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一十四节:只是一场游戏

第一百一十四节:只是一场游戏

  <!-->热门推荐:

  逆雨福地。

  一道纤细的碧玉长廊,在湖面上延伸出去,直至一座孤亭。

  亭外,细雨霏霏,凉风轻抚。

  和外界不同的是,这里的雨是从下往上落的。逆雨之名,由此而来。

  继女蛊仙谭碧雅之后,福地中迎来了新的客人。

  “晚辈黑柏,见过东方前辈。”来者一副普通中年男子的模样,却是货真价实的六转蛊仙。

  “你我有七十年没见了吧。那时候,我记得你还是黑家的族长,险些就入主王庭了。”发须雪白的东方长凡,呵呵的笑着,以目光示意,“请坐下吧。”

  黑柏坐到石凳上,微微鞠躬:“说来惭愧,晚辈当时还受着家族的大力扶住,最终棋差一招,被刘家得手了。”

  “呵呵呵。”东方长凡笑起来,“不错,那届的刘家族长是刘一峰,天资绝代,可谓百年难得一出的奇才。”

  “前辈记得不差,晚辈佩服。”

  东方长凡缓缓摇头:“我们智道蛊师,既要推衍,便会注重每一个情报的收集。不过刘一峰虽是光彩夺目,但到头来却冲击蛊仙境界失败。那一届的风云儿们,真正笑到最后的,反而是人称‘黑家石人’的你啊。”

  “前辈谬赞,晚辈也是侥幸。”

  “你大可不必妄自菲薄,成就蛊仙难如登天,往往一万个五转蛊师,也未必有一人成就。唉,不瞒你说。这些年我也陆续考察了不少后背,现在的希望。便寄托在这个小子的身上了。”东方长凡说着,右手食指一指,石桌中央便凭空升腾起一股彩烟,反映出北原草府上的实时战况。

  刚巧,二位蛊仙看到潘平挥出弯刀,一招斩杀了唐家族长的情景。

  黑柏一扬眉头,轻咦一声:“这有点意思,如果我刚刚没有看错的话。这蛊应该是单刀蛊。单刀蛊威能独到,一旦催发,便有一定可能无视同级的防御。乃是由蛊仙刀魔所创,形体特殊,只是一抹刀刃寒光,非得寄居在刀上才可。此蛊以刀为食,被它寄生的刀会渐渐缩减。最终消散一空。”

  东方长凡点点头:“不错。单刀蛊最高,能达到六转。刀魔当初凭借着六转单刀蛊,独树一帜,无人敢惹。但最终败于蝶剑仙之手。刀魔当场战死,福地也被蝶剑仙吞并。六转单刀蛊的蛊方,却没有流传下来。不过。如今在凡间还有不少的单刀蛊,这些都是刀魔昔日伪装成凡人,游览天下时随意馈赠出去的。看来这个幸运的小辈,是得到了刀魔当初的馈赠之一。”

  “前辈博闻广识,在下今日又长了见识了。”黑柏心悦诚服地道。

  东方长凡乃是北原有名的智道蛊仙。一生荣光战绩无数,多少蛊仙都遭受他的算计。

  他刚刚出生时。东方家族已经是日薄西山。就是他成就蛊仙之后,一手扶持,多方谋划,设计使得仇敌相互对掐,手腕高超巧妙,终令东方家族重振雄风。

  他是七转蛊仙,是北原当之无愧的巨头,是东方部族的顶梁柱。

  但现在,他已经寿元将尽,时日无多,急于留下传承。之前,东方长凡眼界高,陆续选了几个都没有看中。现在,东方余亮虽然不符合他的全部标准,但也是较为满意的人选。

  寿蛊难寻,纵然东方部族乃是超级家族,北原最庞大的势力之一。

  当然,这其中,也有正道蛊仙私下联合,禁止对东方长凡出售寿蛊的原因。同样的,对于惨遭东方长凡算计的魔道蛊仙们,更对东方长凡恨之入骨。

  东方长凡算计了无数人,到了人生的最后关头,终究被无数人联合谋算。

  他自己亦清楚,自己得罪的蛊仙太多。哪怕是正道,也不愿看到他继续活下去。

  黑柏明白,自己这一次和东方长凡见面,将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这位北原传奇的蛊仙。因此,他心怀敬佩和缅怀之情。

