助王庭福地,使得修为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言语间,似乎已经将王庭之位,当做了囊中之物。

  如此傲气嶙峋,就算是水魔浩激流之辈,也暗自咋舌。

  “好,这才是北原男儿该有的豪情壮志!”黑楼兰大叫赞赏,对方源竖起了大拇指,随后掏出一只蛊虫,递给方源,“好蛊赠英雄,山阴老弟来投靠我,那是看得起我。这只五转蛊就算作老哥的见面礼,请一定要收下。”

  方源瞧去一眼,这是龟玉狼皮蛊,防御极强。此蛊的秘方,方源在前世还隐有耳闻。五转的龟玉狼皮蛊,主材便是一头活着的龟背狼皇。

  若真有一头活着的龟背狼皇,方源宁愿成为自己手中的战力,也不会牺牲它,炼制成蛊。

  方源虽然可以沟通宝黄天,五转蛊也能搞到手。

  但这只龟玉狼皮蛊,却是恰巧符合他的奴道。要想搞到这类蛊的话,也要耗费一定时间、精力,更关键的是仙元石。

  要知道方源手中的仙元石,如今只剩下两块。

  现在有人主动送上门来,当然最好不过。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方源说着,真的一点都不客气,将这蛊一把抓过来。

  (ps:不知道怎么回事,家里网断了。只好到网吧传了,晚更了点,请大家伙见谅。算上明天的饭局,春节算是彻底过了,接下来就是慢慢调整了。这个月一天一更,先稳定起来,下个月一天两更。有事情会提前通知大家,晚上也会多上QQ等等,和大家多多交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