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八十四节:父子羁绊真假情

第一百八十四节:父子羁绊真假情

  一秒记住【】,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go-->  方源替常极右擦拭热泪,语气缓和宛若春风:“哭什么,你是我狼王的儿子,只可以流血,不可以流泪。*文學 馆Ww w.WxGUan.C oM*”

  一声“儿子”,让常极右心头巨颤了一下,仿佛遭受电击。

  巨大的欢喜,宛若海啸一般,席卷常极右的心头:“父亲终于承认我是他的儿子了。他亲口叫我了!!!”

  近日来,他心中积累的委屈,承担的压力,积蓄的愤怒、羞愧,对义父之死的伤悲,都在这一刻,得到了极大的宽解消释。

  他不禁喜极而泣,但方源刚刚的话犹在耳畔,他忍得辛苦,面容扭曲,嘴唇都被咬破,但眼泪仍旧不断涌现出来。

  他张开口,想要叫声“父亲”,但又不敢,只能连声道歉,抽泣着道:“对不起,对不起……”

  方源轻拍他的肩膀,温声道:“知道你最大的不足是什么吗?”

  常极右微楞。

  方源以肯定的语气,接着道:“你最大的不足,就是你不够强。”

  “不够强?”常极右停止抽泣,泪眼朦胧地盯着眼前伟岸的身影。

  “这里是黄金舍利蛊,足够你攀上四转巅峰。还有紫晶舍利蛊,能令你在五转上突飞猛进。”方源取出两把舍利蛊,塞给常极右。

  常极右呆呆地接住,旋即澎湃的感激之情,充斥他的心野。

  “这,这就是父爱吗!多少诗人赞颂父爱沉重如山,深厚如海……我在今天。终于感受到了啊!”

  “父亲……”常极右动情哽咽,望着方源,又一头拜倒下去。

  “雏鹰不经过风霜的锤炼。双翼不会变的如铁般坚硬。幼马不经历摔倒,便不会如风般奔驰。常家的事情,我早就听了汇报,但我不会管。变强,接受这样的锤炼,接管部族,借此竖立威信。这就是你要做的事情。我将在幕后注视着你。”方源道。

  “父亲大人,孩儿,孩儿有愧……”被“亲生父亲”如此殷切关注。这既然常极右兴奋,又让他生出一股惶恐之情。

  方源摆手:“我知道你的顾虑。是担心资质不足,难以突破到五转吗?没有关系,接下来我不禁要提升你的资质。而且还会传授你一套力道杀招。威能浩瀚绝伦!这是为父的看家本领,就算是在王庭决战之时,也只用了三成威力。”

  “啊?”常极右不禁张大嘴巴,惊喜交加。

  父亲居然能有提升资质的手段,而且还将传授他力道杀招!

  这套力道杀招,就是父亲在和马家决战时动用的手段。还只是发挥了三成威力而已!!

  “父亲,到底是我的亲生父亲啊。常飚义父虽然也待我甚厚,但是和亲生父亲一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这就是血脉里最深的羁绊啊。父亲大人,他要大力栽培我了!”惊愕之后。常极右心中是更巨大澎湃的喜悦之情。

  “接下来我便给你提升资质。放松精神,平复心境。睡吧,睡吧,先好好睡一觉。”方源声音温润缓和,暗中则催动催眠蛊虫。

  常极右心情大起大落,早已疲惫。又极信任方源,在蛊虫的作用下,很快一睡不醒。

  方源淡淡一笑,取出血颅蛊。

  此蛊通体水晶般质地,只有婴儿头骨大小,一个巴掌就可托住。

  此刻,它却是饱饮鲜血,一片猩红,闪烁邪魅血光。

  这血,正是方源这些天来,暗中斩杀常家族人,汲取而得。

  熟睡中的常极右,嘴角微微翘起,泛起幸福的微笑。他绝不会想到,这些天来四处暗杀常家族人的罪魁祸首,就是他最爱戴最崇拜的“亲生父亲”。

  即便是黑楼兰等外人,也被蒙在鼓里,没有怀疑到方源的身上。

  “去吧。”方源心念一动,血颅蛊缓缓飞出他的手掌,围绕着常极右飞了一圈。

  随后,血颅蛊停留在常极右的头顶,嘴巴张开,吐出一股腥臭浓郁的鲜血。

  鲜血直接没入常极右的头顶、肌肤、毛发,顺着身体脉络,最终汇聚到他的空窍之中。

  常极右的资质,开始缓慢而坚定的提升。

  等到常极右醒来时,方源已经不见踪影。

  之前的遭遇,仿佛是一个梦,令常极右不禁怀疑。

  但留在地上的一堆蛊虫,还有充足的食物,却又是最好的明证,证明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

  “天呐,我的资质真的上升了,现在足足有九成六分!!”查看了自家空窍之后,常极右欢喜得大叫起来。

  “这些天,你就留在这里,好好修行。将为父留下来的舍利蛊都用了,这样一来,你的修为就有五转高阶。地上其他的蛊虫,都是我暂时借给你用的。里面有一只东窗蛊,记载了杀招的详细内容,你照着上面练习即可。”

  一股回音,传入常极右的耳中。

  常极右激动万分:“啊,这是父亲的声音。父亲大人,孩儿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孩儿一定会成为五转蛊师,将杀招练好!”