  石桌上的彩烟不断翻腾,将战场上的情形,不遗丝毫,尽数显现在两人的眼前。

  东方大军,原本就在阵容上有着差距,潘平杀了唐家族长之后,更加剧了东方家的劣势。

  最终,东方余亮直接开口邀战黑楼兰,亲自下场。

  他想靠着一己之力,企图挣扎出一丝希望。

  但最终,他和黑楼兰不分胜负,打了个平手。

  当夜幕降临时,黑楼兰一声令下,发动了总攻。

  夜晚来临,夜狼的战力随之暴涨。狼潮一波又一波,在方源的指挥下,对东方大军最后的防线展开冲击。

  东方大军士气低落,人心散乱,即便东方余亮做了许多布置,防线支撑了半盏茶的功夫,就被攻破。

  东方余亮无奈之下,只好选择认输。

  至此,黑家和东方家的大战落下帷幕,黑楼兰和东方余亮的私人恩怨,也以黑楼兰的取胜而暂告一个段落。

  “东方余亮这个后生,别的毛病没有,就是太牵挂自己的妹妹。他为了保护妹妹万无一失,竟将大军分掉一部分,形成后军,将妹妹安置在里面。东方盟军本来军力就弱于黑家,这一分兵,使得军力相差更大。若非如此,第一战的胜负,未必会如此悬殊。呵呵呵,倒是让黑柏你见笑了。”

  东方长凡平静地看着彩烟,淡笑着。

  黑家大军稳定了战局之后,辎重营徐徐开进残破的防线,开始着手接收俘虏,打扫战场。

  “胜败乃兵家常事,此届不成,还有下届。以我看,东方余亮已经十分优秀。他将本族的力量保存完好,做得比我还要周到。对家族的这份爱护之心。就已经十分可贵了。”黑柏道。

  “是啊。”东方长凡一脸感慨,“别的族人死了就死了。但我们同是巨阳先祖的血脉啊。当初先祖设立王庭,其中一个目的,不就是为了削弱他族,保护血脉嘛。可惜,即便是巨阳仙尊这样的伟大存在,到头来,也是寿元耗尽而亡。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永恒不灭的东西呢……”

  黑柏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东方长凡收敛了情绪,轻笑一声,对黑柏伸出手掌:“好了,下面该谈正事了。”

  “是。”黑柏将一份清单,从存储蛊中取出来,递给了东方长凡。

  清单上记载着密密麻麻的内容,是海量的物资。

  东方家族在这一届王庭争夺中失利。成了黑家的俘虏。按照当年巨阳仙尊订下的规矩,东方一族可以交付一定量的物资,来赎回自己。

  东方家和黑家,皆是超级家族,拥有蛊仙不止一人。

  两个庞然大物的较量,不过是一场名为“王庭之争”的游戏。主要的目的。是通过战争,来削弱他族,扩张自家,筛选和吸纳人才。

  这个笼罩北原的宏伟布局,当然不可能是东方家。或者黑家蛊仙的手笔。而是来自九位无敌至尊中的一位,巨阳仙尊之手。

  东方长凡接过清单。细细浏览。

  清单上的物资,不仅规模庞大,而且其中许多项,还牵扯到东方一族特有的蛊虫,或者最新研制出来的蛊方。

  但东方长凡没有丝毫的不舍,而是轻轻点头,应承下来:“成王败寇,既然失败了,付出点代价也是应该的。就这样子办吧。”

  失败者付出代价,这本来就是巨阳仙尊订下的游戏规则。

  历史上,是有几次,某些部族不愿支付这种战争赔款,尽皆落得族灭的凄凉下场。

  到现在,已经没有一个家族敢不去遵守。

  这是北原正道的游戏规则,如果哪一个部族不去遵守,那么就会被排斥于外,成为其他所有人竞相针对的目标。

  战场的夜空中,陡然出现一道巨大的光圈。

  光圈稳定下来,形成高大二十多丈的巨型光门。

  光门灼照千里,缓缓打开,形成翠光之路。

  从门中,走出一位年轻的少女蛊师。她手持令牌,在众目睽睽之下,冉冉落到黑楼兰的面前。

  “我是接引使,来迎回东方部族。”她面无表情,声音冷清。

  两人当场完成交接。

  在查看了战争赔款之后,黑楼兰喜上眉梢,他彻底发了!靠着这么多的物资,他将能装备更多的蛊师,尤其是吸纳了投降的部族之后,他的军力将在原有的基础上,至少再壮大五成!

  “咱们后会有期。”既然结果已经注定,东方余亮也显得洒脱,风度翩翩地和黑楼兰告别,带领着族人们,走上光路,最终没入光门当中。

  因为吸收了不少溃散的家族,东方部族的规模,比原先壮大了三成有余。

  “真好啊,就算是战败了,也有福地可以避祸!”

  “没办法啊,谁叫人家是超级家族,头上有蛊仙罩着呢。”

  “好了,打起精神来。我们投降黑家,也是转机。只要打几场胜仗,我们的损失就能弥补回来。如果有幸能进入王庭福地,获得那些传承,那就有发达的机遇了!”

  众人仰望着半空中的光圈,议论纷纷。

  方源平静的看着这一幕。

  这场每十年一次,就波及整个北原,令无数人家破人亡,令无数人飞黄腾达的战争,实质上是掠食者们合伙猎食的一场游戏。

  有的人沉浸其中,追名逐利。有的人为之哭泣悲鸣,痛不欲生。而自己身在局中,冷眼旁观着,却也有着自己的一份打算。

  呵呵。

  众生百态,不过如此。

  弱肉强食,真是妙哉!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