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二十八节:大战(下)

第一百二十八节:大战(下)

  黑旗军和白毫军展开正面的交锋,双方自建军开始,就是对头,相互竞争了数百年,互有胜负。此刻两军交战,各展杀招,不分上下。

  看到自己最后一张底牌被牵制住,黑楼兰脸色铁青。

  “呵呵呵。”刘文武朗笑一声,充满了畅快之意。如今对方已经黔驴技穷,自己这边也是同样境况。

  但是,草兵军团勉强挡住异兽狼群,还能坚持片刻。而黑家高层战力,却已经显露出溃败的趋势,尤其是高扬朱宰和欧阳碧桑、墨狮狂的四人战团,战况已经十分明显。

  欧阳碧桑、墨狮狂虽然不擅长合作,但个体实力均强于对方。

  若是高扬、朱宰二打一,凭借默契无比的配合,还有微弱优势。但现在却只能被压在下风,只能疲于防守,被动至极。

  任是谁都能看出,高扬、朱宰的失败,已经近在咫尺。一旦他们败下阵来,欧阳碧桑、墨狮狂就宛若出闸的猛虎,开始增援其他战圈。

  这样一来,原本细微的优势,就一步步迅速积累,最终酿成整个战局的上风。

  一旦刘家大军占据上风,再无后备军的黑家,没有任何手段挽回颓势,只能任由对方越来越占优,而己方越来越劣势。

  最终,对方的优势转化为胜势,而黑家大军只能溃败!

  黑楼兰也看出此刻不妙之处,急得满头大汗。王帐中。只余下他一人。到这步田地,他也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了!

  他的身影骤然消失在王帐中,下一刻出现在草兵军团的上空。

  他打着击杀贝草川的主意。贝草川可没有潜魂兽衣蛊,位置相当容易辨认,只要杀了他,草兵军团就会瞬间崩溃。

  那样一来,这场激战就会再次形成互攻局面。到最后,就会像之前的第一战那样,不得不休战整顿。

  杀招——暗漩!

  黑楼兰刚刚催起杀招。一道白光射到他的面前,现出刘文武的真身。

  黑楼兰是暗道五转,而刘文武则是光道五转。两人数次交手,皆不相上下。

  但这次文质彬彬的刘文武,却露出胜利者的微笑:“楼兰兄,今日这战。争的是一线光阴。我的草兵军团迟早落败。但你方的高层战力却输得更快。真是可惜啊,明明两军实力极为接近,相差不多呢。”

  “你找死!”黑楼兰大怒,咆哮一声,向刘文武冲去。

  两人激斗到一处,你来我往,时不时爆发出绚烂的光辉,或者恢弘的雷鸣。

  “奇怪。前世的确是黑家战胜刘家,但现在看来却是刘家占据优势。难道因我的关系。而发生了某些变化吗?”。方源隐藏在角落里,暗中思量。

  他奴力双修,自然没有展现出全部战力。

  甚至他连奴道方面的实力,都没有全部施展出去。

  此刻,草兵军团已经危如累卵,只需他现身,施展狼嚎蛊和五转功倍蛊,就能顷刻击溃贝草川。

  但方源没有动弹,而是选择观望。

  他的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欧阳碧桑、墨狮狂的身上。

  一旦他现身,催动狼嚎蛊和五转攻倍蛊,那么就有很大可能,令欧阳碧桑、墨狮狂二人放弃高扬、朱宰二人,来追杀自己。

  说实话,现在的方源,已经力道有成,完全不惧欧阳碧桑和墨狮狂的近身搏杀。

  但是……

  “我的眼光,绝不能局限在眼前的这一战。王庭之争,是超级家族间的竞争,蛊仙操纵的游戏。我一旦暴露出全部实力,即便胜利了这一场,将来对方受到蛊仙的支援之后,势必就要针对我。到那时,我底牌尽露,对局面的掌控将下降到谷底。”

  方源心系王庭,时刻保持着冷静,没有被眼前激烈危险的战局所干扰。

  “前世,黑家是怎么战胜刘家的?如今战况虽然紧张无比,但双方都有底牌未出。至少我知道太白云生的手中,有一只五转蛊人如故。我的实力暴露的越少越好,因此我一旦动手,就得是致命一击!现在,还不是时候……”

