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二十二节:一心求胜顾狼王

第一百二十二节:一心求胜顾狼王

  王帐内,氛围压抑得很,包括黑楼兰在内,几乎人人带伤。

  平日里傲然风光的蛊道强者们,此刻却显得狼狈不堪。

  “刘家攻势实在太猛,刘文武、罗伯军、聂亚卿皆是五转强者,墨狮狂、欧阳碧桑都是四转巅峰,媲美五转战力,还有裴燕飞、常飚等等猛将……这样的阵容,纵观前十届王庭之争,都较为罕见啊。”狈君子孙湿寒叹息道。

  四转蛊师,已经少见,往往是一个中小型势力的首脑,或者是大型势力的家老。

  五转就更罕见了,对资质要求甚高。即便是超级势力,摆在明面上的五转蛊师,也不过两三位罢了。

  其实黑家如今的高层,已经算是比较强的。

  黑楼兰、太白云生、古国龙,就是三位五转强者。常山阴、唐妙鸣、浩激流、边丝轩、潘平等四转强者,也达到二十多人。

  然而即便是同级的蛊师,相互之间的战力也有差别。蛊师是一种个体凌驾于群体的战斗职业,个人的伟力要超越群体的累加。譬如单靠方源个人,便能屠戮中小型的部族。在今日之战中,欧阳碧桑一个人,就屠杀了五位四转蛊师,十二位三转家老。

  不是黑家弱小,而是此届刘家大军中的高层战力太强!

  尤其是经过这第一战后,大量的高阶蛊师被刘家屠杀,四转蛊师几乎折了一半,导致本就有的差距更大了。

  如何应对刘家这样巨大的优势,这成了众人急需解决的难题。

  “若是给我时间,吞并几路大军,再借助老先生的威望,收服一些强者,兴许就有抗衡他们的高层战力了。”黑楼兰叹息道,暗恨刘文武选择这个时间开战,没有给他发展的空间。

  太白云生顿时明白了黑楼兰的话中深意,开口道:“老夫曾经救过高扬、朱宰两人性命,他们曾说过报恩。老夫可书信一封,兴许能唤得他们过来。”

  众人精神一振。

  高扬、朱宰,在北原号称魔道双煞,相互配合默契,从来都是一起行动。这两人都是四转巅峰的蛊师强者,曾经合力越阶斩杀过一名五转强者!

  黑楼兰心中压力一缓:“我如果能得到高扬、朱宰的帮助,倒是可以稍稍弥补两军的差距。不过军中大事,关乎诸位身家性命,也不能寄托在别人的报恩情怀之上。今日一战,还多亏了狼王出手,屠戮了大批的低阶蛊师,导致刘家伤亡巨大。刘文武若非顾忌于此,怎么会轻易退兵?”

  众人将目光,都投向方源,想听听他的看法。

  方源面色平静,他浑身毫无一丝伤痕,之前躲在大军中指挥狼群,却获得最大的战功。

  这种境遇,早已让王帐内的众人,暗下眼红,心生羡慕嫉妒之情。但碍于大局,还不敢直接发作。

  战后,方源一直在挖掘记忆,想找出黑楼兰如何战胜刘文武的信息,但他苦思冥想,毫无结果。

  五百年的记忆,太过繁芜,也有很多遗忘。在现在看来,是困扰众人的巨大难题,但在前世五百年后,不过是一个历史长河中的小小细节罢了。

  察觉到众人的目光,方源抬起眼皮,淡淡地道:“刘家虽有奴道蛊师,但最强者不过贝草川,他的草兵军团无关痛痒。现在敌我双方,都有强势的一点。就像是两个巨人手持长矛,相互戳向对方。刘家大军强在高阶蛊师,而我方则有狼群相助,能屠戮大量低阶蛊师。因此今天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取胜之道,无非是克制敌人的长处,同时增强自身的长处。要克制对方的蛊师强者,并非不可能,只要我手中有一批王牌狼群,必能遏制对方。但这样一来,我就得全力操纵,单靠手中四转的潜魂兽衣蛊无法遮掩行踪,将会陷入对方的冲杀当中。”

  方源的话,叫众人眼前一亮。

  “王牌狼群……”黑楼兰低头沉吟起来。

  当今,北原五大奴道大师,被人称之为五兽王。其中马王马尊,拥有异兽天马群。鹰王杨破缨,拥有异兽雷鹰群。鼠王江暴牙,拥有异兽钻山鼠群。新近的奴道大师豹王努尔图,则拥有管窥豹群。惟独狼王常山阴,手中没有这样的一支异兽群。

  每一头成年异兽,都拥有四转蛊师的战力。异兽一旦形成规模,战斗力比同数量的蛊师还要恐怖。皆因兽群在奴道蛊师的指挥下,悍不畏死。而蛊师们则各有心思,就算是建盟的毒誓,也不能让他们不顾性命去死斗。