  常极右心中涌动起无限的豪情和斗志。他当场就盘坐在地,取出一只黄金舍利蛊,纳入自身空窍。

  方源一直在暗中观察。

  “这就是你选的试蛊之人?倒是真不错。”脑海中,墨瑶意志发出冷笑,“只是你在东窗蛊中,特意注明了六臂天尸王的缺陷。借给他的蛊虫,也没有动过手脚,你不怕他谨记缺陷,小心使用,不会彻底变为天尸吗?”

  “呵呵,墨瑶你无须顾虑。这点把握人心的能力,我还是有的。你没有用过六臂天尸王这个杀招,当化身天尸形态时。那种力量似乎源源不绝的感觉,是多么令人迷醉。即便是我也为之沉迷。常极右是年轻人,心性上本就自控不足。他练习杀招时。当然还要寻找狼群练手。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到时候多加引导,不怕他成不了天尸!”方源语气自信。

  “哼,你们人族就是如此狡诈阴险。就像你用的这只血颅蛊,我们墨人是万万不会炼出这种邪恶的蛊虫出来,专门陷害自己的族人的。”墨瑶嘲讽道。

  方源并不生气,反而笑道:“咦。你不是灵缘斋的仙子,正道代表么,怎么不来阻止我呢?”

  “那也得我有能力阻止才行啊。再说。我为什么要阻止你们人族的内斗?哼,我巴不得你们人族死光了才好。这样才有我们异人的生存空间。”墨瑶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她的身份很奇特,是灵缘斋的某代仙子,和薄青关系非凡。却同时又是墨人。并非纯种人族。

  她看待人族自相残杀,等若人族看待雪人,或者兽群内斗一样的感觉。

  “只是,真的没有能力相阻么……”方源将这个疑问按捺在心中。

  三天后,常极右利用舍利蛊,成功地将自身的修行提升到五转高阶。

  随即,他开始马不停蹄地练习杀招六臂天尸王。

  果然不出方源所料,他沉醉在杀招的浩瀚威能当中。渐渐忘却了杀招的缺憾。

  在方源有意操纵下,营造出一场激烈的持久战。

  激战中。常极右左冲右突,酣畅淋漓,忘记时间。

  等到战斗结束时,他这才惊恐地发现,自己已经彻底转变成了天尸。

  隔了两天之后,方源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父亲救我!”变成怪物的常极右,跪在地上,惊惶求教。

  “我儿,你怎会变成这样?!”方源大为震惊,怒问,“我明明已经告诫你了,千万不要过分催动这个杀招。你啊,你啊,你怎么忘了这个最关键的事!”

  “父亲,孩儿惭愧,一时糊涂,忘了时间。等到发现时,已经悔之晚矣了,父亲!”常极右羞惭至极,跪在地上,泪眼朦胧地仰望方源。

  现在,他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唯一的希望就放在方源的身上了。

  “唉……这下难办了。你这个样子,就算是动用阴阳转身蛊,也救不回来。这个杀招威力凶悍绝伦,但也正因为如此,更导致后遗症十分严重。就算是为父,也没有办法啊。”方源摊开双手,一脸悲伤、气愤、纠结之色。

  “啊?!就,就连父亲您也没有办法吗?”常极右用膝盖,跪着走到方源的脚边,一脸的失望和惊恐之色。

  方源悲叹连连:“这个杀招,来头甚大。乃是为父冒奇险,私闯一位蛊仙传承,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才侥幸得到的仙道杀招。”

  “这是仙道杀招?难怪,难怪这样的厉害!”常极右懵了,方源在他心目中虽然形象高大伟岸,但是和蛊仙一比较起来,无疑就相形见绌了。

  常极右之前一直是常家少族长,对蛊仙虽不熟悉,也绝不陌生。

  “我错了,我犯了大错了,怎么可以如此急功近利呢!”常极右大哭,哭声如夜枭般尖锐难听。

  忽然,他跪在地上,向方源连连磕头,哭嚎道:“父亲,孩儿辜负了您的殷切期盼。孩儿错了,孩儿让您失望了啊!”

  “不,正是这样,我正需要你变成这样啊。”方源心中暗笑,表面上则搀扶起常极右。

  “我儿,我告诉你多少次,不要哭!不能哭!你虽然做错了,但父亲我也有错啊。这些天来,只顾着探索这道迷宫关卡,没有时刻关照你。为父相信,天无绝人之路,我们一起研究,一起找到将你变回人类的方法!一定会有的,相信为父,也要相信你自己!”方源言真意切,双眼微微含泪。

  “爹!!!”常极右大哭不止。

  他被彻彻底底的感动了。

  他变成了怪物,自己都不敢看自己的面孔。但父亲常山阴却毫无厌恶,明明是儿子做错了,还将错误揽在他自己的身上。

  现在儿子变成了这个样子,他还仍旧不放弃。

  “这就是父子间最深重的羁绊啊!”

  “这就是我的父亲,我的亲爹啊!”

  常极右万分感动,绝望的内心又点燃了希望的火苗,他又有信心继续活下去了。

  “孩子,你就先留在这里,让为父好好思考一下,能有什么法子把你变回去。至于常家,为父亲自住持。你不要担心,好好在这里休养,我们父子合力,还怕区区一个杀招死物不成?”

  方源的话,让常极右仿佛找到了主心骨。

  “是,孩儿一切都听父亲的!”<!--over-->