  方源心中波澜不惊,惨烈的战场上,尸体遍布,血流成海。

  但在他的眼中,这些不过是些伤亡的数字。

  在这战场上,很多的人,因为亲友的死亡而怒吼。很多的人,斩杀了强敌后在欢叫。有的蛊师,在恐惧的驱使下,狼狈逃窜。而有些蛊师,则实现着心中的野望,要成为人上之人。

  人类的感情在这一刻,在生死边缘,爆发得猛烈、疯狂,而又如此的恣意、张扬。

  目睹着周围人的狰狞表情,听着他们的惨叫或者呐喊,方源却感到一种平静和安宁。

  他的心,沉静如古潭,一丝涟漪不生。

  战吧,杀吧,人一生下来就要去战斗。

  胜吧,败吧,要向在自己的路上继续走下去,就得踏着他人的尸首。

  让血液沸腾,让汗水淋漓,人生恣意莫不在此刻啊……

  “接好了,这可是俺的杀招——气吞六合!”战场中,陡然爆发出晴天霹雳般的怒吼声。

  声音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人们下意识地凝神望去。

  “不好,快走!”心中涌动起强烈的危机感,高扬大叫起来。他狂催蛊虫,想要转移,但周围空气凝如城墙,令他举步维艰。

  墨狮狂悬浮在高空中,双手张开,十指缓缓向胸前合拢。

  高扬、朱宰二人顿时感到绝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推压过来。惊骇欲绝的神色,凝固在他们的脸上。必死无疑的预感,充斥他们的心头。

  “你走!”死亡临近的那一刹那,朱宰爆发出三头帝豪猪的巨力,将凝固如墙的空气打开一处洞口。

  “兄弟!”高扬顿觉天旋地转,当他反应过来时,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朱宰抛飞出去,脱离了战场。

  而朱宰,则在墨狮狂的杀招之下,被凝实无比的恐怖气压,碾压成碎肉和血沫。

  “兄弟!!”高扬狂呼,他心如刀绞,大量的泪水如决堤的洪水,喷涌而出。

  墨狮狂也喷出一口鲜血。

  “二弟,你的杀招还未完善,今后不要再随便催动。”欧阳碧桑连忙赶过去,在半空中将其扶住。

  墨狮狂一边吐血,一边大笑:“刚刚打得爽了,想都没想,就用出来了,哈哈哈……”

  欧阳碧桑无奈地摇摇头:“好了,我们继续再杀了那个高扬,解决这边的战斗后,支援其他战团!”

  同样看到这一幕的刘文武,发出笑声,他意气风发地宣布道:“从此刻起,就是我刘家大军不断胜利的开始!楼兰兄,你已经无力回天了!”

  “是吗?”。回应他的不是黑楼兰,而是另一处战圈中的太白云生。

  一直以闪避为主的太白云生,忽然速度爆发,和对手拉开距离。然后伸出自己的手掌,遥遥发出一柱银光。

  银光精准地照射在属于朱宰的那滩血肉上。

  五转——人如故!

  一瞬间,银光爆闪,逼得人闭上双眼。

  银光消散之后,朱宰重归战场,身上毫发无损,真元海面正是巅峰。

  在人如故的作用下,朱宰回到了大战之初的状态!

  惊愕的神情,同时出现在无数的蛊师脸上。其中包括刘文武、墨狮狂以及欧阳碧桑。

  人如故蛊的强大绝伦的治疗效果,令几乎所有的人都感到震惊!

  人如故蛊,宙道的治疗蛊,能令目标回到过去某个时间点的状态。

  “好,好一只治疗蛊!”黑楼兰哈哈大笑,他没有想到太白云生居然还隐藏着如此强大的底牌。只要有这只蛊在,黑家高层的战斗,就能拖延很长一段时间。

  “很好,就是此刻!”方源双眼精芒爆闪,催动四转鹰扬蛊,直接飞身而出。

  五转功倍蛊并四转狼嚎蛊!

  方源张口咆哮,狼嚎声响遏行云。

  在狼嚎声的笼罩下,一只只的异兽狼身躯明显膨胀起来,双眼通红一片,战斗力直接翻了五倍!

  “去吧。”方源悬浮半空,俯瞰脚下战场,轻轻呢喃。

  狼潮陡然爆发,好似凭空掀起一道海啸!

  “可恶,撑不住了!”贝草川睚眦欲裂,拼命抵抗,但草兵军团在狼潮之下,宛若一张脆弱的纸,连几个呼吸都抵挡不住,被撕成碎片。

  而贝草川也没有来得及逃走,一只狂狼将他扑倒,锋利的牙齿咬碎他身上的藤甲,然后将他的咽喉咬碎。

  贝草川极力挣扎,打飞了这只狂狼。正要捂住喉咙爬起来,却被三只白眼狼扑上,一阵撕扯,成了几块面目全非的尸体。

  草兵军团一溃败,方源便操纵狼群,向白毫军碾压过去。

  白毫军正和黑旗军僵持,你来我往,打得难解难分。现在身后被异兽狼群狠狠冲击,立即伤亡惨重。

  “哈哈哈,刘文武,看来还是我笑到了最后!”战局忽然发生如此巨大的转折,黑楼兰又惊又喜。

  “不,我还没有输!”刘文武面色扭曲,疯狂大叫,宛如输红了眼的赌徒。他化作一道白光,飞到欧阳碧桑和墨狮狂的身边。

  “二弟、三弟!”他大叫一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