  如果有异兽狼群在手,斩杀五转强者都有很大可能。

  毕竟就算是五转蛊师,终究也是凡人,真元有限,也有力穷之时。

  然而异兽群的组建,耗时极长,消耗的精力和物资,也是一个极庞大的数字。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为方源找到这样一支的异兽狼群,只有一个途径,那就是寻求黑家蛊仙的帮助。

  王帐中的众人,即便不知道宝黄天的存在,但也明白蛊仙的伟力。

  北原历史上,也有几起例子,都是蛊仙筹措,组建了异兽群,支援给了各自支持的势力。

  “异兽狼群,的确是个主意,我先试试看。”黑楼兰思考了片刻,含糊地说道。

  但众人心知肚明,清楚黑楼兰这话的含义,便是要向身后的蛊仙求援。

  顿时,众人看向方源的目光又有了新变化。

  这狼王常山阴,运气怎么这么好?使得蛊仙出手,帮助他组建异兽狼群。这要让他自己动手,恐怕二三十年也未必能完成这样的积累!我们怎么就没有得到这样的栽培?

  众人眼红,心中羡慕嫉妒。

  归根结底,还是方源顶着常山阴的名头,奴道大师可是能力挽狂澜的存在。黑家要战胜刘家,明智的做法,就是侧重地照顾方源,将资源倾向给他。

  “如果我记得没错,就算有了异兽狼群,但狼王大人的战功可还是倒数第一,战功榜垫底的吧?”狈君子心中充满了嫉妒,装作忽然想起来的样子,“好心”地提醒道。

  “我当然不能凭空获得异兽狼群!”方源义正言辞地点头,“咱们的规矩不能破,我会用战功一一换取的。当然,我现在战功不足,只能再赊一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众人无语。

  许多人同时在心中大叫起来:

  “这话你还好意思说?”

  “真是不要面皮啊,你已经前后赊了一百三十万的战功,还想再赊?!”

  “整个黑家大军,就你一个人赊战功!那只五转功倍蛊,你拿在手中不觉得良心不安吗?”

  事实上,方源不仅没有觉得良心不安,反而又开口“得寸进尺”地道:“单有异兽狼群还不行,我还需五转的潜魂兽衣蛊。可惜炼制五转的蛊虫,成功的可能太低了。我手中积累了三只四转蛊,却一直不敢冲击五转。”

  黑楼兰咬了咬牙,他向家族求助的次数也有限,求助的次数越多,家族对他的评价就越低。但没有办法,为了战胜刘文武,他只好点头,对方源道:“这点,我也会想办法的。”

  而就在黑楼兰等人,筹谋算计的同时,刘文武等人也在考虑着如何再战黑家。

  “黑家大军中,狼王常山阴是最大的麻烦。今天这一战,就是因为他,导致我军损伤惨重。至少有三万蛊师,死于狼口。唉,这个数字让我心中滴血,大家前来投靠我,是信任我。但都是因为我的无能,才导致有这么重大的伤亡!”

  王帐中,刘文武垂泪叹息着。

  “大哥,怎么能怪你呢?要怪只能怪这些蛊师没用!”墨狮狂差点要跳起来,大声地安慰道。

  “狼王常山阴威名虽大,却并非真英雄。”欧阳碧桑则傲然冷哼一声,语气不屑地点评道,“堂堂的狼王,居然像只老鼠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叫人看不起。”

  “可是,这样的狼王,才是最麻烦的呀!”刘文武心中叹息一声,表面则睁开眼泪,问计左右,“诸位可有妙法,来对付狼王?”

  墨狮狂、欧阳碧桑都不说话了。

  他们擅长的是战斗,这种谋略方面的事情,不是他们的强项。

  “在下有一计。”贝草川站出来,侃侃而谈道,“狼王常山阴,原先乃是常家族人。他虽然扬言报复,但和常家的血脉关系,却是斩不断理还乱。当今常家族长常飚大人,便是曾经常山阴最要好的朋友。常山阴失踪之后,常飚娶了他的妻子,将他三岁大的儿子抚养成人。便是如今常家的少族长常极右。要对付狼王,不妨从这方面着手,或许能收到奇效呢。”

  “哦?这主意不错!”刘文武眼前一亮。

  ……

  商议结束之后,方源便回到自己的大蜥屋蛊中。

  如何炼制出五转潜魂兽衣蛊,是他最近一直在头疼的问题。如果能借助黑家蛊仙之力,筹备组建异兽狼群,同时炼成五转潜魂兽衣蛊,那就最好不过了。

  方源觉得这可能性很大,他虽然记不清此届王庭之争的细节,但是却明白黑楼兰能够入主王庭,和他背后蛊仙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

  “经此一战,双方至少要休整三天。这个时间,黑家蛊仙一定会收到黑楼兰的求援信。在此之前,我需要做的就是……”

  想到妙处,方源的嘴角,不禁微微上翘,勾勒出一丝笑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